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鬼门关

  看见我们到了,高亮的脸上反而多了一丝焦虑的神色。萧和尚和闽天缘走到了他的身边,三人在一起小声地耳语了起来。剩下的调查员解开了布条,让众魂魄聚集在悬崖的脚下。我和孙胖子看见了郝文明,他正愁眉苦脸地盯着那扇门,看见了我们还是一语不发。

  我和孙胖子走过去,郝主任皱着眉头就像没有看到我们俩一样,还是一动不动地盯着那扇门:“郝头,你这是发什么愁呢?不是我说,鬼门关呢?不会就是在这扇门后面吧?魂魄这都到了,什么时候开门送鬼?”

  “开门……”郝主任眼角的眉毛抖动了几下,说道,“等着吧,不是我说,你们也做好准备,这次弄不好要原路返回了。”

  我听他这话心里开始没底了:“郝头,你这是什么意思?鬼门关不是打不开了吧?”郝主任很难得地转脸看了我一眼,点了一下头说道:“这道门被做了手脚,四个小时了,什么方法都用了,就是打不开。看来八成还是消息走漏了,阴司的人在门里面下了机关,这扇门就像焊死了一样,怎么样也打不开。”

  “还有打不开的门?”孙胖子哼了一声,抬腿就向那扇门走去。他去得快回来得麻利,只是在门前转了一圈就回到了郝主任的身前,“连个锁眼儿都没有,找不着下手的地方。郝头,快整点炸药把门炸开吧,我就不信炸药都不好用!”

  “一边儿待着去!”郝主任没有好气地骂了孙胖子一句。孙胖子脸皮厚惯了,也不尴尬,手指着烧纸钱的调查员,继续对着郝文明说道:“郝头,他们这是干什么?开鬼门的程序吗?”郝主任划拉了那一圈魂魄,说道:“给你们带来的枉死鬼送钱的。”孙胖子说道:“现在烧纸,他们还能真的收到吗?”郝文明看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问我干吗?我又没死过。”

  我们在山脚下又等了很长时间,距离天亮的时间越来越近,现在别说高亮了,就连闽天缘的脸色看起来也越来越难看。看来这次筹划多日的事情算是泡汤了,就等着高亮宣布把魂魄送进帐篷里,等到天黑再送回去了。

  就在这时,那扇门的方向突然传来“嘎巴”的一声,这一声在三更半夜的野外显得格外明显。现场顿时一片寂静。高亮快步走到了欧阳偏左的身边,说道:“门要开了吗?”欧阳偏左却是一脸的茫然,他刚才已经放弃了,但是没想到在他放弃的一刻,门突然有了异声。

  欧阳偏左正在莫名其妙的时候,那扇门又是一阵“嘎巴嘎巴”的响动。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扇门的时候,门突然开了,一个人从门里走了出来。

  出门之后,这人扫了眼前众人一眼,下巴向着远处正在燃烧的纸钱堆一仰,冷冷地笑了一声,说道:“我说这里面怎么等不到你们,原来你们是在搞篝火晚会……”看到此人出现,本来还鸦雀无声,对门内人还有些期待的众人突然齐刷刷地叹了口气。这么另类的开场白,除了吴仁荻吴主任还能有谁?

  吴主任这时候显得多少有些落泊,他那一身招牌一样的白衣白裤上面有几处灰迹,不知道他在哪里沾染了什么脏东西。吴主任虽然还是依旧的刻薄,但是他说完,还竟然淡淡地喘息了几下。高局长似乎也没有想到吴仁荻会推开门出来,但是他和吴主任有一种超乎寻常的默契。吴仁荻看到高局长走过来后,不再说话,转身走开,将鬼门关门口的位置让了出来。

  “都别看着了!再看天就亮了。把这些魂魄都送进去!”高局长对着身后的众人大声地喊道。这一嗓子让那几位主任反应过来,丘不老最先有了动作,他指挥着手下的调查员将已经开始准备进帐篷的众魂魄带了过来。由于这扇门太小,只能容纳一人进出,门前的魂魄开始出现了混乱,熊万毅和西门链赶到了门前,一顿甩棍敲打之后,门前恢复了秩序,众魂魄重新排着队走进了鬼门关。

  距离天亮还有一个小时,已经有一半的魂魄进入了鬼门关,高亮的脸色稍稍地好看了一点。这时萧和尚带着肖三达的魂魄走到了高亮的身边。看见肖三达的魂魄,高亮的脸色也有些凄然,他和萧和尚二人都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看着呆头呆脑的肖三达。最后还是高亮说道:“三达,你这样也挺好,起码也不用再为俗事发愁了。”这时,萧和尚的眼睛已经红了,他看着肖三达的魂魄,说道:“三达,你下辈子不管投胎成了什么,都别怨我们俩。咬咬牙,一辈子眨眼就过去了,再轮回几世,你还有重新做人的机会……”

  丘不老有眼力,看到高局长和萧顾问那边差不多了,他叫停了正待进入鬼门关的魂魄,给肖三达留出了一个空当。萧和尚和高亮将肖三达送到了鬼门关口,眼看肖三达就要进入鬼门关的时候,不远处停车的位置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辆奥迪,一个看上去约四十出头的男人从车里下来,这人边走边对着高亮和萧和尚说道:“等我一下,让我也来送三达主任一程。”

  说话的人并不是我认识的调查员,他甚至都不是民调局的人,我和孙胖子从来没有见过他。他什么时候出现的,竟然没有一个人发觉。这人走得飞快,话音落时,差不多已经到了高亮和萧和尚的身边。西门链拦在这人的身前,挡住了他:“你是什么人?别往前走了!”

  “别拦他,让他过来。你去忙你的吧。”高局长做个手势,支走西门链之后,眼睛冷冷地盯着过来这人,说道,“你这是玩够了,要回来了吗?”萧和尚看了他两人一眼,说道:“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先把三达送走。”

  这人也不说话,看了看肖三达,之后低着头跟在两人的身后,一直到将肖三达送进了鬼门关。我没有看明白这人是谁,向前走了几步,想去问问郝文明。走到郝文明近前的时候,才发现郝主任眼睛瞪得老大,一动不动地死死地盯着那人。“郝主任,你认识这个人?”我问道。

  郝主任盯着那人,从牙缝里蹦出来三个字:“郝正义!”我记得萧和尚说过,郝文明和郝正义是双胞胎,可是现在看过去,这两人几乎就没有相像的地方,完全不像是双胞胎兄弟。这时,肖三达已经进了鬼门关,后面闽天缘拄着拐杖走了过来。本来高亮和萧和尚有话想要问郝正义的,但是闽天缘上来,有些话还是不适合当着闽天缘的面说。

  闽天缘上来,也不理会郝正义,只是对着高亮和萧和尚点了点头。他的身体晃了一下,随后,一个魂魄从他的体内分离了出来,正是在火车顶动手救了孙胖子的魂魄。闽天缘看着这个魂魄长出了一口气,说道:“二哥,你先下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大哥,我随后就到,我们哥儿仨在下面团圆吧。”

  闽天彪的魂魄,他对三弟还有些放心不下,它在鬼门关来回磨蹭就是不进去。闽天彪不进去,后面还有几百个魂魄就被堵在门外,一时之间,后面的魂魄开始鼓噪起来,被熊万毅他们一顿甩棍敲安静了。

  最后还是高局长走过去说道:“闽会长,差不多就行了,再拖天就亮了,后面还有几百号等着进去呢。”他这句话其实是说给闽天彪听的。闽天彪的魂魄望了一眼身后的几百个魂魄,最后看了一眼闽老三,猛地一转身,进了鬼门关之内。

  鬼门关终于恢复了畅通,门口聚集的魂魄越来越少,好不容易露一次脸的吴主任又不知道哪去了。孙胖子好事,前后左右地找了一圈也没有看见吴仁荻的踪影。我一时怀疑他是不是混在魂魄之中进了鬼门关。

  眼看魂魄即将全部进入鬼门关的时候,闽天缘拄着拐杖慢慢走到了高亮的身边:“高局长,现在是不是可以说说黄然的事了?”高亮看着闽天缘笑了一下,说道:“闽会长,我还以为你把你的这个重外孙子忘了。”他们两人一问一答的,也没有背人的意思。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在寂静的夜里,周围的人还是能听明白他俩在说什么。

  闽天缘陪着高亮笑了一下,随后摆了摆手说道:“别叫会长了,我现在已经不是宗教委的会长了。”听他这么一说,高亮怔了一下,眨巴着眼睛看向闽天缘,说道:“这是要退休了?我说你怎么想起黄然来了,准备让黄然回去接棒了吗?”

  “呵呵……”闽天缘轻笑了几声,说到黄然,他竟然轻轻地摇了摇头,“黄然,他还不够那个资格。小聪明他是有一点,但是论起领导才能,他就差得太远了。宗教委不是家族传承的,只要是有能力,谁都可以坐上会长这个位置。当然了,高局长要是有兴趣的话,来做个副会长我也是求之不得的。”

  高亮微笑着看向闽天缘,说道:“好啊,这个副会长的位子给我留着,等到哪一天民调局这里我混不下去了,只要你还没死,我一定去台湾投奔你。”看到闽天缘的脸色瞬间变了一下,高局长呵呵一笑,继续说道,“不过有机会的话,你的这位新会长一定要介绍我认识一下。我倒想看看这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让你连黄然都放弃了。”

  “巧了,我们的新会长你也认识,也算是民调局的老熟人了。”说着,闽天缘向萧和尚的方向招了招手,“过来吧,高局长要见你。”他的这个举动将包括高亮在内的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都以为他是在叫萧和尚,就连萧和尚他自己的脸色都变了,张大了嘴,一副摸不到头脑的样子。

  真相在一秒钟后揭晓了——在萧和尚的身后闪过一人向闽天缘和高亮的位置走去,这人正是刚刚出现的郝正义。现场知道郝正义底细的人都是一脸惊愕的表情,几乎有一半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郝文明。这时郝主任的眼珠子瞪得都快要掉出来了,看着他哥哥的背影,郝主任的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这时高亮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的笑容在刹那间冻结在了脸上。直到郝正义走到他的身前,高局长的脸色还没有缓过来,额头上暴起的青筋现出,看样子高局长这是动了真气。进了民调局的时间也不算短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高局长的这副样子,和他以往笑面虎的表情相差得也太大了。

  郝正义走到闽天缘的身边,没等他说话,高局长先冷笑了一声,说道:“郝会长是吧?想不到这么多年不见,再见面你就是宗教委员会的会长了。想想也是,民调局庙小,留不下您这尊大佛。不过我听黄然说过,他前几年找你加盟宗教委,你当时不是推了吗?怎么一转眼又当了会长了?”

  郝正义脸上的神色不变,浅浅地一笑,先是客气了几句:“高局长,这么多年没见,您倒是没怎么变。”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接着说道,“我进宗教委也是承蒙闽会长的错爱,他三番五次盛情邀请,我也是被闽会长的盛意打动,才进了宗教委。高局长,您了解我,会长不会长的,我是无所谓的。但是在闽会长的一再要求下,我也只能却之不恭了。”

  郝正义说话的时候,后面萧和尚也走了过来。他站在高亮的身边,也不说话,只是冷冰冰地瞅着郝正义和闽天缘。比起高亮来,郝正义好像更忌讳萧和尚,他的眼神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

  闽天缘发现了郝正义对萧和尚的忌惮,他马上出口转了话题:“好了,我们的新任会长各位也见到了,现在是不是可以说说黄然的事了?他在你们那里待的时间也够长了,是不是也该让他回家过年了?”

  “过年?”高亮又是一声冷笑,他的目光还集中在郝正义的身上,不过嘴里还是回答了闽天缘的话,“没问题,不过我开的名单给了你那么久,也没见你有什么动作。现在你上嘴皮碰一下下嘴皮,我就得把黄然送回去过年?闽会长,你这算盘打得啪啪地,算过了头吧?”

  听到高亮这么说,闽天缘倒是没有恼怒的意思,他笑了一下,说道:“东西我倒是准备好了,但是还有一点细节需要重新商定一下。”

  “细节?”高亮不再理会郝正义,转脸看向闽天缘问,“什么细节?”

  “你要的东西我一件不落地都给你,但是,也希望你满足我一点小小的要求,把罗四门交给我。”闽天缘答道。

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