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中计

  就听见“嘎巴”一声响,黄然那边终于将刀刃对好了位置。就见黄然握着匕首猛地向下一拉,将匕首在石墙上拉到了那个类似狼嘴的位置上,就在这一刹那间,整个这一面墙壁都开始颤抖起来。墙上剩余的砖头和水泥块一起跟着稀里哗啦地掉下来,以石墙的狼嘴为中心,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缝。这道裂缝逐渐地开始扩大,露出里面黑洞洞的一片。也就是过了一分钟左右,缝隙被完全打开,形成了一个容纳两个人并排前向的通道。

  妖塚开启惊动了远处的阮良,他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看见眼前突然出现的通道,当场就惊呆了:“出什么事了?为什么这里有个通道?”高亮看见他过来就是一皱眉,还是孙胖子反应快,他这时已经走到了阮良的身边,一把搂住了他的肩膀,低声在阮良的耳边说道:“别大呼小叫的,那三个毒贩子交代了这个藏毒的地点,他们就是为了里面藏匿的毒品,才陷害你战友们的。”

  阮良不是傻子,他应该早就看出来我们这群人有问题,孙胖子的解释也有点太不靠谱,怎么说这里也算是军事设施,在这里藏毒有点太不靠谱了。只是现在我们人多势众的,加上之前又在上面一起对付过狼患。他不好正面和我们冲突,只得借着孙胖子这几句话下坡了。阮良向通道里面望了一眼,回头对着孙胖子说道:“这里是军事设施,你们尽量不要破坏这里的格局。”孙胖子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呵呵地说道:“放心,保证轻拿轻放。这里的事情你不要管了,去看看你的战友怎么样了,算时间他们差不多也快醒了。”

  看着阮良离开之后,黄然从通道口退了回来,高亮看了他一眼,伸出手指在他面前勾了勾,说道:“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用了别人的东西记得要还。”黄然低着头将匕首塞到高亮的手里,一句话不说地退到了张支言和蒙棋棋的身边。

  高亮将匕首收好的时候,欧阳偏左已经到了通道的入口,他在口袋里掏出一大摞符咒,在里面找出来七八张符咒,可能是感到有些不够,他在另一个口袋里又翻出来一摞符咒,在里面找出五六张同样的符咒,凑齐了十多张后,欧阳偏左拿起一张符咒,向着通道里一甩,符咒好像沿着条直线一样飞进了通道里。他的这个手法和高亮一模一样,只是速度上比高局长差了一些。

  将第一张符咒甩进通道内之后,欧阳偏左又陆续将第二张、第三张符咒甩进了通道里,直到第七张符咒时出了问题——第七张符咒在被甩进通道的一刹那,突然着起了火来,火势烧得很快,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这张符咒已经变成了飞灰,从通道口又飘了回来。

  欧阳偏左似乎并不吃惊,他收起了剩下的符咒,同时嘴里面默念出一串生涩的音符,最后一个音符出口时,已经甩进通道里的五张符咒同时着起了火,转眼也化成了飞灰。欧阳主任回到高亮的身边说道:“这里有禁制,最多能进去六个赢(人)。”

  高亮回头看了黄然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阮六郎的见闻上没有说只能进去六个人吗?还是你又忘了?”黄然面无表情地回答道:“当时他是一个人进去的,就算他发现了这个禁制,对他来讲也没有意义。”

  “这次你说得好像有点道理。”高亮说到这里,回头数了,说道,“六张门票……杨军,丘不老,林枫,雨果,嗯,欧阳偏左再加上我正好六个人……”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黄然打断了:“我呢?高局长,你是不是把我忘了?只有我才知道阮六郎见闻上面写的是什么,怎么看也应该把我带上吧?还有,刚才不是说好了,让我也去进去吗?”

  高亮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刚才不知道只有六张门票,我们也很紧缺。你也说了,阮六郎的见闻只有你知道,再从你的嘴里说出来,没有原版比较,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别把那个见闻太当回事,当初阮六郎也只是得到了一个大概的地址,他能从妖塚里安全出来,我们六个人也能。还有,我刚才说的是给你一次开启妖塚的机会,并没有说妖塚开启了,你也跟着下去。这样吧,我在下面给你多拍几张照片。”

  黄然又求了几次,高亮就是不松口。等高局长开始准备要进入通道的时候,黄然感觉无望,才闭上了嘴,一脸的恨恨之色盯着高亮他们一行人进入了通道里。

  高亮在进去之前,又叮嘱了一遍郝文明和我们几个一定看住了黄然,杨军犹豫了一下,将他的黑猫留给了孙胖子:“你替我看一下这只猫,有事……就让它叫。”杨军做了一个手势,黑猫向上一蹿,跳到了孙胖子的肩头,仰着脸和孙胖子来了一个“面对面”,还没等孙胖子准备好,它一龇牙,叫了一声:“孽……”

  真不知道孙胖子为什么那么有畜生缘,之前被狼群困在哨所里的时候,我就想过,要是早点把孙胖子扔出去,让他和那只白色巨狼见一面,也许就凭孙胖子的个人魅力,就能遣散群狼。

  眼看着高亮六人进了妖塚,走之前将黄然三人重新铐到了一起。留下我们几个看守黄然三人组。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在高亮他们进入妖塚的一刹那,我感觉到眼前黄然似乎是发生了一点变化,他紧绷的神经好像突然松弛下来,脸色又挂上了他招牌式的微笑。

  高亮他们进去后,场面有些冷场。最擅长热场的孙胖子正被黑猫缠得手忙脚乱,最后还是现场唯一的女性发话了:“你们的高局长进去了,我们现在干吗?是不是到了斗地主的节奏了,你们带扑克牌了没有?”

  “斗地主,你怎么不说打麻将?差不多能开两桌。”孙胖子小心翼翼地将黑猫抱在怀里,抬头看着蒙棋棋说道,“蒙大小姐,做犯人要有做犯人的态度,不是我说,你这是做犯人的节奏吗?”

  “犯人……呵呵。”黄然突然没来由地笑了起来。郝文明冷冷地看着他,等黄然的笑声小了一点之后,才冷笑了一声,说道:“好笑吗?黄然,你不是进不了妖塚就气疯了吧。”“妖塚……哈哈。”黄然好像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笑得前仰后合,浑身乱颤的,最后竟然蹲到了地上,拍着大腿继续笑个不停。

  眼前这个黄然就像换了一个人,完全没有了之前他被高亮吃得死死的样子,好像有点不对劲了,我和破军一左一右两支突击步枪对准了黄然。我将准星对准了黄然的眉心后,说道:“你笑够了吗?用不用再来点刺激的,我表演个爆头给你的同伴看看?”

  黄然终于站了起来,他收敛了一点,但还是嬉皮笑脸地向我摆摆手,说道:“笑几声而已,不用爆头真么严重吧,遇到好笑的事情,我真的控制不住……哈哈。”说完,他捂着嘴又笑了几声。我的内心深处突然有种感觉,现在最好开枪打死他,否则的话一会儿可能会有大变故。不过想归想,总不能就因为他笑了几声,就要了他的命吧?

  “别笑了!”郝文明突然大喊一声,郝主任这时的脸色已经变了,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对着黄然大声说道:“这是你设好的局!妖塚有问题!你把高局他们怎么了?”郝文明的这一声大喝让黄然收起了笑容,他转过头来看了郝文明一眼,说道:“谁说妖塚有问题的?妖塚一点问题都没有。”说到这里,他把目光对准了通道的位置,再说话时声音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感情,“但是……谁说这是妖塚的?”

  听到黄然最后一句话,郝文明的瞳孔一阵紧缩,他突然对着我和破军大喊一声:“开枪!”“开枪?”黄然冷笑了一声后,继续说道,“晚了……”他说得没错,这时我和破军已经原地僵住了,虽然还是保持着一个瞄准,准备要射击的造型,但是除了眼球还能转几下之外,整个身体就像是被石化了一样,一动不能动。

  郝文明的突击步枪给了高亮,他现在手伸进了手枪套里面,已经握住了枪柄,就在拔枪前的一刹那,黄然突然向前跨了一步,抬脚踩住了郝主任的影子。郝文明拔枪的动作进行了一半,突然身体僵住,一动不动就像变成了蜡像一样。

  “呵呵……”黄然又轻笑了几声,好像又想起来了一件好笑的事情,看着一动不动的郝文明笑道:“衣服裤子都被你们搜过了,怎么就不知道看看鞋底呢?鞋底就不能画符下咒了吗?”听他这么一说,我转动眼珠,看向自己的脚下,果然,张支言的一只脚正踩在我的影子上,破军的影子上踏着蒙棋棋的一只脚。他们三人手上的手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打开,扔到了地上。

  这是,孙胖子突然说话了:“不是我说,你们是不是把我忘了?知不知道这样很伤我的自尊心?”他说话的时候,已经揪着黑猫脖子后面的皮肉,将黑猫提了起来,猫脸对准了我们六个人。这只黑猫也不反抗,老老实实地任由孙胖子这么提着它,两只黑洞洞的眼睛直盯着黄然,好像只要孙胖子给个指示,它就能再撕心裂肺地来一嗓子。

  “我要是你就不让这只孽乱叫。”黄然转过身子,冲着孙胖子笑了一下,说道,“你也吃过这只孽的亏,应该知道它的叫声可不分敌我,我倒在地上的时候,你也站不起来。而且,如果我们都丧失了行动能力的话,那在明天天亮之前,我们就会被活活冻死。别指望高胖子他们几个回来救你们,他们几个现在的情形,比起你们来也好不了多少。”

  他这几句话点中了孙胖子的死穴,黑猫的确是一样王牌,但是现在这样的状况,黑猫的威慑作用要远远大于实际作用,它的那声叫就像在敌我混战的地区扔下一颗原子弹,那是一种同归于尽的下下之策。

  孙胖子和黄然两人就这么一直对视着,最后还是孙胖子受不了压力,将黑猫重新抱在怀里,同时向后连连退了几步,将自己的影子撤出了黄然三人范围。但他还是将一只手放在黑猫的背上,给人一种感觉,他随时会将黑猫向黄然他们三个扔过去。

  看到暂时没了黑猫的威胁,张支言和蒙棋棋各自踩着我和破军的影子,走到我们俩的身前,下了我们的武器和装备之后,才抬脚离开我们的影子。在他俩抬脚的一刹那,我和破军重新得到了身体的掌控权。看见我和破军能动了,孙胖子大喊一声:“辣子,大军,你们俩到我这边来!”

  我和破军站到孙胖子身边的时候,黄然也给郝文明缴了械,将郝主任身上零零碎碎的东西都掏了出来。反复搜了几遍之后,黄然才抬腿从郝文明的影子中走了出来。控制住局面之后,他回头看了张支言一眼,手指着远处的一个角落说道:“还有一个。”张支言会意地点了下头,转身向黄然手指的方向走去。

  重获自由的郝文明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他盯着黄然良久,突然伸手拍了两下巴掌,说道:“不是我说,你这个局设得还真是漂亮。当年你在我手下的时候,怎么没发现你有这个本事?我以前一直都不相信高亮会上别人的当,真的想不到他会栽在你的手里。”

  黄然摇了摇头,他好像对自己的计划还是不太满意:“还是出了点纰漏。我没想到还有一个白头发和一只孽能跟着你们过来,我原本的剧本不是这样的。不过还好,结局没有大的出入。话说回来,能让你们高局长进套的确不容易,他在上面前前后后诈了我十几二十次。有两三次我都以为被他看穿了,差一点就要向他交底,好在我最后一刻还是忍住了。”

  郝文明冷笑一声说道:“你这份心思也了得,为了让高亮入局,你还先巴巴地造出来一个假妖塜来。不是我说,对付高亮他们几个,有外面的那群狼就够了,用不着这么大费周章吧。”

  郝主任的话刚说完,黄然又是呵呵地笑了起来,刚想对郝文明说点什么的时候,远处张支言带着阮良回来了。我们两群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这两人的身上。阮良的突击步枪在张支言的手里拿着。阮良一眼的惊愕之色,走到我们的身边后,说道:“出了什么事了,我刚才怎么突然间就不能动了。你们的人怎么少了这么多?你们高局长呢?”

  孙胖子抱着黑猫对阮良说道:“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没见过毒贩子逆袭缉毒警察吗?多大点事儿。我们高局长走了……别那么看我,他不是殉国了,高局长带着我们几个主任进通道了。”

  黄然没有理会孙胖子的胡说八道,他看着郝文明继续说道:“郝主任,跟你交个实底,这个局我设了一年。但是为了一个高亮加上丘不老他们几个还不用我费这么大的气力。”说到这里,他好像想到了什么,捂着嘴又笑了一下,接着说道:“你真的以为这个妖塚是我造的西贝货?真是太给面子了,我要是有那个本事,早就把你们民调局从地球上移除出去了。”

  郝主任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这里不是你搞出来的?这真是……妖塚?”黄然淡淡一笑,说道:“算是一半吧。”“一半?”郝文明的眉头皱了起来,说道:“说明白点,一半是什么意思?”

  黄然还没有说话,他身后的蒙棋棋抢先说道:“你哪儿来的那么多话,你这还是做俘虏的节奏吗?”蒙棋棋还想继续往下说,黄然摆了摆手阻止道:“没事,郝主任是我以前的上司,他的面子我一定要给。”

  把蒙棋棋打发走之后,黄然继续说道:“我之前和高亮说的大部分都是真的,我的确是在刘处玄的墓室里发现了阮六郎的见闻,只不过在进入妖塚的方式上面,我隐藏了一点点。”

9条评论

  • 智爱说道:

    每个角色都不会白写,按照一般小说的尿性。阮良多半就是软六郎的后人了。作者,情节约么

  • 阮六郎说道:

    没错,阮良是我的后代,他现在隐藏的很好!

  • 匿名说道:

    写到现在为止,除非作者后面有很深的坑藏着,民调局除了白头发的和杨逍,都是废物……是不是只有我一个有这个想法?尤其猪脚两个,还特种兵出来的,像吗?

    • 名字什麼的隨便啦说道:

      初段來說,比天真已經強多了,後段還會進化的, 耐著性子看唄~

  • 大漠孤烟说道:

    写的不错,平均水平比鬼吹灯好。

  • 满香说道:

    白头发的有无人敌,杨枭,杨军,最后辣子也成白发,无人敌还把自己的力量种子给了辣子,老吴的种子还是徐福给的!

  • 满香说道:

    民调局地下五层关着继徐福大方师职位的广仁,最后被自己徒弟火山大方师救走,算辣子半个师傅,和吴勉归不归相爱相杀

  • 满小香啊说道:

    阮良就是阮六郎

  • 抠脚李说道:

    怎么老有人一脸讨厌的在那抖机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