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茹素者——尹白

  天山的事件终于告一段落。高亮将二室和五室的人都留在了妖塜里,由萧和尚领导善后的工作。剩余的人分成两批陆续到达伊宁机场,搭乘民调局的专机回到了首都。

  在首都机场下了飞机,高亮亲自带人将黄然、破军和张支言送到了医院。破军和张支言两人在飞机上经过林枫的救治,已经恢复了神志,但是他俩身上的外伤太重,估计要在医院躺个把月,才能自己下地解手。而黄然,处理好他几处骨折的位置、缝合了他胸前的伤口,带齐了他这几天的吊瓶和口服药物,就被高亮带回了民调局。

  说实话,黄然的伤势比破军和张支言两人也强不了多少。但是高局长却不敢冒险让黄然也住在医院里,说只能在地下三层、主任级别的区域里给他安排一个单间了。破例由杨军和杨枭两人轮番守着房间外面。我和孙胖子没有资格下去,不知道黄然在下面的情况。但是听说高局长的护士出身的大秘书,俗称璐姐的王璐已经亲自下去照料黄然的病情了。不过高局长本人却一次都没有下去过,就好像已经将黄然遗忘了一样。而蒙棋棋则几乎没有任何限制,她可以去除了地下室之外的主楼任何地方。但是蒙大小姐好像只对吴仁荻有兴趣,可惜吴主任在主楼虽然也有自己的办公室,但是却基本上从没上来过。她在六室的门口一连等了几天,也没有等到吴主任的踪影。

  本来按着民调局的惯例,我和孙胖子是有将近半个月大假的,但是现在局里的人手紧张,破军还在医院里休养,郝主任又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性格,一室的工作只能由我和孙胖子先顶着了。不过好在这段时间里没有什么重大的事件发生,每天朝九晚五的,也算难得过了几天平静的生活。不过一个星期,在天山善后的人员陆续地回到了民调局,这平静的日子也差不多快被打破了。

  一天早上,我和孙胖子一起从宿舍里出来,准备上班的时候,远远地就看见大门口熙熙攘攘地站了几十号人。我正纳闷他们在干什么的时候,突然从人群中的缝隙里,看见了里面一只灰色皮毛的狼……狗?

  孙胖子也看见了人群中的动物,他当时就瞪大了眼睛,扭脸对我说道:“辣子……是它吗?”我没敢确定,向前快走了几步,走到人群外围的时候,孙胖子突然大喊了一声,“都让让,别蹭一身油……”这些人条件反射地让开了一条道。我这时终于看清,里面趴着的正是吴仁荻从妖塜里牵回来的那只尹白。它的脖子上还拴着那根松松垮垮的绳子,绳子的另一头系在大门口侧门的把手上面。白狼现在正对着众人一个劲儿地龇牙。

  “辣子、大圣,就等你们俩了,你们看看,这只狗是不是尹白?”说话的是二室的熊万毅,他距离白狼最近。我指着白狼诧异地说道:“它怎么会在这里?吴……主任呢?”熊万毅说道:“一大早它就拴在这里了,我们在妖塜里没细看,不敢肯定它是不是尹白。辣子,它就是尹白没错吧?”这时的白狼身上没有一丝妖气散发出来,就算我们这些有天眼的人,也看不出它和一般狼狗的区别。

  “熊玩意儿,你离它远一点,别咬着你!”孙胖子说道,“要是没有吴仁荻那两下子,你就别惹它。”这句话让熊万毅快速向后退了几步:“还真的尹白,怎么样,我说对了吧?”他对着后面其他调查员说道。

  听说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尹白,所有的人都向四外散开,给白狼留出了相当大的空间。“它就这么拴在这里也不是事,这人来人往的,再吓着谁。”我想尝试着去解开系在大门口侧门把手上的绳子,但是刚刚向大门跨了一步,那只白狼就突然对我低声吼叫了几声,一时之间,它身上灰色的皮毛还有变白的迹象。我吓了一跳,没敢再有进一步的动作。

  “辣子,你还真会说话。”孙胖子看着我的样子,笑嘻嘻地说道,“你什么时候看见咱们这里人来人往的了?除了咱们几个,还有谁来?人来人往?鬼影重重还差不多。你也别惹它了,就让它老老实实待着吧。”想想孙胖子说的也是,二杨在地下室,除了吴仁荻之外,还有谁能把白狼拴在这里?反正白狼拴在侧门上,并不妨碍我们从正门出入。算了,由它吧……

  上午没什么事,郝文明也不知道去哪里潇洒了,我和孙胖子闲扯淡混到十一点,收拾了一下便去了食堂。食堂在三楼,说起来也算是民调局的特色了。高局长这辈子除了吃点好东西之外,就没有别的爱好。当年他花了大气力从大饭店里挖了一个厨师长过来,我们这里的一日三餐种类丰富已经可以用琳琅满目来形容了,除了鱼翅之类太奢华的食物没有之外,猪牛羊、鱼虾鸡这些倒是从来没有断过。我们到食堂的时候,熊万毅他们几个早到了一步,看见我们进来,熊万毅摆了摆手,喊了一声:“辣子、大圣,过来吃饭。”

  我和孙胖子取了餐盘,选了几样合自己口味的食物,和熊万毅他们几个拼了张桌子,说了几句闲话,正准备吃饭的时候,不知道是谁低声喊了一句“吴主任来了”,这句话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门口,就看见一头白发的吴仁荻面无表情地走进了食堂。

  之前听破军说过,自打吴主任进了民调局以来,从来没有听过他在食堂里吃过饭。听见吴主任驾到,厨师长也从后厨跑出来,他在民调局的时间不短了,知道一些民调局的情况,也听说过一些关于吴主任的传说。

  厨师长这么近距离看见传说中的吴主任还是第一次,当下有些不知所措起来。而吴主任取了个餐盘转了一圈,直接走到厨师长的面前,说道:“什么菜好吃?”

  可能是吴主任的气场太强烈,厨师长的脑筋一时没有转过来,他一糊涂,以为吴主任说的“菜”是指单一的青菜而言,厨师长指着几盆绿油油的菜肴说道:“椒丝腐乳炒菠菜、蒜蓉豆苗、爆炒四蔬、上汤娃娃菜、干煸四季豆,都不错。”吴主任默默地看着厨师长指着的几样菜,好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厨师长会错了意,以为像吴主任这种传说中的人物和俗人不同,一定喜好清淡的,这几样菜不合他的胃口,他又说道:“后厨那里还有点新鲜的野蕨菜,我给您清炒一下?要不生拌也行,您要是好清淡一点的,不放油也行,保证您吃得清爽。”这几句话听得孙胖子一咧嘴,小声嘀咕了一句:“光听这做法,我的胆固醇就降了一半。”

  这时吴仁荻还是没有说话,厨师长赔着笑脸,还要继续介绍其他可以喂兔子的青菜时,吴主任突然将手上的餐盘递了过去:“除了野菜之外,你刚才说的,一样来一份。”吴主任发话,厨师长忙不迭地亲自给吴主任盛了满满一餐盘冒尖的青菜。吴仁荻接过餐盘,向厨师长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食堂。负责收钱的小厨师看着吴仁荻的背影消失,一溜小跑地跑到厨师长的身前:“吴主任好像忘了给钱了……”厨师长狠狠地瞪了小厨师一眼,说道:“我请了!”

  看着吴主任端着餐盘离开,食堂里的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是谁突然来了一句:“他这不是要去喂尹白吧?”这句话一说完,食堂里所有的人都顾不上吃饭了,“呼啦”一声,齐刷刷地向着窗口跑过去,就连后厨的几位大师傅都放下菜刀、关了火,跑到窗边向下望去。

  这里窗口的位置正对着楼下大门口,没过多久,就看见吴仁荻真的端着餐盘走到了白狼那里。白狼看见吴仁荻过来,开始有些紧张,夹着尾巴退到了门后。吴仁荻走到它的身前,将装满菜的餐盘放在白狼眼前。面前的餐盘让白狼有些好奇,它向前探了一步,伸着鼻子闻了闻餐盘里食物的味道。不过看起来,白狼对餐盘里的东西不感兴趣,嗅了一会儿,白狼又退回到门后,同时将头扭到一边,表示自己对盘子里的东西不感兴趣。

  我们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到吴仁荻的嘴动了动,好像是在对白狼说着什么话。这里的距离实在太远,又关着窗户,打开窗户又怕惊动吴主任,根本无法听见吴仁荻说的是什么。就在我以为没戏了、准备重新回去吃饭的时候,就听见熊万毅冲身边的人喊了一句:“大官人!看你的了!”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在一旁看眼的西门链已经开口,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楼下的吴主任,同时低声说道:“我亲自给你拿的东西,你不吃?”看着他自言自语的样子,好像是在给吴主任配音。熊万毅看着我和孙胖子有些惊异的眼神,他替西门链解释道:“别那么大惊小怪的,大官人会读唇语。”

  有了西门链的配音,下面吴仁荻和白狼的“对话”变得清晰起来。吴主任这一句话说完,白狼显得有些紧张,它抬着头可怜兮兮地看着吴仁荻,竟然还冲着吴主任晃了晃尾巴。可惜这一套对吴主任基本没什么作用。吴主任不再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白狼。

  一人一狼就这么对峙了一段时间,最后白狼实在顶不住吴主任的压力了,它低吼了一声,张嘴就对着餐盘里的菜大嚼起来。看得出来白狼对餐盘里的东西相当不感冒,它只是将这些绿油油的东西放进嘴里,也看不见它怎么咀嚼,脖子一伸,就将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然后再对付一口。吴主任对这样的结局还算满意,他看着嘴里塞满菜的白狼,说道:“这就对了,这些东西你以后吃习惯了就好了。”(西门链翻译)

  这句话刚刚说完,白狼再也忍受不住了。它突然一张嘴,将嘴里含着的还有已经咽下去的菜,一股脑儿地吐了出来,随后,又接二连三地将胃里面的全部吐出来了。看它这一口一口吐的,那天在妖塜里面,它将装着占祖的青铜小盒吐出来的时候,也没见它这么费事过。看着白狼已经吐得抬不起头了,吴主任好像没事人一样,只是后退了一步,没让白狼的呕吐物溅到他的身上。

  吴主任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正赶上三室的雨果主任经过门口,他好像有什么事情要找吴仁荻。在民调局里的几位主任当中,雨果还是少数能和吴仁荻说上话的人,他俩耳语了几句(这两人现在背对我们,就算西门链再会读唇语也没用了),吴仁荻就被雨果匆匆忙忙地拉走,留下白狼还在一口一口将肚子里的东西倒腾出来。

  看着大门口只留下一只白狼,孙胖子眯缝起眼睛,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他突然对已经回到后厨的厨师长喊道:“老金,给我装一只……三只烤鸡!”

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