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温泉

  蒙棋棋说完后,没有理会孙胖子和张支言的斗嘴,她直接进了洞口。我们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破军和郝文明跟在了蒙棋棋的身后,之后黄然也进了洞口,我、孙胖子跟在他的后面,张支言最后一个才进去。

  进了洞口向前走了一会儿,里面是个葫芦形,越往前走前面的空间越大。开始还是保持着刚进洞时的队形,随着前面越来越空旷,没有多一会儿,除了还是蒙棋棋走在最前面之外,后面的队形已经走乱了。我们民调局的几个人和阮良走到了一起,黄然和张支言跟在我们的后面。

  我们走过的地方还是随处都能看见外露着的水晶矿,时间一长,没有人再对这种结晶体感兴趣了。但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开始还没觉得怎么样,但是走了一会儿之后竟然越走越热。在上面时气温太低,我们所有人里里外外都套了好几层衣服还嫌不够,现在开始后悔了。大衣是不敢扔下的,不知道前面的状况,万一过了黄然所说的温泉,气温又重新变冷,那就欲哭无泪了,只能把穿着的大衣扣子解开,敞着怀穿。又走了十来分钟后,我们这些人一个个都是热汗直淌。

  孙胖子第一个受不了,他早就把大衣脱了下来,卷成了一个包袱背在身后,里面的衣服也早敞开了怀,就这样他胸前的衬衣已经被汗水浸透了一大片。孙胖子擦了一把汗水后,说道:“老黄,先别走了,把阮六郎的见闻拿出来看看,这一路都这么热吗?”

  黄然比起孙胖子也瘦不了多少,现在也是鼻洼鬓角热汗直流,他喘着粗气对孙胖子说道:“阮六郎是八月最热的时候进的妖塜,妖塜内外的温差没有多大,我们还是继续走吧,我们就把厚的衣服留在温泉附近,往前走要是气温再变了,再回来拿衣服也来得及。”

  阮六郎的见闻在黄然手里,现在也只能听他的了,只是这条通道好像走不完似的,向前又走了将近半个小时,还是不见黄然说的温泉在哪儿。每次问黄然距离温泉还有多远时,黄然总是一句话:“不远了,就在前面。”这一句不远了,就让我们走了个没完没了。

  再往前走,空气的湿度却是越来越大,加上有些压抑的高温,再向前走喘气都开始费劲起来。这时候别说是孙胖子和黄然了,就连瘦得像麻秆一样的郝文明都全身湿透了。我们一行人都学着孙胖子把大衣脱了背在身后,孙胖子自己已经脱得只剩下一只裤衩,露出他那一身捂出来的白肉,害得蒙棋棋满脸绯红,不敢回头看。

  孙胖子热得有点开始萎靡了,但是他的嘴上仍然没闲着:“我说老黄啊,再往前走我们是不是就到了乌鲁木齐了?你这是带着我们穿越天山啊,不是我……”孙胖子话没说完,被最前面的蒙棋棋一声断喝打住:“闭嘴!”蒙棋棋回头瞪了孙胖子一眼,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安静下来之后,隐约听到一阵流水的声音。

  黄然听见流水声后来了情绪,指着前面的方向说道:“温泉就在前面!马上就要到了。”不用他说,我们也猜到了。当下,我们这一行人加快了脚步向前赶,走了没多久,通道里面开始出现了淡淡的雾气,这雾气湿淋淋的,说是水蒸气应该更准确一些。

  “前面有亮光!能出去了!”蒙棋棋在前面大喊了一声,其实不用她说,我们也看到了前方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有些泛着蓝色的亮点,流水声也越来越大,只是听这水声有些别扭,到底是哪里别扭又说不出来。看着出口就在眼前,当下也顾不了面前有没有危险了,我们所有人几乎走成了个一排,用尽气力快步向前走去。

  眼见着蓝色的亮点越来越大,通道内的能见度也越来越高,黄然他们甚至关掉了氙气手电。几分钟后,我们终于到了通道出口的边缘,站在这里向外面望去,外面的视野格外开阔,我们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好像篮球场般大小的空间。这里已经出了水晶矿的范围,虽然雾气是格外的浓,但是眼前能看到的一切,已经变得清晰起来。

  透过雾气看去,我们前面出现了好大一片泛着蓝色荧光的温泉,我们见到的蓝色亮光,正是这个温泉散发出来的。不过这片温泉的范围太大,虽然水位不深,但是它的面积几乎将这里的地面全部覆盖了。温泉的对面露出来一个一人多高的洞口,应该就是黄然说的进入真正妖塚的通道了。

  温泉中心是一处井口大小的泉眼,在这里时不时地有一大片蓝色的水花涌出来,隔了一会之后,温泉的水位又会突然下降,好像是被泉眼吸走了。之后再有一大片水花涌出来。周而复始地循环着,就像是人在呼吸一样。在温泉四周的地面上,零零散散地落着不知什么动物的骨头,这些惨白的骨头好像是被腐蚀过一样,上面满是蜂窝眼。这副样子,就算送到生物实验室里,恐怕就连物种都辨别不出来了。

  看过眼前的景象之后,我们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黄然。孙胖子第一个说道:“老黄,你管这个叫温泉?说这些热水没有被核辐射过,你信吗?完了,我们距离这么近,谁都跑不了。坏了,我开始有反应了,恶心……我想吐。”孙胖子抱着黑猫蹲在地上干呕了几声之后,抬头对黄然又说道,“你快把阮六郎的见闻拿出来,看看这到底是什么水?我们还有救没救?”

  “吐?你这是害喜了吧?看你这肚子也到了快生的时候了。”蒙棋棋看着孙胖子冷笑一声说道,“连出血和溃疡都没有,你这是核辐射的节奏吗?”她说完之后,黄然笑了一下,接着说道:“这里的温泉是有点问题,但绝对没有被辐射过,只要不实质接触到温泉,就不会有任何危险。”

  郝文明一直没有说话,眼睛一直在盯着蓝色的温泉。等到黄然说完之后,郝文明转身回到通道里,在墙壁上抠下来几颗水晶石。之后,郝主任回到通道边缘,和黄然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没有说话,郝文明将手中的一颗水晶石抛到了温泉的泉眼附近,就看见水晶石掉落到温泉之后,瞬间就融化成了一层浅白色类似油脂的物质,漂浮在温泉的表面。郝文明的这个动作有些出乎黄然的意料,黄然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但是很快又恢复了正常。黄然向身边的蒙棋棋使了个眼色,蒙棋棋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低头看向自己腕上的手表。

  接触到这层油脂后,温泉刹那间变得躁动起来。本来犹如呼吸一样的吸水放水,节奏也被打乱了,温泉的水位时上时下,就像变成了哮喘病人一样,不停上下倒气儿。这样的情形过了两三分钟之后,温泉的水面突然变得安静了起来,就像镜子面一样,没有一丝涟漪。

  就在我认为温泉的异动结束的时候,泉眼的位置发出一阵怪异的声响。与此同时,温泉水位急剧地下降,也就是两三分钟的工夫,几乎全部的温泉水就像被抽水机抽走一样,倒灌回泉眼里。没有了能发出荧光的温泉水,这里瞬间变得漆黑,只有几个低洼处残存的温泉水还散发出少许的光芒。

  见到温泉被吸走,郝文明回头看了黄然一眼,说道:“滢泉遇晶石,泉水自回流。阮六郎的见闻里是不是这么写的?不是我说,他就是这么过去的吧。”黄然听郝文明这么说,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不过马上又恢复了正常,还是笑呵呵地说道:“差不多,差不多。郝主任,我记得民调局的资料室里面好像没有关于滢泉的资料,你这是……怎么知道的?”

  郝文明脸上现出和黄然一模一样的笑容,这两人一胖一瘦,忽然间都是一个表情,只是看郝文明他平时脸绷惯了,现在冷不丁看他学黄然那种笑面虎的做派,看上去很是有些怪异。郝主任微笑着说道:“黄然,不是我说你,民调局里面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怎么样?再跟我回去学几年?”

  黄然笑了笑没有说话,就在这个时候,蒙棋棋看着手表喊了一声:“一分钟了!”蒙大小姐的话音刚落,郝文明和黄然几乎同时转身,齐声对我们喊到:“后退!”黄然多加了一句:“退回到通道里!”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从他俩的表情中能看出事情不小。加上蒙棋棋和张支言两人已经开始拼命地向通道里面跑去,我们几个人没有犹豫,转身就向通道内跑去。

  回到通道内又跑了一百多米,看到蒙棋棋和张支言站住,我们才停住了脚步。黄然和郝文明两人跟在后面,他俩一句话都不说,只是一起回头向温泉的方向张望,好像那边即将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等了五分钟左右,外面还是静悄悄的。孙胖子第一个沉不住气了,他先是向我和破军询问了关于滢泉的事情,正如黄然说的那样,民调局的资料室里没有关于滢泉的资料。没有得到答案的孙胖子看了看郝文明和黄然两人,最后目光落在黄然的脸上,说道:“老黄啊,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说说吧,让我们也长长见识。”

  黄然看了看郝文明,笑呵呵地对孙胖子说道:“你守着郝主任,还要问我?我在郝主任的面前怎么敢班门弄斧?”郝文明看着黄然冷笑一声,刚想要说话的时候,冷不丁外面响起来一阵尖厉的声音,好像是在吹一个被踩瘪的哨子所发出来的声音。

  这个声音一响起,黄然和郝文明的脸同时转向温泉的方向。尖厉的声音一直响了将近一分钟才逐渐变小,就在我以为声音即将要消失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一声类似开炮声一样的巨响——“轰”……紧接着是水流劈里啪啦落下来的声音。通道边缘四五十米的范围内都被溅满了一摊一摊淡蓝色的水渍。只是这些水渍在接触到通道里面密密麻麻的水晶石时,和这些水晶石相互溶解,最后变成了一摊一摊油脂一样黏糊糊的东西。

  等到没有水流再溅进来,黄然才回头对着蒙棋棋说道:“多长时间?”蒙棋棋答道:“七分五十五秒,从水被抽走到再次喷出来一共七分五十五秒。”“七分五十五秒……”黄然又重复了一遍,他回头看向郝文明,说道:“七分五十五秒,不到三百米的距离,就算怕也爬过去了吧?”郝文明看了他一眼,说道:“阮六郎的见闻里这一段他是怎么写的,他那次用了多长时间?”黄然有些无奈地笑了一下,说道:“一盏茶的工夫,你看看怎么换算成现在的时间?”“一盏茶?”郝主任皱起了眉头:“他喝的什么茶?”

  黄然笑了笑,不再理会郝文明。他转过身来,走到墙壁边缘,伸手在上面掰下来一小块水晶石,在手里来回抛了几下后,转过脸来对我们说道:“好了,准备结束了,我们继续向前走吧,一会儿要小心脚下,尽量不要接触到残留下来的温泉水,你们每个人都准备一些水晶石,要是皮肤接触到温泉的话,只要马上用水晶石擦拭触碰到温泉的位置,就不会出什么危险。”

  有了黄然这句话,包括张支言和蒙棋棋在内,我们每人都准备了十几块水晶石备用。黄然看我们准备好了之后,走到通道边缘,学着郝主任刚才的样子,将水晶石抛进了温泉里,和刚才一模一样,在经过了一番“挣扎”之后,泉眼又发起来那种怪异的声响,之后温泉的水位快速下降,不大一会儿,偌大一片温泉水被泉眼抽得干干净净。

  黄然第一个走出通道,沿着温泉底部露出来的道路,向着对面通往妖塚的洞口走去。我们这些人跟在他的后面,走到了温泉的一半时,突然从泉眼处响起来一阵尖利的哨声……

  尖厉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我们都是一愣;紧接着,几乎所有人同时拔腿向前面通向妖塜的洞口跑去。这阵哨声几分钟之前才响过,它就好像是温泉重新爆发出来的警报一样。刚才那声哨声停止之后,几乎都没有停顿,泉眼里的温泉就喷射出来。

  不是说还有七分五十五秒吗?现在不到一分钟怎么就发出警报了?不过这时候已经来不及多想了,距离前面的洞口还有一百五六十米,只要能在哨声停止之前进了洞口,我们这些人就算安全了。

  眼看着洞口越来越近,就在距离洞口还有三四十米时,那阵尖厉的哨声突然停止了,和之前的哨声停止的情况不一样,现在并没有温泉即将爆发喷射的迹象。我的这一口气还没有缓过来,在我们的背后突然传过来一阵叹息的声音:“唉……”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