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惊变

  火车依旧在向前缓慢地行驶着。这段时间里,不断地有其他车厢里相熟的调查员打电话来询问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听到有劫匪上来打劫的时候,在我这里都能听到坐在对面熊万毅电话里发出的爆笑声。由于担心那甥舅三人意外醒来后会再生枝节,西门链将他们三人品字形摆在角落里,随后又掏出来一个小瓶子,拔了塞子,分别放在三人的鼻子下面,让他们都闻了一下。在我的天眼之下,看到这三人体内的魂魄突然开始萎靡了起来。以前听破军说过,二室的人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都会携带一种安魂烟,一般是用来安抚受到惊吓刺激的人的魂魄用的,防止这些人因为过度刺激而变得精神失常。除非接触到能刺激魂魄的药物或者法器,否则这些闻到这种安魂烟的人会昏睡十个小时以上才会慢慢醒来。

  时间转眼之间已经到了下半夜一点,奔波了一天,我却没有一点睡意,看着前面这一百多个枉死的魂魄还真是特别提神。不过旁边的孙胖子却一个哈欠接一个哈欠打着,他的上下眼皮也开始相互吸引。就在我开始佩服他没心没肺的心态时,一阵电话铃声将他从睡眠的临界点中拉了回来。

  “这又是哪个王……”看了眼来电显示,孙胖子说了一半的粗话又咽了回去,他看着手机屏幕愣了一下,但是瞬间又恢复了常态。孙胖子抬起眼皮看了我和熊万毅一眼,随后起身走到后面的车门旁才接了电话。孙胖子再说话的时候,声音压到了最低,他的口头禅也听不到了,翻来覆去地只是来回在说四个字:“是……我明白……是……是……是,我明白……是……是……”

  他这个电话打了两分多钟后挂了,回到座位后就像没事人一样,靠着椅背又开始打起了哈欠。趁着他的眼皮还没有粘上,我对他说道:“大圣,这是谁三更半夜地给你打电话?能这个时间找你的,关系应该不浅吧?”孙胖子的眼睛眯了道缝,他没有马上看我,反倒是先扫了熊万毅一眼,才对我说道:“是以前缉毒处的同事。不是我说,辣子,你看看咱这人缘,离开缉毒处都大半年了,还有旧同事惦记我,非得请我吃饭。我说没时间不去吧,那边差点就翻脸了。唉……没办法,谁让我这人天生的人缘好呢?”

  “你就糊弄鬼吧……”我心里暗暗地骂了一句,刚才你就说了四个字,翻来覆去地说了四个字,哪有一句提到你没时间去吃饭的?不过就这样我也不认为孙胖子是故意骗我的,八成是因为对面多了一个熊玩意儿,有些话当着熊万毅的面说不出来,才和我胡说八道的。

  就在我心里猜想刚才的电话是谁打来的时候,头顶上的小喇叭又传来了萧和尚的声音:“马上就要通过断阴闸了,各个车厢的调查员看好自己车厢里的魂魄,小心魂魄可能有失控的征兆。”萧和尚的话音刚落,熊万毅和西门链这些老调查员就开始嚷嚷了:“有断阴闸不早说!就这破火车能过去吗……”看着他们的样子,我的心里也开始没底了。断阴闸我倒是知道一点,据说是在阳世里一道阻止孤魂野鬼进入鬼门关的屏障。断阴闸对阳世人没有任何影响,但是一旦灯灭,亡魂在断阴闸前,除非有阴司鬼差带路,否则硬闯的话,会让一般的孤魂野鬼瞬间烟消云散,直接化为虚无。虽然我们这趟列车是民调局特殊处理过的,但是能不能安全通过断阴闸,而不伤及车厢里的魂魄,还是个未知数。

  这时,我觉得气压开始慢慢变低,同时众魂魄开始有了异动的迹象,车厢内大半枉死的魂魄都抬起了头,漫无目的地四处张望着。突然,从其他的车厢里传来一阵惊恐哀嚎的声音,这一声尖叫后,几乎整个二十多个车厢里都跟着此起彼伏地响起一阵阵的尖叫声。我们这节车厢里所有的魂魄在尖叫的同时已经都蹲到了地上,整个身体缩成了一团。

  这种状态只持续了一分钟左右,之后,空气中的压力开始迅速地恢复了正常,众魂魄哀号的声音也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适应了几秒钟,众魂魄开始慢慢地站了起来,就在我以为已经安全通过了断阴闸的时候,车头的那边突然响起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爆炸声响起的同时,火车紧急刹车停住了。好在我们这趟车开得缓慢,否则就这一下子,还不定能把我们甩到哪儿去。

  我打开车窗向前面看去,爆炸的方位是在最前面的几节车厢。有一个人被炸出了车厢,他一身鲜血躺在地面上。我心里咯噔一下,躺在地上的那人可千万不能是萧和尚。我刚想跳车下去看看究竟,还没等我拉开车门,我的电话就响了,来电显示是萧和尚,萧和尚在电话那头几乎是吼出来的:“你和孙大圣马上过来!”

  这时已经乱成一团了,其他车厢里已经陆续有人跳下车,向爆炸的地方跑过去。车厢的小喇叭传出萧和尚的声音:“所有调查员除指定人员之外,都不能下车!下车的马上回到车厢当中!”

  车厢之外一片冰天雪地,我和孙胖子跑到前面事发车厢位置的时候,萧和尚已经从火车上下来。出事的是他的第二节车厢,车厢被炸出来一个大洞,我向里面看了一眼,车厢里看不到和萧和尚一起那个奇怪的魂魄。地上躺着的那人身上一片血肉模糊,上半身就像个血葫芦一样。他脸朝下躺在雪地里,脸部已经看不出这人到底是谁,四肢呈现出一种不可思议的弯曲。要不是这人的胸口还有微微地起伏,我一准以为这个人已经死挺了。

  “老萧大师,这哥们儿不会也是个扒火车的吧?”孙胖子看着这人,又看了看萧和尚说道,“不是我说你,老萧大师,你下手有点狠了,一脚踹下去就行了。就知道你把我们哥儿俩叫过来没有什么好事,说吧,把他埋哪儿?”萧和尚没理孙胖子,他盯着地上那个人只说了两个字:“林枫。”我和孙胖子都吓了一跳,孙胖子指着那个人说道:“你说这是四室的林枫?”萧和尚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难道还是香港那个吗?”

  我看着只剩下半条命的林枫说道:“管他是香港还是香河的,先把人抬进车厢里,再在外边这么晾着,血没流光先冻死了。”说着,我和孙胖子就准备找个帆布之类的东西,先把林主任兜回车厢里再说,能不能熬过去就看他的造化了。还没等我们动手,萧和尚对我们俩低声喊了一句:“你们俩别瞎动!”他指着林枫的身体继续说道,“能动他我早就把他抬进去了,林枫的身上都是阴毒,他的命好,这里是一个天然的散阴地,先散了他的阴毒,再想办法救他吧!”经萧和尚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林枫周围的积雪已经开始融化。从他的眼、耳、口、鼻中散发出一种淡绿色的雾气,融化的雪水接触到雾气,变成淡绿色的液体流到地下,被土地吸收。

  看着林枫的七窍中散发出来的绿色雾气越来越少,我抬头对萧和尚说道:“老萧,差不多了吧?小心点时间长了,林枫真的能被冻死。”“再等一下。”萧和尚盯着林枫,直到他的七窍再也没有雾气飘出,才说道,“行了,林枫死不了,把他抬进去吧!”

  孙胖子在爆炸的车厢里找到一张大号的台布,我和孙胖子揪住两边,兜着林主任,将林枫抬了进去。在回到车厢之前,我给林枫做了个简单的包扎处理,他那严重变形的四肢我没有办法,恐怕好了也会落下一点残疾。现在只能先保住他的命,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到了第二节车厢安置好林枫,萧和尚电话通知火车司机继续前行,安排好一切,他才过来查看林枫的伤势。我看了一眼萧和尚,犹豫了一下说道:“老萧,你不是在这节车厢里面吗?怎么林主任会从这里被炸出来……”这句话说得越来越没有底气,谁知道林枫是不是因为惹了萧和尚,被萧顾问把他从车厢里炸了出来。萧和尚似乎是猜到了我的心思,他有些无奈地哼了一声,说道:“我和林枫对调了车厢,他负责看守的是一种不属于阳世的尸毒,等到开始开启鬼门关的时候,是要把这种尸毒送回去的。林枫本来在第三节车厢,但是担心尸毒和第四节车厢里的魂魄发生某些共鸣,所以就和我对调了车厢。”说着,萧和尚的目光“霍”地一跳,说道,“要不是因为对调了车厢,刚才趴在雪地里的恐怕就是我了。”

  孙胖子观察了一遍这节车厢里的格局,忽然对着萧和尚说道:“老萧大师,你把我和辣子找过来是什么意思?不是民调局里面你就认识我们俩吧?”萧和尚一时有些语塞,过了好长一会儿,才说道:“这里爆炸之后,我第一时间就过来了。辣子,你是专家,能看出什么门道吗?”

  没想到萧和尚会问到我,犹豫了很久,我才说道:“林枫身上的伤除了爆炸引起的之外,剩下的几乎都是打斗时留下来的,他的四肢是被人打断的。”萧和尚点了点头表示认同,随后他对着孙胖子说道:“我这里有在路过断阴闸的时候,各个车厢里闭路电视拍下来的画面,你看了就知道我为什么找你们俩了。”

  萧和尚让我和孙胖子将林枫抬到了第三节车厢里,这节车厢被一个帷幔分成了两个区域,在中央控制台前,萧和尚调出了刚才路过断阴闸时,各个车厢拍到的录像画面。就看见在闯过断阴闸的时候,几乎所有的魂魄都表现出一种惊恐的状态,但是就在其中的一个瞬间,除了我们的最后一节车厢之外,其他所有的车厢里在同一时间内,拍下来的画面都杂乱地扭曲起来。画面重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节车厢爆炸后的事情了。

  萧和尚向我和孙胖子问道:“看出来了吗?”这次没等我反应过来,孙胖子抢先说道:“魂魄少了,每一节车厢里面都少了一两个魂魄。”

  我很是惊讶地看着孙胖子,说道:“你怎么知道少了魂魄?”孙胖子扭脸向我龇牙一笑,说道:“我自己数的。”说罢,他又看向萧和尚说道,“老萧大师,你到底想说什么?别客气了,直接说吧。”萧和尚盯着屏幕上的画面重重地喘了口粗气,过了半晌,才扭脸对着孙胖子说道:“只要是在这趟列车的范围之内,所有的魂魄在我这里都会有显示……”

  萧和尚说话的时候,我已经注意到他的这节车厢内左侧的车窗已经全部都被封死。原本在车窗的位置已经改造成了无数个木制的格子,看上去就像是书架一样,但是却比书架密集得多。大格子里面套着百十来个小格子,每个大格子上面都标注着四到二十二的数字,每个小格子里面都存放着一张黄纸。前面几个大格子里零星有几张黄纸已经烧成了灰烬,但是绝大多数的黄纸都完好无损。到了最后两个大格子,里面一层一层的黄纸被烧成了纸灰。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格子里面的黄纸应该就是类似刚入民调局时,欧阳偏左给我们制作的本命符一样的东西。

  萧和尚那边还在接着说道:“但是刚才经过断阴闸的时候,除了你们最后一节车厢没有魂魄失踪之外,其他的车厢里一共消失了三十二个魂魄,而我这里却一点显示都没有。”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扫了一眼屏幕里所有车厢的画面之后,才慢慢地说道,“不过能肯定一点,魂魄并没有趁刚才的机会离开火车,外面虽然过了断阴闸,但还是散阴地的环境,下了火车,它们连做聻的机会都没有,它们没有下车就只能……”孙胖子帮他接了个尾:“还在火车上。”

  萧和尚的目光又转到了屏幕上,再说话时语调低了几分:“摄像头没有看见,这六七十个人也没有看见?他们的天眼难道都瞎了?”他的这几句话让我想起不久前杨枭老婆转世投胎的那次经历,我和孙胖子心有灵犀地对视了一眼,孙胖子对萧和尚说道:“老萧,你就直接说吧,你这是怀疑谁了?”萧和尚看了看我和孙胖子,眯缝着眼睛说道:“除了你们俩之外,我谁都怀疑。”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