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进入妖塜

  这次孙胖子倒是等我说完了,他才开口说话:“辣子,你就开玩笑吧,别的我不知道,开锁我算是专家。现在最先进的万能钥匙都不敢说能开所有的锁,你这一根破铁丝就有那个能耐?不是我说,黄然这次是设这么大的局,真是想瞎了心了。”

  郝文明看着孙胖子哼了一声,说道:“井底的癞蛤蟆,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你又不是耶稣他爸爸,什么事情都知道。龙须能开锁,是我亲眼看到的。除了现在的电子锁之外,我还没见过有什么锁是它开不了的。”

  我突然反应过来,郝文明的话里有问题:“郝头,你说你见过龙须?不是说龙须在这个妖塜里面吗?你又是在哪见过的?”“我说是这里的龙须了吗?”郝文明看我的眼神比起看孙胖子来,也强不了多少,他接着说道:“一共三根龙须,一根在这里,一根没有踪迹好几百年了,还有一根在民调局里。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能看见龙须开锁了吗?”

  我讪笑了几声来化解尴尬,既然问了,索性就问到底:“郝头,民调局那根龙须在谁的手里?不是高局长亲自把着吧?”郝文明看了我一眼,脸上又露出刚才那种纠结的表情,他一言不发,好像是没有听见我的话一样,脚上加了速度,转眼就和我拉开了距离。这一下子,把我弄得莫名其妙,实在不明白哪句话得罪了他。

  等郝文明走开了一段距离之后,破军从后面跟了上来,他走到我和孙胖子的身边,似笑非笑地说道:“在吴仁荻手里。”他看着郝文明的背影,又说道,“龙须当初是交给郝头保管的,本来这件事挺保密的,可是后来吴仁荻不知道怎么听说了,就来借走了。这一借就是五年。辣子,大圣,你们俩总该知道刘备借荆州吧……”我这才明白,为什么郝主任听到龙须这两个字的反应这么纠结。不过我还是有件事情不明白,黄然他们三人要龙须干什么,开什么锁需要他们拼出命来找钥匙……

  继续又向前走了二十多分钟,走在最前面的蒙棋棋和张支言拐了一个弯道之后,突然停住了脚步,随后两人蹑手蹑脚地退了回来。“到了,前面就是妖塜。”蒙棋棋手指着弯道,用一种低得不能再低的语调说道。自从知道了妖塜里面有尹白之后,她和张支言就显得特别谨慎。

  说了一路的妖塜,现在就在眼前了。我跟在郝文明和黄然的后面,拐过了这个弯道之后,前方立即一片开阔,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巨大的溶洞。这个溶洞的面积大得离谱,在我们这个位置竟然一眼望不到头,里面雾气蒙蒙的,看上去就是白蒙蒙的一片。在这片雾气当中散发着一股硫磺伴随着恶臭的综合气体,好在通道之中,已经习惯了恶臭的气味,现在闻起来也开始适应了。妖塚里面的道路并不平整,除了一面一面的钟乳石之外,路面上也被很多的怪石分割成了无数个段落。

  看见了妖塜,蒙棋棋和张支言便拒绝由他们俩继续探路,这次黄然倒是没有强求,他把郝文明拉到一边,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竟然说动了郝文明。他俩人一起试探着慢慢地走进了妖塜之中,看他俩向前走了三四十米,也没有出现异常的情况。一直等到郝文明向我们做了一个进来的手势,我们几个人才学着郝黄二人的样子,进了妖塜,向他俩走去。

  我一只脚刚刚踏进了妖塜,突然就听身边的孙胖子“啊”的一声惊呼。他这一嗓子把我们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就见一个小小的黑影从他的上衣口袋里钻了出来,比孙胖子早一步冲进了妖塜之内——是孙胖子的财鼠!这只胖乎乎的大耗子以和它的身形极不相称的速度跑了三十多米之后,终于停下脚步,回头向着孙胖子一个劲儿地吱吱猛叫。

  孙胖子的小眼睛顿时就瞪了起来,他抱着黑猫快走几步,眼看就要走到财鼠站的位置时。被黄然过来一把拦住,说道:“小胖子,你想干什么?别在妖塜里面乱跑,小心再把尹白引来。”就这么耽搁了一下,财鼠好像有点不耐烦了,不再理会孙胖子,一转身,自己向妖塜的纵深处跑去,转瞬之间,就消失在雾气之中。

  这不是财鼠第一次离开孙胖子,按以前的经验看,财鼠这是指不定又发现了什么好东西了,孙胖子它都顾不上,看起来妖塜里面的东西也很是珍贵了。有过之前的经验,孙胖子对财鼠倒不是太担心,他冲着财鼠的背影小声喊道:“差不多就行了,拣值钱的拿……”他这一嗓子声音虽然不大,但还是将已经走到他身边的蒙棋棋吓了一跳。蒙大小姐连忙一把捂住了孙胖子的嘴巴,回头向四下看去,没发现异常的情况之后,对着孙胖子小声说道:“胖子,你这是想把尹白招来的节奏啊。”

  孙胖子有些不满地挣脱了蒙棋棋,他将黑猫横在了胸前,不见外地说道:“我说棋棋啊,就你这胆子还不如一只耗子。当初阮六郎不是在这里转了一圈,又平平安安地出去了吗?他一个人都没事,我们这么多的人怕什么?”蒙棋棋看了一眼黑猫,她还是对这只黑猫心有余悸,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和孙胖子拉开了点距离之后才说道,“阮六郎当初来的时候,是用了一种特殊的异术避开了尹白,准确点来说,他根本就没有正面对上过尹白。”

  “异术?”孙胖子的眼睛转了一下,扭脸看了看黄然,说道,“老黄,你既然都是知道了,就没准备点?”黄然看了一眼郝文明,又看了看现在阮六郎见闻的所有者——蒙棋棋,顿了一下之后,才重新对着孙胖子说道,“阮六郎在进妖塜之前,一连盗了十一座古墓,他将这些古墓中的死气全部累积在自己的身体中,死气盖过了生气,只要不和尹白正面接触,就发现不了他。小胖子,剩下的还要我多说吗?”

  没等孙胖子说话,郝文明先说道:“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先把这里的路找出来,黄然,不是我说,龙须的事情我们不管,能不能拿到手看你的本事,但是这件事也别把我们算上。”郝主任说完之后,黄然笑了一下,说道:“一言为定。”

  谈好条件之后,我们围拢在一起,继续向前走去。这个溶洞实在太大,就像是把整个天山掏空了一样。而且几乎每过一段距离,地面上就有一堆不知是什么动物的遗骸,这些动物骨头有的十分巨大,个头看上去和大象有得一拼。还有一些相当细小,大小和耗子差不多。妖塜,按着字面解释就是妖物的坟墓,这些骸骨生前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妖怪。

  阮六郎的见闻里对妖塚内部的地图描述得并不详细,只是淡淡地写了几笔,和进入妖塚之前的详尽叙述差得很远。黄然要找龙须,郝文明要找出路基本上就只能瞎走拼运气。在妖塚里转悠了一会儿之后,我们发现了两条被怪石分割出来的天然道路。

  出现了两条路,黄然和郝文明几乎同时都皱起了眉头。郝文明先对着黄然说道:“见闻里没有这一段,这样也好,两条路,我们两拨人正好分开。黄然,两条路你先挑吧。”黄然看着这两条路,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摇摇头说道:“郝主任,这两条路后面是什么谁也不知道,我们就这么分开,要是哪一队人不走运,遇到尹白,弄不好就要全军覆没。我看还是混搭一下吧,最起码就算不走运两队也能出去一队,我们宗教委员会,和你们民调局也不至于全军覆没。”

  郝文明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黄然的建议,我们两拨人互换一个人。自动换队谁也不去,最后还是郝文明和黄然决定换谁。黄然挑人的时候首先放弃了孙胖子,之后他看着我和破军,犹豫了半天,最后把破军要了去。郝文明倒是干脆,他对蒙棋棋说道:“小丫头,你跟我们走吧。”

  换好人之后,黄然对郝文明说道:“郝主任,你们先选走哪条路吧。”郝主任没有客气客气的意思,回头对孙胖子说道:“孙大圣,你选!”

  孙胖子看着两条路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告诉郝主任该走哪条路。按理说选择题是他的强项,尤其是这种二选一的小问题,更不在话下。按着以往孙胖子的风格,郝文明的话音落时,他就已经指出了正确的出口。可是他现在这种犹豫不决的样子,别说郝文明了,就连我都是第一次遇到。

  看着孙胖子一脸纠结的样子,郝文明终于开口了:“大圣,你没什么事儿吧?”郝主任的话刚说完,就看见孙胖子一跺脚,指着左边的路说道:“就它了!走这条路!”答案有了,不过郝文明却开始有点犹豫了,他看着孙胖子说道:“大圣,有准吗?”

  孙胖子说道:“郝头,干别的我是差点意思,但是这种凭运气的活,你看我失过手吗?把心放肚子里,男左女右,错不了。”郝文明也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他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已经站在黄然身边的破军之后,指着左边的路对黄然说道:“我们走这条路,如果你对另外那条路没有信心的话,我们还是可以一起走的。”

  黄然沉默了半晌之后,还是摇了摇头,说道:“都走一条路的话,全军覆没的概率太大。算了,既然你走左边的路,我就选右边的路。起码我们有一半的人能活着出去。”郝文明没有强求,最后看了破军一眼,一转身,带着我们走进了左边的道路。

  这条路除了有些湿滑之外还算平整,但是我们的头顶上到处都是洞顶延伸下来的钟乳石笋,有的石笋距离地面只有十几厘米的距离,乍一眼看去还以为石笋已经连接到了地面。这一路走下去静悄悄的,我们这几个人都没心思说话。郝文明在前面开道,蒙棋棋跟在郝主任的身后。

  又向前走了一会儿之后,我发现孙胖子有点不太对头,左顾右盼的有点魂不守舍。开始我还以为是孙胖子担心财鼠,怕那只大耗子在妖塜里跑丢了找不到他。但是又过了一会儿之后,我在孙胖子的身后听到他喃喃自语道:“越走心越慌,早知道走右边的路好了……”

  他这句话吓了我一跳,连忙将孙胖子拉到了一边。和郝文明,蒙棋棋两人拉开距离之后,我才压低了声音向孙胖子问道:“大圣,你选的这条路有准没准?没准的话你可早说,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孙胖子干笑了一下,说道:“也不是没准,辣子,不是我说,这两条路不好选。说实话,刚才我本来是想选右边那条路的,一开始就感觉那条路能安稳一点,但是这条路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吸引我,就像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抓住我向里面拽一样。你放心,我感觉这条路也没有什么凶险的,大不了也就是有惊无险。”

  孙胖子的话让我的眼神有点发直,“大圣,你这次有点过了,现在真不是找刺激的时候,弄不好我们四个都要交待在这里了。”孙胖子还想解释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郝文明突然“咦”了一声,紧接着一个小小的黑影蹿到了郝主任的身后,直奔孙胖子而来。

  是孙胖子的财鼠,这只大耗子竟然是空着爪子回来的,它浑身上下都湿透了,满身的耗子毛都贴在一起。看见孙胖子之后,跑到他的脚面上,之后沿着裤线蹿进孙胖子的上衣口袋里,在里面瑟瑟发抖。财鼠这是发现什么了?竟然能把它吓成这样?不过要是说财鼠遇到了尹白,也不太可能,要是刚才真的倒霉遇到了,这只大耗子都没有回来的可能。不过还有件事想不通,财鼠刚才走的方向和这条路完全相反,它又怎么会从我们的前面出来了?

  孙胖子伸手将财鼠从口袋里掏了出来:“这是怎么弄的?你掉水里了?”说话的时候,孙胖子已经用他的衣角将财鼠身上的水渍擦拭干净,之后才发现这个财鼠的嘴里鼓鼓的,好像含着一团什么东西。孙胖子的眼睛一亮,将手放在财鼠的嘴边。财鼠也相当配合,将嘴里的东西吐在了孙胖子的手上。

  这团东西让孙胖子大失所望,他的手掌中间是一团不知什么动物的白色毛发。孙胖子看不出来是什么动物,嫌它恶心,想要远远地扔掉的时候,被郝文明拦住,将这团毛发要了过去。

  我们再次起身,继续向里面走去。走了没有多久,前面的视野突然开阔,洞顶的钟乳石也少了很多,在我们的正前方出现了一小片水池,这片水池冒着丝丝的热气,看样子这里又是一个温泉。从外表上看,这个温泉绝对不是之前遇到的滢泉。

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