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郝正义

  是黄然!这次偷袭白狼的竟然是黄然,他之前那次是在装死。不过这一下子他是摔得不轻,他几次用力之后,才捂着肚子勉强爬了起来,向我和孙胖子这边走过来。看他走路的姿势,可不止只断了两三根肋骨那么简单,

  受伤之后的白狼连连惨叫,它插着短剑的那个肩头不停地淌着鲜血。受伤的那一只爪子抬起之后就不敢再落下,看这样子算是暂时废了。这时的白狼已经处于狂怒的状态了,它哀嚎了数声之后,向着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好在白狼的肩头受了重伤,限制了它的速度。我的第一反应握紧了短剑还想要拦它一下,没想到被郝文明一把将我拉着向身后跑去。我跟着郝主任跑了几步,边跑边说道:“没用,我们跑不过它,它跑得比我们快!”郝文明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没让你跑过尹白,跑过黄然就成!”郝主任说话的时候,黄然还在我们身后二三十米的位置。这次他再装死大概也没什么用了,看白狼现在的样子,不把黄然大卸八块,恐怕难消它心头的怒火。

  我和郝文明向前跑了没有几步,就听见身后一声闷响,我回头时黄然已经被白狼扑倒,这时候已经没有心思管他了,但愿他的痛苦结束得快一点吧。

  黄然被白狼扑倒之前,突然放声大喊道:“我知道郝正义的下落!”听到这一句话之后,正在狂奔的郝文明突然脚下绊了一下,他整个人摔倒在地上。但是瞬间之后,郝主任就从地上跳了起来,猛地回身手臂一甩,那把匕首笔直地对着白狼飞了过去。

  这时的白狼正要对黄然下嘴,完全没有防备到郝文明跑了之后还会再杀回来。“当”的一声,匕首正中白狼肩头插着的短剑剑柄,郝主任的力道不小,这一下卡在白狼肩胛骨的短剑又向骨头里进了几分。痛彻骨髓的感觉让白狼浑身直颤,它脖子后面的狼鬃刹那间全都竖了起来。“嗷嗷嗷”的连声惨叫,身子不住地向后退去。

  黄然趁着这个机会,翻身从地上爬了出来。他站起来的时候,能清楚地看见胸前的几道伤痕,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鲜血顺着伤口滴滴答答地一直流到脚面,看伤口应该被白狼抓伤的。这还是白狼伤了肩头之后无法用力,否则就算是三个黄然绑在一起,也经不住白狼的几下抓扯。

  重获自由的黄然并没有马上逃走,他只是后退了几步之后,捂着伤口不住地喘着粗气,他看了一眼郝文明,说道:“帮我……”郝主任瞪着眼睛直摇头:“你别乱来,快点过来。”黄然的脸上露出来一种奇怪的表情,他的嘴巴动了动,好像说了几个字,但是没有一点声音。郝文明看到时,两条眉毛顿时拧成了一个“川”字。黄然的脸上又浮现出他那招牌式的笑容,随后一转身,对着白狼冲了过去。

  这时的白狼已经没有心思去管黄然的死活了。剧烈的疼痛让白狼抓狂,它开始没有目的地跑了起来,白狼疼得有些昏头了,跑了几步就一头撞在一个钟乳石上。这一撞之下,竟然将比一般的石柱还要大一圈的钟乳石笋拦腰撞断。撞断的钟乳石断成几截,散落在四周。没想到这撞完之后,白狼因祸得福,竟然将卡在肩胛骨上面的短剑震出了骨头缝,那把短剑虽然还挂在皮肉之上,但痛楚顿时大减,他受伤的前爪勉强可以着地了。

  黄然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不顾自己身上的伤痛,趁着白狼立足未稳,竟然冲到它的身边,伸手就要去抓那把短剑。这时白狼的神智已经清醒,它的身子向后一退,避开了黄然这一下,同时将黄然的正面对着自己,它向前一蹿,露出满嘴的獠牙,向着黄然的脖子咬去,眼看着黄然就要和阮六郎同一个下场。

  就在这时,郝文明也冲了上来,他举着刚才被白狼撞断的一节酒坛大小的钟乳石,对着白狼的头猛砸过去。白狼的注意力都在黄然身上,没防备郝文明会冲过来。被这一下子砸了个结结实实。“咚”的一声,那一节钟乳石被砸了个粉碎,白狼的身子顿了一下,这一下救了黄然的小命。

  黄然捡了一条命之后,非但没有后退,反而一跃而起,不要命地跳起来,向白狼肩头还插着短剑的位置压了过去。在黄然跳起来的同时,白狼也蹿了起来,它虽然受伤,但是速度也比黄然要快上几倍,就看见一道白影闪过,白狼低着头,直接撞到了黄然的小肚子上,将黄然撞出了一道抛物线。黄然甩出去二十多米远,在地上一连翻滚几圈之后,竟然又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起来之后,他没有丝毫犹豫,一瘸一拐地继续向白狼走过去。他刚走了没几步,眼前突然白光一闪,白狼已经冲过来,黄然来不及躲闪,只能伸手去挡,被白狼一嘴咬住了他左手手臂。黄然痛得连声大叫,但奇怪的是,白狼就这么咬着,却不见一滴鲜血流下来,透过他被咬烂的衣服袖子,里面一个肉色的护腕露了出来。

  白狼看到无法咬断黄然的手臂,索性跳起来摇头一甩,竟然将体重不次于孙胖子的黄然甩了出去。重重摔出去十多米远的黄然这次是彻底地站不起来了,他倒在地上,一张嘴,顺着口鼻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鲜血中掺杂着一些暗红色的血块,看样子这次黄然是伤了内脏。之后他无力地咳嗽几声,便一动不动地瘫在地上。

  看到黄然差不多要交待了,郝文明有些急眼了。他在地上又捧起来钟乳石块,两只手将钟乳石扛在肩头,快速地向白狼冲过去。白狼有了警觉,没等到郝文明过来,它已经又一次迎着郝文明,向他扑过去。

  这时,我也冲到了郝主任的身边,不能眼看着自家主任横死,我握着短剑迎着白狼斜着刺了过去,白狼在空中竟然还能一缩脖子,反嘴向着我的短剑咬去。

  这一下给郝文明创造了机会,白狼的獠牙已经触碰到短剑的剑锷吞口,就在这时候,郝主任举着钟乳石块对准狼头猛砸下去。“嘭!”这一下子直接将已经蹿到半空的白狼重新砸到地上。白狼落地之后,只是晃了下脑袋,盯着我和郝文明低吼了几声,最后它的目光落在我手中的短剑上。

  可能是认出来我手上的短剑和插在它肩头的那把是同一种短剑(我也纳闷肩膀上的东西,它是怎么看到的),白狼察觉到了危险,对着我一个劲儿地龇牙。看着它的这副样子,我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同时,在短剑的剑柄上捋了一下,捋顺了绑在剑柄上面的诡丝之后,将诡丝另一头已经系好的绳圈套在了右手食指之上。

  这时,郝文明捡起来地上的匕首,也凑了过来,面对着白狼,和我形成了犄角之势。不过白狼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一双吊睛的狼眼直勾勾地盯着我手中的这把短剑。可能是肩头那把短剑给它的心里留下了阴影,僵持了一会儿之后,白狼不再龇牙,而且它胸襟上下竖立起来的狼毛又平顺了下去,白狼竟然夹着尾巴开始慢慢地向后退去。

  白狼向后一直退了将近二十多米,看来它有了放弃了继续和我们纠缠的意思。就在我这颗心稍稍跳稳的时候,我身后突然响起来一声枪响,“啪”的一声,子弹不偏不倚正好打在白狼肩头插着的短剑剑柄上面,剑尖在白狼的肩胛骨上很戳了一下,随后豁开了白狼肩头的皮肉,短剑掉落到了地上。不知道挑断了哪跟血管,鲜红色的狼血呼呼直冒,将白狼的半个身子都染成血红色。

  开枪的是黄然,他还是保持着刚才倒地的姿势,只是手心里多了一只掌心雷手枪,枪口徐徐地冒出了一丝白烟。这种手枪一次只能装填两发子弹,虽然还能再发射一次,但是现在打在白狼的身上,也没什么意义了。郝文明看着已经有了暴走迹象的白狼,他明白黄然的用意,回头咬着牙对着黄然说道:“不是我说,你好好的不行吗?”黄然有些气喘地说道:“不能……放了它。”

  这时,白狼一声惨叫,本来它脖子周围已经平复的狼毛瞬间又立了起来,刚才那一下子让它疼得站在原地直打哆嗦。稍微好了点之后,便随后仰天一声狼啸,看了看我身后的黄然,又盯着我手里的短剑看了半晌之后,竟然不要命地向我扑过来。刚才又不是我开枪打的你!我差点就这么喊出来。

  眼看着白狼扑过来,我只能豁出去了,迎着它张开的狼嘴,握着短剑猛地向狼嘴里面刺过去。短剑刺出去一瞬间,白狼在我的眼前突然消失,我这一短剑就向捅进了空气里,力量使得大了些,还差点将自己晃倒。看到白狼消失的一刹那,我就明白过来,对着郝文明大声喊道:“它冲黄然去了!”

  和我所料的一样,白狼瞬间出现在距离黄然三五米外的地上。它狂叫了一声,纵身向着黄然扑过去。黄然在慌乱之中,用手臂挡了一下,白狼就势张嘴咬住了他的胳膊。好在黄然带着特制的护腕,虽然白狼的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直响,但还是无法将黄然的手臂咬断。

  这个时候,郝文明已经冲到了黄然的近前,他握住手中的匕首,对着白狼肩头的伤口刺了过去。白狼就像算好一样,咬住黄然的手臂,一晃脑袋,将黄然迎着郝文明甩了出去。“嘭!”这两人撞了个结结实实,倒地时,两百多斤的黄然将一百斤出头的郝文明压在身子底下。黄然再一次昏倒,人事不知。郝主任推开黄然,趴在地上,当场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白狼认准了黄然,再次冲过来时,郝文明竟然翻身挡在黄然的身前,他的匕首刚才已经撒手,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他现在赤手空拳的,和送死没什么两样了。值得郝主任这么拼命的,应该就是黄然嘴里的那个“郝正义”了。

  我距离太远,冲过去的时候,恐怕郝文明已经人头搬家了。就在这个时候,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大喊道:“癞皮狗,给你点好东西!”话音落时,就见以郝文明、黄然为中心,弥漫起来一团白色的粉尘。看见了白色的粉末,白狼突然有些惊慌,它一个急转身,也顾不得弄死黄然了,回头向后跑去。我就在它的身后,看见白狼向我跑过来,刚举起短剑的时候,一个白花花的胖子跟在白狼的后面,他手里捧着一个小小的口袋,在里面掏出来几把佛灰,向我撒过来。

  是孙胖子!他光着膀子,那只大耗子趴在他的肩膀上,孙胖子这一路跑回来,竟然没有把它颠下来。孙胖子手里的口袋是他的衬衣绑住衣袖改的,里面还有小半的佛灰。白狼肩头的伤口不敢沾染佛灰,它只能拼命地跑出佛灰弥漫的范围,一直跑出去一百多米,它才停住脚步,转头看向我们这边。

  这时,蒙棋棋也跑了回来,她比孙胖子强点,上身还有一件贴身的内衣,这时也没有心思欣赏她的身材了,蒙棋棋的衣服也变成了口袋,只不过她那里的佛灰少得可怜,似乎大部分的佛灰被孙胖子先行带回来救急了。

  看到白狼不敢靠前。我和孙胖子退到郝文明的身边,我查看了黄然的伤势。这一次他倒真不是装的,黄然的伤势不轻,肋骨起码折了一半,胸口火车道一样的抓痕还在渗着鲜血。被白狼咬住胳膊里面的骨头粉碎性骨折,已经严重变形。孙胖子看得直吧唧嘴:“不是我说,治好了也是个残废。”

  郝文明掐了他的人中良久,黄然才醒过来。郝文明第一句话就是:“郝正义的下落呢?”黄然就像没听到一样,他的眼影直勾勾地看着白狼。黄然这时也明白,靠我们几个,已经无法将白狼肚子里的青铜盒子掏出来,他这一次的目的就是为了青铜盒子。能豁出去死后下地狱,就连下辈子投胎都要轮回牲畜道,这几番工夫就算白费了。

  这时的白狼也在望着我们,它肩头的伤口已经止住血了,而且肉眼看上去,竟然有了慢慢愈合的样子。不过这样,它还是不敢轻易地冲进佛灰的范围之内,只是眼睁睁地看着我们这几个人的动向。

  我看着还在不停询问黄然“郝正义”下落的郝主任,说道:“郝头,有什么话出去再说,只要黄然不死,你出去慢慢地问他。”我的话刚刚说完,就听见黄然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们,出不去,都要,死在,这里。”

  黄然的话让我们都皱起了眉头,郝文明首先说道:“黄然,你到底想干什么!”黄然看着白狼的眼神变得有些空洞,口中喃喃说道:“你们,来得,去不得。我同族,的仇,就落,在你们,身上了。”孙胖子第一个反应过来:“同族?他被狼妖附体了!”

  我们大惊之下,都向后退了几步,防止黄然向张支言和破军那样突然发作。好在黄然只是个传声筒,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大的动作。黄然替白狼接着说道:“我让,你们先走。等我,消化了,肚子里,的东西,之后,再去,找你们。再看,佛灰,能不能,挡住我。看你们,几个,谁的,运气好,能被我,最后,找到。”

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