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杨枭的方法

  事后我向杨枭打听,才知道了为什么这个矮胖的中年男人会对杨枭这么恭敬。矮胖男人姓赵,是市郊一家大煤矿的老板,在当地提起开煤矿的赵老板来,也算是小有盛名。本来赵老板煤挖得好好的,不知听了哪个假行家的话,突然宣布要进军房地产行业。

  说实话,赵老板算是有钱了,但是他进军房地产的时机晚了一点。麒麟市这几年有几家大房地产公司已经将房价连番炒过几遍。地价和建筑成本也跟着水涨船高,想在市中心拿地,以赵老板的实力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不过俗话说得好,世事无绝对。就在赵老板要把目光向市郊转移的时候,给他出主意进军房地产的那位假行家带来了一个消息。位于麒麟市中山南路的一块土地,政府有意要极低的价格出售,这个价位完全就是白菜价,还是那种便宜得不能再便宜的扒堆白菜价。假行家在地图上指出了那个位置。虽然不是市中心的繁华路段,但好歹也是在市区之内,赵老板一度认为政府能出这个价位,绝对就是一时大意少写了一个零。

  这个便宜不占白不占,赵老板也是倒霉催的,也不打听打听,直接就开始忙活起投标竞拍地价来。说来也奇怪,只有他这一家公司参与投标,结果自然毫无悬念。得到他房地产公司第一块土地使用权的赵老板,第一时间就驱车来到现场查看。

  赵老板的车驶入中山南路地段时,就隐约感到有些不对劲儿。等到了现场,赵老板都没有下车,透过车窗玻璃,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一栋阴森森的十五层建筑。赵老板虽然是成年累月混市郊煤矿的,但是十五层大楼的盛名还是听说过的。只是叫十五层大楼叫顺了,已经没有几个人还记得中山南路一百三十五号大楼这个称呼了。

  赵老板当时就有点懵了,在这盖房子谁来住?盖坟地还差不多。现在赵老板的肠子都悔青了,而且想不盖楼都不行,在规定的时间内,如果不按时动工,政府是有权力无偿收回土地的。虽然说是白菜价,可是在这个圈子里的白菜也着实贵了一点。

  那个假行家终于看出来问题,他也无计可施,只能悄悄地溜了。赵老板没有办法,找了几个真正的行家咨询,得到的只有一句话:“赵老板,这块地没戏,你就认倒霉吧。”

  从这天开始,赵老板天天唉声叹气地,去火的中药成斤往家里买,不管是在公司还是家里,看见谁骂谁。他的家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得知问题的根源之后,赵老板的女婿出了个主意,既然在这里盖房子没人敢去住,那么盖医院还不行吗?

  赵老板的女婿姓谭,医学院毕业五六年,前几年靠老丈人的资助,在麒麟市医大附属医院做了副主任医师。医术是马马虎虎,但是人际关系处理得极好,最近刚转了行政工作,成了医院的总务科长。

  赵老板平时不大看得起自己的这位姑爷,要是没有他的资助,谭大夫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乡镇卫生所里面混日子呢。本来赵老板是想把姑爷叫过来训斥他几句,出出自己心里的闷气,没想到他出了个这样的主意。赵老板心里盘算了一番,在这里建医院,也算是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不管是谁,有个头疼脑热的,总是要去医院的。就算没什么病人来看病,占地皮也是好的,再等几年,政府彻底改造这里,再把医院卖了,也许多少还能再赚点。

  赵老板听了女婿的建议,先疏通关系,将土地的使用权限从商业住宅改成了医疗场所。之后又摆平了卫生局等各个机关,拿到了一系列的手续后,麒麟市中兴医院便正式开始动工了。从开工的那一天起,令赵老板意想不到的事情一件一件地发生了。

  先是赵老板买了多年一直沉在谷底的股票终于开始爆发了,一连拉了七个涨停板,本钱回来不说,还赚了不少。之后赵老板的煤矿也传来好消息,本来这座煤矿的实际开采量已经接近预计储量了,但是却没有丝毫见底的迹象,为此赵老板特地请了矿产专家去他的煤矿勘察。专家给的结论是这座煤矿的矿产丰富,要比当初设定的预计产量多得多。按现在的开采速度,再开采个二十年是没有问题的。赵老板的心根本都在煤矿上,这个消息自然让他欣喜若狂。

  眼看医院就要完工了,赵老板的家里又传来一个好消息。她的独生女儿怀孕了。他女儿和谭大夫结婚也有几年了,两人一直都在努力,可惜就是怀不上孩子。他们两口子该做的检查都做了,什么毛病没有,就是怀不上。一度两人都放弃了,没想到在这个当口,竟然怀上了孩子。

  赵老板已经乐得合不拢嘴了。他发现所有的喜事都是买下那块地之后发生的,这哪是什么鬼地,简直就是一块旺得不能再旺的地。

  赵老板开始怀疑当年十五层大楼诡事的准确性了,甚至想图便宜,把十五层大楼一并买下来,只是遭遇到周围所有人的强烈反对,这件事才搁置下来。那些日子,赵老板不管是做什么,都顺顺利利的,直到三天前突然发生了转折。

  三天前的晚上,赵老板在外面忙完应酬,在回家的途中遭遇了一场大雾。赵老板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地将车开到了一片坟地里。这还不算完,想出去的时候,车子突然熄了火。接着令人胆寒的一幕发生了,有无数个黑色的人影从周围坟墓里晃晃悠悠地爬出来。这些人影被雾气笼罩着,原地转了几圈后,开始向赵老板的车聚拢过来。

  当时这样的情形,赵老板已经开始崩溃了。他哆哆嗦嗦的无数遍尝试发动汽车,结果都以失败告终。眼看着那些黑色人影已经把汽车团团围住,赵老板甚至透过车窗已经能隐约看见他们的相貌了——一张张不属于活人的凄厉面容。一瞬间,赵老板再也经受不起这样的刺激,裆下屎尿齐流,整个人哆嗦成了一团。

  眼看赵老板就要被活活吓晕时,坟地里有人冷冷地突然说道:“人死如灯灭。你们都已经归于尘土了,还要出来扰乱阴阳吗?”说话间,一个男子出现在赵老板的车前。这个男子长着一副娃娃脸,看不出来他有多大的年纪。自打这个男人一出现,漫天的大雾竟然散了。那些从坟墓里爬出来的黑色人影就纷纷向四周散开。他们对这个男人的态度,就像赵老板看见他们时的样子。那些人影瑟瑟发抖,看得出来他们想逃,但是在娃娃脸男人的面前,他们竟然连逃走的勇气都没有。

  娃娃脸男人叹了口气,慢悠悠地又说道:“算了,今天我心情好,不难为你们。尘归尘,土归土,你们哪儿来的还是回哪儿去吧。”他的话音刚落,那些人影就像得到大赦一样,连跑带爬地回到各自坟墓中。娃娃脸男人走到赵老板的车边,敲了敲车窗,说道:“大半夜的,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赵老板这时已经清醒过来,连忙打开车门爬了出来(脚实在太软,使不上劲儿)。爬到娃娃脸男子的身边,连连喊道:“大师救命!大师救命!”娃娃脸男人看见了他的样子后,一皱眉,捂着鼻子说道:“你怎么倒霉成这副样子?”赵老板听了一愣:“我……倒霉?”他心里开始暗暗嘀咕:这个年轻人驱鬼有一套,看相就不咋地了。

  娃娃脸男人看出赵老板不信,哼了一声,又说道:“看你的面相,最近是不是正在走大运?而且财运极旺?”赵老板没心思在坟地里聊这个,又不敢得罪这个娃娃脸男子,应付着说道:“算是吧,最近一阵是多少赚了一点。”娃娃脸男子又说道:“你这种面相叫大厦将倾格,先扬后急转之下。今晚你撞鬼,才是个开始,后面更大的厄运会一波一波过来。”

  说到这,娃娃脸男子叹了口气,又说道:“早知道你是这种命,刚才就不应该救你。你要是刚才死在那些恶鬼的手里,早死早投胎,也未尝不是好事。”赵老板想起刚才那些黑色人影围在自己车边的一幕,心里开始信了娃娃脸男子,一想到刚才遇到的只是开胃菜,后面还有更大的厄运“一波一波”地过来,赵老板的心里就不寒而栗。

  这时,娃娃脸男子又叹了一口气:“唉……趁着是刚开始,你还是和家人把后事交代一下吧。记得,说两句就走,你的厄运已经开始了,别殃及池鱼。”说着一转身就向坟地的外面走去。赵老板哪还容得他走,也顾不得脚软了,一把抱住了娃娃脸的大腿:“大师能看出我的命格,就必定有救我的法子。大师救我,只要我能逃得了这一劫,我愿意把我一半的身家,捐给大师的庙……观。”

  娃娃脸苦笑了一声,说道:“我又不是和尚老道吃十方,你给我钱干什么?”听到娃娃脸不要钱,赵老板更加坚信了他是一位世外高人,如此一来,就更不能放他走了。赵老板死死地抱着娃娃脸的大腿,不住地哀求:“大师是高人,一定有法子能救我!”

  “你先松手,这像什么样子?”看到赵老板没有松手的意思,娃娃脸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好吧……相逢即是有缘。既然我赶上了,就勉强试一试。先说明白了,能不能救你不在于我,要看你的命里有没有救你的贵人。”

  之后,娃娃脸男子仔细询问了赵老板和他身边家人的生辰八字,一番掐指盘算之后,娃娃脸男子本来紧锁的眉头慢慢地舒展开,看着赵老板说道:“你的命格也算是奇特了,大厦将倾格已经是百年难遇了,没想到你身边的亲人还有守善童子的命格。能救你的人马上就要出世了。”

  赵老板听了一愣:“大师,你说我的贵人马上出世是什么意思?”娃娃脸男子笑了一下说道:“你的贵人现在在你女儿的肚子里,三天之后就会出生。只要她一降世,你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之前的大厦将倾也会变成江山永固的命格,福禄寿三星聚首,你下半世福泽无穷。只是……”他话说了一半欲言又止,赵老板连忙问道:“大师,不会还有什么岔头吧?”

  娃娃脸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不凡之子必异其生。你的贵人出生时会经历一场小小的磨难。到时候怕会又发生变化。”赵老板的神经又紧绷起来:“大师,你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我的外孙子能不能顺利出生就指望您了。”娃娃脸男子点了点头,说道:“就算你不求我,我也要保她出世,我和你的这位贵人还有些渊源。”赵老板心中大石终于落了地,有点巴结地说道:“我外孙子长大一点,我就让他拜您为师。”

  “拜师……”娃娃脸男子的表情显得有点古怪,“以后再说吧,你贵人的事情多少有点复杂,我还要去找几个帮手帮忙。三天之后,我会带人去找你。”赵老板一顿请恩万谢,突然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大师,我忘了请教,您尊姓大名?”“杨逍,逍遥的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