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尹白

  郝文明每隔几厘米就滴上一滴鲜血,同时眼神不停来观察地上的血滴和蜡尸的变化。可惜直到鲜血滴在了蜡尸的身上,也没看见这位罗四爷有什么变化。最后郝主任深吸了口气,将食指的鲜血抹在了蜡尸苍白油亮的嘴唇上。这个郝文明快速地后退了几步,好像在躲避着什么东西。

  郝主任的这个路数我倒是知道一点,在民调局有个名称叫作血引。这是民调局的调查员在没有装备辅助的情况下,测试和甄别特殊魂魄的一种方法。郝文明这是在用自己的鲜血作饵,来测试罗四门的体内到底有没有什么隐藏着我们看不到的东西。这一招相当凶险,尤其是最后将鲜血抹在蜡尸嘴上这一下子,曾经有过多次案例——民调局的调查员刚刚将鲜血抹在目标人物嘴上的时候,自己躲闪不及,就被吸引出来的恶鬼冲体的事件。之前二室的熊万毅就吃过这个亏,他和二室的人在没有装备的情形下,使用了这个法子,结果当场就引出一个恶鬼,直接就附到熊万毅的身上,好在当时他身边还有其他的调查员,由于当时都没有装备,费了好大的气力才将熊万毅体内的凶灵制服。

  郝文明这一次好像碰到了钉子,直到他的鲜血凝固在蜡尸的嘴唇上,还是不见罗四门那边出现什么端倪。黄然在郝主任的身后,他一直没有说话。等到血引失败之后,才回头向张支言使了个眼神。

  张支言心领神会,他从背包中掏出一小截香(这支香我见过,萧和尚在清河河底时用过一次,可惜忘了问他这香的来历了)。张支言将香点燃之后,放在了罗四门的脚下。香头处一缕淡黄色的烟雾飘了出来,这缕烟雾围绕在蜡尸的周围,但是没有引起什么共鸣。时间一长,烟雾消散,又回到了刚开始的样子。

  郝文明和黄然相互看了一眼,看得出来,他俩的心里都开始没底了,不过能肯定是在黄然手中的阮六郎那段见闻里,应该没有对刚才这段插曲的解释。黄然先开了口:“郝主任,看来这位罗四爷是不想再说话了,我们也不用在这里耗着了,继续向前面走吧。妖塚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

  郝文明点了点头,还没等他说话,突然从蜡尸的方向又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你,们,离开。”这几个字说得不是很清晰,显得有些生硬。就像外国人学说汉语一样。虽然有了刚才的那声叹息垫底,但我还是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自从进了民调局以来,已经很少有这种感觉了。以前处理事件时就算不是对手,起码也能看见对方的行踪。现在这个罗四门就老老实实地躺在地上,可我们连他是怎么能说出话的,都不知道。

  “不,离开,死……”蜡尸那里又蹦出来几个字,这次能确定声音是从罗四门的嘴里发出来的,他的嘴虽然没动,但是我看到了他的嗓子的部位有极轻微的抖动,不过除了这很难察觉的抖动之外,蜡尸的表面再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还是安安静静地倒在地上。我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还是空皮囊一具,没有一点魂魄隐藏在内的迹象。

  看到我们没有离开的意思,蜡尸那里又“说”道:“你们,都要死,在,这里。”他这句话刚刚说完,黄然突然伸手将挂在张支言后背的短柄双筒猎枪抽了过来,他也不说话,直接对准蜡尸的脑袋一搂扳机,“嘭”的一声枪响,罗四门的脑袋被削掉半拉,虽然他的皮肤和脂肪都被蜡化了,但是脑袋里还是有一些暗红色的黏稠物喷了一地。

  黄然将猎枪还给了张支言,随后看了郝文明一眼,微笑着说道:“郝主任,现在我们可以继续向前走了,再有拦路的,我和他谈。”郝文明看着他没有说话,他的心思还在罗四门的身上,直到黄然和他说第二遍时,郝文明才反应过来,看着黄然说道:“不是我说,黄然,你也该给句实话了吧?那妖塚里到底是什么?”

  黄然的目光凝固在少了半个脑袋的罗四门身上,他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好像是在盘算什么事情,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黄然将那本阮六郎的见闻拿了出来,在手中没有目的地翻了几下之后,将它递给了郝文明:“郝主任,我不多说了,你自己看吧。”

  要了几次都没有得手的见闻录,现在就这么轻易地得手了,郝文明看了黄然一眼,没有直接接过见闻录,他眯缝着眼睛对黄然说道:“这个真是阮六郎写的原本吗?不会是你修改过的副本吧?”黄然笑了一声,说道:“郝主任,那样的不入流的事情,我能干出来吗?”郝文明哼了一声,看着他说道:“我是第一天认识你吗?”黄然听了也不生气,还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样,那本见闻录一直在他的手里擎着。

  话虽然那么说,但是阮六郎的见闻录就在眼前,不由得他不心动,郝主任最后还是从黄然的手上接过见闻录,开始翻看起来。郝主任越看越慢,脸色也越来越凝重。就在即将要看完的时候,他似乎是看出了大问题,眼睛突然瞪了起来,猛地抬头看向黄然,厉声说道:“妖塜里有一只尹白?!黄然!你就是个疯子!”郝文明的反应在黄然的意料之中,他一言不发,转头看了一眼蒙棋棋和张支言。

  “尹白……”蒙棋棋和张支言也同时睁大了眼睛看向黄然。看样子好像黄然对他俩也没有交出实底。“黄……黄……”没等张支言黄出来,蒙大小姐一把拉住了他:“你这节奏不行,我说!黄然,你这是什么意思?当初找我们来,你可没说这里还有尹白。我说这次你准备的装备怎么针对妖物的?”

  黄然还是那副笑嘻嘻的表情,他摊开双手,说道:“有没有尹白又怎么样?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那件东西就在里面放着,就算里面有只尹白,你们就不来了吗?”黄然说完之后,蒙棋棋还想说什么,却被张支言拦住:“算……算……算了。”蒙棋棋这才住口,不过还是气鼓鼓地看着黄然。黄然三人组转眼之间就出现了缝隙。

  尹白这两个字我倒是有些印象,在资料室的哪个档案中提过那么一句,说的好像是什么怪兽,可惜我在翻阅有关这段资料的时候,正赶上资料室清点,没等看完,就被欧阳偏左赶了出来,之后就跑到了这里。有关尹白的资料,在我这里几乎就是空白,好在身边还有一个算是民调局的资深人士。

  我凑到破军和孙胖子的旁边,对他说道:“大军,这个尹白是什么东西?能让郝头这么兴奋,好像来头不小。”破军回头看了我一眼,说道:“也就是你敢把尹白叫作东西。”他喘了口粗气之后继续说道,“尹白是对完全妖化动物的一种称呼,一般极少能有妖化动物能达到尹白这样的程度。根据我们民调局的记录里,在乾隆年间,最后一只可以称之为尹白的妖物,被雷劈死之后,就再也没有关于尹白的记录。想不到在这里还有一只。”说到这里,他看了看黄然和郝文明后,接着对我说道:“辣子,如果这里真的有尹白的话,就凭我们这几人,根本就不够看。吴仁荻不来的话,就算再来几位主任也没用。”破军说完之后,旁边的孙胖子看了郝主任一眼,小声嘀咕道:“那就别在这里耗着了,撤吧……”

  孙胖子又将目光转向蒙棋棋和张支言身上,说道:“稀里糊涂进来的,不止我们这几个人。你们俩好像也是黄然这盘局里的棋子,可惜了,现在看你们俩就是两个过河的小卒子,连个车马炮都算不上。我们几个也就算了,没想到你们俩也是这样。唉……不是我挑拨离间,那个什么见闻,黄然之前没有给你们看过吗?”一直等到孙胖子说完,蒙棋棋和张支言都是一言不发,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他说话一样,只是他俩的眼睛还是直勾勾地盯着黄然。

  说完之后,孙胖子抱着黑猫凑到了郝文明的身边,说道:“郝头,不行的话我们就撤吧。反正怎么进来也知道了,这里面的路我们也探了一大半,剩下的还是让吴主任和二杨来干吧。”

  “来不及了。”黄然终于开了口,他看着孙胖子和郝文明说道,“我好像忘了和你们说了,这条路不能原路返回,我们进来的地方只是入口,要穿过妖塜才能到达出口。”听到他的话,孙胖子冷笑了一声,说道:“你说不能原路返回,就不能原路返回了?我们怎么进来的就怎么出去,不就是什么滢泉和几根诡丝吗?能走第一次,我们就能走第二次……”孙胖子说这话的时候,他怀中抱的黑猫抬起头,扬脸对着孙胖子轻轻地“孽……”了一声,好像是在附和他的说法。

  黄然微微一笑,也不反驳,把脸扭向郝文明的方向。郝主任瞪了他一眼,拦住了孙胖子,有些无可奈何地说道:“大圣……还是向前走吧,出口在前面。”孙胖子愣了一下,但是看见郝文明手上的见闻录之后,他马上就明白过来,回头看了一眼黄然,说道:“老黄,干得不错啊,我说嘛,这一路你一直把阮六郎见闻录当成是小老婆藏着。怎么现在舍得拿出来了?反正也这样了,你干脆就交个实底,刚才那个罗四门是怎么回事?死人说话我见过,但是像罗四门这种空瓤老陈皮还能胡说八道的,我就是第一次见。”

  “那你还不如问问郝主任,我知道的都在阮六郎的见闻里,现在好像郝主任才最有发言权。”黄然笑嘻嘻地回答道。他说话的时候,郝文明已经将见闻录收了起来:“你是要继续废话,还是要到妖塚里面找你们的东西?”

  再向前走时,情况发生一点变化。蒙棋棋和张支言明显对黄然起了戒心,有意无意地和他拉开了距离。在这期间,郝文明主动将阮六郎的见闻拿给了蒙棋棋和张支言。换来的是,他俩将缴获我们装备还给了我和破军。在郝文明的要求下,黄然也将郝主任的装备还给了他。转眼之间,楚汉相争变成了三足鼎立,而且蒙棋棋和张支言的那只足还有向我们靠拢的趋势。

  向前又走了十来分钟,气温开始慢慢降低,雾气也越来越浓,就像是一种水汽的结晶飘散在空气中。而且在空气中还弥漫了一种腥臭的味道,这股味道慢慢地变得越来越浓。就连郝文明这种对气味不是很敏感的人,都捂住了鼻子,我们心里都明白,这是距离妖塜越来越近了。

  我们将之前脱掉的衣服又全部穿了回来,开始庆幸在进入温泉之前,没有将这些大衣和外套扔掉。在行进的过程中,我们民调局的几个人凑在一起,郝主任压低声音叮嘱,如果出现什么意外,和那只尹白对峙的话,让黄然他们出手,我们趁这个工夫向回跑,跑到到了滢泉的范围内我们就安全了,剩下的就是等民调局的人找寻来的时候,和他们会合了。听他的意思,那片滢泉好像有压制那只尹白的作用。

  我找了个当口,问了郝文明妖塚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黄然明知道有尹白,也要进来,为它还设了那么大的一个局。而且蒙棋棋和张支言显然也是黄然以那件东西为饵,把他俩诓进来的。说到那件东西时,郝主任的表情有些纠结:“龙须……”

  孙胖子听到“龙须”两个字,连忙快走几步,凑了过来,对着郝文明说道:“郝头,你说的龙须,不会就是龙的须子吧?”郝文明有些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说道:“随便吧……你说是就是吧。”孙胖子还想说什么,被我一把拦住:“大圣,龙须是一种韧性极好的金属丝,因为看起来像是某种大型动物的胡须,所以才有了龙须这样的名字。”

  “辣子,你的意思就是类似铁丝之类的金属丝?”孙胖子在民调局时,还真去过资料室,可惜就因为那一次,他撕了资料室里一部孤本资料,用来擤鼻涕,被欧阳偏左抓住直接扔了出来。从此以后,孙胖子上了资料室的黑名单,除非有高亮的亲笔批示,否则别想踏进资料室一步。所以论起民调局的专业知识,孙胖子比一般的普通人强得有限。

  “铁丝?”我苦笑了一下,说道,“你干黄然也不干,制作龙须的金属据说是在坠落的陨石中提炼的,本来是打造兵器的,不过最后剩了一点,当时的铁匠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又加了一点别的材料,竟然打造了三根一模一样像动物胡须一样的东西。本来连同打造龙须的铁匠在内,所有人都以为这三根金属丝没什么实际用处,但是后来因为一次偶然的事情,才发现这三根龙须还有一种意想不到的作用……”

  我还没等说完,孙胖子就插上了嘴:“什么作用?辣子,你倒是快点说啊,别学黄然没事留个扣子。”“你要是不插嘴,我早就说完了。”我白了他一眼,接着说道,“开锁不管是什么锁,只要是有锁眼儿的,把龙须伸进锁眼儿里,轻轻地搅几下,龙须能自动将锁眼儿里面的机关拨开。”

2条评论

  • ╮(╯▽╰)╭说道:

    龙须?那天理图呢?那不才是重点吗?那还有没有天理图这货了???

  • 摆渡说道:

    是啊,现在耳东开始犯迷糊了,前面的坑可能也都记不住填了!把前面脱掉的衣服又全部穿回来这点小事就说了两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