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高亮到

  进了大门之后,我才看清高亮带着的是除了吴仁荻之外的那四位主任,和一位当地的向导。很难得的是,这次竟然连尼古拉斯·雨果主任都跟着来了,以往类似民调局内部的事物,都是把他排除在外的。这五个人被冻得狠了,他们的脸色已经白中泛青,屋子里生着火,却没有人敢靠近,在门口缓了半天,他们的脸上才恢复了一点人色。

  高亮的脂肪最厚,这次是赚了便宜,他第一个缓了过来。向郝文明要了一杯热水,喝下去之后,才敢脱了大衣,走到屋子里面,看了看躺在地板上的黄然,确定了没有弄错人之后,高局长的脸上才露出了笑容。回头看着郝主任说道:“小郝,把黄然弄醒,我看他这次还有什么好说的。”

  郝主任的表情有点尴尬。好在杨军也算会办事,他拿着高亮刚才喝水的杯子,倒了一杯凉水给黄然灌了下去。凉水下肚之后黄然突然一阵剧烈咳嗽,紧接着整个人一翻身,从地板上慢慢地爬了起来。破军见了,将阮良和高亮带来的向导带到了另外一个房间。

  看见面前的高亮,黄然反而笑了一下,就像见到一个多年不见老朋友一样,他笑着说道:“高局长,好久不见,这么多年了,你倒是没怎么变。”高亮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缓缓地说道:“你还有脸见我吗?我们民调局的东西呢?你也占了这么多年了,是不是该还了?”。

  黄然脸上的笑容不减,说道:“这里面有些误会吧,当初我拿走的本来就是委员会遗留在大陆的物品,应该叫物归原主吧,谈不上什么还不还的。”高亮哼了一声,说道:“别跟我玩这种文字游戏,你当初偷走的大部分都我们民调局自己发掘的文献资料,还有……”说到这,高亮声调低了几分说道:“你在民调局地下四层偷走的东西,和你们宗教事务处理委员会应该没有一毛钱关系吧?那是不是该物归原主了?”

  听了高亮的话,黄然脸上的笑容有些收敛。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才说道:“那几件东西算是我借的,过一段时间,我一定会还。”高亮摇了摇头,说道:“我等不及了……”他话还没说完,郝文明突然凑了过去,在高局长的耳边耳语几句。

  郝文明说完之后,高亮微微点了点头继续对着黄然说道:“远的不提了,说说眼前的。你们大老远地跑到这里干什么来了?不会是新加坡看不见雪,你们就跑到这里来欣赏雪景吧?”

  抽完香烟之后,黄然又恢复了他脸上笑呵呵的表情,他微笑着说道:“是啊,我就是喜欢这里的气候景色。来国内旅游不犯法吧?”听了他的话,一旁的林枫也笑了一下,说道:“顺便也观察一下野生动物?比如狼群什么的?”

  “这里有狼?”黄然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他接着说道,“我说怎么在山上还看见一些奇怪的动物脚印了,敢情是狼的。早知道我就不来这里了。对了,你说是狼群……也就是说不止一只。老天,这里太危险了。”

  看着黄然“受惊”的样子,高亮冷笑了一声,直接打断了他俩的话:“算了,林枫,不用费事了。有什么话我们回民调局再说。”林主任点了点头,不再和黄然废话,回身退到了一旁。高亮看着黄然说道:“当初你不是绞尽脑汁也要进民调局吗?现在你不进都不行了,作好在民调局过下辈子的准备吧。”

  这时,黄然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他眨巴眨巴眼睛,低下了头不再说话。他的这个反应,高亮很满意。高局长招了招手,将杨军叫了过来,指着地上躺着的张支言,说道:“把他也弄醒,准备一下,雪停了我们就下山。”说完,指着杨军对着郝文明说道,“雪停之后,杨军跟我们一起下山,你们继续留在山上消灭狼患。”他的话音刚落,外间屋子里的蒙棋棋有些懊恼地对着杨军喊道:“你不是吴勉?”杨军没有理他,蒙棋棋又气鼓鼓地瞪着孙胖子,这时候的孙胖子正拿着一个马勺在大锅里舀汤尝咸淡。

  在杨军“灌”醒张支言的同时,高亮已经让破军将蒙棋棋带到了这边,不过高局长的心思不在她的身上,倒是他身后的丘不老,因为之前的过节,看见了蒙棋棋一个劲儿的运气。高局长问了她几句话,蒙棋棋的回答和刚才的没什么两样,也就这么过去了。

  张支言醒来后,先是扶着墙咳嗽了半天,等他的这股气顺过来之后,高亮向他问道:“你就是张支言?”张支言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高亮又问道:“你到天山上来干什么?”张支言犹豫了好半天,才指着黄然说道:“问……他。”他说话的强调有些怪异。高亮愣了一下,继续说道:“你们三人是什么关系?”张支言还是指着黄然,嘴张了半天,眼睛似闭非闭,好像在运气,运了半天之后,一跺脚憋出来半句:“接……接……接着……问。”蒙棋棋举着两只手(手铐铐的)指向高亮说道:“有什么你问黄然,和一个结巴较什么劲?”

  高亮哑然失笑,难怪他叫张支言,这名字起得好,原来就是只言片语的意思,也不用接着问下去了。高亮将黄然三人分开关在三个房间里,张支言和蒙棋棋的身边都有一位主任看守,而黄然则直接由杨军和高亮亲自看着。

  看着外面的暴风雪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且天色也阴沉得厉害,高亮的眉头快拧成了一个疙瘩,这样的天气走下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看来今晚是八成要在这里过夜了,高局长似乎是有些后悔了,让黄然现在醒过来好像是有点早了。

  孙胖子盛了一碗兔子鸡肉递给高亮,说道:“局座,吃点热乎的暖和一下”。高局长有一个好处,只要看见他吃着顺嘴的,有什么不愉快的都抛到九霄云外了。高局长用筷子夹起来一块兔子肉,还没等放进嘴里。就在这时,外面的雪地里突然传来无数声长啸。在外间屋子里守着蒙棋棋的郝文明跑了进来,他对着高亮说道:“高局,你出来看一下,外面漫山遍野都是狼……”

  高亮听了还没什么反应,但是他身边的黄然听到了有无数的狼在周围时,忍不住瞬间浑身颤抖了一下。虽然马上就恢复了正常,但是这个异常的动作还是没有逃过高胖子的眼睛,高亮看了他一眼,说道:“原来你怕狼啊。”说完,还呵呵地冷笑了一阵。

  高亮笑得早了。等他透过外间屋的窗户看到外面的景象时,脸上的笑容就已经凝固了。外面的风雪还是刮得昏天黑地的,就在风雪之中,远处的雪地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无数个白色的“小雪包”。这些“小雪包”时不时地动几下,抖掉身上的积雪,露出里面闪着精光的眸子的狼头,和一身灰白的皮毛。每过一段时间,这些“小雪”’就像被训练好一样,几乎同时从雪地里站起来,扬起狼头,对着天空一阵的长啸:“呜……”

  “黄然,你说吧,这些狼是怎么回事?”高局长回头对着里间屋的黄然说道。黄然摇摇头,一脸莫名其妙地说道:“狼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说着他也凑了过来,看了一眼窗外后说道,“这全都是狼吗?高局长,这里是旅游区,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狼?”

  高局长冷冷地看着黄然,突然嘴稍稍一咧,有点失态地笑了出来,高亮不再理会黄然,他回头对着郝文明说道:“郝主任,你好像抓错人了,这个人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个黄然,同名同姓了。快点,向这位先生道歉。然后……把这位先生送出去。”黄然听到高亮说抓错人的时候,就已经预感到不妙,等到听要把他“送”出去的时候,黄然的脸色大变,还没等他说话,郝文明已经站到他的面前。

  郝文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道:“黄先生,不是我说,都是误会,给你添麻烦了,请你原谅我们。”说着,对我和孙胖子使了个眼神,我们俩心领神会,一左一右地站在黄然的两侧,将他架了起来,黄然也没有反抗,任由我们将他架着向门口走去。孙胖子边走边说:“黄先生,慢走,不远送。明天九月十四和清明我会去看你。不是我说,怎么回事你也看见了,下面要用什么东西,现在就说。我有空就烧给你,没什么事也不用给我托梦。”

  黄然终于慌了,豆大的汗珠开始一连串儿地流了下来。他一直都没有说话,但是好像开始暗中做了点什么,我和孙胖子架着他走了没几步,黄然的身体猛的无故重了很多,就在我和孙胖子架着他的胳膊几乎支撑不住的时候,杨军走到我们的身后,他也不说话,只是把怀中的黑猫放在了黄然的肩头。说也奇怪,加了一只猫后,黄然的重量反而轻了很多。看见了杨军跟在后面,他的小动作算是放弃了。等到了大门口时,郝文明已经事先将大门打开,就等我和孙胖子将黄然扔出去。黄然终于坚持不住开口道:“好了!先把我放下来,有什么话都好说,你们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们!”

  黄然是真的急了,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喊出来的。郝文明笑了一下,得到了高局长的示意后,做了个手势让我和孙胖子将黄然放了下来。但是郝主任依然将大门开了一半,看这架势,只要黄然有什么隐瞒的,就还会将他扔到外面。

  高亮走过来,他先看了一眼门外面的景色之后,才对着黄然说道:“你在民调局里拿走的东西呢?”黄然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说道:“那些东西我分成两批,那些资料放在台湾,在以前宗教委员会的老楼里,现在是一间私人博物馆。”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缓了口气后,又继续说道,“资料以外的东西我放在日本,在一间和新宗教事务委员会有业务来往的银行里,我在那里开了一个保险箱,我从你们那里地下四层拿出来的东西都放在里面。”

  听了他的话,高亮脸上的表情有些阴沉。过了半分钟左右,高局长才对黄然说道:“说说眼前的吧,外面这些狼是冲你来的吧?你这是怎么招它们了?”黄然沉默了半晌,他的眼睛不停地转动,这个动作被高局长看到,高亮冷笑了一声,说道:“现在这样的情况,你还想耍花招?沈辣,孙德胜,把他扔出去吧。”

  高局长的话音刚落,黄然就大喊了一句:“妖塚!我们是来寻找妖塚的!”听到了“妖塚”这两个字后,高亮的嘴角抖动了几下,本来不大的小眼睛也瞪圆了:“你是说这里有妖塚?”一边的郝主任脸色也变了,听了黄然的话,他第一个反应竟然是将大门关上,好像是怕外面有什么东西会突然闯进来。

  黄然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准确地址我不知道。当年我从你们那里带走的资料里面发现了一个元代无名古墓的地址。当时也没把它当回事的,但是后来因为其他的事件,无意中发现这个无名墓里面埋着的是全真教的长生子——刘处玄。就这样我开了墓,在里面发现了刘处玄写的游记,里面记录着天山有一座妖塚。三年前我就来过一次,差一点我就能找到了妖塚,可惜当时的时机未到。这次我找了两个帮手,本来以为万无一失的,没想到又把你们招来了。”

  听到了这里,高亮和郝文明两个人都低头不语。这时,外面又传来一阵狼啸。这声狼啸感觉有些急促,啸声刚刚停下,就听见林枫突然从旁边房间里喊道:“高局,过来一下,那个女人出事了!”他说的女人现场只有一个——蒙棋棋,此时蒙大小姐正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有一股黄色带着血丝的泡沫正从她的嘴巴里一口接一口地吐出来。

  高亮看着这情形又是一皱眉,林枫正在用一根银针扎蒙棋棋的眉心,旁边站着的是尼古拉斯·雨果主任,不过雨果主任好像对这样的情形有些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林主任救人。随着银针拔出,蒙棋棋的眼睛里流出了两道黑紫色的血流。看到高局长到了,林枫抬头说道:“她被夺魂了,幸好我发现得早,还有得救。”

  高亮有点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夺魂?在这里?你们守在这里眼睁睁地看着,她也能被夺魂?”

  也难怪高局长觉得匪夷所思,就连我这个资历最浅的调查员都认为林主任八成是搞错了。

  一般的鬼附身和撞客都是针对生人的肉身,以达到鸠占鹊巢的目的。而夺魂则比较另类,与肉身无关,是指生人的魂魄被怨气极大的厉鬼或动物死后的鬼灵所抢夺,这样的事情一般多发生在子时之后的乱坟岗,如果有人单独经过此地时,极有可能会中招。可现在这里既不是什么乱坟岗,蒙棋棋本身就是当年宗教委员会的底子,还有民调局一中一洋两位主任守着,这样的情况下,蒙棋棋竟然被夺了魂,这就有点太说不过去了。

  可是怪异的是蒙棋棋现在还真就是被夺魂的症状,高亮亲自过去查看了一阵,蒙大小姐的脸色慢慢地变黄,就像是得了黄疸病一样。她一直都在吸气,可是却不见有气被呼出来。加上地面黄色带着血丝的呕吐物,蒙大小姐眼睛里流出来的黑紫色的血液,怎么看都是被夺魂的症状。好在情况也像是林枫说的那样,蒙棋棋刚出现被夺魂的症状时,就被林主任发觉,他处理得当,才不至于继续恶化下去,而且已经有了好转的态势。

  高局长查看完蒙棋棋的情况,又在这间屋子里反复转了几圈后,回头对着林主任说道:“看见夺魂的是什么了吗?”林枫点了点头,只说了一个字:“狼……”顿了一下之后,他接着说道,“刚才外面狼叫的时候,蒙棋棋就翻了白眼倒在地上。我看见她身上趴着一只狼的魂魄,正咬着她的魂魄向外面拖。我当时就抽了它一甩棍,不过它的反应太快,我只打到了这只鬼狼的后腿上,它就遁了。要不是怕蒙棋棋不行了,当时我是不会让那只鬼狼跑了的。”

  听了林枫的话,高局长若有所思地眨巴了几下眼睛。十几秒钟之后,高亮又对着尼古拉斯·雨果说道:“林枫的话,你有什么补充吗?”雨果主任有点夸张地耸了耸肩,说道:“林说得很好,可惜当时我没有帮上什么忙。高,你知道的,我的反射神经没有你们东方人这么发达。当时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我发现的时候,林已经动手了。不过我是很真实地看见了一只狼的影子。”

1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