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死守

  我和孙胖子一口气还没等松下来,就听见杨枭大喊了一声:“你还没死!”话音刚落,杨枭的身上血光迸现,他的身子晃了几晃,要不是左脚被钉在地面上,这一下子直接就翻身栽倒了。四周的黑色雾气看出来便宜,一起飘到杨枭的身边,顺着杨枭的眼耳口鼻,涌进了他的身体里。杨枭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终于支撑不住,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着。

  一个人影晃晃悠悠地从几十米远的黑暗深处露出头来,他的手捂着胸口,用他那金属一样的语调说道:“到底你还是死在我前边了吧。”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杨枭已经倒在地上。对着那个神秘的人影已经用不着废话了,我抬手就是一枪。由于是安装了消音器的缘故,在一声沉闷的响声之后,那个人影应声倒地。这一枪只是自然反应,根本没有想到会有效果。得手之后,我反而有点不知所措。

  杨枭躺在地上还在抽搐着。似乎他和阵法之间,有些息息相通的关联,杨枭失去意识的时候,连带着他设的阵法也跟着消失了。因祸得福,随着阵法的消失,医院内阴晦的气息一扫而空,我的天眼又重新变得清晰起来。

  孙胖子看着还在抽搐的杨枭说道:“辣子,老杨怎么办?总不能老让他躺在地上抽风吧?”我犹豫了一下,刚在那几股黑色的雾气应该就是杨枭所说的阴司鬼差。这些黑色雾气涌入了杨枭的体内,还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现在贸然把杨枭抬回来,似乎不是什么好主意。

  就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远处几排空置的民居里,突然出现了几十个模模糊糊的人影,这些人影越聚越多,只是一会工夫已经聚集了二三百个了,还有源源不断的蓄势。而且已经开始试探着向医院靠近了。这些人影我倒是不陌生,断断续续也见过二十多年了,周围的孤魂野鬼也终于来凑热闹了。我对孙胖子说道:“来不及顾老杨了,先把眼前这些凑热闹的解决了再说吧。”

  看着眼前越来越多的孤魂野鬼,孙胖子也开始不安起来:“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个鬼魂了吧,不是我说,麒麟这一阵的死鬼,算是聚齐了吧。辣子,这么多,你心里有底吗?”“没事,我们手里有家伙,就这么点小鬼,来了就是再死一次。”我嘴上是这么说的,心里根本就没底。说话的这会工夫,医院四周的鬼魂已经一眼望不到边了,别说是麒麟了,我怀疑周围几个城市的鬼魂都集中到这里了。

  前面几十个鬼魂已经到了医院前方五十多米的位置,他们脸上灰白色的死气都看得一清二楚。我已经盘算好了,以杨枭的位置为线,只要这些死鬼敢跨过杨枭的身体,我和孙胖子就同时开枪,将最前面的几十个撂倒,希望这些死鬼和活人一样,干掉前面几个出头鸟,后面打酱油的就能一哄而散。

  就在这些孤魂野鬼即将走到杨枭身边的时候。本来还好好躺在地上“抽风”的杨枭突然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他起来之后,众孤魂野鬼面对杨枭吓了一跳,竟然止步不前,一动不动的,这个场面就像是被定了格一样。

  杨枭背对着我,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那些孤魂野鬼看到他倒像是见了鬼一样,惊愕了一阵之后,突然发疯一样向后跑去,转眼之间鬼潮就散得干干净净。医院前面的空地上又孤零零的,只剩了杨枭一个人晃晃悠悠地站在原地。

  “辣子,老杨看着好像不太对头。”孙胖子都看出来这时的杨枭和以往大不相同,他虽然站着,但还是一抽一抽的,就好像是癫痫病没有好利索一样。这时,他慢慢地转过头来,看着他的面容,我心里就是一哆嗦,杨枭一脸的黑气,他脸部的皮肤东拉西扯的,嘴眼歪斜看着就像是中风后遗症一样,还有一道口水顺着他的嘴角流了下来,都这样了,还能看出来他对着我和孙胖子这边不停地冷笑着。

  孙胖子喃喃地说道:“这还算是杨枭吗?”刚说完,他又发现了一个问题:“嗯?辣子,你刚才撂倒的那个人呢?”他这么一提醒,我才发现几分钟前还躺在地上的神秘人,这时也没了踪影,刚才的注意力都在孤魂野鬼和杨枭的身上,那个神秘人什么时候失踪的,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不过这时也没有心思管他了,因为杨枭已经开始摇摇晃晃地向医院这边走过来了。

  “老杨,你还好吗?不是我说,那什么,你不用进来了,看着外面就行了。”孙胖子向杨枭喊道。杨枭就像没听到一样,继续向我们这边走过来。孙胖子又喊道:“老杨,吴仁荻吴主任下来了,他让我告诉你,你老婆马上就生下来了,要你好好地在外面看着,别给他添乱!”这几句话有了作用,听到他老婆马上就要出生的时候,杨枭浑身一震,他脸上的黑气瞬间淡了很多。看得出来,他用了很大的气力,让自己停住了脚步,浑身颤抖着,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他老婆的名字:“蓉蓉……蓉蓉……”

  突然,杨枭撕心裂肺地号叫了一声,对着我和孙胖子这边喊道:“杀……杀……杀我!”说着竟然跪到了地上,两只手不停地抓着自己的胸口,好像要把里面的什么东西抓出来一样。我和孙胖子虽然都举着手枪,却都不敢动,完全被眼前的事情惊愕住了。

  杨枭的胸口鲜血淋淋的,已经能看到他的肋下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我看得一阵眩晕,他这是看出来我和孙胖子下不了手,这是要生生挖出自己的心脏,以求速死。孙胖子的脸色也是一阵发白,又向杨枭喊道:“老杨,有什么话好好说,吴仁荻一会儿就下来,天塌下来,有他顶着!”

  杨枭就像没听到一样,还是一下一下抓着自己的胸口,照这架势,可能都不用挖出心脏,他就能大出血而死。我一咬牙,丢了一只手枪,顺手把孙胖子的弓弩抢了过来,对着杨枭一扣扳机,一支弩箭向他飞了过去,不偏不倚正好射中了他的左手手背。杨枭挖自己的心脏都是不声不吭的,挨了这一弩箭却惨号一声,另一只手颤颤巍巍地想要拔了弩箭,试了几次,还是不敢碰它,最后双眼一翻,竟然晕倒在地面上。

  就在我和孙胖子冲到大门外,想要把杨枭抬进来的时候,杨枭突然直挺挺地站了起来,黑气又重新笼罩在他的脸上,他双脚没动,这个人却突然消失!我和孙胖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道黑影闪过,他已经出现在我们俩的面前,一手一个,掐住了我和孙胖子的脖子,将我们俩凭空提了起来。

  我和孙胖子在半空中同时打了他五六枪,杨枭挨了十来枪后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他扭曲的脸上带着一丝冷笑。我丢了手枪,用尽力气想要拔腰后的短剑时,孙胖子比我快了一步,他拔出来一根弩箭,用力扎在杨枭的肩头。

  “嗷……”的一声惨叫,“杨枭”吃痛,终于甩开了我们俩。我和孙胖子才连滚带爬地回到了医院。

  我第一时间将短剑拔了出来,孙胖子也收了手枪,一手弓弩一手短剑,对着门口在喘粗气。再看杨枭时,他已经踪迹不见,现场除了一摊血迹之外再没留下什么东西。大门前空荡荡的,一眼就能望到底,根本藏不住人。孙胖子脸上的冷汗已经流了下来,我看了他一眼,说道:“大圣,杨枭人呢?你看见了吗?”孙胖子摇了摇头,说道:“杨枭不在后面紧追就不错了,谁还有工夫看他在哪儿?”

  我这时心里也是怦怦直跳,刚才算是和阎王爷走了个对脸。要是杨枭的手上随便再加几分力气,怕早已经掐断我和孙胖子的脖子了。杨枭体内的阴司鬼差是来阻止徐蓉蓉的魂魄投胎的,照现在的情形看,没有将徐蓉蓉的魂魄拘走,那些鬼差应该不会善罢甘休。杨枭就这么凭空消失,十有八九是忌讳孙胖子手里的弓弩,不知道现在藏在什么地方,准备突然闯进来再给我和孙胖子一个措手不及。

  门口不安全了。我对着孙胖子说道:“大圣,我们别在门口待着,到大厅中央去。”孙胖子马上明白了我的用意,就在我们俩慢慢地向大厅中央后退时,突然,“轰”的一声,门口左边的水泥墙被撞出来一个大窟窿。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冲了进来,只是一瞬间就到了我和孙胖子的面前。这人口眼歪斜,一脸的黑气,不是杨枭还能是谁!

  好在我和孙胖子一直都在防备杨枭会突然冲进来,就在他冲到我们前面的同时,孙胖子对着杨枭的小腿就是一弩箭。这一箭正中目标,杨枭在快速奔跑中突然摔倒,他摔出去的姿势非常怪异,整个人摔出去一溜跟头,一直到墙角才勉强停住。杨枭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儿,他的小腿挨了一弩箭,失去了平衡感,勉强起来之后,又再度跌倒。

  孙胖子没想到事情解决得会这么顺利,他重新装好一根弩箭之后,对准还倒在地板上挣扎的杨枭,转头对着我说道:“辣子,现在怎么办?找绳子把他捆起来,等吴仁荻下来,让他看着办?”我看着还在挣扎的杨枭,要说现在对付他最好的方法,应该是让孙胖子在杨枭另外的一手一脚各射一弩箭。封住他的四肢,让杨枭彻底动弹不得。要是面前倒着的人是丘不老或者王子恒,再射上他们两箭倒也无所谓。可想起杨枭刚才只求速死的那一幕,我的心还是硬不下来。

  只能听孙胖子的,先把杨枭捆起来再说了。孙胖子守着杨枭,我在大厅找了一圈,最后在药房里找到了几卷胶带先暂时用一下。我刚把胶带拿在手里,大厅的方向突然传来了一声重物落地时的声音。我心中一惊,喊了一声:“大圣,你那里没事吧?”大厅里没有任何的回应,等我急忙回到大厅的时候,就看见孙胖子仰面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不知道他此时吉凶如何。杨枭在地上倒着,身上还插着三只弩箭,看不出来他有什么变化。

  我跑到孙胖子的身边,发现他紧闭着双眼,嘴唇发紫,脸色发青,双手紧紧握成拳头。他手里的那把弓弩已经不知去向。不过他的短剑和手枪还都好好地别在腰后。似乎拿走他弩箭的人,不知道孙胖子还有一把同样犀利的短剑。我将他的手枪取了下来,刚刚打开保险,就听见一阵金属破风的声音冲我而来,急忙之下躲避已经来不及了,我只能将身子偏了偏,保住要害的位置。

  “噗”的一声,一支小小的弩箭射中了我的左肩头,开始只是一阵凉意,这凉意瞬间过后,才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紧接着,一股暖暖的鲜血顺着伤口淌了出来。我忍着疼痛,对着弩箭射过来的黑暗角落就是五六枪。消音器独有的沉闷枪声响过,好像没有任何效果。就在我犹豫是不是再打几枪的时候,一个人缓缓地从黑暗的角落中走了出来。他用他那特有金属一般的声音说道:“身手不错嘛,本来还想拿你的小命来祭这支弩的,看来要我亲自送你一程了。”这人正是和杨枭反复斗了几次的神秘人。

  他说话的时候,我已经看见了他的模样。一张死灰色的人脸,五官好端端地挂在脸上,不过就是看着觉得别扭,总觉得这不应该是他的本来面目。我看着他说道:“我们认识吗?还是你和杨枭、吴仁荻他们有什么仇?你能不能让我死个明白,到底是我们谁惹你了?”神秘人停住了脚步,看着我“嘎嘎”地笑了几声,说道:“算是你和那个小胖子,还有这个姓杨的倒霉吧,你们都是替吴白毛陪葬的。有什么账找他算去。”

  “你到底是谁?别告诉我你就长这副模样。我反正也是死,让我明白是死在谁的手里,不过分吧?我们怎么说在民调局也是同事一场,临死之前,让我见见你的庐山真面目吧。”

  神秘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摇摇头,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四楼的人死光了,我会让你们的魂魄看我到底是谁。好了,别废话了,我下手利索点,你不会有任何感觉的。”说着他丢了弓弩,从衣袖里面抽出来一根几乎透明的细丝。我一眼就认出来这透明细丝的来历:“你只有这根细线吗?还有一把宝剑哪去了?濮大个知道你拿这个来害人,会死不瞑目的。”

  我的话让神秘人吓了一跳,他竟然后退了一步,盯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说!你是怎么知道……”他话说了一半,自己就给自己找了答案:“郝文明这个大嘴巴,明知道1975年的事不能说……算了,你知道不知道都无所谓了,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

6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