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狼患的终结

  萧和尚从来没有和孙胖子见过外,都没等到晚上,他整个下午都在一室里转悠。郝文明下午很难得地回到了一室,但是看见萧顾问坐在他的办公桌前的时候,郝主任愣了一秒钟,没敢惊动萧和尚,他又慢慢地退了出去。

  在萧和尚的煎熬之下,终于到了下班的时间。孙胖子已经提前电话通知了厨师长老金,我们三个人到包间的时候,老金已经差不多将菜上齐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萧顾问和高局长总是一起在食堂出现的缘故,比起中午时对我和孙胖子的态度,老金对萧和尚要算是相当巴结了,还八折送出了两瓶五粮液。

  萧和尚以前应该是吃过见过的主儿,但是这么多年萧和尚一直隐居在我的老家,也就是过年过节在我爷爷家混几顿杀猪菜。最近的金价上涨,萧顾问的身价又厚实了不少,但是也没见他怎么大吃大喝过,中饭一般是蹭高亮的,狼患事件之前他的晚饭大半都是蹭我和孙胖子的。不过从天山回来之后,他消失了一段时间,再出现时也就是前几天的事。他不知道干吗去了,回来之后就从早到晚泡在高亮的办公室里,也不找我和孙胖子,一日三餐就是高亮替他解决的。

  菜肴上齐之后,还没等孙胖子客气,萧和尚已经拿起大汤匙在装着火朣翅的砂锅里扒拉开了,萧和尚并不着急往嘴里送,只是看了一眼鱼翅的卖相,就皱着眉头对着老金说道:“小金,你这手艺差点意思,鱼翅发大了,吸收不了高汤的味道,好好的排翅糟蹋了。要是这样你还不如来个蚂蚁上树。”说着,又夹了一筷子蒸鱼,对着鱼肉一通摇头,“鱼蒸得也不行,蒸老了,鱼肉离骨你就干脆别蒸,直接拿出来炖吧,这哪是蒸鱼,分明就是蒸木头……”他一边说,老金在一旁红着脸,忙着点头解释,最后萧和尚竟然将这一桌子菜全都褒贬一遍。

  孙胖子最后有些不耐烦了,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萧和尚说道:“老萧大师,差不多得了。不是我说,就你这通褒贬,我们还怎么吃?上次去砂锅居吃炖吊子你也吃得挺欢,也没见你说吃得不是味儿。”孙胖子这么一打岔,老金连忙趁着机会退出了包间。

  一物降一物,萧和尚还就对孙胖子没脾气,他笑了一下,夹了一筷子鱼翅送进嘴里,边吃边说道:“一看见好东西就想起来孔老二说的食不厌精了,当初我也算吃过一点好东西,还是当年肖……”说到这里,萧和尚突然叹了口气,不再说话。我听出来他这是又想起来肖三达了,我有当初肖三达的记忆,知道他俩的感情,当下给萧和尚倒了杯酒,说道:“老萧,最近难得聚上一次,也不知道你忙什么,有什么干了这杯酒再说。”

  萧和尚喝了这杯酒之后,刚才有些压抑的情绪算是好了一点。他倒是不用劝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就着满桌子的菜肴,一杯一杯地开始喝起来。孙胖子看着他的样子笑了一下,在一旁不停地给他倒酒布菜。

  酒过三巡,两瓶五粮液已经下去了一瓶半,桌上的菜肴吃得却并不多。我和孙胖子还好,只是萧和尚已经喝得眼睛开始有点发直,酒下去的速度也开始放缓。这个时候,孙胖子开始和萧和尚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说着说着孙胖子将话题引到了黄然的身上:“老萧大师,你说黄然能关到什么时候?”

  萧和尚用醉眼看了看孙胖子,说道:“他还是在民调局里面过年吧?”说着端起酒杯,犹豫了一下,只是浅浅地抿了一口,又说道, “好不容易把黄然弄进来,哪有那么容易就放。高胖子放话了,把当年被黄然偷走的东西,要连本带利地追回来。看样子当年黄然借的是高利贷,这次黄然想出来,只是怕要动宗教委的老本了。”说完,借着酒劲儿,一阵大笑。

  没等萧和尚笑完,孙胖子突然说道:“不对啊,上午我和辣子看见宗教委的现任会长闽天缘了,他来找高局长,不是为了黄然吗?”萧和尚斜着眼睛看着孙胖子,说道:“闽天缘?他是为了别的事来的,不过那件事情高亮还没有最后答应。”

  我给萧和尚的酒杯倒满后,说道:“老萧,闽天缘来还有别的事?咱们民调局什么时候和宗教委的关系那么好了?这都快成关系单位了。”萧和尚看着酒杯却没有碰,他好像有些酒意上涌。喘了几口粗气,他把火朣翅里吃剩的火腿捞了出来,三口两口将火腿吞了下去,压住了上涌的酒意。

  又缓了一会儿,萧和尚抬头看看我和孙胖子,似笑非笑地说道:“有什么要问的就直接问吧,不用再灌我酒了,要是我真喝多了,你们就什么都问不出来了。现在就当我喝醉了,说的都是酒话,反正醒了我就不认账。”

  我被萧和尚的话说乐了:“什么时候灌你酒了?一直都是你自己倒的。”说着,给他倒了杯茶水醒酒。孙胖子拿起萧和尚的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看着萧和尚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老萧大师,能不能先把妖塜的事情说明白了?……”

  自打从天山回来,我向郝文明打听过几次妖塜的事情。但是郝主任每次都以妖塜事件已经进入了民调局内部的保密程序等由,说,只有到了主任级别才能查看高局长亲自审核过的有关档案。后来我和孙胖子又找过能说上话的欧阳偏左,欧阳主任说得更简单:“想知道妖塜的事情,可以啊,去问高亮,他知道得最全。”

  现在终于找到个机会,当然不能放过。我看了一眼萧和尚,又扭脸对着孙胖子说道:“大圣,你以为现在还是特别案件处理办公室的时候吗?老萧现在是顾问,不是副局长。妖塜的档案只有主任级别的人才能翻阅,你还是别难为老萧了。”

  等我的话说完,萧和尚看着我突然笑了一声,说道:“小辣子,你跟小胖子待的久了,学会他的坏毛病了。你也不用将我,凭我和你爷爷的关系,还有什么不能和你说的?本来妖塜这件事也没什么,不过因为牵扯到了吴仁荻和占祖,留在纸上的东西就要慎重一点。”

  说到这时,萧和尚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喝了之后,他才继续说道:“当初发现黄然在天山的时候,高亮就对黄然的目的起了疑心。后来听说黄然被你们抓住了,他就让吴仁荻伪装成向导,和他们一起去的哨所。同时又让杨枭隐藏在哨所的外围,监视着哨所里面的一举一动。进入哨所,吴仁荻使了点手段,让你们都忘了还有他这个向导的存在。不过还是有点小看黄然了,他竟然还对消失的吴仁荻有那么一点意识,虽然黄然有点混淆,以为是遗忘了什么东西了。”

  “因为有吴仁荻这副王牌在手,所以后来黄然现出来假的妖塜,高亮也敢带着手下人进去,后来是杨枭在外面破了假妖塜,放了高胖子他们出来。你们进入真妖塜的时候,吴仁荻一直就在你们后面跟着……”

  萧和尚说到这里,突然被孙胖子打断了:“你是说自打我们进了妖塜,吴仁荻就一直跟在我们的身后?我还以为他是后来才进去的。这么说的话,在滢泉老子差点被阮六郎扔进泉眼里,后来尹白出来要吃了我们,吴仁荻就这么眼巴巴地在旁边看着?不是我说,他拿我们都当什么了?做实验用的小白鼠吗?”

  看着孙胖子在发牢骚,萧和尚一句话就让孙胖子变得鸦雀无声:“你是第一天认识吴仁荻的吗?”“大圣,你别瞎插话,等老萧说完了。”我说道,“老萧,你别理他,继续说你的,阮六郎又是怎么回事?”

  萧和尚微微地点了点头后,继续说道:“阮六郎倒是一个异数,他有一种暂时返老还童的异术,这种异术几乎没有破绽。当初就连高亮和你们几个主任都没有发现……”这时,孙胖子又插了一嘴:“吴仁荻呢?他发现了没有?”萧和尚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自己去问他。”

  之后,萧和尚又继续说道:“现在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高亮怀疑当初黄然在刘处玄的墓里发现阮六郎的见闻,本身就是阮六郎布置好的局面。应该是当初阮六郎的确进到过妖塜,他用了特殊的方法,避开了尹白的耳目,但是就这样也不敢近距离地接触尹白。他想要的东西得不到手,只能先退出去,事后他设了个局,找几个替死鬼来分散尹白的注意力,他好下手去偷想要的东西。黄然之前,已经有几拨倒霉鬼死在妖塜里面了,他们的尸骨后来都在妖塜里面找到了。这次虽然成功了,但是最后阮六郎还是死在了尹白的嘴里。”

  话说到这里,萧和尚又喝了一杯茶水,润了一下嗓子后,说道:“我知道妖塜的事情就这么多了,你们要是再没什么要问的,天也不早了,就这么散了吧。”

  他的话音刚落,孙胖子突然说道:“占祖,占祖是什么?值得黄然用半下辈子去拼?”萧和尚听到他这话,顿时沉默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算了,就当我今天喝多了,说的都是酒话,再说一遍,今天说的话,明天天亮我酒醒了就不认账。”看他说话的样子,除了脸色通红之外,他的语言清晰、思路敏捷,哪有一点喝醉酒的样子?

  “占祖,就是占卜之祖。传说在商朝末年,周文王姬昌年轻的时候得到神示,在沂水之滨打捞出来一个怪物的尸骨,这具怪尸只有巴掌大小,生得龟身龙首。姬昌将怪尸的龟壳和肉身分离,用龟壳入钱出钱来占卜吉凶祸福,改变了之前靠烧兽骨、观看裂纹来预测吉凶的术法。而且无论国家大事还是蝇头小节,他的占卜术都万事万灵。不过后来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放弃了这个龟壳,开始研究起伏羲氏(人皇始祖)的演算之术,最后才有了《易经》。”

  听到萧和尚说完,孙胖子笑了一下,说道:“我还当是什么,就是一个算命用的乌龟壳啊,就这也成宝贝了?黄然豁出去下半辈子还来,不怎么合算。”

  “算命用的乌龟壳……”萧和尚冷笑了一声,说道,“今天教你一个乖,记住了,天下所有的算命占卜之术,都只能算命,不能改命。但是由占祖占卜出来的,是可以改命的。姬昌得到占祖之前,只能寿活四十九岁;后来他通过占祖改命,最终活到了九十六岁,才有的后来西周灭商的事情。我们现在所有的人,都是间接由当年姬昌改命改来的。”

  萧和尚的话说完,我和孙胖子面面相觑。过了好一会儿,孙胖子才说道:“老萧大师,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能坐在这里喝酒,都是三千多年前,姬昌改命改出来的?”萧和尚看了他一眼,说道:“起码理论上是这样。不过后来西周灭亡的时候,占祖被犬戎掠走。后来又出现过两次,最后一次有记载的是在唐朝的贞观十九年,占祖出现在一位备选进宫武姓才人的手里。”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黄然拼下辈子也要得到占祖了,有了这个东西,自己的命自己改,想怎么改就怎么改,就算毁佛的大罪也可以忽略不计了。实在不行的时候,把他下辈子改成是世界首富的独生子。进了民调局之后也算见了点世面了,但是今天才知道什么叫做神器。

  “好了,占祖的事你们知道就行了,没事别出去瞎白话。该说的我也都说完了,也对得起你们这顿饭了。”说着,萧和尚起身就要退席。他还没站起来,就被孙胖子一把按回到椅子上,说道:“老萧大师,先别着急走啊。不是我说,最近难得和你吃顿饭,你哪能这么就走了?”

  听了孙胖子的话,萧和尚就是一皱眉:“你还想怎么样?我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小胖子,刚才那点知识对得起这一桌子饭了,按理说你们都应该给我点找头。”孙胖子觍着脸笑道:“既然占祖的事都说了,就不差再说一点了。”萧和尚瞪着眼说道:“再说?说什么?”

5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