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群狼

  听完雨果主任的话后,高亮低着头还在思索着什么。突然,外面的狼群同时一声长啸,紧接着,郝文明在外间屋大吼了一声:“把枪拿出来!狼群冲过来了!”我们的步枪放在里面的房间里(现在里面没有人),这时已经来不及过去拿了,我几步跑到旁边哨所的枪架上,直接抓起两支突击步枪,跑到大门口扔给了郝文明一支。

  透过大门的玻璃窗,我看见本来还趴在雪地里的狼群已经全都站了起来,之前在照片里看到的那只像熊一样的白色巨狼已经站到了狼群的后方。狼群的整体已经发生了变化。整个群体分成了几个方块。最前面几十只灰狼正飞快地向我们这间哨所跑过来,转眼之间,已经到了距离哨所五十米左右的位置。

  不能再让这群狼靠近了,我将大门开了一半,向外面探出了身子,对着最前面的几匹狼就是几个点射。随着枪声的响起,这几只狼应声倒地。但是剩下的狼好像有了排练好了一样,听到枪声立即就分散开,有将近一半的狼竟然出了我的视线范围之内。郝文明也学着我的样子,半蹲在门边,对着狼群就是半梭子,他的枪法一般,枪声停止时,只有一匹狼中枪倒地。

  我被这些狼的反应吓了一跳,这算是怎么回事?狼听到枪声的反应不是应该马上掉头就跑吗?心里有了杂念,手头就慢了许多,几枪之后,虽然又放倒了三四匹狼。但是已经又有几匹狼通过我的盲点,冲到了大门前。

  我急忙退回到屋内,同时对着郝文明大喊一声:“关门!”郝主任已经站了起来,倚在门口,他猛地将大门拉了回来,飞快了上了插销。大门刚刚关上,就听见外面有爪子挠门的声音。

  这时,孙胖子和破军提着民调局的枪盒子到了门口。高亮和几位主任带着黄然三人(蒙棋棋这时已经有了一点意识)组连同杨军一起,都聚集在门口。我扔了军用的突击步枪,拿起了民调局特制的步枪。

  “沈辣,外面怎么样?”高胖子在我的身后说道。我看着他说道:“这些狼不对劲,不要命不说,还知道分散开进攻。它们的大部队还没动,现在好像只是在试探我们一下。”听了我的话,高局长又冷冷地看了黄然一眼,不过这次高局长就是看了看,没有要和他说话的意思。

  “各位领导,我们现在怎么办?”说话的是阮良,他已经抄起了一支突击步枪,站在了我们的身后。我们这些人的行为,他早就看出来不对劲儿了,只是之前接到的命令是全力配合我们抓捕三名贩毒分子。现在这三个毒贩子是抓住了,但是现在外面漫山遍野全都是狼群,阮良终于靠不住了,主动向我们询问了几句。

  “没事,几只狼而已。”孙胖子说道,“把心放到肚子里,我们还有撒手锏没用。不是我说,一会儿就给你们连队,每人都置办一身狼皮大衣。”孙胖子说话的时候,眼睛却是在看向杨军,说得具体点,是在看杨军肩膀上的黑猫。

  不过黑猫现在的样子好像有点不对头。它夹着尾巴,说是站在杨军的肩头,倒不如说它是趴在上面。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那种慵懒的样子,外面的狼群每一次嚎叫,黑猫都会剧烈地颤抖一下。孙胖子愣了一下,但是马上就反应过来,猫天性怕狼,而且外面的狼群里似乎有一种什么特殊的力量,是黑猫十分恐惧的。

  指望黑猫向刚才那个样子喊一嗓子“孽”,看来是不成了。不光是黑猫,就连孙胖子大衣口袋里的财鼠都有了异动。这只大耗子躲在孙胖子的大衣口袋里不停哆嗦,这还不算,也不知道它是被什么吓着了,竟然大小便失禁,等孙胖子闻到一股臊臭的气味时,他的大衣口袋下方已经洇出来一团黄色的水渍。

  当孙胖子忍着恶心,将财鼠从他的上衣口袋里掏出来的时候,将它擦拭了一番。这只大耗子的脑袋藏在肚子下面,已经蜷缩成一个球,任由孙胖子怎样抚摸安慰,财鼠都是战战兢兢的,不敢将身子放开。高亮的表情有些怪异,他先是看了看财鼠和黑猫被吓瘫的样子,又将目光转到了黄然的身上。

  “你不说点什么吗?”高局长看着黄然慢悠悠地说道。黄然倒是没有回避高亮的目光,他和高亮对视了一眼,说道:“狼群里倒是有一只刚刚妖化的狼,不过我之前观察了这么久,它没有一点异变的迹象。刚才不可能是它产生的影响。”他的话刚说完,林枫就冷哼了一声,说道:“现在呢?你还敢说这群狼没有问题吗?要不是我刚才反应快,你们当中的那个女人被喂了鬼狼了。”听林主任这么一说,黄然翻眼皮扫了他一眼,但是黄然没有反驳,反而低下了头,默不做声地看着地面。

  黄然说话的时候,高亮就一直眯缝眼睛看着他。一直等到黄然说完之后,高亮才把眼神和他错开。这时,蒙棋棋已经睁开了眼睛,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她的记忆里没有任何印象。别说是鬼狼的影子了,就连她是怎么晕倒了,蒙大小姐都说不清楚。不过,她死活都不承认自己被夺魂了,用蒙棋棋自己的话讲:“我再怎么不济,自己是不是被夺魂了,我总该知道吧?”

  大门外不停地传来挠门的声音,门里面的众人多少都有一点紧张。幸好这里是军事设施,门窗都建得相当坚固,而且大门里外两层都包着一层极厚的铁皮,要不是这样,那道大门恐怕早就被挠烂了。透过窗户能看见远处狼群的大部队还站在原地,那头白色的巨狼也没有要过来的意思。就眼前这几十头狼我们已经应付不了,要是它们也冲过来,我们这边还不知道会怎么样了。

  趁着外面的狼群暂时进不来,高亮给我们重新布防,好在三个房间连同门口的外间屋都是相通的,给防守的难度降低了点。大门口由丘不老和林枫守着,我和孙胖子、阮良还有破军看守左侧房间的两扇窗户,右侧房间的窗户由郝文明、欧阳偏左和尼古拉斯·雨果他们三人看守。中间的房间由高局长亲自带着杨军,看守黄然三人组。

  只要我们挨过这场暴风雪,通信设施恢复正常之后,就联系已经下山的萧和尚和民调局的大部队赶过来,到时候再对付这群狼,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不过这时我突然有点后怕,当初是让我们来消灭狼群的。如果是按着原定计划,就靠我们一室这几个人加上阮良他们几个当地的战士,去对付外面的狼群,那就真是应了“狼多肉少”这句话了。

  时间越来越晚,本来就阴沉沉的天色没用多久就完全黑了下来。但是这场暴风雪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外面挠门的声音消失了,只剩下风雪刮得呜呜的声音。我透过窗口向外看去,那几十只狼趴在大门口,它们相互挤在一起取暖,看来在这种天气下,它们的日子也不好过。

  天虽然已经黑透了,不过好在这个哨所里有一个小型的柴油发电机,靠着它,维持基本的电灯照明没有问题。外面没有什么动静,我掏出香烟,分给了孙胖子、破军和阮良之后,自己也点上一根。抽了几口之后,身体被冻木了的感觉稍微地缓解了一点。入夜之后,哨所里面格外的冷,本来里面是有炉子的,劈柴和煤也不缺,可惜都堆放在院子里,哨所里面存的一点劈柴也被孙胖子下午炖肉用得七七八八了。

  这时的房间里差不多也就是三四度,我们当中郝文明最瘦,他冻得浑身打战,顾不得许多,郝主任用最后一点劈柴将炉子生着了火。把下午孙胖子炖的那半锅野鸡兔子肉加了几瓢凉水又热了一遍。出锅前,把下午阮良找出来的馕掰碎扔进了锅里。

  经过郝文明这么一折腾,屋子多少有了一点热乎气。我们都不由自主地向炉子那里靠拢。高亮第一个走出来,他也不客气,当下就盛了一碗,抄起筷子就呼噜呼噜往嘴里灌。除了张嘴吐骨头之外,都不见他换气的。

  郝文明向我们说道:“先吃点热乎的,暖和暖和再说。不是我说,这雪明早差不多就停了,我们只要把今晚熬过去就差不多了。”郝主任的话音刚落,孙胖子已经到了高局长的对面,他回头对我们客气了几句:“我先垫吧几口,一会儿我替你们。”说着自己已经盛了一碗,刚送进嘴里一口,就听见外面的一声奇特的狼啸:“嗷……”

  之前的狼啸都是群狼一起喊的,这一次的狼啸却只有一声。我从窗户外看过去,刚才这声狼啸是那只白色巨狼发出的。随着这一声狼叫,远处的狼群已经全都站了起来,我们大门下面的那几十只狼也都重新站了起来,它们背后的皮毛已经竖了起来,正对着大门一个劲儿地呼呼直叫。

  “外面的狼动了!”我对着高亮和孙胖子大喊了一声。这一声刚喊出口,远处的那只白色巨狼又是一声狼啸,紧接着,远处狼群的大部队开始向我们的方向冲过来,而大门口的那几只狼开始向后跑。跑出二三十米元之外,转头分成两拨分别对这我们和右侧的房间冲过去。孙胖子也顾不上吃喝了,扔了饭碗几步就跑了回来,抄起了突击步枪,站在我的侧面,破军站在我的背后,我们形成了犄角之势。

  它们的目标是窗户。就看见最前面的狼冲到近前猛地一跳。这就一跳,竟然跳了有一米半高。狼头直接撞碎了玻璃窗户,在它跳进来的一刹那,我的枪响了,子弹打在狼头上,这只狼在半空中摔到地上。

  窗户这边出了缺口,干掉了一只狼,后面连续不断的狼要从这里冲进来。好在这个缺口并不大,只要枪口对着这里,都不需要瞄准,见到外面的狼跳进来,只管扣动扳机点射就可以了。孙胖子的枪法在水帘洞时我已经见识过,我没想到的是破军枪打得也很有章法,只打点射不打连发,而且光是他射击的架势就能看出来破军在野战部队待过,还可不是一天两天能练出来的。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窗户外面的雪地上已经躺着十来具狼尸。终于把门前这些狼打得怯了,向窗户里面跳进来的频率也没有刚才那么密集了。

  黄然从里间屋的门缝里看见了现在的情况,他说道:“给我们一支枪,我们也能帮忙。”高亮看到暂时没什么危险后,冷笑一声,对着屋里面的黄然说道:“你还想要什么?给你一颗子弹要不要?”他对黄然可以说是极端的不放心,外面围了几百只的狼群,里面黄然再惹什么乱子,那就真的不好收拾了。屋内虽然有杨军守着,但是高局长还是不太放心。高亮犹豫了一下,对我们三个方向的人马说道:“你们守好各自的位置,多加小心。有什么事情我让杨军出来帮你们。”说完又看了我们一眼,就进了里间屋,去守着黄然他们三个。

  我们这里闹得正欢的时候,对面郝文明他们那里响起了枪声。和我们这边的情况一样,他们那里的窗口玻璃也被野狼撞碎,外面的野狼正顺着这个缺口向里面跳进来。论起来处理民调局的事务,这三位主任都是把好手,但要论使用九五式突击步枪,这三位主任加在一起都不如我熟练。他们的子弹成梭子地向窗外招呼,看着火光四射挺咋呼人,虽然也将外面的群狼打散了,可细看也没打死几只狼。子弹哪经得起他们这么个造法,我叹了口气,趁他们把家败掉之前,我得去拦着点。我回头对孙胖子和破军说道:“我过去搭把手,你们看好这里。”刚转身就被破军一把拦住:“那边还是我去吧,我和他们三个人配合能好一点。”说完,他向我点了一下头,就向郝文明那边跑了过来,边跑边换了一个弹匣。他过去之后,不知道对那三个主任说了什么,那边的枪声才不算那么凌乱。破军离开,阮良马上就补上了他的位置。

  破军刚刚离开,外面狼群的大部队就到了,窗外那几十只野狼突然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又开始向窗台冲了起来。可惜还是老套路,空间太小,它们只能一只一只地向上蹿,然后一只一只地变成死尸倒在外面的雪地上,狼尸不停地压摞着,几乎就要和窗台平行时,窗外守着的群狼终于死光,而新冲过来的狼群却没有马上攻击的意思,我们这才有了点喘息的机会。

  不是说狼生性狡诈吗?看着也不像啊,刚才完全就是一根筋地往前冲。眼看着后面大部队的狼群冲过来,窗口外面已经集结了几百只灰狼。孙胖子握着枪站在我旁边,他的位置正好能看清外面狼群的情况。孙胖子眼盯着狼群,嘴里对着阮良说道:“我说阮良,你这里有没有手榴弹什么的,弄个三五七颗的,我就能把这些畜生包圆了。”

  阮良就在我和孙胖子的中间,他苦笑了一声说道:“你太给我们这个哨所面子了,手榴弹?还三五七颗?我上哪给你偷去?我们这里就是管军事电缆的,要不是配合你们的行动,就这几把九五式步枪都配不齐。”孙胖子听了咧了咧嘴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换了个弹匣后,他突然将突击步枪探出窗外,对着狼群密集的位置就是一梭子。枪声停止后,地面上留下了十几具野狼的尸体。

4条评论

  • jm说道:

    高胖子图有虚名啊,安排个任务资源都不能合理配置,只想要回自己的脸面,不如让孙胖子主持

  • 中二少年王杰希说道:

    林枫有问题。

  • 满香说道:

    局座这是设局引黄然呢,都说了高局是营养过剩的老狐狸了,不过高局死后就是孙胖子当局长了

  • 说道:

    高局啊喂。。你干啥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