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杨枭所求

  本来依着吴仁荻的意思,给孙胖子一个救生圈,让他自己游到岸上。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的,吴主任已经让杨枭准备好了救生圈。孙胖子的已经吓得脸色煞白,不管他怎么解释,吴仁荻都当作没听见。我、破军和郝文明一起劝说都不好用,连萧和尚都臊眉搭眼地凑过去,就这样还是被吴仁荻挡驾了。

  救了孙胖子的是高亮,就在鬼船彻底消失在海岸线上的时候,远处有一艘锈迹斑斑的渔船行驶了过来。高胖子站在船头,渔船一直开到了我们这艘小艇的旁边,高局长用扩音喇叭喊道:“和尚!你身边的是吴仁荻吗?孙大圣在干吗?怎么要往海里跳?”

  自从得到了鬼船再次出现的消息,高胖子就带齐人马赶回来了,到了码头雇了一艘要出海的渔船,就匆忙出海。本来一个多小时前就到了附近的海域,就在他们已经隐约看见鬼船的时候,血海虫突然出现了,把他们的船团团围住。好在高局长一行人提前准备得充分。不过就是这样,也还是忙活了一个多小时,才在血海虫中开了一条路出来。可惜最后还是棋差一步,就晚了十几分钟。连鬼船的最后一面都没看见。吴仁荻在民调局里只买高亮的面子,这次高局长算是把孙胖子救了。

  我们上了大船之后,高亮看见一头白发的杨军时,当时9眼睛就直了。看样子高局长似乎并不知道吴仁荻和鬼船之间的关系,高亮把吴仁荻叫到了一边,两人聊了半天之后,高胖子再看杨军时,已经眉开眼笑的,拍了拍杨军的肩膀,说道:“你的事吴主任都跟我说了,从今天起,你就算是我们民调局的人了。不管什么事都可以直接找我。”

  杨军在鬼船上待惯了,上至年轻白发人,下到军士水手,还没有谁这么和他说话。一时之间还有些不太适应。就在这时,杨军身后的背箱动了一下。背箱没有上锁,上面的盖子被顶了起来,一只黑猫将头露了出来。孽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了杨军的背箱里。随后,这只黑猫从背箱里蹿了出来,四只猫爪非常灵巧地抓着杨军的肩头,在上面趴着不动,眼睛一动也不动地盯着高胖子。

  “这是你的猫?看着就灵巧。”高亮笑呵呵地说道。伸手在黑猫背部黑缎面一样的皮毛上来回捋顺几下。可能他是想借此和杨军拉近一下关系。但是几秒钟后,高局长就认出了这只黑猫的出处。他的脸色变得刷白,浑身哆嗦一下之后,接连后退了好几步。就在刚才高胖子的手在黑猫身上来回捋顺的时候。黑猫懒洋洋地抬起了头,露出一嘴的小黑牙齿,冲着高局长叫了一声:“孽……”

  自从女校的事件结束之后,我和孙胖子就马不停蹄地赶到海上。漂泊了这么多天之后,终于跟随着大部队,回到了民调局。在路上高亮就给杨军安排好了,让他先在民调局慢慢地熟悉一下环境,之后和杨枭一样,以调查员的身份进六室,做吴仁荻的手下。

  最倒霉的算是孙胖子了,虽然他不用游回岸上,但是他藏在背箱里面的东西很快就被高亮发现。小小的背箱里面,他竟然藏了六个金球,加起来也有一百二三十斤。最后还是在孙胖子和萧和尚的死泡活磨之下,高胖子才终于答应分出两个金球,一个作为我们一室的公费,另外一个就是我们五个人这一次鬼船事件的奖励。

  处理金球的事情是孙胖子、萧和尚和郝文明三人一起去办的。本来高亮要以一克一百五十元的价钱回收金球,但是打听了金价之后,孙胖子和萧和尚死活不干,高亮也懒得为这样的事情掰扯,一甩手:“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考虑到手里两个金球是六百多年前的产物,不可能达到现代九九金的纯度,孙胖子带着在鬼船上钻下来的金末子,找了专人检验,得到的结论好得让人有点不相信,检验的样品属于老金,而且提炼黄金的技术在当时来说,已经到了十分精纯的地步,接近现代黄金的纯度。

  有了这样的检验结果,孙胖子就开始张罗联系买家。他人脉广,一通电话打出去,说明了黄金的纯度后,一番讨价还价,最终定在了二百六十元一克。之前称量了金球的重量,一个是九点五公斤,换算了价位之后,我们五个一人能分到将近五十万元。

  这几天萧和尚一直在我们一室泡着,第一时间听说这个消息,当时就要拉着孙胖子去卖掉金球。不过他俩在不久前有过一次不良记录,本来我和破军都要跟着去。但是考虑了再三之后,还是由郝文明代表了。他们三个吃完午饭去了,晚饭之前回来的。

  孙胖子和萧和尚手里各自提着一个装垃圾用的黑色塑胶袋。里面鼓鼓囊囊的,不用猜也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看着孙胖子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我明知故问道:“你们不是把钱装垃圾袋里了吧?”孙胖子叹了口气,看了一眼萧和尚,老萧大师说道:“你懂什么?装这里最安全,你看过谁闲的没事,会过来抢两个垃圾袋?”

  “那你见过三个老爷们闲得没事提着两个垃圾袋,满世界乱走吗?”我反问道。旁边破军已经等不及了,他说道:“你们俩一会儿掐,先办正事儿。大圣,买家没压价吧?”萧和尚先说道:“还是小胖子有人缘,那边不但没压价,还多少添了一点,正好五百万。你们一室的公费,小郝要的支票,我们的那份给的现金。一个袋子一百二十五万。”孙胖子很无奈地看了一眼萧和尚,说道:“我本来想直接存银行的,老萧大师不干,非得拿现金回来。这一路我担惊受怕的……”他还没说完,萧和尚不耐烦地说道:“别磨叽了,先办正事……分钱。”

  这个过程不必细说。只是没有想到他们会直接带现金回来,我只能就地取材,找了一个纸箱子,将我的那份五十万装了进去。欧阳偏左那有保险箱,先放他那里一晚,明天天一亮就存银行。

  捧着装有五十万的箱子,我的心里怦怦直跳。一打开一室的大门,就看见有一个人站在门口,看见我出来,这人还向我笑了一下。我吓了一跳,这才看清站着的人是杨枭,他犹豫了一下,对我说道:“有件事情想麻烦你和孙大圣……”我抱箱子的手紧了紧,说道:“你这是……要借钱吗?”

  杨枭自打进了民调局之后,表现得一直都很低调。低调得很多人都忘了他和当年麒麟十五层大楼惨剧的联系,除了二室两位正副主任还时常对杨枭虎视眈眈之外。当然,他俩也只能虎视眈眈一把,要是真动起手来,我不认为那两位主任能占什么便宜。

  现在杨枭特地来找我和孙胖子,神色还有些扭捏。能生生把人魂魄抽出来,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杨枭竟然低声下气地要我和孙胖子帮忙,一时之间,我竟然有点受宠若惊了。当时我心里已经盘算好了,只要是不超过我手里这五十万,就借给他。反正这五十万也算是白来的。而且以杨枭的人性,应该不至于赖掉我的这点钱。这时候,孙胖子也捧着装钱的箱子走了出来。我俩一起被杨枭带到了走廊尽头没人的地方。

  和我预想的不太一样,杨枭并不是来借钱的。他还真是来找我和孙胖子帮忙的。这件事杨枭好像并不好开口。看他几番欲言又止的样子,我最后还是我忍不住说道:“老杨,当初你在麒麟十五层大楼顶上,差点弄死吴仁荻的劲头都哪去了?吴仁荻你都不怕,现在几句话就说不出来了?”孙胖子在一旁也跟着帮腔道:“是啊,老杨,有什么话你就说。虽然我和辣子都差点死在你的手里,但那也是不打不成交。不是我说你,现在都在一个马勺里混饭吃,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我瞪了孙胖子一眼,说什么差点死在他的手里。你这是让他说,还是不让他说?杨枭苦笑了一声,说道:“以前得罪你们俩的事,就别再提了。我这次也是真心需要你们的帮助……”

  杨枭终于说了出来,今天早上,吴仁荻突然把他叫了过去,告诉了他一件惦记了很久的事。他老婆徐蓉蓉的魂魄终于塑造好,三天之后就可以重新投胎了。不过这个魂魄毕竟曾经是有缺陷的,虽然经过了吴仁荻的再次塑造,但多少还是有一些脆弱。

  在魂魄投胎的过程中,吴仁荻要守在魂魄的旁边,以防随时发生变故。由于这次投胎有别于正常的轮回转世,说白了,是吴仁荻和杨枭占用了其他魂魄投胎的机会,在这过程中会有阴差鬼司过来干预。杨枭就负责对付这些阴差。

  孙胖子说道:“一个守魂魄,一个看外围。这不就齐活了吗?还要我们哥俩干什么?”“哪那么容易?”杨枭摇了摇头,说道,“还是因为这次投胎是走了偏门。魂魄入胎前,婴胎会有一段时间的无主真空状态,会吸引周围大量的孤魂野鬼来抢胎。蓉蓉的魂魄还是太脆弱,受不起它们的惊吓。我和吴主任都走不开,对付这些游魂的事情就麻烦你们两位了。”

  杨枭说完之后,我和孙胖子都不作声了。对付鬼魂还是在十五层大楼时有过一点经验。本来有民调局的装备傍身,多少也有些把握,就是因为杨枭那一句大量的孤魂野鬼,让我们心里没了底。

  杨枭现在在民调局里能说得上话的,也只有我和孙胖子两个人了。最开始是想找杨军的,但是杨军初来乍到,高局长已经把他当成了宝贝,正安排他没日没夜地在学习一些现代知识。找他帮忙要惊动高胖子,这种多少有些逆天的事情还不能让高亮知道。本来还有熊万毅、西门链和米荣亨他们几个,经历过女校事件之后,和杨枭多少也有了一些默契。其实他们几个才是最好的选择。不过这几个人毕竟还是二室丘不老手下的调查员,碍着丘不老和王子恒的面子,也不好和杨枭走得太近。也可以说,我和孙胖子是杨枭无奈之下的选择。

  看着我和孙胖子一直没有表态,杨枭叹了口气,说道:“我也明白,这次的事情对于你们俩来说,是凶险了一点。你们不管答不答应,我都理解。好了,这件事就当我没说过,我再想别的办法。”杨枭说完后,低着头,默默地向电梯方向走去。看着杨枭的背影,我心中一软,刚要答应杨枭,没想到被孙胖子捷足先登,他喊道:“老杨,我们帮你!”

  杨枭愣了一下,又看了看我。孙胖子打了个哈哈,说道:“不用看辣子,我答应就是他答应了。这样的事情,我怎么能放过他?”我无奈地咽了口唾沫,听他接着说道:“老杨,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我和辣子帮定了!我们本来就应该相互照应。再说了,要是以后我和辣子有点什么事儿要求你……”没等他说完,杨枭就抢先说道:“到时候说一句话,除了命不能给你,别的事情我都能办到。”

  就这样答应了杨枭,我和孙胖子一起,开始准备三天后的事情。其实也不用我们俩准备,吴仁荻已经私下里找了欧阳偏左,一切应用的器具,欧阳主任已经准备齐全了。分到我和孙胖子的手里,除却多了一堆民调局特制的子弹之外,就是给了我们两人一人一个手枪用的消音器。

  这个东西我和孙胖子都不陌生,只是消音器和民调局装备的手枪一样,通体布满了符咒的花纹,看着就像专门和手枪配套的。杨枭解释了徐蓉蓉投胎的时间是三天后的半夜子时,三更半夜的动用枪械不方便,欧阳偏左就专门给配了两个消音器,而且这个消音器还能增加子弹打中目标时的威力。

  剩余的器具不是我和孙胖子用的,我们俩也没什么心思看。一晃眼,三天过去了。我和孙胖子除了去过一次银行存钱之外,就一直在民调局待着,听杨枭讲解那天晚上的注意事项,只不过他讲得越详细,我和孙胖子的心里就越没有底……

5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