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进入

  “一点点?”郝文明翻着眼皮看了黄然一眼,说道,“你说话也太客气了吧?这一点点就让高亮他们着了你的道?高亮他们进去的不是妖塚,那真正的妖塚在哪?”黄然呵呵一笑,笑容背后,显然没有把郝文明当成能威胁到他的人。他看了一眼手表,抬头又对着郝文明说道:“差不多到点了,不用我废话了,你自己看吧。”

  黄然的话音刚落下没有多久,突然我们脚下的位置为中心,整个地面剧烈地颤抖了一下。黄然他们三个人同时向后退了几步,看形势好像不对,我们这几个人也连连后退,一直退到黄然三人的身边,才少觉心安。就在这时,轰隆一声,我们刚才站的地面猛地向下陷落了一米多深。

  “见识一下吧,你们脚下的,才是真正的妖塚。”黄然说话的时候,地面塌陷的部位又是一阵猛烈地晃动,两三分钟后,又是“轰隆”一声,塌陷的地面出现了一股紫色的妖气,从地下冒了出来,我还没等看清楚,这股紫色的妖气就消散在空气中。

  妖气消散的同时,塌陷的位置里面又是“轰隆”一声巨响,里面出现了一个直径两米多的大深坑。坑下深不见底。我壮着胆子向前跨了一步,伸着脖子向坑下看了一眼。下面黑漆漆的一片,我的天眼看下面好像没了什么作用,除了一团漆黑之外,再看不到什么别的东西。

  等看到深坑之后,黄然脸上的表情有些兴奋。他走深坑的边上,向下看了一眼后,回头对我们民调局的人说道:“都过来看看吧,妖塚的大门这算是真正地打开了。”

  我就在他的身边,转过脸来说道:“这是妖塚,那么刚才我们高老大进去的是什么地方?”黄然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后,说道:“都是妖塚。”看我没听明白,他又说道,“妖塚分明暗两个入口,明是假门,暗是真门。我们脚下的才是妖塚的真正入口。”

  除了孙胖子抱着猫,站在老远之外,剩下的人都围拢过来的时候,我无意中看了黄然一眼。正赶上黄然向张支言使了个眼色,张支言不言不语地点了点头,拾起地上丘不老留下的撬棍,转身沿着墙壁向下走去,一直走到底才停下脚步来。

  张支言半跪在地上,他手中的撬棍插进了地砖的缝隙中,将地砖一块一块地撬了起来,撬了十来块地砖之后,他清理了地下的浮土,我这才看清,地下面竟然埋着的是一口超大号的密封式储物箱。张支言打开储物箱的盖子,从里面拿出三个一模一样的背包。

  张支言将三个背包一起背了回来,将其中两个分给了黄然和蒙棋棋。郝文明在一旁冷冷地说道:“你们果然不是第一次下来。我说嘛,你们三个随身的装备怎么那么少。敢情是早就埋在这儿了。那不用说了,阮六郎的见闻也应该在你的背包里吧?难怪你刚才脱光了都不害怕。”

  “呵呵。”黄然看着郝文明笑了一下,说道,“郝主任,这才几年不见,现在你真此是高局长还高局长。”说着,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册子,在手上轻轻地翻了翻。这本小册子保存得非常仔细,上面每一页纸张都被塑封膜封住,就这样,黄然拿在手中还是小心翼翼的。黄然将小册子在郝主任的面前晃了一下,却没有给他看的意思:“阮六郎一共留在刘处玄墓室里六本见闻,其中这一本是专门描述妖塚的,至于剩下那几本撬郝主任你要是去台湾的话,我一定拿出来请你帮忙讲解一下。”

  “那几本就算了。”郝文明还没等说话,他身后的孙胖子抢先说道,“不是我说,你要是有心,就把这本给咱们郝主任看看,也不要你的,看个十几二十分钟就还你。怎么样?给你老主任这个面子吗?”孙胖子说这话的时候,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他一直习惯性地捋顺着黑猫的皮毛,但是我清楚地看见孙胖子的手实际是抓在黑猫的脖子后面的皮肉,这个姿势只要稍有不对,就会第一时间把黑猫扔出去。

  黄然瞅了一眼孙胖子怀抱的黑猫,笑了一声之后,才说道:“这本见闻看不看的其实也没什么用了,反正我们马上就要进入妖塚实地考察了。见闻再好,也不过就是纸上谈兵的东西,远不如到下面亲眼看见实惠。好了,废话不说了,准备一下,我们就下去。”

  孙胖子瞄了瞄黑洞洞的坑底,抬头对着黄然说道:“我们……都下去?”黄然还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看着孙胖子,只是他的笑容里多了一分森然的味道:“把你们活生生地留着这里,你猜我会放心吗?别折腾那只孽了,你都快把它的毛拔光了。”

  黄然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地向孙胖子的位置走了一步,同时张支言和蒙棋棋也从不同的方向向这里跨了一步。不过这一步刚跨出去,他们三人的表情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这时才发现孙胖子脚下的影子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孙胖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挪到了吊灯的正下方,灯光九十度的照射下来,孙胖子的人影正剩下极小的一截正对着黄然三人的死角。孙胖子的手上也没有闲着,他正在一根一根地拽着黑猫的胡子。孽来回挣扎,想要跳出孙胖子的怀抱,却被孙胖子死死地按住。胡子虽然还没有拽下来,但是已经把孽的火挑起来了,它身上的黑毛已经一面一面地立了起来,小黑豆一样的眼睛正瞪着孙胖子一个劲儿地发狠,看来离那一声撕心裂肺的“孽……”没有多长时间了。我和破军已经捂住了耳朵,准备向楼梯那边跑。倒霉的是这里的仓库太空旷,孽的这一嗓子再加上回声……我都不敢想了。

  就在局势有些控制不住的时候,郝文明站出来说了一句:“我们下去,都下去。”说完这句话之后,郝主任对着孙胖子说道:“大圣,好了,别再惹这只猫了。”说到这里,郝主任将目光转向黄然说道,“你交句实底吧,妖塚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能吸引你冒这么大风险,把我们民调局也拉进来。”

  黄然也不想再听到孽的那声惨叫,他略微地沉默了一下,看着孙胖子说道:“天理图,阮六郎的见闻写着,天理图就在这个妖塚里。他亲眼看见了。”天理图这三个字一出口,我和郝文明浑身就是一震,只是我站在黄然三人的身后,没有人注意到我。而郝文明脸上的惊愕之情就溢于言表了。民调局内部早就将1975年的那件事封存了,除了黄然三人之外,只有我和郝主任知道当年肖三达和天理图之间的故事了。我的内心深处早就认定天理图在肖三达的手里,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妖塚里,如果黄然没有说谎的话,那到底有几个天理图啊?

  孙胖子的手终于离开了孽的胡子。他虽然不知道天理图是什么,不过也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孙胖子看着郝文明说道:“郝主任,这次是给你面子。下次再有这样的,我就和他们同归于尽。”他说话的时候,手上正不停地揉着黑猫的胡子根。好在他的畜生缘好,黑猫就像忘了刚才的事一样,它的胡子根被孙胖子揉美了,抬起眼皮冲着他细声细气地叫了一声:“孽……”

  经孙胖子的一再要求,黄然三人将鞋底符咒扯了下来,能看出来他们的背包里还有更厉害的装备,除了对郝文明多少有些顾忌之外,根本不担心我们几人两手空空的能造反。知道了有天理图的消息,郝文明也开始着急了。他看着张支言在妖塚的入口处下好了三个登山用的钢钩,将三根登山绳绑在上面,顺在下面后又拧成一股,这股三合一的绳子已经相当结实了,就算把二百六十斤的孙胖子绑在绳子上顺下去都没问题。

  张支言试了试绳子的结实度之后,对着黄然说道:“行……行……”黄然等不到他说完,看着我们说道:“行了,可以下去了。”

  出乎我意料的是,第一个下去的是蒙棋棋,她先顺着坑口扔下去一个冷焰火,借着焰火的光亮,蒙大小姐顺着登山绳滑了下去。紧接着阮良、孙胖子、张支言、破军和郝文明一干人也顺着登山绳滑了下去。最后轮到我和黄然下去的时候,黄然突然没有征兆地四下张望起来,之后他皱着眉头在原地踱步,好像突然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一直想不通。

  坑口下面的蒙棋棋连续催了他几次,黄然都没有下去,最后他犹豫了一下,看着我说道:“我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你问我吗?”我被他突然问得愣住了,这个不应该问我吧?不过我还是歪着头想了一下。实在想不起来有什么东西被忘记了:“你指的是什么?装备?武器?”

  黄然有些迷茫地摇了摇头,坑底的蒙棋棋在下面又开始喊道:“上面到底怎么了?黄然!你没事吧?说句话证明你还没死行不行?”蒙大小姐的这一嗓子把黄然的思绪拉了回来,他自嘲地笑了一下,向着坑底喊道:“没事了,这就下去。”

  说着,他看了我一眼,做了个手势让我先下去。我看着他的样子,好像是已经放弃了去想到底遗忘了什么东西。但是就在他下去的前一刻,黄然还是最后四处张望了一眼,才顺着登山绳滑了下去。

  坑底一团漆黑,不过黄然三人准备得也算充足,他们每人一只氙灯手电不算,还多拿出来两只手电,分给了郝文明和破军。在里面适应了一阵之后,眼睛也开始慢慢地适应了这里环境。我刚刚下来时,孙胖子就凑到了我的身边。他下来得早,已经发现了这里异样的地方。孙胖子上衣口袋里的财鼠扒着他的口袋露出脑袋,懒洋洋地向四周看了一眼,不过好像对这里的兴趣不大,尤其是看到孙胖子抱着黑猫的时候,马上又将耗子头缩回到了孙胖子的口袋里。

  孙胖子在我身边说道:“辣子,你看看四周围的墙面和天棚都是什么东西?”他说话的时候,破军十分配合地已经将手电光照在墙壁上,墙上满是一些透明和半透明的结晶体,竟然将手电光反射到了四面八方。

  这些结晶体看着好像就是那种还没有打磨得“恒久远,永流传”的东西,我回头向孙胖子问道:“这是什么?大圣,你可别告诉我墙上的都是钻石。”“钻石?美死你!辣子,这里要都是钻石的话,那以后市面上钻石就都成了白菜价了。”孙胖子左手怀抱着黑猫,右手指着墙上的结晶体,有些兴奋地说道:“这是水晶,这里是个水晶矿。不是我说,虽然没有钻石值钱,不过要是能把这里的水晶矿开发出来,那也够意思了。”

  听到孙胖子这么一说,我马上就反应过来为什么天眼在这里好像被屏蔽了。按着一般的常识来讲,水晶本来是可以增强天眼能力的,但是这里的水晶实在太多,经过反复的折射,天眼根本就无法传输出去,就像在一个被镜子层层包围的房间使用手机一样,手机信号根本就传送不出去。

  天眼失去了作用,不过还有一些外力可能借助。我们的位置是妖塚的入口,这个入口前后左右各有一个一人多高的洞口,我们几个人就像是站在十字路口的中心一样。黄然从背包里将阮六郎的见闻录掏了出来,他本来早就将见闻录背得烂熟,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翻看了阮六郎在进妖塚时的记录。

  借着阮六郎的帮助,黄然很快找到了我们要走的道路,他手指着我们身后的一个洞口说道:“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前面应该有一个温泉,过了温泉就能看见妖塚了。”

  “这里还不是妖塚啊?”孙胖子接过破军的手电,借着手电的光亮,看了一眼黄然手指的洞口内部说道,“老黄啊,不是我说你,在上面时你说下面是妖塚,下来了你又说过了温泉是妖塚,那个阮六郎的什么见闻你到底能不能看懂?不行的话就把见闻拿出来,我们这儿识字的人多,帮你看看,别走冤枉路。”孙胖子话音落时,他怀里的黑猫十分配合地轻叫了一声:“孽……”

  黄然看着黑猫笑了一下,走到他指的洞口说道:“阮六郎的见闻嘛……要是有看不懂的地方,我会请教郝主任的。至于妖塚在不在前面,进去了就知道。”说着,他站在洞口向里面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我们民调局的几个人都在原地没动,这个探路的小白鼠不是那么容易做的。最后还是蒙棋棋第一个走进了洞口,蒙大小姐进洞前看了我们一眼,哼了一声说道:“还以为你们民调局的人胆子有多大……这比耗子胆儿也大不了多少。就这个节奏还敢惦记天理图?跟在后面小心点,别有什么响动再吓着自己。”张支言在一旁附和道:“对……对……”孙胖子看了他一眼,说道:“慢慢说,别噎着。”

1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