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棒槌

  这时车厢内的调查员差不多都站了起来,几乎都是一脸惊讶地看着孙胖子。孙胖子也已经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我正要去找他晦气的时候,突然听见有调查员喊道:“老莫!老莫你怎么了?”这才看见老莫正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抽搐着,和老莫一室的西门链已经跑到了跟前,直接解开老莫的大衣和上衣,在上衣口袋里面找到一瓶药,给他灌了下去,之后让他躺在了地上。看到老莫抽搐的频率慢慢减轻,西门链才长出一口气:“老莫有心脏病,这次他命大算是缓过来了,刚才他差点过去,下次……大圣倒是早点给提示。”孙胖子皱着眉头看着地上躺着的老莫,好像有什么话却说不出口。我明白他想说的话:有心脏病还干民调局……

  看到老莫没事,孙胖子顺手就要将MP3放回口袋里。我在他身边,一把将MP3抢了过来:“大圣,你什么时候录的?我怎么不知道?”孙胖子看着我龇牙一笑,说道:“哪是我录的?天山回来,我抽空找了杨军,让他和欧阳偏左给我录的,昨天才录好,还没来得及告诉你。辣子,不是我说,兜里揣着这个东西,走到哪里心里都踏实一点。那什么,这个是带蓝牙的,有机会我传给你。”

  “别等有机会了……”我说着已经掏出手机,将MP3里的东西传到了我的手机里。那一声“孽”叫的声音容量极小,转瞬之间就已经传完。将MP3还给孙胖子,我指着周围两个车厢里那些僵直的魂魄,对孙胖子说道:“它们怎么办哪?”

  “没事,它们一会儿自己就能缓过来。杨军录完之后就告诉我,黑猫的这个叫声已经控制得极小,能暂时麻痹人的肌肉,但还是主要让魂魄在一定的时间之内丧失行动能力,一会儿它们自己能恢复过来。”孙胖子说着突然想到了什么,“不是我说,要是出发前就给它们来一嗓子,我们能少多少麻烦?”

  我看着刚才被我劈中的魂魄消失的地方,又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喇叭和摄像头之后,给萧和尚打了个电话:“老萧,刚才你都看见了吧?那个魂魄是什么东西?”电话的那一头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只说了一个字:“聻。”

  “聻”我重复了一遍这个字,孙胖子在旁边没有听明白,他等到我挂了电话,看着我说道:“剑?老萧大师说的是什么剑?”我喘了口粗气说道:“人死后变成鬼,鬼死后就变成聻了,聻在死后就是虚无了。理论上鬼怕聻要超过人怕鬼百倍。我在资料室看过资料,有资料记载,在唐朝有一段时期,大门上驱鬼用的符咒上面就是用篆书写的‘聻’字,说是贴上这种符咒,一切鬼祟都要远避千里。”

  熊万毅和西门链听到我说的话,也都凑了过来。西门大官人看了我一眼,他似乎是听出来点问题:“萧顾问说是‘聻’?他搞错了吧,聻受不了阳气,它理论上只是在阴世的极少数区域出现过,从古至今,聻只是在极阴日中出现过。它的出现频率用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况且就算在阴世中聻的数量比大熊猫也多不了多少,哪有那么容易出现在这里?还混在这些魂魄当中?辣子,萧顾问绝对是搞错了。别说民调局了,就连新中国成立前的宗教委也没有过关于聻的真实案例,所有聻在阳世出现的说法都是在资料文本上的。”

  西门链说话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回忆资料室里有关聻的记载,等他说完,我差不多已经想起来看过的那几篇有关聻的资料。看着西门链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我说道:“大官人,刚才那个魂魄恐怕还就是聻。明朝时期的《五味语》上说聻出现的情景:‘聻现,百鬼惊恐后乱战。’和刚才简直就是一模一样。”说着,我用手敲了敲车厢的窗框,在上面密密麻麻地满是一些聚阴的符文:“再说这辆火车和车厢是经过改造的,应该是加了不少聚阴的东西,你们刚才也看到了,魂魄进来的时候实体得有点过分了。现在八成都不用天眼,只要五感稍微强点的人,就能看见这些魂魄,这趟火车简直就是一个后天的极阴地了。”

  西门链听完我的话,也在回忆明朝《五味语》里的这几句话。他倒是没再争辩,但还是能看得出来,他还是不肯轻易相信刚才的魂魄是聻的这种说法。又过了一会儿,四周的魂魄开始慢慢地恢复了正常。本来刚才还癫狂得一塌糊涂的魂魄,这时也已经老老实实地低着头站在原地。

  由于老莫他们看守的车厢里魂魄已经消失了一大半,我们这边也有点损失。老莫他又犯了心脏病,现在病情虽然得到了控制,但还是不能做剧烈的活动。我们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将所有的魂魄都安置在我们这节车厢里,空置出来的车厢就便宜老莫了,一个和老莫关系不错的调查员留在车厢里照料他。

  剩下的两名调查员也进了我们这节车厢,他俩和熊万毅还有西门链都是二室的,他们四人索性聚在了一起,我和孙胖子继续守在另外一头,将众魂魄围在中间。火车继续缓慢地行进了一个多小时,此期间萧和尚过来看了一眼,和他一起的魂魄应该被他关在了车厢里。萧和尚向我们询问了刚才有关聻的详细情况,但是我们向他打听聻为什么会混在魂魄当中的时候,萧和尚皱着眉头说道:“现在顾不上聻了,先把这次任务完成后再说吧。等这次任务结束,你们高局长会给一个说法的。”

  萧和尚在我们的车厢里逗留的时间并不长,还没等我询问和他一起进入车厢的魂魄是谁,萧和尚就马不停蹄地往回走去,看样子他这是不放心留在车厢里的魂魄。萧和尚走后,我们将事先存放在车厢里的食物找了出来,也就是面包、香肠和榨菜之类的东西,面包的包装没有包严,已经有些风干发硬。就着矿泉水,我们几个凑合了这顿。孙胖子几乎从头到尾就是皱着眉头吃的,在民调局里,论起讲究吃喝来,能比他还挑剔的,恐怕就是局长高亮和萧和尚了。

  “不是我说,要是早知道是现在这样,我就带吃的东西来了,怎么说也比面包和榨菜强吧。”孙胖子咽下最后一口面包,愁眉苦脸地对我说道。我看了他一眼,说:“有的吃就不错了,你再看看它们,它们想吃这些东西,就得下辈子了。”我说完,孙胖子瞪了我一眼:“你拿它们和我比,有意思吗?”

  就在我们吃饱了有些无聊的时候,身后的门被人拉开了。我和孙胖子以为是前面车厢负责照顾老莫的调查员过来换人,也没有在意,不过熊万毅他们四个人看着我们身后都愣了一下。我和孙胖子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回头时就看见两只黑洞洞的枪管已经对着我们俩的脑袋,后面站着三个人,两个半大小子分别手握一支五连发,为首的一个半大老头子拿着一把仿制五四,龇着一嘴的黄板牙说道:“都别动!兄弟是求财,不是求命。大家合作一点,保证一根汗毛都不伤。要是想当烈士,兄弟也不拦着,一枪一个送你们下去,不过当烈士前先想想你们的爹妈和老婆孩子,为了一点小钱就当烈士值不值。”

  老头子说完,用手中的五四点了点孙胖子的脑袋,说道:“小胖子,你是第一个,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别让大哥费事!我们是求财,你别把命搭上。”孙胖子看着他的枪口,叹了口气,嘴里嘀咕着:“不是我说,不知道是你不走运,还是我们不走运……”

  孙胖子身后的半大小子用枪管使劲一捅他的后背,对着孙胖子吼道:“你哪来那么多废话!让你掏钱你就掏钱,你再胡说八道试试?信不信我在后面给你开个洞!”孙胖子这时候脸色才变得有些难看。在民调局的日子久了,对生死的事情看得淡了,现在被这么一把猎枪顶在后心上,才想起来我们也都是凡人一个,喝多了也吐,挨上一枪八成也好受不了……

  “不就是钱吗?我有,拿去花……江湖救急,我明白。不是我说,想当年兄弟我也是……”孙胖子嘴里胡说八道着,手已经伸进了衣服里,看着他伸手的位置,是奔着手枪去的。趁着这三个车匪的注意力在孙胖子身上的时候,我微微地弯了下腰,让枪管错开了身体要害的位置。同时右手已经伸进了大衣里,眼看着就要摸到手枪的时候,突然为首的老头子用手枪顶住了孙胖子的脑袋:“把手伸出来……”孙胖子只能无奈地把手缩了回来,我身后的半大小子也回过了神,将猎枪的枪口又顶上了我的后心。我的心里一阵懊恼,虽然是特种兵出身,但是这空手夺白刃的功夫不是我的强项,我不敢再轻举妄动,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老头子看到孙胖子的手伸出来,对着孙胖子背后的半大小子说道:“二愣子,这胖子好像在耍滑头,你替他把钱拿出来。”二愣子答应一声,伸手伸进了孙胖子的怀里,他先是摸出了孙胖子的钱包,再次伸手的时候,脸色突然变了,瞪着孙胖子,眼睛越瞪越大。他的手抽回来的时候,拿着孙胖子腰里别着的手枪:“舅,他有枪!”

  老头子也吓了一跳,刚才他以为孙胖子最多也就是藏着一把匕首、水果刀什么的,没想到会在他的身上找出来一把手枪。老头子伸手接过二愣子递过来的手枪,看了一眼,两只手枪分别顶在我和孙胖子的脑袋上,对我背后的半大小子说道:“棒槌,你搜他!”

  那个叫棒槌的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心翼翼地隔着大衣,在我能藏枪的位置摸了起来,没几下就摸到了我后腰的手枪:“舅,他也有枪!”说着他大着胆子掀开我的大衣,我腰间的手枪露了出来。棒槌的胆子不大,这时脸色已经变了,对着老头子说道,“舅,他们有枪,我们还是撤吧!”

  “撤个屁!”老头子一脚踹在棒槌的腿上,“我们也有枪!你把他的枪下了!”棒槌颤颤巍巍地拔出了我的手枪:“舅,现在怎么办?”“收起来!”老头子又踹了他一脚,“都说不带你出来干买卖了,净给我添倒忙。下次就算你妈再撒泼,我也不带你出来了!再带你出来做买卖你就是我舅!”

  老头子本来的计划是他压住阵脚,让二愣子和棒槌去抢,没想到开头两个就不顺利。老头子就是附近村里的人,十多年前在外省也干过十几起类似的买卖,后来严打车匪路霸,追查得严了,他就跑了回来。当初扒火车分的钱,早就被他吃喝嫖赌了,回来的时候除了偷着留下的一把手枪,就剩身上的衣服了,兜里的钱加一起还不到一块钱。后来在两个姐姐的资助下,他在村子里开了一个小卖铺,也算是有了生计。可惜年前打牌的时候,小卖铺输给了同村的二傻子。

  前几天铁道上派人来检查铁轨的时候,老头子就注意到了,这条线路有年头没用了,现在过来检修说明这条线路最近有火车要从此经过。老头子的心里开始活泛了,他借了辆摩托车,沿着这条铁路来回走了几趟,采好了点后,又觉得自己身单影孤的,索性叫上了自己的两个外甥过来帮忙。

  今天晚上火车过来的时候,老头子都没想到这趟火车会开得慢得出奇,简直助跑几步就能跳上火车。本来还以为这是老天爷开眼让他们大赚一笔的,可后来的事实证明,今天晚上对他们来说,老天爷根本就没有上班……

  “你们俩到底是干什么的?”老头子手上两把枪抵着我和孙胖子的脑袋说道。孙胖子回头看着他笑了一下,说道:“咱们是同行,我们俩本来想在前面动手的,不是我说,没想到被你截了。江湖规矩讲究先来后到,你们看是不是……”孙胖子的话还没有说完,脖颈子就挨了二愣子一巴掌:“谁跟你讲先来后到了?信不信我让你先去阎王爷那里去报到?”

  二愣子这句话一出口,满车厢里的魂魄同时齐刷刷地抬头看了一眼二愣子。老头子说道:“别和他废话,管他是不是道上的。再搜搜他的身,看看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二愣子再次伸手在孙胖子的衣兜里找出来刚才那个MP3。

  “这个不错,里面都录了什么?”二愣子自言自语地说,开始寻找上面的播放键。包括众魂魄和熊万毅他们在内,我们都伸手将耳朵堵了起来。可惜二愣子摆弄了半天,也没有将MP3打开,最后将MP3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老头子有些不耐烦了:“你拿回家试能死吗?前面还有这么多的人,你还愣着干什么?”

1条评论

  • 小蚁蚂说道:

    二愣子这句话一出口,满车厢里的魂魄同时齐刷刷地抬头看了一眼二愣子。
    这句看着怎么这么搞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