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炼鬼

  “罗四门……”我想起来了,在妖塜里面那具被尹白操纵着,能口吐人言的蜡尸。

  “呵呵,罗四门……”高亮微笑着看向闽天缘和郝正义,没想他突然话锋一转斩钉截铁地说道:“不行!”高亮的反应在闽天缘的意料之中。闽天缘接着说道:“高局长想多了吧?罗四门现在只是一具蜡尸,你不会连一具蜡尸都不舍得吧?”闽天缘再说话的时候,声音压得很低,也就是周围这几个人能听清,好在我和孙胖子离得不远,他们的对话还是能听得清楚的。

  高亮看着闽天缘,慢悠悠地说道:“就一个黄然,别的什么都没有。”闽天缘和郝正义对视了一眼,郝正义接口说道:“高局长,您别把话说死,先听听条件。”听了郝正义的话,高亮的眼睛眯了起来,他没理郝正义,却对着闽天缘说道:“条件?说说看,不过要是钱的话,就免开尊口吧。”

  闽天缘没有说话,他本来准备了一张千万元起、不设上限的支票,但是被高亮一句话就堵了回来。闽天缘看了一眼郝正义,郝正义也不尴尬,接着说道:“钱是俗物,我们自然不会拿俗物和高局长来谈条件。是这样,宗教委在几年前偶然请到了一颗佛祖舍利子,如果高局长您看得过眼的话,那颗舍利子就送给高局长……”郝正义提到舍利子时,闽天缘的眼皮无故跳了几下,看得出来,舍利子是郝正义临时加的,没有和闽天缘商量过。在闽天缘的心里,这个条件开得大了。

  “看得过眼,看得过眼,佛祖的舍利子我哪能看不过眼?”高亮呵呵笑道,没等郝正义和闽天缘的心放回肚子里,就听见高局长又说道,“好了,礼物我就厚着脸皮收了,现在说说条件吧!”

  饶是闽天缘的城府深厚,也被高局长的这句话惊着了。闽天缘磕磕巴巴地说道:“高……高局长,舍利子就是我们说的条件。”高亮的眼睛一瞪,收起了笑容说道:“你们到底有谱儿没谱儿?刚才说好的是送我的,现在又说是条件了?你们拿我耍笑着玩吗?!我把话撂这儿,舍利子也别说是送的,我不领这个情,就当是交换黄然的物品之一,罗四爷的条件我们继续再谈。”

  闽天缘脸上的笑容不见了,他阴沉着脸还想争辩几句,却被郝正义拦住。也难为郝正义还能沉得住气,他说道:“本来舍利子就是送给高局长的,交换罗四门的条件我们继续再谈。”听到郝正义这么说,高亮反而不说话了,他眼睛盯着郝正义,等着他后面的话。

  就听见郝正义继续说道:“不过有件事情要和高局长解释清楚,罗四门不是替我们宗教委要的。我们也是受人所托,如果您的要求太高,我们就只能放弃了。”说到这里,郝正义顿了一下,看着高局长没有不耐烦的意思,他才继续说道,“茅山教李炜宗的十三道木符,高局长,您看看可以吗?”说到这里,他又突然想到了什么,飞快地跟了一句:“木符就是我们交换罗四门的条件……”

  高局长眯缝着眼睛看着郝正义,过了好一会儿才又说道:“我吃点亏,木符就木符了。不过还有件事情我要知道,你们是不是说一下到底是谁要罗四门的蜡尸。这个不说清楚,我很难让你们把罗四门带走。”

  听了高亮的这几句话,闽天缘和郝正义突然都不再说话,他俩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郝正义说道:“高局长,您的这个要求我们恐怕不能满足。不是我说,委托我们来寻找罗四门的人十分低调,我们是签了保密协议的。如果您交换罗四门的前提是这个的话,那么我们就只好放弃了。”说完,他又扭脸看了闽天缘一眼,说道,“闽会长,还是听我的,罗四门的遗骸就放弃吧,那位先生的事还是让他自己解决吧!”

  闽天缘叹了口气,没有说话,不再理会高局长,看了郝正义一眼,转身就要和他一起离开这里。高亮笑眯眯地站在原地,眼瞅着这宗教委员会的新老两位会长就要离开,没有一点挽留再商量的意思。

  眼看着两人快到了临时停车场的时候,闽天缘突然一咬牙,猛地回头对着高亮大喊了一声:“再加上明版的《百鬼图志》,就这么多了!”高亮咧嘴一笑,说道:“成交!”

  听见已经达成了交易,郝正义搀扶着闽天缘又向高亮的位置走去。他走了没几步,突然被萧和尚拦在了他的身前:“我刚才还真以为你是来送肖三达最后一程的。”郝正义愣了一下,他拿不准萧和尚想干什么:“萧主任,你这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萧和尚抡起巴掌对着郝正义的左脸扇了过去,“啪”的一声,这一巴掌太突然,郝正义搀扶着闽天缘躲闪不及,这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在他的脸上。别看萧和尚是小七十的人了,但是这一巴掌也是下足材料的。郝正义被打得当场单腿跪在了地上,好歹没有一头栽倒。就这样,他的鼻子和牙齿也被打得鲜血直流。

  萧和尚这一巴掌打在郝正义的脸上,嘴里依然不依不饶,连打带骂的:“我们拿你当儿子,你把我们当孙子,我们三个当初瞎了眼教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出来……”从刚才听说郝正义进了宗教委的时候,萧和尚就压着火气,现在终于爆发出来了。

  看见萧和尚动手,孙胖子已经扑上去了,他嘴里嚷嚷着:“老萧大师,有什么事儿你好好说,别动手啊!都瞧我的了。”他貌似要过去劝架,但是却向着郝正义的位置跑过去。他一把将刚刚站起来的郝正义拦腰抱住,萧和尚看出便宜,手脚齐上又在郝正义的身上连打带踹一顿。

  这时闽天缘的脸色铁青,他手伸进大衣里要掏什么东西。我抢先一步拦在了他的身前,说道:“闽会长,那是他们爷儿俩的事,您就别跟着掺和了。”听我这么说,闽天缘的手慢慢地从大衣里掏了出来。他喘了口粗气,用拐杖拦住了萧和尚,一字一句地说道:“要么你直接打死他,他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还是宗教事务委员会的现任会长。”

  “和尚,算了,就当给郝文明一个面子。消消气,那么大的年纪了,火气还是那么冲。”高亮向前走了几步,终于拉开了萧和尚。郝正义这才站了起来,接过闽天缘递过来的纸巾,胡乱地擦了擦脸上的鲜血,看着高亮和萧和尚说道:“我知道我欠你们很多,要是不解气的话可以继续再打我一顿。”说着这里,郝正义顿了一下,吐了一口血痰,转头在人群中找到了郝文明,“老二,跟我走吧,从今天开始,民调局不会容下你的。”

  “还敢胡说八道!我现在就打死你!”看到郝正义都一脸血了还敢公开拉人,萧和尚就要冲过去。他被高亮死死地拉住,动弹不得才悻悻作罢。

  这时,现场几乎所有人的眼神都聚集在郝文明身上。刚才郝正义挨打的时候,郝文明一脸木然地看着,现在听他哥哥叫他,郝文明就像没听见一样,直到郝正义又喊了一遍,他才低着头慢慢地走到了郝正义的身边。郝正义冲自己的亲弟弟点了点头,说道:“这么多年让你担……”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郝文明猛地从腰间把甩棍抽了出来,他也不说话,对着郝正义的头部就抽了过去。

  眼看第二轮斗殴就要开始,闽天缘终于忍不住了。他一直就紧盯着郝主任,看到郝主任抄了家伙,闽天缘的脸色瞬间涨得血红,嘴里飞快地蹦出来几个生涩的音节。当最后一个音节出口的同时,他手中的拐杖用力向地面一杵,就看见他的身体里面有一个魂魄分裂了出来。分裂出来的魂魄竟然迎着郝文明的甩棍撞了过去。

  郝文明的甩棍是欧阳偏左给他加料特制的,本身就是驱鬼除魔的利器,自然不会怕什么魂魄邪祟。他就当这个魂魄不存在一样,甩棍势道不减向郝正义的脑袋抽过去。就在这时,郝正义动了,他的右手闪电一样抓住了郝文明的甩棍,另一只手竟然掐住了魂魄的脖子。

  刚才光看郝正义挨打了,这时才看出来他的本事,抓住郝文明的甩棍不算什么,竟然还掐住了没有实体的魂魄的脖子。让魂魄烟消云散容易,就是一颗子弹的事,但是这一手恐怕就连几位主任也未必能做得到(吴仁荻除外)。郝正义一手抓住甩棍,一手掐住魂魄,转脸向闽天缘冷冷地说道:“他是我弟弟。”闽天缘这时的脸色也不太好,他狠狠地看了郝正义一眼,反问道:“他当你是哥哥吗?”郝正义沉默了一会儿,加重了一种语气又重复了一般:“他是我弟弟。”

  看见自家的主任动手了,孙胖子伸手就在腰间摸家伙:“辣子,过去帮忙!”没等他把甩棍抽出来,我一把拉住了他:“先别过去,那边有问题,你看仔细了,那个魂魄有影子。”“你眼花……他大爷的,这是什么?新品种?”被我提醒了一句,孙胖子才发现在周围工作灯的照耀下,郝正义手里的魂魄的确在地上反射出一团诡异的影子来。

  看清了鬼影,孙胖子向后退了一步,同时向我问道:“辣子,不是我说,这是什么情况?那个东西到底是人是鬼?”孙胖子的问题我也想找人问问,我在资料室里也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好在眼前就有人应该多少知道一点,我转脸看向萧和尚和高亮时,才发现他们俩的脸色都变了,萧和尚不再是刚才喊打喊杀的样子,他和高亮都有些紧张地盯着那个有影子的魂魄。后面的欧阳偏左不知道什么时候摸了上来,站在高亮的身后向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和孙胖子向后退。

  就在这时,我的身后有人拍起了巴掌“啪啪啪……”这几下掌声引得现场众人不由自主地向后看去,还没找到那人是谁,就听见掌声响起的地方有人说道:“不错嘛,炼鬼能炼到这种程度的,你这把年纪也算没活到了狗身上。”听见说话人这种噎死人不偿命的语调,高亮和萧和尚紧张的神色都缓和了下来。本来失踪的吴主任又从后面冒了出来,这时的吴仁荻已经换了件干净的白衣服,正慢悠悠地走了上来。

  看见吴仁荻出现,郝正义立即松开了魂魄。这个魂魄像受了惊吓一样,直奔闽天缘过去。但是接下来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魂魄竟然“穿过了”闽天缘的身体,没有留在他的体内。闽天缘和郝正义的脸色都变了,闽天缘连忙掏出一张符纸贴在自己的身上,跟着魂魄接连又试了几次,结果都是以“穿越”告终。眼看着吴主任走了过来,魂魄只能先躲到了闽天缘的身后。

  吴主任走过来,并没有搭理闽天缘和郝正义,他到了高局长的身边,看着鬼门关说道:“那群枉死鬼都进去了吗?”这时高局长突然笑了一下,说道:“还差一个。”

  “差一个……”吴主任回头看了一圈,最后向闽天缘的身后招了招手:“你,过来!就差你了。”他这话出口的同时闽天缘身后的魂魄掉头就跑,但是它好像和闽天缘之间有什么联系,跑出去也就是五十多米远,魂魄怪叫了一声,就像被抽了筋一样在地上抽搐着。闽天缘的脸色就像吃了毒药一样灰里透黑,他看见魂魄倒地后的样子,不由自主地迎着魂魄走了几步。随着他和魂魄的距离慢慢拉近,魂魄突然从地上跳起来继续向前跑去,可惜没有几米就重新摔到了地上。

  吴仁荻一脸冷笑地看着闽天缘,他的样子好像并不在乎魂魄能跑多远。眼看着魂魄在前闽天缘在后,这一人一鬼磕磕绊绊地越走越远,丘主任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后,嘴里喃喃地说道:“差不多了……”他这句话刚刚出口,就看见魂魄迎着的方向天边出现了一丝暖色,现场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已经到了天亮的时候了。

  魂魄看到了天边破晓,它当场就瘫到了地上,这时候闽天缘已经一路小跑地到了魂魄身边,在第一缕阳光照射过来之前,闽天缘脱下了大衣罩在了魂魄的身上。后面的郝正义也跑了过来,他和闽天缘一起,用大衣挡住了阳光,两人左右挡着阳光,慢慢地将魂魄挪到民调局搭好的帐篷里。那几顶帐篷都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当初高亮他们就是作了两手准备,送魂魄进鬼门关时有什么意外的话,就把那些魂魄暂时安置在里面,可以躲避太阳光的照射。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