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妖塜

  下面的楼梯出奇地狭窄,只能容得下一个人行走,而且每五蹬台阶就是一个转弯处,不知道当初为什么要设计成这样,不过还真像阮良刚才说的一样,只要有一把突击步枪,找一个转弯处守着,不管下来的是人还是狼,都不用精确瞄准,绝对都是一枪一个。

  楼梯九曲十八弯的,阮良在前面走得小心翼翼的,我没有说话分他的神。过了十二三个转弯处之后,我们才算真正到了仓库底部。到底是军用仓库,比起来民调局的那几层地下室,这里也小不了多少。单看上面的那个哨所的规模,谁也想不到它的下面会有这么大的仓库。只是现在这里空荡荡的,加上一团漆黑,现在只有俩人,心中多少有一点不踏实的感觉。

  阮良看起来对这里也不太熟悉,他先是低着头想了半天,又拿着手电先是原地转了一圈,判断好东南西北之后,才转脸手指着他的前方对我说道:“我记得前面有一个负责单线紧急照明的发电机,可能里面还能有一点柴油,过去看看我们的运气好不好吧。”说话的时候阮良已经向手指的方向走过去,我只能在后面跟着他。

  他倒是没有记错,向前面走了不一会儿,就在一个角落的房间里,找到了他说的那个发电机。可惜里面的柴油已经挥发得差不多了,好在在角落里又发现了成桶的柴油。忙活了半天之后,我和阮良将柴油倒进了发电机里,开动发电机,合上电闸之后,终于看见了电灯的亮光。但毕竟是应急照明,整个仓库里也只有四五盏灯亮着。

  我对着阮良说道:“好了,这里有光源了。我们再转一圈,没什么问题就上去吧。”阮良点点头,带着我向仓库的纵深走去,围着仓库我们走了差不多一圈。就在我觉得差不多了,准备和阮良回去的时候,我的眼睛恍惚了一下,在仓库的一处墙壁上看到了有一丝淡淡的紫色气体冒了出来。

  这丝紫色的气体若有若无,断断续续地从墙壁中渗了出来。在昏暗的灯光下几乎看不到它。刚才我第一眼看到这丝紫气的时候,第一个反应是眼花了,等到又有紫气冒出来的时候,才敢肯定自己没有看错。

  白中泛青的阴气我倒是常见,这种紫色的气体我只是在资料室里见到过类似的介绍,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两个字就能形容——妖气。为了确定我的想法,我从放在衣袋的皮夹子里抽出一摞符纸(刚进民调局时给的,但是因为欧阳偏左和郝文明都忘了教我们使用方法,所以到现在为止一次没用过),前一阵混迹在资料室的时候,除了翻看各种资料之余,就是向欧阳偏左打听了这些符咒的使用方法。

  我在这摞符纸中抽出来一张背面用红笔写着“鉴妖符”的符咒。确定无误之后,我用两只手指掐着符纸的一角,慢慢地将符纸往紫气中心的位置送。这张符纸刚刚接触到紫气的外围时,中间画着咒语的部分突然火花一闪,从咒语的内部向外着起火来。这张符纸就像是掺杂了火药的引芯一样,火势烧得异常迅速,好在我的手松得快,在火势烧过来的瞬间我丢掉了已经差不多快烧成灰烬的符纸。

  阮良在我身后已经看得愣住了,他瞪大了眼睛,手指着地上符纸的残灰说道:“你在干什么?”这里的灯光太昏暗,阮良没有看清刚才烧的那张符纸上面画的是什么。我后退了一步,尽量地离开了紫气的范围,回头看了他一眼,说道:“我那一张是硫磺试纸,你没闻到这里有一股硫磺味吗?”

  阮良抽了抽鼻子,有点茫然地说道:“有硫磺味吗?我怎么一点都没有闻到?这里的硫磺浓度很高吗?”我已经没心思继续在这里待这儿了,对着阮良说道:“试纸都烧成灰了,你说高不高?”说话的时候,我已经转身向着楼梯的方向走去。

  和下来的顺序正好相反,这次是我走在前面,阮良在右面跟着。回到暗门的入口时,高亮和孙胖子正伸着脖子向下面望来望去。看见我的脸色不对,高亮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说道:“下面有什么事吗?”我看了一眼后面跟上来的阮良,喘了口粗气说道:“下面的硫磺漏气了。”

  “硫磺漏气了?”高亮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就反应过来,跟着说道,“情况严重吗?”我从皮夹子里掏出和刚才一样的鉴妖符递给了高亮,说道:“严不严重不好说,但是这样的试纸都受不了下面硫磺的浓度自燃了。”高亮接过符纸,沉吟半晌之后,对着阮良说道:“我们要准备下去,你去看看你的战友怎么样了,一会儿我们先把他们抬进去。”

  眼看着阮良进了里间屋,高亮才回头对我说道:“硫磺泄漏的位置在哪儿?”我带着他进了暗门,拐了几个弯道之后,我站在楼地上,指着下面远处的一面墙壁说道:“就是那里,那丝紫气时有时无的,到跟前才能看清。”我说完之后,回头看了高局长一眼,就看见高亮突然对着那扇墙壁甩了一下手,我给他的那张符纸电闪一般笔直地飞向墙壁的方向。眼看着符纸就要撞到墙壁,突然空中火花一闪,那张符纸着起了火,着火的符纸卸了向前的动力,转眼之间化成几节飞灰,飘飘扬扬地落到了地上。

  这是我进了民调局之后,第一次看见高局长出手(以前昏迷时见到的不算),一张几乎没有重量的符纸竟然被他甩出去那么远,看得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亲眼看到符纸变成了飞灰,高亮突然冷笑了一声,说道:“不用往下面走了,沈辣,我们回去。”说完,不再理会我,一转身,他自己先向暗门的出口走去。

  出了暗室的大门之后,高亮叫上了孙胖子,连同我一起到了外间屋。这一段时间内,外面的那只巨大的白狼没有继续带领狼群向里面攻击的意思,但是有上一次的狼群差点攻进来的教训,连同黄然三人组的众人,都在不同位置倚住了抵在大门的那张桌子。只有杨军一个人没有当回事,他坐在桌子上,眼睛几乎一眨不眨地盯着黄然他们三个。

  高局长回到外间屋后,第一时间对着我和孙胖子喊道:“沈辣,孙德胜!从现在起,你们俩的任务就是看管好黄然他们三个人。如果他们三个要是乱动的话,不用请示,直接开枪!出了事算我的!”孙胖子听了呵呵一笑,拉开了枪栓,枪口虽没有瞄准黄然三个人,但还是有意无意地向黄然他们三个靠拢。

  黄然有些惊讶地说道:“高局长,你这是什么意思?”高亮瞪了他一眼,反问道:“你的妖塚找到了吗?想不到绕了这么大的一圈,最后还是被你算计了。”黄然好像还是听不懂高亮话里的意思,脸上一副迷糊的表情。高局长瞪了他一眼后,不再理会他们三人,安排众人先将阮良的几位战友抬了下去。

  好在地下的仓库够大,我们几个人将那几个昏迷的战士安置在距离冒着紫气较远的位置,高亮和杨军也带着黄然三人组到了暗门里面。战士这边交给了阮良和破军看护,我和孙胖子被高亮叫了过去。还是那句话,那三个人不管是谁,只要敢乱动我们这边就开枪,出了事情由高局长负责。就在高亮准备开始盘问黄然他们三个人的时候,上面的哨所里面突然传来了一阵枪声。

  门外的白色巨狼又带着狼群向屋内进攻了一次。由于林枫手上的只是普通子弹,对付这只巨狼几乎没有任何杀伤力,差点吃了大亏。大门瞬间被它撞出来一道缝隙,一只好像熊头一样的狼头已经挤了进来,随着它一声一声的嚎叫,后面的身子也一点一点地挤进来。顺着它开出来的这道缝隙,后面的狼群一只接一只涌进到屋子里,向着众人冲过去。林枫已经顾不上巨狼,他就站在桌子上举枪对着冲进来的群狼就是一梭子,子弹打光之后,门前留下一片狼尸,后面还有源源不断的群狼顺着缝隙向屋内冲进来。好在后面的雨果又扔了一支突击步枪过来,虽然里面的子弹不是民调局特制的,但是对付普通的群狼还是不成问题的。林枫对付涌进来群狼的时候,那时白色巨狼已经将一只爪子伸了进来。

  好在郝文明反应快,他对身边的几位主任喊道:“你们先撑一下!”喊话的时候,他已经跑到身后的炉子旁,当下也顾不得烫手了,一咬牙将还烧着火的炉子捧了起来,郝主任大喊一声,举着炉子跳上了桌子,居高临下对着狼头猛砸了下去。这只狼虽然巨大,但好歹还是畜生,生性怕火,炉子砸到它的脑袋后,里面还没烧完的柴火撒了出来,还在燃烧的火苗炙了巨狼满头满脸。巨狼哀嚎一声,抖动狼头,将还烧着火苗的柴火抖了下去。随后脖子一缩,将挤进门内的半个身子又缩了回去。

  当我和高亮冲上来的时候,大门已经重新关上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动物皮毛烧焦的味道。别人还好说,只是郝文明已经跑到了水缸旁边,龇牙咧嘴地将两只手掌浸泡在冷水里面。

  高局长皱着头听完林枫讲述了刚才事情的经过之后,说道:“上边不守了,我们全部撤到下面的仓库里去。”说到这里,高亮突然没来由地冷笑了一下,他环视了一遍身边这几位主任之后继续说道:“这下面的东西可能比外面那只妖化的狼要好玩多了,也可能危险多了。都听好了,我只说一次,这次八成是黄然设的局,他到底想做什么我能猜个大概,能肯定的是他的目标不是我们,应该是下面的什么东西。黄然他们这次豁出去把我们拉进来,也说明他们没信心能自己搞定这件东西。不管怎么样,这件东西我们民调局要定了:黄然他们三个人我们也不能放走。”

  说到这里,高亮顿了一下,缓了口气继续说道:“我们这次来得匆忙,主要的装备都没带过来,下去之后要多加小心,别中了黄然的道:好了,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就下去。”

  根据之前的经验,狼群被打退一次之后,会安静一段时间。趁着这段时间,高亮打头,带着这几位主任进了暗门,我举着突击步枪殿后。我最后一个走进了暗门的楼梯上,顺手将暗门关好,就这么看还真和阮良之前说的一样,不管是什么狼都没有能借力闯进来的能力。

  走到了下面的仓库时,就看见黄然三人正蹲在地上,孙胖子和杨军在旁边守着。本来还惊奇这三个人怎么能那么老实蹲在地上,走进了几步才看见他们的前方有一只漆黑的猫正在来回溜达。感受不到狼群的威胁之后,这只“孽”就非常地活跃。说实话,不光是黄然他们三个,就连我也对黑猫之前那声惨叫都留下了阴影,现在回想起来那声凄厉的叫声,我还两脚发软,浑身起鸡皮疙瘩。

  看见我们一行人走了过去,这只黑猫走到了杨军的脚下,向上一蹿,爬到了他的肩头上,冲着我们几个人轻轻地叫了一声:“孽……”这一声叫完,自高亮以下,众人都齐刷刷地停住了脚步,眼睛直勾勾地瞅着这只传说中的动物。而黄然他们三人脚一软,直接就坐到了地上。这只黑猫的传说太过骇人,看到它刚才的这声轻叫没有任何副作用,我们的心里才算稍稍安稳。

  “杨军,你不能让你们家猫住嘴吗?不是我说,它叫起来挺瘆人的。”孙胖子盯着黑猫说道。他之前也吃过黑猫的苦头,虽然之后这只猫一直围着他转,但是孙胖子对这只猫的态度,比黄然也强不了多少。杨军听到之后也没有表态,他只是轻轻地捋顺这黑猫黑缎子一样的毛皮,黑猫舒服得眯起了眼睛,又是轻轻地叫了一声:“孽……”

  孙胖子心里虽然不痛快,但还是不敢去惹杨军。他喘了口粗气,把脸扭向了一边。高亮看了众人一眼,说道:“一只猫叫而已,你们怕什么?”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有意无意地瞟向杨军肩头的那只黑猫,这句话说的没什么底气,壮胆的成分大一点。

  高亮说完话之后,让我领路,绕开了杨军和黑猫,向前直走。一直走到了冒着紫气的墙壁的位置,几位主任看到冒出来的丝丝紫气的时候,眼睛也直了。丘不老走到近前,盯着冒出来的紫气看了半晌后,回头看向高亮说道:“把墙凿开吗?这后面肯定有东西。”

  高亮没有直接回答丘不老的话,他四处看了看,在不远处的地上捡起来铁丝握在手中。又走回到墙壁跟前,高局长好像是想对墙壁做某种测试,但是犹豫了一番之后还是放弃了。高亮回头看了还蹲在地上的黄然一眼,似笑非笑地对他说道:“你不过来吗?看看这里是不是你要找的妖塚?”黄然蹲在地上,将他还铐着手铐的双手举了起来,两副手铐铐着三个人,黄然在中间,蒙棋棋和张支言一边一个。

  “不能把这个打开吗?”黄然说道,“这里是封闭的,再说你们人又多,我们跑不了,就不用这个东西了吧?”“还是戴着吧。”高亮笑眯眯地摇了摇头,说道,“你戴着手铐,我看着心里舒服。”

  听到高亮这么说,黄然也只能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他们三个人晃晃悠悠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走过来看清了从墙壁中冒出来的那丝紫气之后,三人的表情都显得很惊讶。蒙棋棋和张支言不约而同地望着黄然,看样子是有什么话要问他,碍于我们在场,他俩的话才没有说出来。

  黄然见到紫气之后,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面无表情地盯着这缕似有似无的紫色气体。高亮也不催他,只是斜着眼睛瞅着黄然脸上表情的变化。过了两三分钟之后,黄然突然向后退了一步,同时咬破了自己的食指,将几滴鲜血弹到墙壁上冒出紫气的位置。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在鲜血溅到墙壁上的一瞬间,本来已经冒出来的丝丝紫气竟然迅速向回飘去。那几滴鲜血就像对这缕紫气有磁性一样,飘出来的紫气又重新被这几滴溅到墙壁上的鲜血“吸”了回去。随着被重新“吸”回去的紫气越来越多,墙壁上的血迹也开始慢慢变淡,从鲜红色变成粉红色,没有几分钟的时间,墙上的血迹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消失得无影无踪。血迹完全消失之后,紫气也没了束缚,又像刚才一样,一丝丝地从墙壁中飘出来,像香烟的烟雾一样,慢慢地消散在空气中。

  看到这个情景,黄然才重新向前迈了一步,回头看了高亮一眼,说道:“有没有钉子之类的东西,给我一个。”高亮好像知道黄然要干什么,他也不说话,将之前捡到的铁丝送了过去。黄然将铁丝捋直之后,顺着墙壁上已经消失的血迹位置,将铁丝慢慢地捅了进去。说也奇怪,这根铁丝没有遇到一点阻力,就像是捅进了豆腐里一样,转眼之间,这根差不多一拿长的铁丝几乎全都送进了墙壁里面。

  黄然回头看了高亮一眼,说道:“都这样了,还用我说吗?”高亮皮笑肉不笑地龇了龇牙,说道:“该说你就说啊,我怎么知道你们宗教委员会对此是什么看法?”

  黄然有点无可奈何地看了看高亮,又把头转向了冒出紫气的墙壁方向,犹豫了一下说道:“这里飘出来的是妖气无疑,而且这股妖气散而不断,连绵不绝,遇血化腐。加上它嗜血的特性,绝对不是一般刚刚妖化的动物所能散发出来的。这股妖气的特性是属于一种强大嗜血妖类特有的,看起来墙后面应该就是我找了几年的妖塚。”

5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