第十六章 再见马啸林

  这次的任务和民调局以往处理的事件不同,加上萧顾问的极力推荐,高局长思量再三后,决定由萧和尚带队、我和孙胖子还有那个神秘的第三方人员带着黄然到香港进行交接。孙胖子听完萧和尚的话后,皱着眉头说道:“老……萧顾问,除了我们几个人之外,还有什么第三方的人?不是我说,这个人是干吗的?靠不靠得住?别我们辛辛苦苦的,他再把东西一勺烩了。”

  说到这个第三方人员,萧和尚有点卡住,最后还是高局长替他说道:“这个人是临时找的,和尚不是很熟悉。”说着,高局长在办公桌里找出来一张照片,将照片递给我和孙胖子,照片上是一个三十七八岁的精瘦的男子。高局长指着照片上的男子说道,“就是这个人。他叫金鑫,在古玩古董圈子里有个外号叫金不换,是欧阳偏左的朋友,在古玩圈里也算是小有名气。”

  孙胖子看了一眼照片,看着高亮笑眯眯的表情,犹豫了一下,说道:“高局长,这次要我和辣子去香港,不会还有什么特别的事吧?”高局长听了孙胖子的话,笑了一下没有作答,倒是萧和尚表情古怪地递过来一张照片,说道:“是我推荐你们俩的,宗教委那边第三方是我们的一个熟人。”照片上是一个五十多岁的香港人,还真是我们的一位熟人——马啸林。

  孙胖子看清照片上的是马啸林,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笑了几声,抬头对萧和尚说道:“萧顾问,不是我说,你还真是疼我。”萧和尚也不忌讳高亮,他仰着脸点了点头,说道:“你这倒不用客气,上次的事还有三分之一落在我身上,和这个姓马的还有一笔账要好好算一算。”

  高亮咳嗽了一声,看了一眼萧和尚,说道:“你们的事情我不管,但是这次的香港之行千万不能搞砸了。”说到这里,高亮顿了一下,拿起已经列好的清单递给萧和尚,接着说道,“黄然当年顺走的东西你都见过,真伪自然瞒不了你,要注意的是下面这几件东西。”萧和尚按着顺序看了一遍,看到清单上最后几个交换品的时候,他突然抬头对着高局长说道:“这里面怎么还有十方铜镜?郝……闽天缘这是不过了?宗教委员会压箱底的东西都拿出来了?”

  高亮微微笑了一下,说道:“是他们着急要黄然回去,当然要额外满足我的一点小要求了。我要这面十方铜镜就是狮子大张口,本来是等他们还价的,没想到郝正义这么痛快,竟然一口就答应了。早知道如此我就再加上几样了。”

  萧和尚看完,将清单收了起来,嘴上对着高局长说道:“他们怎么这么下本?郝正义这是要还当年的人情?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郝正义是民调局派去的特务,你在这边漫天要价,他就在宗教委那里充冤大头。话说回来,黄然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他们怎么现在才着急?早干什么去了?”

  “闽天缘不行了。”高局长淡淡地说了一句,他倒是没有避讳我和孙胖子的意思,叹了口气,高亮继续说道:“闽天缘早就油尽灯枯了。以前是闽天彪和炼鬼在帮他撑着,现在就剩他自己,已经撑不住了。闽天缘想在自己死前,把黄然换回去,好像应该有什么事情要交代他,看样子是要黄然回去制衡郝正义。”

  说到这里,高局长沉默起来。严格说起来,闽天缘现在的这个样子也是拜他所赐,闽天缘怎么说也是这个圈子里的前辈,抗战的时候还立下不少功劳。但是当时如果不指使吴仁荻处理炼鬼,等再过几年,炼鬼真的成了事,再想对付它,除非吴主任赶巧还在现场,否则再想要铲除炼鬼,只怕就算赔上一两个主任,也阻止不了炼鬼全身而退。

  萧和尚知道高亮的想法,他想要劝解几句。还没等他说话,外面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我跑过去刚想要开门的时候,局长办公室的大门已经从外面打开了。门外站着两个人,伸手开门的是五室主任欧阳偏左,他旁边站着的人我看着眼熟,仔细看了几眼才认出来,这人正是刚才照片上露了一脸的金不换。金不换本人比照片中显老,现在看上去他有四十岁出头,梳着一头二十年前流行过的大背头,外套一件土黄色的竖领大衣,里面是一套黑西装,脚上却穿着一双火红色的乔丹篮球鞋。

  “咦……你这瓜娃也在咧。”欧阳主任说话的时候,已经带着金不换进到了办公室内。欧阳主任来回看了一眼高局长和萧顾问,他好像感到了屋里有些压抑的气氛,只走了几步,就开始考虑后退了,“高局,仍额给你带来咧,剩哈的事情你们就看着办,额还有事莫有办完,就不陪你们咧。”

  看起来金不换也不是第一次和高局长见面了,也不见外,先是自来熟地向我们点头笑了一下,之后,对高亮赔着笑脸说道:“高局长,有日子没见您了,您倒是一点都不显老。听欧阳主任说,您这是有什么好买卖要关照小号?”

  高局长又拿出一张和刚才一样的清单递给金不换,说道:“要劳烦你跑一趟香港,替我们把这些东西拿回来。”金不换接过清单,没有细看,只是大概地在上面扫了一眼。但就是这一眼,已经把他惊着了,金不换瞪大了眼睛,又重新仔细看了一遍名单上面的东西,看完之后,他没敢收下,将清单放还在高亮的办公桌上,说道:“高局,您别开玩笑了,里面的东西我虽然认不全,可也知道一样两样的。您还是让我多活两年吧。”

  “让你去交接一下,又不是送你,了不起就是沾沾手,你瞎忌讳什么?”高亮板了板脸孔对着金不换说道,又向我们这边一仰下巴,对着金不换接着说道:“我们有人陪你去,但是交接的时候我们的人不方便出头,你交接清点完之后,交给我们的人就行了。”

  金不换扭脸看了我们三人一眼,犹豫了一会儿,神色有些扭捏地对高亮说道:“高局,您给句实话,这趟算不算是去走私的?您可是知道的,走私这行当我有好几年不碰了。”萧和尚忍不住了,有些挖苦地对金不换说道:“真要是走私就不用你了,清单上面的列表是一位海外华人的捐赠,但是由于一些特殊的原因,我们不能出面接收,这欧阳主任才推荐了你来的。如果你不同意,我们就再联系别人帮忙。”

  金不换干笑了一声,说道:“我这不是同意了吗?各位领导,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第二天上午,我们一行人从民调局出发直奔首都机场。好久没有露面的黄然终于从地下三层里放出来了。我本来还疑惑着我们这一老二少的组合,能不能看住这只胖狐狸,但是看见他本人的现状,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顾虑。

  两个多月没有见,黄然现在看上去比在妖塜那时又胖了一圈儿,可能是在地下室待久了不怎么活动的缘故,又白又胖的,只是本来还乌黑的头发现在竟然变得花白了。他走了没两步就步履蹒跚地吁吁带喘,只是从大门走到停车场这点距离,他的耳边鬓角处就虚汗连珠一样地流了下来,就像刚刚洗完头似的。我递过去一包纸巾,等他擦了几下之后已经变成一堆湿答答的纸屑了。

  黄然气喘吁吁地上了车,我和孙胖子一左一右将他夹在了后座。孙胖子看得直摇头,说道:“老黄啊,不是我说,这才几天没见,你怎么变成这副样子了。就你现在的样子和你三姥爷比,就像哥儿俩似的。”听了孙胖子的话,黄然自嘲地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却什么都没有说。坐在副驾驶的萧和尚从后视镜里看着黄然的样子,轻轻地叹了口气,对孙胖子说道:“小胖子,你好好看看他,这就是玩火玩大了的下场。”

  孙胖子眨巴眨巴眼睛看着黄然,嘴里慢慢地重复了一遍萧和尚的话:“玩火玩大了……这是毁佛的后遗症吗?”黄然听了这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见孙胖子还在有些怜悯地看着他,黄然索性眼睛一闭打起盹儿来。

  等我们赶到机场的时候,金不换已经提前等候在那里了。他是标准的自来熟,只是昨天见过一面,话都没有说过几句,今天再见面的时候已经“小沈、小孙、萧顾问”地叫着了。可能是高局长或者欧阳偏左跟他多少透漏过一点黄然的事。金不换看见他时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就连称呼都免了。

  过海关的时候,由于之前给我们行李办好了免检手续,倒是没有遇到什么麻烦。但是在上飞机的时候,黄然在舷梯上突然身子晃了一下,他眼前一黑差一点就要从舷梯上掉了下去,还好我在他后面抓住了他,掐了人中又按摩了心脏之后,黄然才悠悠转醒,我和孙胖子连拉带拽地将他拉上了飞机。这个小插曲让飞机门口的空姐吓了一跳,过来询问黄然这个什么突发病症,还能不能继续飞行旅程。孙胖子替黄然说道:“没事儿。他早上没有吃早饭,现在有些低血糖了。放心好了,只要你们的飞机不掉下来,他就死不了……”

  三个半小时后,我们乘坐的飞机降落在香港国际机场。到达候机大厅的时候,就看见在显眼的位置有三个人正在那里等候着,其中两人的手中各举着一个大纸牌,两个纸牌上面都是写着同样的五个大字——接黄然先生。另外一个为首的长得干瘦干瘦的半大老头儿,他皮包骨头的身子外面挂着一套西装,抬头向里面张望着。这正是半年前将萧和尚和孙胖子坑进公安局的马啸林。

  马老板好像和金不换得到的信息差不了多少,只知道来机场接个人,再交付一些有历史价值的物品,收了佣金之后就算结束了,打死他也想不到我们这几个人会一起过来。两方面的目光同时接触了一下,马啸林是个大近视眼,看清我们这几个人之后,愣了一下,等他反应过来,我们一行人已经到了他的身边。

  马啸林转身想走,被萧和尚和孙胖子一前一后将他夹在中间,只剩下我一个人在搀扶着黄然。马老板的两个手下看到不好,扔了纸牌就过来帮忙,却被马啸林左手做了个手势拦住。马老板有些尴尬地向孙胖子和萧和尚笑了一下,说道:“孙先生、沈先生、萧大师……梨们都来了……”

  孙胖子嘿嘿一笑,说道:“马老板,半年不见,你倒是没怎么变,还是一副倒霉样子,怎么样?最近那个衰神没来找你叙旧吗?不是我说,他可能不记得去你家的路了。不过没事,你家怎么走我可还记得,我这次会给他指条明路的。”

  听到孙胖子这么说,半年前的那一幕又出现在马啸林的脑海里,那种感觉让他不寒而栗:“孙先生,上次的事情是个误会啦!偶也听说梨们出了事情,偶也系很遗憾的啦。那些古玩也系偶真金白银买回来的,没有想到会给梨们造成这么大地麻烦。偶这边已经预备了一些心意,这次交割手续办好之后,就送上偶的心意。”

  “我说几位,这不是说话的地儿。这儿人来人往的,有什么话咱们换个人少点的地方再说行吗?”金不换听了几耳朵,他心里猜到了八成,但是看着孙胖子没有算完的样子,远处已经有机场警察在注意这里了,我们的箱子里还有一个叫“罗四门”的蜡尸,虽然是海关免检,但要是现在动静太大,警察要求开箱检查就麻烦了。

  “系呀系呀,偶的大宅那边已经准备好了。还有什么话,去偶那里聊聊的啦。”

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