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再回麒麟市

  终于到了第三天头上。一大清早,我和孙胖子刚吃完早饭,杨枭就赶到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和郝文明说的,我们郝主任问都没问,就这么眼瞅着杨枭把我和孙胖子带走了。

  杨枭直接把我们俩带到了机场,我们的目的地是麒麟市。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老婆的投胎地点还是没离开麒麟市。孙胖子倒是满不在乎的,笑嘻嘻地看着略显焦躁的杨枭说道:“老杨,你老婆重新投胎后是男是女?一旦吴仁荻弄岔了,把你老婆投了男胎怎么办?”孙胖子这是算准了杨枭现在还不能轻易得罪他。

  杨枭干笑了一声,随口应付了几句后,就闭着眼睛靠在座位上。看得出来他现在肯定睡不着,这就是被孙胖子烦的,惹不起他,躲了。孙胖子觉得无趣,又和我唠叨了起来(基本都是他在讲话),完全不把晚上的事情当回事。

  三个小时后,飞机终于降落在省会机场。和上次的麒麟市之行不太一样,我们不用再坐四五个小时的车赶到麒麟。在停机坪已经有人在等候我们,直接把我们带到了旁边的军用机场,一架直升机已经在那里等候着。

  上了直升机后,孙胖子连连咂吧嘴:“啧啧……老杨,麒麟到底是你的主场,连直升机你都能弄来。”杨枭摇头说道:“我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这是二室丘不老主任还吴主任的人情。丘主任找了这里的军区政委,才办下来的,就是为了我们能早一点赶到麒麟。”

  孙胖子点了点头,但是好像想到了什么,马上又摇了摇头,说道:“老杨,不是我说你,怎么不把老丘一起拉过来?他总比我们哥俩好用吧?”杨枭苦笑了一声,没有说话。我瞅了孙胖子一眼,低声说道:“老丘?他不搅局就不错了。老杨,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老丘应该是不知道他的人情还在你身上了吧?”杨枭又是苦笑了一下,算是默认了。

  半个小时后,直升机在麒麟十五层大楼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稳稳地降落了。我怀疑这个驾驶员不是本地人,起码他没有听说过麒麟市中山南路一百三十五号大楼的传说。

  下了直升机之后,孙胖子瞅着十五层大楼,脸色开始发苦:“老杨,你老婆不是要在这鬼楼里面投胎吧?这十五层楼,就我和辣子俩,看不住啊!”“不是那栋楼,是对面这个小楼。”杨枭手指着一栋五层高的建筑说道。我转头看了过去,那栋楼前挂着一个牌匾——麒麟市中兴医院。

  上一次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还真没注意到会有这么胆大的医院,敢建在距离十五层大楼这么近的地方。孙胖子也看得直称奇,说道:“老杨,这医院敢和你的十五层大楼做邻居,也算是挣钱不要命了吧?”

  “这家医院也是刚建好没多久,床位和仪器已经到位了,还没开始正式对外营业。当初他们也是贪这里的地价便宜。”杨枭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医院的大股东是个挖煤的,还真是个挣钱不要命的主儿,建医院的时候就来打听过十五层大楼的地价。要不是后来你们到了,我多少也会让这家医院死两个人,给他添点堵。”

  杨枭的话虽然说得轻描淡写的,但是我心里还是突然哆嗦一下。最近是和杨枭混熟了,有点不拿他当外人了,差点忘了他曾经是鬼道教的三大教主之一,还在这里以十五层大楼为中心,把一座麒麟市搅得天翻地覆的。在我认识的人里面,杨枭是最拿人命不当事儿的,今天给他帮完忙之后还是各走各的,这个人还是少惹为妙。

  孙胖子听了杨枭的话后,表情也变得有些不自然,他岔开了话题,说道:“老杨,你不是说吴……主任也会来吗?他什么时候到?”

  吴仁荻已经到了,我们还没有进医院,就看见他正在医院门口来回溜达,吴主任的鞋底不知道沾了什么东西,每走一步都在院子里留下了一个脚印,这几趟走下来,医院的门口密密麻麻都是他的脚印。看见我们过来,吴主任抬头看了我们一眼,最后把目光落在杨枭的身上:“杨枭,有件事情和你说一下。”

  杨枭愣了一下,有点心虚地说道:“不是蓉蓉的魂魄又出了什么变化吧?”“和你老婆的魂魄没关系,不过和你多少有点关系。”吴仁荻淡淡地说道:“是你埋在十五层大楼下面的地珠。今天早上地珠发生了异动,我去看了一下,它已经提早成熟了,而且从地脉里面分离出来了。看样子破土而出就是眼前的事了。”

  “眼前的事……”杨枭喃喃地重复了一遍,对着吴仁荻说道,“不会是今晚吧?”吴仁荻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说道:“和你老婆投胎的时间一样,都是夜半子时。”这一下子杨枭彻底地呆住了,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吴主任。

  一时之间,没有人说话,场面有些冷场。我和孙胖子听了个一知半解,吴仁荻好像是说,杨枭当初埋在十五层大楼地底的地珠已经成熟,当初就为了这颗地珠,杨枭将好端端的中山南路一百三十五号大楼变成了一栋鬼楼。现在这颗地珠就要现世,但是和今晚他老婆徐蓉蓉投胎的时间重叠了。

  孙胖子倒觉得事情并不复杂,他说道:“不就是时间重了吗?一个一个来嘛,先投胎再收地珠,要不然就先收地珠再投胎,这不就行了吗?”他还想继续说下去,被我拦住了:“大圣,你别乱说,应该没那么简单。”这时,杨枭缓了过来,叹了口气后,说道:“地珠成熟之后,破土遇风就化,片刻都不能耽误。而蓉蓉的魂魄太脆弱,这一次是千载难逢的投胎机会,如果错过,别说再投胎了,就连孤魂野鬼都做不成了。”

  吴仁荻等杨枭说完之后,才慢慢地说道:“好了,别说废话了。你老婆和地珠,二选一吧……”

  要面对选择,杨枭反而平静了。他长长地出了口气,非常平淡地说道:“有点心疼地珠……”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有点自嘲地笑了笑。之后,这种笑容在他脸上慢慢地消失,换之而来的是一种决然的表情,他看着吴仁荻的眼睛,异常坚定地说道:“我要我老婆。”

  吴仁荻没有丝毫的意外,点了点头,说道:“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就知道你八成会这么说。”作出选择后,杨枭轻松了很多,他微笑着对吴仁荻说道:“你就不应该告诉我,不知道就不用这么心疼了。”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地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是杨枭就是为了它,才把十五层大楼变成鬼楼的。我记得吴仁荻好像说过,地珠是关乎杨枭性命攸关的一件事物。可见杨枭为了他老婆,已经不管不顾了。

  孙胖子还是不死心,他对着吴仁荻说道:“吴主任,应该还可以有个两全其美的法子吧。不是我说,你们都走不开,我可以去啊。告诉我几点、地珠出现的具体地点。这里离十五层大楼这么近,有个二十来分钟我就赶回来了。老杨,误不了你老婆投胎的事。放心吧,我不贪。地珠怎么处理等我拿回来再说。”

  “大圣,你不用费心了。”杨枭叹了口气,说道,“一会儿这里就要摆一座禁阵。阵内阵外阴阳不相通,外面的人在明天天亮之前进不来,我们也出不去。地珠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孙胖子还想说点什么,吴仁荻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胖子,你要是有闲工夫,就想想玉牌的事情怎么了结。别以为那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孙胖子听了一阵地发苦,哭丧着脸说道:“吴主任,不是说我跳海里,那件事就结束了吗?这还带找后账的?”吴仁荻哼了一声:“那你跳了吗?”

  孙胖子没话说了,他低着头唯唯诺诺的,不敢再看吴仁荻,却斜着看了我一眼。这是在求帮,我见势只好岔开了话题:“老杨,咱们再把今晚的事情过一遍。别有什么岔头。”

  “嗯。”杨枭答应了一声,接着说道:“今晚子时十二点开始,吴主任会把我老婆的魂魄引出来,他守在魂魄的身边,直到魂魄投胎,明早顺利出世为止。吴主任的精力都在魂魄身上,无暇分身外面的事情。这个过程不能受到任何干扰,否则魂魄会受到损伤,就算投胎出世成功,也会心智受损,变成废人。”

  “我会守在大门口,拦住阴司鬼差。但是还会有一些孤魂野鬼从别的渠道闯进来,他们就交给你和孙大圣了。记住,产房在四楼,我在每一层都会设一个禁阵。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都要确保那些孤魂野鬼到不了四楼的产房。”

  说着,杨枭将他在民调局的配枪掏出来,递给了我:“这样的东西我用不上,你用着应该顺手。”我接过手枪,转脸对着吴仁荻说道:“吴主任,你不给一点防身的家伙吗?”吴仁荻斜了我一眼,说道:“用不用给你一颗原子弹?”我讪笑几声,说道:“那倒用不着,我这还有把家传的存货,应该够用了。”吴仁荻看了我一眼,转头对杨枭说道:“我出去办点私事,天黑以前回来。这里交给你了,在我回来之前就把禁阵摆好。不用给我留入口,我自己能进来。”说完,他拔腿就出了医院,我们三个人看着他的背影,竟然谁都没敢问他去哪儿。

  “老杨,你知道你们主任去哪儿吗?”我看着吴仁荻的背影说道。杨枭摇了摇头,说道:“吴主任去哪里没有提过,我也不知道。”倒是孙胖子看到吴仁荻走后,又来了精神头,头也抬起来了,脸上又有了笑模样,对着杨枭说道:“老杨,你丈母娘呢?在哪儿给你生媳妇儿呢?”

  “我们进去再说吧。”杨枭也没客气,推开玻璃大门,率先进了医院。我和孙胖子跟在他的身后,到了医院的大堂。这家医院虽然还没有正式开始营业,但是挂号处、急症室和药房,以及各种化验诊室这些最基本的设施一应俱全,而且稀稀拉拉有几个护士正在打扫卫生,除了没有病人进进出出之外,已经像模像样了。

  看样子杨枭也不是第一次来了,起码这些小护士看了他一眼就当没看见一样,手上的活都没停,也没有人过来问一句,类似“你们是干什么的”这样的话。杨枭和我们低声说道:“这些小护士一会儿就下班,产妇和家属已经到了四楼,还有两个大夫和两个私人看护在上面守着。”我和孙胖子听了他的话,都愣了一下。孙胖子说道:“人是不是多了点儿?晚上真要是什么动静,还不得吓死几个?”

  杨枭说道:“这个你放心。到了晚上,我会让他们睡得死死的,就算打雷都不会醒。”跟着杨枭在一楼转了一圈,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向他问道:“老杨,这家医院就你老丈母娘一个住院的?不是没开始营业吗?”杨枭说道:“这家医院的幕后老板,就是……产妇的父亲。她们这也算是近水楼台了吧。”

  我心里哦了一声,难怪了,刚才杨枭说到这家医院开在十五层大楼附近的时候,还说要弄死几个医院的人给大老板添堵。按着他以前的性格,应该是直接弄死大老板一家几口。当初他八成也是那么想的,不过现在他应该很庆幸没有那么干。

  接着杨枭又带着我们在二、三楼各转了一圈。本来还要去四楼的,被我和孙胖子同时拒绝了。我是觉得我们的活动范围是在一楼到三楼,没有必要清楚四楼的情况。去四楼就等于我们已经控制不了局面,杨枭的老婆不能顺利投胎了。而孙胖子是因为他最忌讳三种人——和尚、尼姑和大肚婆,拿他的话说就是“见到这三种人,大半年都不用想发财了”。

  杨枭也不强求,他让我和孙胖子继续在医院里熟悉地形。这时,医院里的护士陆续下班了。四楼下来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他好像认识杨枭,两人在墙角耳语了几句之后,矮胖男人向杨枭抱了抱拳,说道:“晚上的事情,我就多仰仗杨大师了。”杨枭和他客气了几句。我和孙胖子在旁边看着,孙胖子低声向我问道:“这是谁?”我说道:“杨枭的老丈人。”

  我还是猜错了,这个矮胖男人是产妇的父亲。论起来,杨枭应该随着他还没有出生的老婆,管这个男人叫外公。不知道是怎么和他外公介绍他自己的。这个外公一口一个大师,叫着自己的外孙女婿,态度十分地恭敬,杨枭还坦坦然然地接受了。矮胖男人说了几句后,便离开回到了四楼。

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