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两个滑头

  “说说郝正义的事。”我替孙胖子说道。当时在妖塜里,郝文明听到他哥哥名字的时候,就像换了个人一样,竟然为了黄然去和尹白拼命。关于他大哥的事情,我和孙胖子都很好奇。问郝主任是绝对问不出来的。这个郝正义以前好像是民调局的人,但是我偷着去欧阳偏左那里,翻遍了民调局以前的人事档案,就是没有郝正义的资料。现在趁着这个机会,当然要向萧和尚问个清楚。

  “郝正义……”萧和尚喃喃地重复了一遍这个人名,他好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当中。过了半晌,也不见萧和尚回魂,我又说道:“老萧,就是我们郝头的哥哥,郝正义。”这句话算是把萧和尚从回忆的思绪中带了回来,他喘了口粗气后,慢慢地说道:“郝正义和郝文明是一对孪生兄弟,他以前就是特别案件处理办公室的人,比郝文明还要早来一年。把他招进特别办的时候,还是我和肖……肖三达一起去审查的,最后拍板招人的是高亮。郝正义可以说是我们三个一起招进来的。”

  说到这里,萧和尚伸出两个手指头,反着摆出一个胜利的手势。我愣了一下,孙胖子已经反应过来,他掏出香烟,抽出一根夹在萧和尚的手指缝里,又替他点着了火。萧和尚抽了一口香烟,又接着说道:“当时郝正义的业务能力在他那批人当中是出类拔萃的,我们三个甚至是拿他当我们的接班人来培养的。要是他待到现在,差不多就应该是民调局的局长了。高亮的年纪也不小了,八成也要退下来,和我一起做个顾问。”

  这次没等孙胖子,我先插话道:“什么叫‘要是’他待到现在?他为什么不干了?”萧和尚苦笑了一声,对我说道:“他离开民调局的时候,我正在你老家开凌云观。他走的时候我没赶上,不过听高胖子的意思,郝正义是突然消失的。他和谁都没说,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国外了。高亮甚至为了他,曾经设了个局,特地去香港找他。没想到最后一刻被郝正义看穿了,高亮扑了个空,还是被他跑掉了。现在高胖子都想不通,郝正义为什么要突然离开民调局。”

  难怪黄然见了郝正义,都有把他拉进宗教委的冲动。想不到我们郝主任还有一个差点就要当成民调局局长的哥哥。关于郝正义的问题,萧和尚真的就只知道这么多了。无论我和孙胖子再怎么问,萧和尚也说不出来什么来了。

  萧和尚再次闹着要走,被孙胖子没大没小地按在椅子上。孙胖子说道:“老萧大师,差不多了,还有一个小问题,你也说了这么多,不差这一点了。最后一个,上午闽天缘来干什么?你说他不是为了黄然,那又为了什么来的呢?”

  这个问题萧和尚有点咬嘴了。占祖的事他刚才都说了,提起闽天缘来民调局的原因,他却不说了。最后在我和孙胖子的一顿软磨硬泡之下,萧和尚终于犹犹豫豫地说道:“这件事事关重大,不能有一点儿消息走漏。否则别说咱们三个了,就连整个民调局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孙胖子听了连忙点头,他又给萧和尚倒了一杯酒:“要不你再来一杯,放松点儿再说?”萧和尚接过酒杯,一仰脖儿干掉,又嘱咐一边千万保密之后,才说道:“最近高亮在酝酿一次大的行动,要将这一年来,民调局收集来枉死的鬼魂送进阴世。枉死的人不能进鬼门关,阴司查得紧,这件事情千万不能走漏风声。之前特别办时期,就办过类似的事情,可惜就因为事情办得不密,被阴司发现。就为了这件事,鬼门关关了整整一年。别说枉死的人了,就连寿终正寝的都进不了鬼门关。整整一年,阴世不收人,他们只能待在阳世。好好的也变得怨气十足,满大街都是怨鬼,你们俩都有天眼,自己想想,一到天黑是什么情况,我们特别办的人都不敢自己单独上街……”

  关于民调局的大行动,萧和尚只说了个开头,就不再往下说了。无论我和孙胖子怎么激将诱导,他都是摇头,死活都不肯继续刚才的话题。最后我和孙胖子也放弃了,萧和尚又吃了几口菜,就要起身离开,没想到又被孙胖子拦住:“老萧大师,这还剩这么多的菜,那只八宝鸭子动都没动过,还有这盘子虾仁,刚才都奔龙虾去了,虾仁也没人动过,还有那只肘子……不是我说,糟蹋粮食遭天谴啊。”

  还没等萧和尚反应过来,孙胖子站了起来说道:“老萧大师,我让老金把这些菜打包,给你晚上消夜。”话说完的时候,孙胖子已经推开门走了出去,就听见他在门外喊道,“老金,给里面没动的菜打包,再来一瓶五粮液给萧顾问带走……”

  我和萧和尚坐在包间里,我又给他倒了一杯酒,萧和尚摆摆手,说道:“真的不行了,不敢再喝了。最近事儿忙,别喝多误了事儿。”说着,萧和尚打了个酒嗝,缓了一会儿,突然看着我说道,“小辣子,前一阵子我去看你爷爷了,在你爷爷家住了一晚上,唠嗑的时候他还说到你了,说你们老沈家出了你这么一个大处长。让我以后在首都遇到什么事就去找你,你一定拿我就当是你爷爷照顾的。你是没看见你爷爷说到你那时候的样子,乐得眼睛都成了一道缝了。”

  萧和尚这么一说,再想想他和我爷爷的交情,我的心里开始觉得有些对不住他了。套他的话也就算了,还要骗他过来结账,萧和尚不是一个大方的人,今晚之后还不一定气成什么样。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萧和尚的双手突然捂住了嘴巴,他的喉头一抖一抖的,好像是正在压制吐意,过了一会儿,他勉强压制住了上涌的酒意,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向我说道:“我去厕所吐一下,吐完了就回来。”看我要起来扶他,萧和尚硬生生将我推回到椅子上,说道,“我去吐酒,又不是什么好事,你跟着干吗?坐着等我回来就行了。小胖子回来告诉他一声,五粮液让他退了,菜打包给我就行了,酒就不要了,我自己喝没什么意思。”说着,他的酒意上涌,萧和尚来不及说话了,捂住嘴巴就向卫生间的方向跑去。包间里只剩了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坐着,在等萧和尚和孙胖子回来。

  过了没多一会儿,包间的门再次被打开,进来的不是孙胖子和萧和尚,而是食堂的厨师长老金:“别等了,那两个货都走了。”说到这里,他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我,继续说道,“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也只能心里同情一下。这账还是要结的。”

  ……我的脑袋空白了几秒钟,明白过来之后说道:“孙……孙大圣呢?他……也走了?”老金的鼻子孔发出一阵不屑的声音:“他出了包间就一直胡说八道的,还做手势不让我说话,直接就顺楼梯下去了。萧顾问是坐的电梯。算了,别说他们了,我们要下班了,你先把账结了吧,加了两瓶五粮液,还有百分之十五的服务费,一共是九千二……”

  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萧和尚也就算了,严格说起来他这算是自卫。可恨的是孙胖子,你撤的时候起码也给我一个暗示啊,再说下午明明说好的是我先撤,他殿后的。当下马上掏出电话给孙胖子打过去,电话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看着老金越来越不善的眼神,我只能生生咽下这一口气,掏出钱包说道:“你这里能刷卡吗?……”

  回到宿舍的时候,才发现孙胖子正蹲在门口,没等我发作,他先一把拉住我,说道:“我就知道你一准能跑出来……”

  “废话,我结了账,谁还敢拦我?孙大圣,我算看出来了,你今天是和萧和尚一起坑我!”

  孙胖子问明情况,当时就赌咒发誓是赶巧了,还要分担一半的账单。看着他的样子,我又犹豫了,难不成真的错怪他了?虽然万儿八块钱现在对我来说,不算是什么大数字,但是一顿饭就吃了这么多,还是让我心疼不已。不过看着孙胖子真的掏出钱包,开始数钱的样子,我曾经的军人习气又豪迈了一把:“算了吧,我也不差这点钱,今天就算咱俩代我爷爷请萧和尚吃饭了吧。”但是看他孙胖子利索地将点好的钞票装回钱包的时候,我的心里又开始后悔,一时冲动了……

  就在这顿饭吃完的第二天,萧和尚在民调局里好像突然消失了,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五室主任欧阳偏左。他俩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差不多一个礼拜之后的事情了,这两人就像是从土里面钻出来的一样,满身满脸的黄泥,走路的时候,不停地从他俩身上掉泥土末子。他俩一回到民调局就直奔高亮的办公室,关上门,三人在里面谈了三个多小时,直到午饭的时候,都不见他们三个人出来。

  萧和尚和欧阳偏左回来的消息传遍民调局之后,我还以为紧接着会发生什么大事,可能会和萧和尚嘴里民调局的大动作有关。但是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高亮那里反而一点动静都没有。眼看着就要过小年了,就在萧和尚嘴里的大动作快被我遗忘的时候,今年年末最大的一次事件终于拉开了帷幕。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