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煞阵

  黄然他们三人已经有了意识,只是还没有说话和行动的能力。黄然四十出头的模样,身材有些肥胖,嘴唇上留着两撇小胡子,天生一副笑脸,就算现在这副德行,也是给人一种笑眯眯的感觉。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笑面虎了。

  刚才郝文明在他们三人的身上又仔细地检查了一遍,除了那件鳞甲式防弹衣和一些野外生存用品之外,这三人的脖子、手臂和腿上都绑了一层厚厚的护甲。他们的腰上各自别着一支贝雷塔式手枪,小腿上还绑着一把匕首。黄然和张支言的大腿上还各分别挂着一支短柄双筒猎枪。不论是枪支还是匕首,上面都密密麻麻地雕刻着和民调局一样的符咒。

  郝文明看见这些东西突然乐了一下,对着黄然说道:“这都是根据你当年在民调局偷的资料做出来的吧?看不出来啊,现在都能量产了。黄然啊,不是我说你,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好好地在国外待着不行吗?”

  郝文明说完之后,孙胖子突然说道:“郝头,不是我说,你这么问他也不是个事儿。干脆让杨军把他弄醒,你们俩一问一答,才像那么回事儿。”还没等郝文明说话,破军走过来说道:“还是让他就这么躺着吧,最好这辈子都别让他们乱动。”说话的工夫,他将自己的手机递给郝文明。

  我在郝主任的身后看得清楚,破军是让郝文明看他手机里面拍摄的照片。照片有十来张,都是破军刚才在附近拍的,是从不同角度拍摄的一个阵法的图样,这个阵法并不复杂,四张画着符咒的黄表纸的上面,黄裱纸的四周分别压着一块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骨头,一支小小的宝剑插在黄表纸的中央。周围散落着无数纸钱。其中有几张照片将黄表纸拍得非常清楚,就见上面除了符咒之外,还有一串数字。其中有一串数字我看着眼熟,一九八X年XX月XX日,这不是我的生日吗?那边孙胖子也愣住了,他看着破军的手机上的下一张符咒,说道:“不是这么巧吧?这是我的生日。”

  这个阵法怎么看也不像是替人祈福的,九成倒是像害命的,我脑子飞快地转着,在回忆档案室里有没有类似这样的资料。郝文明看到这个阵法时,眼眶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抖动了几下,蹲在黄然的身边,幽幽地说道:“怎么说你也管我叫过几年主任,现在用不着搞得这么大吧?刚才那几个当兵的是诱饵,这个煞阵才是你的真章?不是我说,你们家大人没教过你凡事要留三分余地的吗?”

  破军守着郝文明,他的脸色也是一阵铁青。我还是没有想起来有关煞阵的事情。破军看着我的样子,就猜到了九分,他压低了声音说道:“辣子,你不用想了,有关煞阵的资料当年都被黄然带走了。那份资料当年是孤本,没有留底,关于这个煞阵我们也只知道个大概。”

  当年黄然洗劫完资料室之后,民调局曾经想过将丢失的资料复原。但是经过了多年的努力,还是有相当一部分孤本资料,只是凭着欧阳偏左的记忆和历史资料,描述了一个大概的外形轮廓。这一直都是高亮和欧阳偏左的一块心病,其中就包括现在这个煞阵。

  煞阵又名夺魂阵、绝户阵,起源于何时何地不详。这个阵法针对的是人的魂魄,一旦阵法开始运行,会对阵中人的魂魄形成不可逆转的伤害,就算死后转世投胎,基本也是轮入畜生道,再投人胎的概率也非常渺茫,早在宋朝末期的时候就被列入不祥阵法。嘉靖六年,正一道名士,总领道教事——邵元杰就曾颁布术法十禁,其中第九禁就是煞阵。

  根据欧阳偏左的回忆,煞阵布局时需要一块极阴之地,将入阵人的生辰八字写在阵符上,另外还要一把杀生剑,上下左右四门分别用鸡、狗、兔、龟的骨头压住。但是具体到引发、回避和破解阵法,却没了下文。

  破军发现煞阵的时候,已经在阵法的辐射范围之内。他当场就惊出一身冷汗。但是不知道什么缘故,煞阵竟然没有引发,破军这算是捡了条命回来,就这样,他也只是拍了几张照片,没有敢轻易地破坏阵法,就连那几块鸡狗的骨头,破军也没敢带几块回来。

  郝文明看了照片之后,也是心惊肉跳的,指着躺在雪地里的黄然骂了一通。这时,孙胖子在破军那里也听说了煞阵的事情,他眯缝着小眼睛想了半天,对郝主任说道:“郝头,您先休息一会儿,一会儿我帮您骂。我有件事情想不通,除了杨军之外,咱们几个的生日都在这个煞阵里面。而且大军问过阮良,煞阵的位置是我们往前走的必经之路。不是我说,我们的人员和路线他们这是早就知道的。我就不明白了,姓黄的这三个人怎么会知道得那么详细?”

  郝文明的反应并不慢,只是刚才看到煞阵的照片时太过惊愕,反而将眼前的事情忽略了,现在经孙胖子一提醒,郝主任重新看着黄然,半晌都没有说话。过了一分多钟之后,他突然转头对杨军说道:“不等高局了,先把这三个人弄醒,我有话要问他们。”杨军抓了一把雪,刚要给黄然灌下去的时候,没想到郝文明又把他拦住了:“等一下……别管黄然了,先把这小女娃弄醒。”

  我在一旁看得明白,郝主任还是有些忌惮黄然,就算有杨军在身边,还是不敢贸然让他恢复自由。杨军倒是无所谓,在他眼里,黄然和蒙棋棋的区别并不太大。

  不过没有想到的是,一把雪水灌下去,蒙棋棋还是在雪地里一动不动地躺着,一点都没有要起身的意思。郝文明看了一眼雪地上的蒙棋棋,又看向杨军说道:“再试一次?”杨军面无表情地说道:“不用。”这时,那只黑猫一扭一扭地走到了蒙棋棋的身边,轻轻地一蹿,蹿到蒙棋棋的身上,猫嘴里好像含了一个什么东西,在里面一动一动的。它两只爪子搭在蒙棋棋的肩头,猫嘴对着人嘴,将它嘴里的东西送了过去。

  “哇……”的一声,蒙棋棋突然动了,她猛地翻身,将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伴随着胃液和一系列的呕吐物,一个毛茸茸的小肉球也被吐到了雪地里,这个小肉球就是黑猫刚才喂进蒙棋棋嘴里的东西。看到了自己呕吐出来的东西后,蒙棋棋本来已经被冻得煞白的小脸更没了血色,挣扎着跪在了雪地里,双手撑着地,低着头又是一阵干呕。

  还没等郝文明说话,孙胖子突然冲到了蒙棋棋的身边,忍着恶心,将那个小毛球用雪搓了搓,小毛球跳了起来,对着孙胖子一阵吱吱乱叫。这时才看清,黑猫刚才嘴里一直含着的竟然是孙胖子的财鼠!

  “你不好好管管你的猫!”孙胖子气得浑身直颤,冲着杨军大喊道。没等杨军说话,黑猫转到了孙胖子的脚下,对着他轻轻地叫了一声:“孽……”经历了刚才那一幕,这一声孽让孙胖子顿时打了个哆嗦,他本能地后退了一步,有点不敢对视黑猫的眼神。

  黑猫觉得无趣,把头一扭,又看向雪地里的财鼠。这只大耗子叫都没叫,猛地一蹿,顺着孙胖子的裤腿,爬进了他的上衣口袋里,只把头露出来盯着黑猫。

  郝文明没理会孙胖子,等到蒙棋棋这边吐得差不多了,他才说道:“说吧,再装死也没用了。”蒙棋棋慢慢地从雪地里站了起来,用袖子擦了擦嘴角,又在我们每个人的脸上看了一遍,她没有回答郝文明的话,反而皱着眉头对杨军说道:“你是谁?”

  杨军没有理会蒙棋棋,他走到孙胖子的面前,黑猫就像和杨军有心灵感应一样,突然向后一转,四肢爪子同时一撑地,直接蹿到了杨军的肩头,之后两只后腿一蹲,竟然坐在了他的肩膀上。龇着满嘴的小黑牙,慢悠悠地喊了一句:“孽……”蒙棋棋的目光从杨军转移到了黑猫的身上,她的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瞳孔一阵紧缩,嘴中喃喃说了一个字:“孽……”

  郝文明就这么直接被无视了,显得略有尴尬。他咳嗽了一声后,又开始说道:“不是我说,学完了猫叫,你是不是该说句人话了。你们到这里不是就为了欣赏雪景吧?”蒙棋棋的目光终于离开了那一人一猫,回头看了郝文明一眼,咬字略显生硬地说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先生。我是法国人,是到这里来旅游的,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郝文明没想到蒙棋棋会来这一手死不认账,一时之间,他也有点愣住了。蒙棋棋接着说道:“你们是什么人?我可以理解我是被绑架了吗?”说着,蒙棋棋的脸上流露出一种惊恐的表情:“请不要伤害我,我愿意合作,我的家人也会合作的。他们会为我交赎金的。看在上帝的份上,请不要伤害我。”说着,竟然蹲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这个女人真是天生的演员。要不是之前知道她的底细,就这一段表演而言,我一准会相信她的话。之前和妖魔邪祟打交道打多了,现在一个小姑娘在我们面前哭,我们几个大男人却没了主意。郝文明叹了口气,说道:“蒙棋棋,你这么干有意思吗?你的底细我们又不是不知道,你这是在丢蒙十一的脸。”

  提到蒙十一,蒙棋棋就像真的听不懂,没有任何反应,还是泪眼婆娑地看着我们。这时,孙胖子开口了,他说出一连串打着卷的外国话,这句话一出口,蒙棋棋就像是被雷击中一样。她不看孙胖子,反而一脸愕然地盯着杨军。孙胖子又是一句外国话出口,蒙棋棋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一连喘了几口粗气后,她才盯着杨军说道:“要是早知道你在这里,我们说什么也不会来。”

  没想到孙胖子的外国话有这么大的作用,郝文明看出便宜,对着蒙棋棋说道:“你说什么?什么不会来这里?”蒙棋棋回头看了他一眼,再说话时语气已经变了,不再是刚才那个楚楚可怜的小姑娘,冷冰冰地说道:“你想知道的事情要去问黄然,这件事情都是他安排的。”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捋了捋思绪后,又说道:“一个月前,黄然找到我和张支言,让我们帮他一个忙。事成之后,我们可以分享他从你们民调局里带出来的所有资料。”郝文明听了有点想不通,说道:“你们不都是宗教事务处理委员会的人吗?那些资料你们没看过?”

  蒙棋棋叹了口气,看着还趴在雪地里的黄然说道:“宗教事务处理委员会……这个梦只有他还没有做醒。黄然这一辈子都想重兴那个委员会,真不知道一个解散几十年的宗教组织,有什么必要重兴的。”

  郝文明对他们这样的关系,多少有些意外。但是现在来不及多想,他又问道:“黄然找你们帮什么忙?”没想到蒙棋棋耸了耸肩膀,说道:“不知道……你别那么看我,我没说谎。黄然只是说来天山一趟,具体的事情他好像也拿不准,到天山快一个月了,我们只做了一件事,跟踪了一个狼群。这个狼群里面除了有一只白狼有妖化的倾向之外,再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我和张支言问了他几次来这里的目的,他都没有说。”

  蒙棋棋缓了口气,继续说道:“今天早上,黄然突然接了一个电话,打完电话之后,他的脸色就变了。不再理会狼群,开始查看起地图来。之后带着我和张支言赶到这里。黄然让我和张支言用遮魂术迷晕了哨所里面的战士,藏在雪地里准备伏击你们。至于煞阵的事情,完全是他自己摆的。煞阵是从民调局里带出来起的,我们现在还接触不到。”

  “之后黄然负责把你们引出来,我和张支言负责操控那些被迷魂的战士来攻击你们。没想到……”蒙棋棋顿了一下,又看了一眼杨军之后,才苦笑着说道,“一个吴勉已经不是我们能对付过来的,我们还真是倒霉,又来了一只孽。”

  吴勉?我这才明白过来,感情刚才孙胖子用外语说的就是这个,他把杨军说成了吴仁荻,难怪蒙棋棋再看杨军时,脸色会大变了。我瞅了一眼孙胖子,他没事人一样,手里正摆弄着他们家的耗子,偶尔抬起眼皮看几眼蒙棋棋,之后马上又低着头,注意力又回到财鼠的身上。

  郝文明也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孙胖子,但马上就对着蒙棋棋继续问道:“电话是谁打的?他和黄然是什么关系?”蒙棋棋摇了摇头,说道:“这个真的不知道,黄然打电话的时候,一定要将我和张支言支走,不过现在看起来,那个人的情报也不是多准,就连吴勉和你们一起过来,他都不知道。”

  这次没等郝文明说话,孙胖子先开口了,不过他不是对蒙棋棋说的。孙胖子在黄然的面前蹲了下来,他眯缝着眼睛,看着黄然说道:“也许那个人什么都知道。就是不告诉你们。哎……你知道他的事情太多了,早晚有这么一天。”

  太不低调了,我有点看不明白孙胖子心里是怎么想的,就算是离间计也太明显了,这完全不像是他平时的风格。不过他的话似乎是有了点效果,黄然的眼睛莫名地眨了几下。这让孙胖子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笑意,他继续说道:“要是你运气好,再看见了那个人,和他说一声,没什么事别到处瞎跑,尤其是麒麟那样的地方他以后就更别去了。人家生孩子,他跟着去添什么乱?这是当六室都是死人?有能耐去找姓吴的、姓杨的,别拿不相干的人撒气,记住了,别拿不相干的人撒气。”

  听到最后几句话,我终于听明白了。孙胖子这是把我们俩摘了出去。冤有头债有主,不管在民调局内部的神秘人是谁,都别来找我们俩的麻烦。不过这话也就是我和孙胖子心里明白,由于麒麟市那件事牵涉到杨枭他刚刚出世的老婆,我和孙胖子回来之后没敢乱说。所以现在,郝文明和破军听了孙胖子的话都有点莫名其妙。

  从蒙棋棋的嘴里再也打听不出什么东西了,本来郝文明还想将张支言也弄醒,但是犹豫了半天还是放弃了,剩下的事情等高局长他们到了再解决吧。郝主任让我们将黄然和张支言拖回到了哨所里。郝文明对蒙棋棋还是不放心,又不能亲自守着她。本来想找根绳子把蒙棋棋捆起来。不过她的运气好,阮良在哨所里找到两副手铐,听他说,这副手铐原本是为了给偷窃军用电缆的人准备的,现在就便宜蒙棋棋了。

  这个活儿是孙胖子干的,他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情,直接给蒙棋棋上了两副手铐,还故意地紧了两扣。蒙棋棋倒是不在意,她现在的注意力都在杨军身上,自打她误以为杨军就是吴仁荻后,就一直冷冷地盯着他一个劲地上下打量。不过杨军也没拿她当回事,就像没看见一样,任由蒙棋棋怎么看他。

  进了哨所之后不久,天空中又下起了雪,天色也跟着很快阴沉了下来。过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外面响起了风声。这风声越来越大,我们在哨所里能听到外面一片呜呜声。透过窗户向外看,大风夹着鹅毛大雪,打着卷吹向四面八方。哨所里面,黄然和张支言二人老老实实地躺在地板上,看来要是没有杨军的外力协助,这两人还不知道要躺到什么时候。

  郝文明皱着眉头在看外面的风雪,他刚才接二连三地向高亮打了好几个电话,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恶劣的原因,影响了手机信号的传播。这么多电话打出去,竟然一个都没有打通。渐渐地,郝主任的心里也开始没底了。他把阮良叫了过来:“小阮,这样的天气,从闹狼的地方赶过来,要多长时间?”

  阮良并不知道还有人正往这里赶过来,他干笑了一声,说道:“别开玩笑了,这样的鬼天气谁敢在山上乱走?还要不要命了?不管有什么事,都等雪停了再说吧。”听了这几句话,郝文明有点无可奈何了,只能看着外面的风雪重重地叹了口气。

  郝文明唉声叹气的时候,我和孙胖子这边正在忙着准备吃喝。我们上一顿饭是在飞机上吃的,过了这么长的时间,早就消化干净了。孙胖子在哨所里里外外转了几圈,不知道在哪里找到了一只风干的野鸡和兔子,把它们剁碎了扔进锅里,加上辣椒和土豆,炖了满满一大锅。阮良看见了也没有阻止的意思,他又帮着找出来一摞十五六个烤囊来。

  眼看着肉就要炖好的时候,一直在盯着窗外的郝文明突然“嚯”的一下站了起来,几步走到门前。打开大门后,我们才注意到有六个人在风雪中正向我们这里走来。这六个人的身上已经被风雪层层包裹,看着为首的一人身材高大肥胖,光看这体型已经没有第二个人选了,高亮终于带人来了。

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