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乱

  黄然看了孙胖子一眼,他将自己的背包解下来,打开之后在孙胖子面前倒了倒。里面除了空气之外,再没有别的东西。“小胖子,佛灰我都豁出去用上了,你觉得我还能有什么法器?”孙胖子看见后皱起了眉头,说道:“老黄,这只大白狼连阮六郎都能咬死,你这两手空空的,怎么对付大白狼,掐死它?”

  “尹白专克魑魅,阮六郎在它的面前根本不能反抗。而且尹白刚才闯过佛灰瘴的时候将它的妖力耗得差不多了,加上它刚吞了那个小盒子,需要用一段时间来克化。在这一段时间之内,它非常虚弱。要对付尹白,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说着,黄然已经在腰后拔出一把短剑。看见这把短剑之后,我的心里异动了一下,抬头的时候,正看到孙胖子也在望着我,和黄然这种短剑一模一样的,还有两把,分别在我和孙胖子的身上。现在看起来,这种短剑也不是太稀有,是不是量产的?

  “不对啊?”孙胖子看见他的这把短剑之后,一个漂移又联想到了别的事情:“那个小盒子是阮六郎从里面拿出来的,也就是说这个盒子一直都在这个妖塚里面,为什么这只大白狼早不吞晚不吞的,为什么现在才吞?”孙胖子说完之后,郝文明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转脸似笑非笑地看向黄然,郝主任只说了两个字:“镇物?”

  黄然看着有些心虚,看样子他也不想顺着这个话题说下去。这时,白狼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紧盯着我们的方向。黄然将短剑反手握在手中,说道:“来不及和你解释了,动手吧!”话音刚落,他人离弦之箭一样第一个冲到了白狼身边,这绝对是非人的速度,我越发地肯定黄然隐藏了真实的实力。

  郝文明看了一眼黄然的背影,喘了口粗气,转头走到蒙棋棋三人的身边,将破军扶了起来,对我和孙胖子说道:“别管黄然了,让他撑一会儿,我们先……”他这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嘭”的一声,一个人影斜着飞了过来,撞到了一棵钟乳石后,一个胖子反弹到了地上,当场昏倒后人事不知。正是刚才风萧萧系不复还的黄然。

  “他奶奶的!”郝文明看见黄然“飞”回来之后,骂了一句,恨声说道,“我还指望你能撑个三五七分钟的!”他边骂边过来夺我手中的突击步枪,“别管大军他俩了,你们带着蒙棋棋先撤,我掩护你们。”他说话的时候,那只白狼已经对着我们一阵龇牙,露出一嘴雪白的獠牙向我们走过来。

  我一把推开郝文明,举枪瞄准白狼,嘴里也顾不上和郝主任客气了:“别闹了你,在我面前动枪,你十二个绑一块也白给。”说着我对准白狼的左眼就是一枪,“啪”的一声,子弹不偏不倚正好击中了它的左眼眼球。白狼惨叫一声,倒在地上翻滚了起来。

  这一枪有效!还没等我高兴起来的时候,这只白狼晃晃悠悠地又站了起来。它的左眼红肿了起来,但是没有什么大碍。我刚刚有些兴奋的心情又沉到了谷底,先不论民调局这种特制的子弹是专门对付妖物的,就单说这种突击步枪子弹,打到一般人的身上,绝对是打到哪里,哪里就是一个大洞。现在打在这只白狼的眼球上,论理应该有一种爆头的效果,但现在这只白狼的伤口只是有些红肿。瞅着它看我的眼神,适应了一会儿之后,好像对它的影响都不是很大,反倒是把这只白狼彻底地激怒了。它低着头一声低沉的吼叫之后,白狼向我的方向猛地一蹿,它的身体跳起来之后却突然消失在我的眼前。

  它向我冲过来了!虽然看不到这只白狼的身影,但是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我已经反应过来。当下来不及多想了,就在白狼消失的瞬间,我对着白狼消失的地方,一顿扫射。这小半梭子子弹有了效果,在距离我七八米的位置,突然一阵火花四射,还竟然响起了金属相击发出的“当当”声音。随后,一个白花花的影子出现在我的眼前。这几枪虽然没有对白狼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但是子弹的冲击力还是减缓了白狼的速度,才让它在我的面前现形。可能是这几枪打疼了这只白狼,它的速度明显放慢,眼睛盯着我的位置,一步一步地走过来。

  重新又看见白狼的身影,它还在慢动作行进。这个机会可不能浪费。我将准星上移,对着它受伤的左眼又是一枪。啪的一声,子弹竟然击中了白狼的额头。失手了……我心中一阵发凉,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我刚才明明用天眼看到了它磨盘大的眼仁儿才开枪的,这么可能会打不中?一击不中,我一咬牙,对着白狼的左眼第三次扣动了板机。“啪”!这一枪打在它的左眼眉骨上,虽然又没中,但是我已经看明白了,在我开枪的一瞬间,白狼将它的头向左右动了一下,它的这个动作竟然快过了子弹的速度,致使两枪全部打偏。

  就在我准备向白狼的左眼打第四枪的时候,它突然向我冲了过来这个速度在我能看见的范围之内,但仅仅也只是看到了一道白色的影子向我袭来。来不及开枪了,我将突击步枪横在胸前,就听见咔嚓一声,白狼已经冲了过来,瞬间将我的枪身连同枪管咬断,同时扬起爪子向我的前胸抓过来。

  眼看我的前胸就要多一个透明窟窿的时候,突然有两只手同时拽住了我的衣服领子,将我向后拉半米多,这一下子让我避开了白狼的爪子。不用回头,我都知道后面是孙胖子。就听见孙胖子说道:“辣子,看见狼来就跑啊,你还摆什么造型?”

  我刚刚被拉开之后,郝主任就跃过我的身体,跳在半空中对着白狼一扬手,一团白色的粉末直冲它的眼睛扬去。白狼没有防备还有这一手,被白色粉末扬了个满头满脸,别说眼睛了,就连鼻子和嘴里都全是这种白色的粉末。

  白狼被白色粉末扬到后,突然一声哀嚎,同时一转身,向着身后跑去。一瞬间就到了一百米之外的地方。不知道是确定安全了,还是它实在坚持不住了,白狼倒在地上翻滚起来,嘴里还一个劲儿地呜呜直叫。它两只爪子在自己的脸上连打带抓,本来是雪白的狼脸变得血肉模糊起来。郝文明也没有想到这一击得手的反应会这么大,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敢过去再扬一把佛灰。

  这个时候,一直在照顾破军和张支言的蒙棋棋也走了过来,她将黄然丢下的背包捡了过去,随后跪在地上,拼命地将满地的佛灰往背包里划拉,嘴里对我和孙胖子说道:“喂!你们俩,胖子别乱看,就你们俩,这一共才几个人的节奏?快点,帮着把佛灰装里面,能不能出去就看着一袋子佛灰了。”我和孙胖子看出门道,一起过去,半跪半蹲地将满地的佛灰装进背包里。半刻之间,背包里面已经装进了六分之一的佛灰。

  孙胖子看着白狼还在远处翻滚着,眼前没有危险,他的胆子也大了。孙胖子手里划拉着佛灰,嘴上可不闲着,他低着头没头没脑地问道:“郝头,不是我说,大白狼能走过那么一大片的佛灰阵,怎么现在这么一点佛灰都受不了?”“郝头,你就说句话吧,这只大白狼到底是怎么回事?”“郝头,不是我说,佛灰既然专克妖物,我脚下这么多的佛灰,它怎么还敢过来?”

  郝文明眼睛不眨地盯着白狼的一举一动,本来他没打算理会孙胖子,但是实在经不住他左一句右一句地询问,他眼睛盯着白狼的状况,嘴上回答孙胖子说道:“刚才这只尹白能躲过佛灰瘴,是因为它暂时闭了自己的毛囊和脸上七孔。不是我说,佛灰进不到它的体内,只是单单在他的体外就造不成太大的伤害。现在给它眼耳口鼻来这么一把佛灰,也够它受一阵了。”

  郝主任的话让我也吃了一惊:“郝头,它自己闭上七窍还有毛囊?这只白狼就算是妖物,它能有那么聪明吗?”说话的时候,我们三个已经将地面上的佛灰收集了七七八八了,黄然的背包也差不多有小半包了。郝文明说道:“按着雨果他们那边的理论,妖物就是一般动物的进化体,它们的身体在进化的同时,智力也在飞快地进化着。大的妖物要比我们一般人要聪明得多。”

  郝主任说完的时候,我们已经将佛灰收集得差不多了。蒙棋棋提着装着佛灰的背包说道:“郝主任,差不多了,我们走吧。”郝文明点点头,向我和孙胖子使了个眼色,我和孙胖子一起,将张支言和破军扶了起来(孙胖子自己背着张支言,我和郝主任一起架着破军),向出路走去。我们在前面走,蒙棋棋一手握着佛灰袋子,一手抓了一把佛灰,在后面殿后。

  孙胖子走了没几步,就看见面前躺着一动不动的黄然,他回头对郝文明说道:“郝头,老黄呢?他怎么处理?”“你管他干吗?”郝文明没有好气地说道,“你要是还能再背一个,你就背上他,要不你就闭嘴。”“那就算了,我就多嘴问一句。”孙胖子说完之后,向前一步,直接跨过了黄然的身体,我们过去时,绕了一下,没有直接触碰黄然的身体。只有后面的蒙棋棋过去的时候,看着还昏迷不醒的黄然,犹豫了一下,还是绕过了他的身体之后,跟在我们的后面,向下走去。

  我们一直走了没有百十来米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一阵狼啸的声音。我们心里都是一颤,同时回头向后看去,就在这一分神的时候,孙胖子背着的张支言突然从他的背上跳了来!他这一下子没有任何征兆,张支言的目标是蒙棋棋,他蹿起来之后,将蒙棋棋扑倒在地,同时一把抢住蒙棋棋手中的背包。这一下子太过突然,我们谁都没有防备张支言,等到明白过来的时候,张支言已经提着背包向回跑去。

  孙胖子急眼了,掏出手枪对着张支言的背影就是一枪(我一直以为他的手枪掉在温泉里,没想到他一直藏在身上)。“啪”的一声枪响,子弹打在张支言的屁股上,张支言脚下踉跄了一下,但还是跑到了白狼的身边。这时的白狼虽然多少还有一些颤抖,但是它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将身子横在了张支言的身后子弹射程之内,任由张支言继续向着上面的温泉跑去。

  “郝头,现在怎么办?”我对着郝文明说道。“凉拌!”郝主任大声吼了一句,“下面还有一个佛灰的爆炸点,我去拦尹白。你们快点过去抓两把佛灰。”

  郝文明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孙胖子已经一阵风似地向刚才破军引爆地雷的方向跑过去。蒙棋棋看着张支言远处的方向犹豫了一下,随后一咬牙,跟在孙胖子的背后,一路向下狂奔去。我看着他俩的背影,却没有主动跟下去,只是向后退了几步,拔出来别在腰后的短剑,站在了郝文明的身后。这时的郝主任已经没有心思留意我在哪里了,他拔出了黄然之前给他的那把匕首,他自己的特制甩棍遗失在上面的温泉里了,现在除了这把匕首之外,就再没有防身的家伙了。

  这时,那只白狼已经慢慢地走了下来,它走得很小心,看样子是刚才吃了亏之后变得小心谨慎了。白狼先走到黄然的身边,不过好像对他没什么兴趣,只是在黄然的身上闻了闻,就绕过黄然向我们走过来。

  就在距离我们五六十里的时候,这只白狼突然停住了脚步,它低吼了一声,紧接着,我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出现了。破军突然从地上直挺挺地站了起来,他还是紧闭着双眼,两只手紧紧握着,脸上出现一种奇怪的表情。郝文明看着破军站起来后,并没有太大的惊异,喘了一口粗气之后,先是在嘴里含了一块什么东西,之后用匕首的刀尖在他自己的大拇指上刺了一刀,随后将留下来的鲜血涂抹在刀刃两侧。

  破军虽然闭着眼睛,但还是能辨清方向,他正对着郝文明,口中说道:“你们俩,死……”“我们俩?”郝文明先是愣了一下,之后瞬间猛地一回头,才发现我就站在他的身后。这时候,他也没有心思再斥责我为什么没有和孙胖子一起去取佛灰,只嘱咐了一句:“辣子,小心点,不行就跑,别把小命搭……”

  郝文明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破军那巨大的身影就已经冲了过来,他伸手对着郝主任的脖子就掐了过去。郝文明也不躲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破军掐住他的脖子。破军的脖子一抬,将郝文明抬到了半空中,顿时间,郝主任的脸上已经憋得和猪肝一个色了,只要破军的手上发力,就能直接掐断郝文明的脖子。

  就在我握着短剑已经冲到破军身边,准备要斩断他掐着郝文明脖子地手臂的时候,郝文明突然抬手用匕首在破军的眉心处划出了一道伤口,破军没有任何知觉,任由紫红色的鲜血从伤口中流出来。看到破军的伤口流血之后,郝文明用力咬破舌头,一张嘴,猛地喷出一大口混着他唾液的舌尖血。这一下子有了效果,破军的伤口接触到郝文明的鲜血之后,手一松,整个人瘫倒在地。倒地之后的破军一抽一抽的,不停地有白沫顺着嘴角流出来。破军满脸鲜血的里面还有一些成团的小颗粒,应该是郝文明之前含在嘴里的东西,虽然已经和鲜血混成了一团,但还是认得出来,郝主任刚才含在嘴里的是——佛灰。

  郝文明跟着破军一起倒在了地上,这时他也顾不上自己了。起身之后就在身上翻出来一个钱包,之后撬开破军的嘴巴,将钱包塞了进去,让破军咬住。单单看破军现在的样子,完全就是羊角风的症状。

  “呜嗷……”这时,上面的白狼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刚才我和郝文明的注意力都在破军身上的时候,白狼就在上面冷冷地看着,它好像并不着急下来咬碎我和郝文明。一直等到破军倒地,白狼才准备趁这个机会冲下来。这个时候,它后面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以白狼的耳力竟然没有发现这个人影的存在。

  这人手握着一把短剑,趁着白狼不注意,直刺白狼的脖子。就在这时,白狼才惊觉到身后有人,猛地向后转身。这一短剑刺偏,插进了白狼的肩胛骨,剑尖刺穿了皮肉之后,卡在了肩胛骨中。顿时,殷红的狼血从这个伤口里迸发出来。

  这人一击得手,想要将短剑拔出来再来一下的时候,白狼突然在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已经在那人的身后。白狼蹿起来一头顶在这人的肚子上,就听见“嘭”的一声,就好像是在打鼓的声音。这人被白狼撞得双脚离地,飞出去二十多米远后,才摔倒了地面上。这人倒地之后对我和郝文明大声喊道:“别愣着,你们动手啊!”

1条评论

  • 黄然的短剑说道:

    前两章割手放血的时候刚出过场,你们这就把我忘了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