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地下仓库

  丘不老和林枫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神总是有意无意地飘向我和孙胖子这边,那种冷冰冰的眼神看得我心里十分不舒服。好在他们两人很快结束了对话。丘不老沉着脸从桌子上跳了下来,一句话不说直接向高亮看守黄然三人组的里屋走去。从我们身边经过时,丘主任又是莫名其妙向我和孙胖子这边看了一眼。等他过去之后,孙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别拿他当回事儿,我打听过老丘的底细。老丘这是当年看《追捕》看多了,中了杜丘的毒。不是我说,现在算不错了,听说他当年天天风衣墨镜的,后来被高局长批了一通,他才把那身行头脱了,想想他当年那德行。”

  丘不老当年是什么德行,我没什么兴趣。现在感兴趣的是他进去干什么,郝文明看着丘不老进到里屋之后,和欧阳偏左对了个眼神,欧阳主任笑嘻嘻地对林枫说道:“老林,这么啥个意思莫,你们这是想干甚咧?”

  五室主任欧阳偏左的地位特殊,他负责民调局整体的装备和人员培训,除了吴仁荻之外,剩下的几位主任都要给他面子。破军以前讲过,曾经有一段时间,丘不老不知道因为什么得罪了欧阳主任,从那天开始他手下的调查员再上五室那里领取装备的时候,类似特殊子弹这样的装备从来就没有给齐过。欧阳偏左就像算好了一样,给的装备刚刚够处理事件用的,弄得好几次二室的调查员在处理事件的过程中都是险象环生的。

  这还不算,五室存放着民调局所有调查员的本命符纸(我和孙胖子刚进民调局就在上面滴血的符纸),这种符纸只要滴上一滴鲜血,这一辈子都管用的。但是欧阳主任突然改了规矩,说是为了保证本命符纸的质量,本命符纸上面鲜血每个星期都要更新一次。这个规矩对别的调查室直接忽视了,只有二室的倒霉蛋们每个礼拜都要去五室采血。采血的方式也换了,由五室的人员用医疗器械采血,每次都满满地抽足一大针管的量。一个月后,二室的调查员个个都脸色苍白,步法轻浮的。再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能成为民调局的处理对象。后来还是郝文明和林枫做的中间人,丘不老说了软话,欧阳偏左才算放过了他。

  欧阳偏左不能得罪,林枫最后望了一眼窗外,回来蹲在我们的前面说道:“外面的野狼太多,对付它们不是我们民调局的强项。我们现在这样太被动,不是个办法。我和老丘商量了,找个诱饵,把那只妖化的白狼找出来,这要把它干掉,那些狼群自己就散了。”说着,他用刚才丘不老一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看得我的心里哆嗦了一下。

  暂时没有了外面的压力,郝文明顺着桌子边也凑过来,他的双手抵住桌子,瞪着眼向林枫说道:“别打我们一室人的主意。这个诱饵,你和丘不老谁爱当谁当。不是我说你,好好地守着不行吗?”

  郝主任脸上的表情微怒,林枫却笑了一声,说道:“郝文明,你想到哪去了?我能让咱们民调局的自己人出去做诱饵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看见阮良突然没来由地抖了一下,他看向林枫的表情也变得不自然起来。)林主任笑呵呵地看了我一眼,接着向我说道:“是要借你用一用,不过诱饵轮不着你,都安排好了,我们当中就数你的枪法好,诱饵出去之后,”说到这,他顿了一下,手指着大门处的小窗户说道,“你在这里负责消灭狼群,在这个视线范围之内,所有能动的物体应该都跑不了吧?”

  没等我说话,孙胖子已经听明白谁是诱饵了,他回头看了看里间屋的方向,又回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林枫说道:“林主任,除了那个小姑娘之外,张结巴和黄胖子你准备选谁?要我说还是黄胖子吧,他一句实话没有,外面的狼群八成和他脱不了关系。反正你们都看他不顺眼,把他扔出去,这个诱饵牺牲了,你们的问题就都解决了。要是他命好没死成,那只大白狼被干掉了,那起码眼下的问题先解决了。就黄胖子吧,怎么看都合算。”

  林枫笑着看了孙胖子一眼,说道:“你倒是有点意思,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他话还没说完,里屋大门已经打开了。丘不老第一个出来,黄然、蒙棋棋和张支言三人被两副手铐铐着走了出来,白头发的杨军和高亮跟在最后走了出来。

  林枫见到他们出来,不再理会孙胖子。他先回到窗口的位置,什么都不说,先将枪口伸到外面,不看枪口对着的位置,只是漫无目的地开起枪来。转眼之间就将那大半匣子弹打空后,回头没有目标地说道:“那个谁,把子弹给我。”他这句话出口,我、孙胖子和破军三人同时把头低下,林枫已经伸出了手,没有人回应,直接把他干在那了。最后还是阮良看不下去,给他送了一个弹匣的普通子弹。

  高亮倒是没有理会林枫,他对着郝文明说道:“把他们的手铐打开,蒙棋棋要出去。”他的这句话出口,我们屋所有人都愣住了,没想到丘不老进去就谈了这么一个结果。那三个人也表情各异,黄然低头不语,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蒙棋棋倒是满不在乎地将手脖子上的手铐伸出来,让郝文明给她打开。张支言想说什么,但是他越激动口吃得越厉害,他歪着脖子眯着眼睛费了半天劲,只是“棋……棋……棋”地一直绕下去。

  雨果主任的脸色有些难看,他第一个说道:“你们都疯了吗?让一位女士独自去狼群做诱饵?这是魔鬼才能做到的事。看在上帝的份上,收起这个疯狂的念头吧。”孙胖子在旁边不咸不淡地跟了一句:“不是我说,黄胖子和张结巴呢?他们俩干吗?在后面加油喊号子?”

  他这句话说完,黄然抬头看了他一眼,又马上把头低下。就这一瞬间,黄然脸上的表情带出了些许的无可奈何。张支言的脸色涨红,憋了半天最后一跺脚,终于憋出一句整话:“棋……棋不……能去!”高亮看着他笑了一下,说道:“蒙棋棋不去当诱饵,谁去?”张支言倒是没直接说出来人名,他只是转过脸来,眼睛直勾勾地瞅着黄然。

  黄然还是低着头,就像不知道张支言在看他一样。他倒也真沉得住气,看来只要不说出他的名字,黄然就当是在说别人。最后倒是蒙棋棋不耐烦了:“别那么啰唆可以吗?这还是当诱饵的节奏吗?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别的不用你们管。”

  张支言一跺脚:“棋……”蒙棋棋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说道:“说不出来就别说了。听我的,我再说最后一遍,金瞎子年初给我算的命,今年我是天狼星冲宫,但是有武曲星借运,有大贵人相助。现在除了贵人还没到之外,别的这不都说准了吗?再说了,他算我还有七十六年的命,七十六年呐,我怕谁?”说着,她又转过头对高亮说道:“把我的东西都还我,别误了我向武曲星借运的节奏。”

  高亮脸上的笑容收敛了几分,看了一眼黄然,看他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后,才向郝文明说道:“给她吧。”郝主任答应了一声,走到右侧的房间里去取蒙棋棋的物品。孙胖子直摇头,看了一眼高局长,小声说道:“还真让她去啊?高局,算命的话你也信啊?不是我说,封建迷信害死人呐。”高亮哼了一声,牙缝里挤出来一句:“你干的就是封建迷信的活……”

  民调局的资料室里类似这样人的资料,可惜我对人名的兴趣不大,现在后悔也晚了。好在身边还有人知道这个金瞎子的来路。我凑到破军的身边小声问道:“大军,金瞎子是谁?也是宗教委员会的人?”破军说道:“那倒不是。金瞎子和宗教委员会没有关系,他也不是瞎子,就是因为他不管到哪都爱戴一副墨镜,南方那边管他叫盲金,北方叫他金瞎子,他的本名倒没什么人知道了。金瞎子是一个相当厉害的推命师和风水师,他推算的命格准得邪乎。当初高局还想把他挖过来,可惜他开的条件我们给不起,挖人的事就那么算了。不过这几年他被澳门的几家大赌场供起来了,专门给这几家赌场看风水。已经很少给人算命了。想不到这个蒙棋棋还有这个造化。”

  难怪蒙棋棋自告奋勇要出去当诱饵,高亮会同意。这时,蒙棋棋已经将她的物品点算了一遍,重新将所有物品都放到身上相应的位置。我也检查了一遍枪械,孙胖子将他和破军剩下的画着红线的弹匣也送到我这里来。高亮正要让我们搬开桌子时,一直插不上嘴的阮良突然说道:“不是真的让这小姑娘去引狼吧?就算她是毒贩子也不能这么干吧?”看见没什么人搭理他,高亮的四周都围着人,阮良只好跑到林枫的身边说道:“我们不用出去,守在里面就行了。我听过附近林场的人说过野狼群的事,只要熬到明天早上,太阳一出来,这群狼自己就散了。”

  林主任本来不想理他,但是被阮良说得烦了,看了他一眼,有点不耐烦地说道:“外面不是一般的狼,我们守得太被动,很容易发生危险。”

  “我们可以退到地下的仓库里,仓库门是向下的,外面的狼根本没有办法借力撞开它。还有仓库下面入口很小,就算真有意外,门被打开了,只要有一把突击步枪守着,光靠打死几只狼尸就能再把入口堵上。”阮良指着左侧房间的地板说道。

  “这里有地下仓库?你过来说。”高亮的表情有些怪异,把阮良叫到身边之后,他接着说道,“仓库为什么会建在地下面?还是在屋子里?里面放的什么东西?”阮良挠了挠头皮说道:“以前这哨所的前身就是一个战略物资的中转站,一些重要的战略物资都保存在地下仓库里。后来上面改成哨所之后,地下仓库的主要入口就被封了,只留下了一个走人的小入口,下面被哨所的战士当成菜窖用了。”

  高亮看着阮良手指的方向,突然回头说道:“刚才你怎么不说?”阮良苦笑了一声,说道:“以后这里还是有恢复战略物资中转站的可能,这里怎么说也是属于军事秘密。要不是那个小姑娘要出去引狼,不到最后的关头,下面仓库的事情我是不会说的。”

  高亮低头沉吟了半晌后,再抬头时先指着蒙棋棋身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对着郝文明说道:“先把她的东西收了。”再说话时回头把我叫到了他的身边,指着阮良对我说道:“沈辣,你跟他走,去看看地下仓库的情况。”

  我答应了一声后,和高亮跟着阮良到了刚才他手指的位置。阮良掀开地板上的一块当作地毯用的油毡布,在地板中间露出了不大的暗门。暗门的中心是一内嵌式的暗锁。把手镶嵌在暗锁旁边。我蹲在地板上,尝试着拉了一下把手,不出所料,暗门已经锁上了,这一拉纹丝不动。

  我站起身来,看着阮良说道:“门被锁上了,拿钥匙开门吧。”阮良有点尴尬地说道:“没有钥匙。”看见我们高局长瞪起了眼睛,阮良连忙解释道:“你们不是以为我一个小少尉会有战略物资中转站的仓库钥匙吧?这样的钥匙是由军区的专人保管,一般都是押送货物的人带着。回到军区是要立即交回的。我也是以前跟着首长下去检查后备战略物资仓库的时候,才下去过一次。”说到这里,他的表情有些怪异地说道:“你们怎么说也是缉毒警察,这么一个小锁应该难不倒你们吧?”

  阮良最后的一句话,我听得很是别扭:“你什么意思?我们这些人谁像会撬门砸锁……大圣,你过来一下,有点小事要你帮下忙。”话说了一半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孙胖子有这样的手艺。

  孙胖子在外面已经听到了我们的对话,他过来后,蹲在地上瞅了暗锁的锁眼一眼,有些不以为然地说道:“国产的嵌体式多面锁,老掉牙的东西了。”高亮在旁边说道:“别管它掉没掉牙,你能把锁打开吗?”孙胖子斜着眼,又看了一眼暗锁的锁眼后说道:“不是我说,拿根挂面来,我就能这个锁头卸下来送你。”

  用挂面开锁是夸张了点,但是孙胖子只用了一长一短两根铁丝,伸进暗锁的锁眼里,在里面搅动起来。用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就听见“嘎巴”一声清脆的响动。紧接着,孙胖子握住暗门的把手,用力一提,将这道暗门打开了。

  暗门被打开,孙胖子向下面望了一眼,就把这个位置让了出来。这时候也顾不上夸奖他了,我伸着脖子向里面看过去,暗门下面黑洞洞的,借助我这天生特殊的能力,还是能看见下面狭窄又弯曲的楼梯。高亮在旁边和我做着同样的事。这个暗门的位置实在太窄了,他看了一会儿后,向我说道:“你和阮良先下去探探路,看看下面适不适合我们藏身。沈辣,这里你不熟,让阮良在前面下去。”

  阮良倒是不介意高亮这样的安排,他在背包里翻出来一个军用手电筒,借着手电筒的光亮,第一个从暗门里钻了进去。我下去之前,孙胖子递给来一个手电筒,本来我没打算要,但是听见他低声说:做做样子,有事没事照两下,别让他看出来你和他不一样。我还是将手电筒接了过来,打开手电筒,跟着阮良向下面走去。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