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亡魂列车的序幕

  进了腊月,民调局的工作好像突然少了下来,本来还每天都有各地送上来的各种诡异事件报告,现在也不见了踪影,局里没事的调查员越聚越多,整个民调局都显得闹哄哄的。自打我进民调局,这里一直都是冷冷清清的,还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这样的日子一直到腊月二十三才算结束。

  腊月二十三是民俗中祭灶的日子,这天早上我和孙胖子刚刚到了民调局,就看见门口停了两辆大巴车,高亮、萧和尚和郝文明等几个主任站在门口,就连难得露一次面的三室的莫耶斯也出现在高局长的旁边。除了二杨之外,也没有看见欧阳偏左和吴仁荻的影子。还没等我们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郝文明赶上了车。这时,车里已经坐满了其他调查员。我看了一圈,在里面找到了几个说得上话的老熟人,熊万毅和西门链坐在最后面,看见我和孙胖子上车,连连向我们招手。

  还没等我打招呼,坐在里面的熊万毅已经开始向我喊道:“辣子、孙胖子,这里有座位,过来坐!”看见是他俩,我和孙胖子自然不会客气,走过去坐在他俩的前排。没等我们说话,西门链先问道:“辣子,今天出了什么事?这一大清早的是要把我们拉到那儿去?”

  孙胖子有些无奈地看着他,说道:“我还想这么问你一遍呢,不是我说你,熊玩意儿,还以为你们二室的人消息能灵通一点,早知道我就去问我们郝主任了。”熊万毅扫了一眼车窗外面的那几位主任,又对着前排的孙胖子说道:“你问你们主任,他也得能告诉你。孙胖子,我磨了我们丘主任一早上,他连一个字都没告诉我。你要是真的能打听出来,记得告诉我一声。”孙胖子顺着熊万毅刚才的眼神,看了一眼外面站在高亮身边的萧和尚,回头对熊万毅打了个哈哈:“那算了,你们丘主任都不说,我能上哪里知道去。”

  就在这个时候,人已经到齐了,各室的主任清点了自己的人马。除了六室之外,我们一室最是一目了然,破军的伤势刚好,这次的行动没算上他,他和王子恒带着几个调查员看着民调局,还有三四十人昨天晚上已经提前到了我们要去的地方做准备,剩余的人都在车上了。终于,我们乘坐的汽车开动了,高亮他们乘坐一辆商务面包在前面引路,我们这两辆大巴在后面紧紧跟着。也没有人告诉我们目的地在哪儿,汽车一路行驶,一直出了首都的范围之内,也没有到了目的地的迹象。

  这一路上,除了偶尔加油才停车让我们下车方便之外,汽车都没有停过,就连午饭也是提前就准备好的汉堡包和矿泉水。看这个路线,这次的目的地恐怕是在河北省的境内。一直到了下午四点多,太阳已经挪到偏西的时候,在不知道什么城市郊外一个巨大的仓库前,我们的汽车终于停住了。仓库的大门前有一辆路虎已经停在那里了,看来有人比我们早到了一步。

  我们下车之后,就听见丘不老对着我们喊道:“都下车,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方便,厕所在左边,十分钟之后,在仓库里集合!到时宣布这次行动的目的。”丘主任说完,有一小半人向卫生间走去,剩下的人开始向仓库里走去。趁着熊万毅和西门链去了洗手间、我们身边没什么人的时候,孙胖子低声对我说道:“辣子,倾局出动,这次是不是老萧大师说的大动作?”我微微地点了点头,说道:“看这架势,八成就是了,看看一会儿他们怎么说吧。”

  等我和孙胖子进入仓库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大得有点不像话的仓库里面竟然停放着一辆老掉牙的蒸汽式火车,火车头后面拖挂着二三十个车厢。看见这辆火车,我们这些刚进来的人都有点摸不着头脑了,这辆火车不是为我们准备的吧?就算我们民调局的人全上去,有两节车厢就足够了,也不用拖这么多的车厢吧?

  我们正觉得诧异的时候,就看见正对着我们的第二节车厢上慢慢地走下来一个老人。这位老人我和孙胖子都见过,正是前不久空手来民调局找高亮的民族宗教委的现任会长——闽天缘,看来仓库门前停着的路虎就是他的座驾了。闽会长下了火车,冲着正走过来的高局长点了点头。两人都没有说话,闽天缘点头示意之后,走到高局长的面前,递过去一个信封。高亮倒是不避讳,当着我们这些人的面,撕开了信封,里面装着的是几张票据和一把奇形怪状的钥匙。确定了信封里面的这些东西之后,高局长将信封重新装好,放到自己的口袋里。

  看见高局长没有什么异议,闽天缘冲着高亮微微笑了一下,随后又回到刚才下来的车厢里。整个过程两人都没有说一个字,看来之前闽天缘来民调局的目的是达到了。

  闽天缘回到车厢,高亮和那几位主任耳语了几句后,丘主任走了出来,示意我们上了最后一节车厢。等人到齐,丘不老站在车厢中间,对我们说道:“现在来介绍一下这次行动的具体情况……”

  终于说到了正题,当下我们这些人都将目光对准了丘主任,就听见丘不老继续说道:“我们这次的任务是将一千八百个枉死的魂魄护送到阴间去。这次是利用腊月二十三这个阴司相对松懈的日子,在鬼门关上强行打开一个阴阳两界的缺口,把这些魂魄送进去。由于这条通往鬼门关的道路上有天然的散阴物质,魂魄无法自己前行,恰好有一条即将要报废的铁道线路正好到达我们此次的目的地,局里联系有关部门使用火车运送,而你们的任务是看管好这些魂魄,别在运送途中发生意外。”

  说到这里,丘不老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坐在他周围的调查员。看见大家没有什么问题,丘主任又继续说道:“这次运送的魂魄数量比较大,而且又都是枉死的,戾气比较大,在护送的过程中,你们要特别小心,如果发生意外,要以自己的安全为大前提,必要的时候,可以用武力让所有不安分的魂魄魂飞魄散。由于这次行动的特殊性,提前没有通告,如果有没带齐装备的人,一会儿到郝主任那里领取临时装备。”本来以为丘不老已经说完了,没想到丘主任好像又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对了,还有件事,火车的前三节车厢不用你们负责,所有人禁止入内。好了,现在开始通知你们相对应的车厢,李达旦、张明达、云飞扬、萧明昌,你们四个到四号车厢……”

  丘主任将在场的调查员差不多说遍之后,终于说到我的名字:“沈辣、孙德胜、熊万毅、西门链,你们四个在这一节车厢。”说完,丘不老看了一眼手表,说道,“六点魂魄开始进入车厢,六点半准时发车,距离发车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没有问题的话,你们就到各自的车厢中,开始准备这次行动吧!”

  丘主任说完,周围的调查员纷纷起身,走出了车厢。有的直接找到自己对应的车厢;有的凑到郝文明的身旁,去领取临时装备;还有的凑到自己主任的身边,小声嘀咕着什么。不多时,这节车厢里面只剩下我、孙胖子、熊万毅和西门链了。检查了自己身上的装备,确认无误之后,我们四个人凑在一张桌子前,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会儿,就听见外面一声尖厉的哨声,我们四个人同时向车窗外看去,就见仓库里面十几个房间的门都被打开了。无数个雾蒙蒙的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些人影就像事先安排好的一样,十分有顺序地走到各个车厢的门口。我们这些车厢门都没有关,就看见这些人影在进入到车厢的一瞬间,这些雾蒙蒙的人影突然实体化了。雾气消散,里面的人影除了一脸的死灰和浑身散发厚重的阴气之外,光看外表,这些魂魄有男有女,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到底还是枉死的鬼魂。随着上车的魂魄越来越多,我开始感觉到车厢的温度开始慢慢地下降。本来还算暖和的车厢里,我们四个人说话的时候,嘴里已经开始哈出了白气。不过这些魂魄好像更害怕我们,他们进了车厢,就坐在远离我们的座位上。但是随着上来的魂魄越来越多,后进来的魂魄在无奈之下,开始慢慢地向我们靠拢。

  我们四个人刚才就已经商量好了,我们分成两组,守住车厢两头,看住中间这些魂魄,一旦出事,也能前后照应。看着上来的魂魄越来越多,我们四个人同时站起身来,我和孙胖子向车厢前门走去。看到我们走过去,本来还聚在一起的魂魄“呼”地散开,让出一条路来。

  我们这节车厢有一百零八个座位,这些魂魄加上我们四个人是按着满员安排的。现在我们四个人的座位上,左右都没有魂魄敢坐在旁边,最后倒是有十来个魂魄站在车厢的中间。孙胖子冲着我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到底是快过年了,真是应景,这趟火车也能有站票。”

  看着这一车厢的枉死鬼,我完全没有附和孙胖子的心情。无意中向车窗外扫了一眼,突然车窗外的一幕吸引了我,就看见萧和尚带着一个雾气萦绕的魂魄慢慢地向前面的车厢走过去,在经过我们这节车厢的时候,我的脑袋里无缘无故地抽动了一下,就好像头里面有一根细绳,我的脑袋被它拽了一下。虽然不是很痛,但是脑袋里面有异物的感觉相当明显。我看着这个魂魄的背影觉得眼熟,应该是在哪里见到过。这时,孙胖子也顺着我的目光看见了刚刚过去的萧和尚与那个雾气萦绕的魂魄,他打开车窗探头向萧和尚喊道:“老萧大师!你在哪节车厢?一会儿我去找……”

  他话还没有说完,萧和尚突然回头向他厉声喊道:“闭嘴!把车窗关上!”在我的印象当中,还从来没有看见过萧和尚这样,尤其还是对着孙胖子。

  孙胖子一脸悻悻地关上了车窗,对我嘀咕道:“老萧这是怎么了?吃了枪药了?脾气这么冲,不是前一阵觍着脸求我带他去‘天上人间’的时候了。”我看着萧和尚身边那个魂魄的背影,说道:“大圣,你看看老萧身旁的魂魄,是不是觉得眼熟?”

  孙胖子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说道:“眼熟还是说不上,但是这个魂魄看着怎么不太正常?不是我说,看走路的架势就像中风后遗症一样。”

  萧和尚身边的魂魄走路的姿势是很怪异,它的样子有些浑浑噩噩的。每走个十几步就站在原地不动,这时需要身边的萧和尚做出向前走的手势引导它一下,这个魂魄才慢慢地继续向前走去。我悄悄地打开车窗,看着他们的背影慢慢地向前走去,看着魂魄的背影,我越来越觉得看着眼熟,眼看一个名字就要脱口而出的时候,萧和尚突然转身看着我。我们四目相对,他那异常冰冷的眼神吓得我一哆嗦,马上就要出口的名字在脑子里也变得更加混沌起来。这是什么情况?刚才看我的那个人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不着四六的萧和尚吗?

  看了我一眼之后,萧和尚和身边的魂魄继续向前走去,走到最前面的几节车厢时才停住脚步。这时孙胖子也将脑袋再次探出了车窗之外。萧和尚又做了一个手势,魂魄转身跟着萧和尚上了火车的第二节车厢。

  看见他们进了车厢,我才关上了车窗,孙胖子说道:“辣子,看出来是谁了吗?”我摇摇头,本来一个人名已经呼之欲出了,但是被刚才萧和尚那一眼吓得差点连孙胖子姓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努力地整理了一下思绪,还是想不起来那个魂魄是谁。

9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