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鬼乱

  就在这时,火车的汽笛响了起来。火车已经开始慢慢地向前运行了,突然孙胖子又对我说道:“辣子,前面三节车厢不让我们进去,第一节车厢里是闽天缘,刚才萧和尚进了第二节车厢,还有一节车厢里面会是谁?高亮不会已经在里面了吧?”被他这么一打岔,我算是彻底想不起来萧和尚身边的魂魄是谁了。

  “你说吴仁荻在第三节车厢里我都信,不过就是不可能是高局长。”我指着车窗外站着的几个人说道。孙胖子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高亮一行人正在站台上看着我们这趟列车缓缓地向前行进。随着火车前进的速度越来越快,他们几个人连同仓库,终于都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火车行驶之后,车厢里众魂魄还是一副副死气沉沉的样子。车窗外移动的景色完全吸引不了他们的注意,这些魂魄几乎都是一个姿势,不管是坐在座位上的,还是站着的,都将头垂得极低,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脚面,上百个魂魄都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看上去阴气森森的。就算是我们民调局这四个看守,看见这幅景象心里面也多少有些恐惧。

  在这些魂魄当中,我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个魂魄的身体异常肿胀,浑身上下都湿答答的,顺着头发还在不停地滴着水。要不是它突然抬头看了我一眼,我几乎都快忘了这个有过一面之缘的“熟人”。它好像也认出了我,和我对视了一眼,就马上拼命地将头低下,恨不能将头扎进裤裆里。

  孙胖子也注意到我的异常,他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找到了那个肿胀的魂魄,孙胖子扭脸对我说道:“辣子,你认识它?你以前溺水而亡的朋友?”我冲着那个魂魄冷笑了一声,随后对着孙胖子说道:“大圣,还记得和你说过我小时候的事吗?就是有一次差点被水鬼抓了替身那次?”

  “就是这个哥们儿?不是我说,这世界也太小了点吧!”孙胖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个水鬼,顿了一下,向我眨巴了一下眼睛说道,“辣子,想干吗你就去干,我就当做没看见,放心,熊万毅和西门链也是自己人。到时候就说这个水鬼想跳车逃走,我们迫不得已……那什么,你懂得。”

  “懂个六啊,算了吧,都这么多年了。再说那时候也没出什么大事,就是吓得我几天没睡好觉,淋了一盆的狗血,臭了好几天还不敢洗掉。那年的期终考试三门不及格,回老家让我亲爹揍了一顿,我三叔陪了我几天,耽误了他一次进军校的机会……你!那个水鬼!就是你,别装听不见,过来!”说着说着,我想起当年那种种的一幕,我气得牙根直痒痒,指着水鬼大声呵斥了一句。

  对面的熊万毅和西门链被我最后这几句说得摸不着头脑,熊万毅看着我们的方向说道:“辣子,你怎么了?这是和谁呀这是?”孙胖子替我说道:“熊玩意儿你们俩别管,这是辣子的私人恩怨。还有你们……”孙胖子说着,抽出来民调局特制的甩棍,将棍身甩了出来,指着水鬼四周的魂魄说道,“私人恩怨,不关你们的事,不想魂飞魄散就都让开!”

  孙胖子的话音刚落,水鬼四周的魂魄“呼”的一声,向四外散开,将水鬼四周的位置全都空了出来。孙胖子凑到我耳边说道:“辣子,别动枪,子弹少了,回去你还要写报告。用你那把短剑,要不甩棍也行,别担心人数,不是我说,一个车厢一百多个枉死鬼,少了一个两个也看不出来。”看孙胖子的样子,似乎比我都要兴奋,这时我好像有点骑虎难下了,原本我的意思就是把水鬼叫过来骂一顿,了不起再踹它一脚。当初它也没把我怎么样,它现在还是枉死鬼,说明这么多年这个水鬼一直没有再去找替身,也没有多大的罪,犯不着就这么让它魂飞魄散吧。

  这时候,水鬼已经从座椅上滑落到了地上,他半卧在地板上,浑身抖个不停。孙胖子还在一旁不停地煽风点火,他最近喜好王玥波的评书,当时就来了几句:“要解心头恨,拔剑斩仇人。辣子,你就别瞎客气了,动手招呼吧!”说着,他在后面,推了我一把。

  借着孙胖子的这一推,我向前跨了一步,没等我有什么动作,就听见车厢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小辣子,孙大圣,你们俩在干什么?”

  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萧和尚,顺着声音看过去,在车厢的顶部找到了一个小巧的摄像头和一个内嵌式的小喇叭,声音是从小喇叭里传出来的。孙胖子向摄像头做了个鬼脸,回头有些愤愤地对我说道:“没戏了,不是我说,车厢里还安了摄像头,这主意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看他的样子,还以为当年被水鬼吓着的人是他。

  我和孙胖子重新回到座位坐下,众魂魄也陆续回到刚才的位置。那个水鬼半靠半卧地倚着座位,还是满脸惊恐地看着我。我冷哼了一声,把头扭向窗外,冷不丁看见了一个异常的事情。在漆黑的景色里时不时就有几辆摩托车超过我们这趟火车,而且因为是天黑的缘故,摩托车开得都并不快,也就是比自行车快点有限。刚才火车开启之后,我的注意力都在车厢里的魂魄身上,现在才发现我们这趟列车竟然开得异常缓慢,不是说急着把这些魂魄送到阴世吗?就这个速度,还不如坐大巴了。

  “辣子,别看了,这火车就这德行了。”孙胖子看着我的样子笑了一下,他好像早就发现了火车异常缓慢的速度,说着掏出了香烟,分给了我一根,他自己也抽上了一根,吐了个烟圈,孙胖子慢悠悠地说道,“这是五六十年代的老古董了,早就过了使用年限了,还拖挂了二十多个车厢。能跑起来就不错了,不是我说,你也别拿它当高铁用。”

  “大圣,你以前不是缉毒警吗?连火车的年限都知道,这个铁路警察都不一定知道吧?”我完全没想到孙胖子会对火车的状况知道得那么清楚。我这时才反应过来,一直以来都是我和他讲我以前的事情,但是孙胖子的过去,他却没有怎么讲过。

  孙胖子呵呵一笑,扫了一眼众魂魄后,说道:“警校毕业的时候,在铁路上实习了一段时间。当时火车司机的待遇比警察好多了。你也知道,我也没什么亲戚,做个火车司机再适合不过了,当时就想改行干火车司机,我可是正儿八经学了几天火车理论的。可惜后来实习结束之后,不知道怎么被缉毒处挑去了。不是我说,要不是这样,现在这辆火车弄不好都是我在开。”

  孙胖子说到最后似有似无地笑了一下,好像是在回味当年的美好时光。看着孙胖子这一脸陶醉的样子,我还想挖苦他几句,可没等我说话,突然前面的车厢里“啪啪”地响起了一阵枪声。枪声刚落,我们四个人就同时站了起来,看见熊万毅和西门链已经拔出了手枪,我和孙胖子也解开了枪套。与此同时,前方又有几声枪响传了过来,伴随着这几声枪响,又传来了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车厢里的众魂魄听到这阵阵惨叫声,都变得有些躁动起来,它们本来低垂的脑袋突然都抬了起来,一对对白花花的眼仁儿直勾勾地盯着我和孙胖子身后的车门。熊万毅冲着我和孙胖子说道:“好像是前一节车厢出事了,你们俩小心点!”

  就在这个时候,头顶上的喇叭里响起了萧和尚的声音:“沈辣、孙大圣,你们俩去前一节车厢协助控制局面!熊万毅和那谁谁,你们俩看好这一节车厢!”萧和尚的话音刚落,我眼前那道被遮得严严实实的车门已经打开了,门的那边有人向我们这边大喊道:“过来帮忙……”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阵枪声打断。

  我不敢耽误,拔出手枪向那边冲了过去,孙胖子紧紧地跟在我的身后。当我们俩进入前一节车厢时,眼前的一幕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混战。这节车厢里面的魂魄好像疯了一样,正在相互撕咬,负责看守这节车厢的四个调查员都是一个架势:一手握枪,一手拿着甩棍,在魂魄群里面抽打,开枪击杀闹得最凶的魂魄。虽然他们几乎每一下都让一个魂魄魂飞魄散,但是就这样,还是不能分开这些不知道怎么突然变得癫狂的魂魄,反而已经有不少魂魄将注意力转向了这四个调查员的身上。

  眼看着有魂魄已经冲到了其中一个调查员的身边,那名调查员来不及转身,眼看魂魄就要侵入他的体内,我一枪打出去,正中魂魄的脑袋,子弹没有任何阻力,穿过它的脑袋又打在前面一个魂魄的脸颊之后,打破了车窗,射了出去。两个中枪的魂魄在惨叫之后,化成了一道虚无的烟雾。

  这时车厢里的魂魄已经少了三分之一,但是剩下的魂魄还在相互撕扯着,没有一点停手的迹象。就我们这一路打下去,用不了多久,这一车厢的魂魄就都是一个下场了,不是被我们打到虚无,就是被他们的同类打到虚无。

  孙胖子也抽出了甩棍,在魂魄群里来回抽打着,就算是枉死的魂魄戾气重一些,也架不住三四下。孙胖子边抽打着,边对车厢里一个相熟的调查员说道:“老莫,这是怎么个情况?”那个被孙胖子叫做老莫的调查员骂了一句三字经之后说道:“刚才还好好的,突然无缘无故就都发了疯,它们几乎同时从座位上跳起来,然后就开始群殴。开始还是相互撕咬,后来有几个就对我们来了。他奶奶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黑社会火并。”说着他举起甩棍对着面前两个互相撕咬着的魂魄没头没脸地抽打过去。

  眼看着这节车厢的魂魄只剩下一半了,就听见我们那节车厢里也响起了一阵枪响。紧接着,只听熊万毅大声喊道:“辣子、孙胖子,你们快回来!”

  熊万毅这一嗓子吓了我一跳,我猛地回头看去,就看见我们那节车厢里也发生了变化,在靠近车厢边缘的十几个魂魄像发了疯一样相互攻击着。好在大多数的魂魄没有受到影响,它们远远地避到车厢尽头,这时也顾不上惧怕熊万毅和西门链了,众魂魄聚集在他两人的左右,都是一脸惊恐地看着面前事态的发展。

  熊万毅和西门链已经开枪干掉了几个闹得最凶的魂魄,但是没有一点作用,剩下的魂魄还是十分“忘我”地撕咬、扭打在一起。我的手枪里已经没有几发子弹了,还不知道前面是什么情况,备用弹夹舍不得用,当下我收了手枪,将“祖传”的短剑拔了出来。

  “嗡……”短剑出鞘,突然无故自鸣起来,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以前也没有听到三叔说起过。短剑自鸣的同时,好像还有一种巨大的吸力在这车厢的右侧吸引着短剑。我朝吸引力看去,就看见那个方位只有两个魂魄在地上撕咬着,其中稍显吃亏的一个魂魄正在偷眼看着我。在它看向我手中短剑的瞬间,这个魂魄的眼睛发生了变化,一抹暗红色的光晕,在它的眼球闪过,这个瞬间正好被我看到。

  这个魂魄有问题!它那种忘我的状态是装出来的。我瞬间反应过来,手握着匕首就向它刺过去。我的步子刚刚迈出去,就听见后面的孙胖子大喊了一声:“把耳朵都堵上!”还没明白出了什么事,就听见整个车厢里突然响起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孽!……”

  我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再明白的时候,整个人已经瘫软在了地上。刚才这一声猫叫比起天山的那一嗓子,分贝好像低了不少,作用也远比不上天山那次。我的手脚虽然酸麻无力,但还是勉强能撑着地面站起来。缓了一会儿,我回头看去,就见孙胖子大头朝上地躺在地面上一抽一抽地,手里还握着一个小巧的MP3,想都不用想了,刚才那声猫叫就是从这个MP3里发出来的。不过要用这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之前,你倒是先说清楚啊。看见我起身,孙胖子嘴巴张得老大,半天才说出来一句:“过来……扶我一把……”

  “你先躺着凉快一会儿。”我恨恨地对他说道,说完又扭脸看向刚才那个诡异的魂魄。这个时候,两个车厢里所有的魂魄都被刚才那一声“孽”震到了车厢的窗户和车门上。这些魂魄都像木雕泥塑一样,保持着刚才听到猫叫时那一瞬间的动作。在众魂魄中,我一眼就找到了刚才那个魂魄。

  这个魂魄已经变了颜色,就像衣服洗久了掉色一样,从之前的死灰色变成了灰白色,看着就跟香烟的烟灰一个颜色。它眼呆呆地看着前方一动不动,和其他的魂魄一样,也失去了行动的能力。看样子刚才那一声叫,虽然对人削弱了很多,但是对魂魄还是保留了天山时的杀伤力。我走到它的身边,举起短剑对着它的脑袋劈了过去。

  魂魄没有实体,我这一下子就像劈在空气中一样,力气使得大了点,还差点晃了自己一个跟头。短剑削中它的脑袋的时候,车厢里突然弥漫出一阵让人作呕的腥臭来,这个魂魄的身体由灰白又变成惨白,并慢慢地变淡,最后变成透明色消失在了空气中。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