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乱斗

  从这些人的身上看不出来有死尸的味道,但是看着怎么也不像是活人。我扶着郝文明,和萧和尚他们几个慢慢地向后退。还没走几步,已经有“人”站起来,眼神直愣愣地盯着我们几个。孙胖子低声说道:“老萧大师,这是人是鬼?”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将短剑和弓弩都掏了出来握在手里。

  萧和尚也抽出来他的那根毛衣针,眼睛看着起来的几个人,说道:“是人是鬼一会儿再说,先别惊动他们,我们先回密室。”说不惊动他们,可是爬起来的人越来越多,几乎他们所有人的眼神都在盯着我们几个,已经有几个人慢悠悠地向我们走过来。

  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光着上身,他们的目光呆滞,身上的皮肤看上去异常的惨白,其中有两个人各断了一只手,伤口包扎的时间不长,还在滴滴答答地流着血。当中一人正是将黑衣白发男子叫走的断手人。

  就在我们退到密室入口的时候,叫走黑衣白发男子的断手人突然“嗷”地喊了一声。这一声就像信号一样,几乎所有已经爬起来的人开始向我们围拢过来,距离我们最近几个人的嘴巴咧到了一个不可思议角度,露出一嘴黑黄色的牙齿,都能闻到他们嘴里散发出来的恶臭。

  “快,快点进暗室里!”萧和尚大喊一声。在他说话的时候,已经有人向我们冲过来,破军抬手就是一枪,“啪”的一声,冲到最近的人脑门中弹,仰身栽倒。还没等破军这一口气松下来,中枪的人又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他的脑门开了一个弹孔,里面的红白之物稀稀拉拉地流了出来,就这样,还是一步一挪地向我们走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民调局的子弹是特制的,不管他是死人还是活人,这一枪都应该有效,可是现在他就像《生化危机》里面的僵尸一样。眼看着他又到了跟前,突然一支细小的弩箭悄无声息射中了他的脑门。这一次才算有了作用,这个“人”中箭再次栽倒,倒地之后身体开始不停地抽搐,抽搐了几秒钟之后终于断了气。人死之后,他的身体也发生了异变。皮肤以眼见的速度开始变得松弛老化,头发瞬间掉光。只过了几秒钟,一个壮年男子就变成了老朽不堪的尸体。

  孙胖子飞快地跑了过去,在后面的“人”冲过来之前,抢先拔出了尸体脑门上的弩箭,又一溜烟地跑了回来,边跑冲着萧和尚喊道:“老萧大师,死尸变成老头了,这是怎么个情况?”

  萧和尚已经知道了是孙胖子失手将这些“人”全都放下来的。现在看他恨得牙根直痒痒,没好气地对孙胖子喊了一声:“先回暗室里再说!”这时我已经将郝文明扶进了暗室里,和破军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可以挡住门的东西。最后破军一咬牙,抄起两个金球,一手一个出了暗室。

  这时,萧和尚和孙胖子也进了暗室,他俩看见破军捧着金球出去都是一愣。萧和尚不知道破军的底细,想拦没拦住他,回头对我说道:“你去把他拉回来!外面的不死人太多,被围住就是个死,在这里还能多撑一会儿……你们俩跟着抽什么风!拿金球干什么?”

  “老萧,你也拿一个出来,给大军送炮弹!”这时候也顾不上客气了,我捧着两个金球跟在破军的身后,边跑边喊道。孙胖子也明白过来,两只手捧着一个金球跟在我的后面。

  和我想的一样,破军出来的时候,最近的一个“人”就在十五六米开外,正向破军扑过来。破军将一只金球扔在脚下,另一只金球猛地向那“人”的面门扔过去,就听见“噗”的一声,那“人”的脑袋消失在一片血雾当中,身子被带出去五六米远,抽搐了一番之后,才停止不动。和上一个“人”一样,他身体裸露的部分快速地衰老,和正常人相反,经历了死亡的结局,才有了衰老的过程。

  一击即中,破军借势捧起扔在地上的金球,对准后面上来的一个“人”,奋力甩了出来,那“人”痴痴呆呆的,不知道躲闪。又是“噗”的一声,一道金光闪过,那“人”只剩了一个腔子。破军这一下的力度稍稍向下,那“人”的身子被打得坐到了地上,隔了一秒多钟后,脖子里面才喷出了一腔子血。

  第二个金球出手之后,我已经将捧着的两个金球送了过去:“大军,再来,你动手,我们负责给你运送弹药。”破军看了我一眼,还没等他说话,前面一群“人”已经围拢了过来。最近的到了距离我们十来米的地方。破军来不及多想,抓起一个进球,已经顾不上瞄准了,直接向着“人”多的地方打了过去。

  这一下子破军是铆足了劲儿打出去的,就像保龄球一样,被放躺了七八个。倒下的虽然多,可惜都没有大碍,最严重的一个也就是胸口塌陷。这个对于普通人来说绝对是致命伤了,可是被砸的那个只是倒在地上翻了几个跟头,爬起来后继续向我们扑过来。

  破军抓起了另一个金球,我发现他这几下差不多也到了极限。破军胳膊上的肌肉已经开始轻微颤抖,看得出来,刚才那三下他是拼尽全力。现在破军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在他想要发力扔出金球之前,我拦住了破军,从他的手里抢过了金球。使尽全身的力气,将金球砸向已经扑到最前面的一个“人”。

  金球出手之后,我看都没看,拉着破军就向后跑。这是已经能感到后面的一大群“人”在我们的身后,我感到身后有一双手已经触到了我的后背。我拔出了短剑,正要向后劈一剑,就在这个当口,一支弩箭贴着我的脸皮飞了过去。我偷眼一看,弩箭射中了我背后一个“人”的头上,他立刻仰面倒地,一阵抽搐后死去。

  孙胖子已经丢弃了金球,飞快地又装上了一支弩箭后,转身向后跑去。萧和尚站在暗室的门口喊道:“快点回来!这里还是撑一撑!”郝文明也强咬牙站在门口,将甩棍里暗藏的刀尖亮了出来,和萧和尚站在一起,准备接应我们三个。

  眼看我们就要跑回到暗室,后面“人”也越聚越多,他们已经没有了刚开始的那种晃晃悠悠的形态,竟然变得异常地迅速,一百多人成群结队地向我们扑过来。我心里明白,手枪这时已经没了作用,就算能回到暗室里,凭我和孙胖子两把短剑,加上他手里还剩十来支的弩箭,也撑不了多大一会儿,看今天这架势,除非高胖子能及时赶到,否则就只能盼望能出现奇迹,才能保住我们几个的小命了。

  就在这时,听见“人”群的后面有人恨声说道:“看看你们干的好事!”话音落实,又是一声巨响,好像有什么东西闯进了“人”群之中,在里面横冲直撞,将聚集在一起的“人”撞得七零八落。一时之间,我们在前面顿时压力大减,只有几个“人”还追在我们的后面,其余的已经对着身后的巨响去了。

  孙胖子突然转身,抬手就是一弩箭,身后的一个“人”应声倒地。我一个急转身,手握着短剑,一剑刺进了身后那“人”的嘴里。也是那“人”追得太急了点,短剑刺进他的嘴里之后,剑尖从他的后脑勺里冒了出去。我向左一旋剑身,沿着后脑勺将那“人”的半个脸削断。白里透红的液体喷溅了出来,喷了一地。我顺势一脚踹在他的胸口,将他踹翻在地。那“人”也再没起来,开始抽搐起来,直至身亡。

  这时,我们的身边才算是暂时安全。萧和尚瞪着眼睛看向“人”群中心的位置,一个白头发的黑衣男子在不停地撞来撞去,已经将百十来号的“人”群撞散了。

  “是吴仁荻?”郝文明眯缝着眼睛看着,不过他又马上摇摇头,否定了他自己的想法,说道,“像……可惜不是。”“是之前我和大圣见到的黑衣白发人,不过不知道他和吴仁荻有什么关系。”我解释道。孙胖子突然对我说道:“不对啊。辣子,他不是和断手人是一伙的吗?这时又怎么打起来了?”他说话的时候,财鼠已经放弃了暗室里的金球,爬回到了孙胖子的上衣口袋。

  还没等我说话,黑衣白发人已经向我们走过来,后面有“人”不断地攻击他,但是都被这个黑衣白发人不停地抓起来,远远地向后扔了出去。他明明有解决掉这些“人”的本事,可是黑衣白发男子只是不厌其烦地将他们扔来扔去的。他一路走一路扔,就这样走到了暗室的门口。

  看见他扔着这些“人”走过来,我们的神经又开始紧张起来。没想到这个人突然手上的速度开始加快,只是一分钟左右的时间,他就把身边的“人”都扔了出去,然后冷冷地对我们说道:“都跟着我过来!”说话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距离暗室不远处的一块墙板之下。

  不知道他在墙板上按动了什么机关,随手一推,将墙板推出来一道缝隙。这块墙板竟然是一道暗门。随后他看着我们犹豫的样子,说话的声音能出冰碴子:“要么进去,要么……”他向着已经开始冲过来的“人”群,一扬下巴,接着说道,“就被他们撕碎咬烂。”

  萧和尚向我们一扬手,说道:“进去,进去再说。”这个时候没有犹豫地,我们一起跟着黑衣白发人进了暗门。我们进去后,黑衣白发男子回身关了暗门。几秒钟后,暗门外面传来了一阵疯狂敲打的声音。

  暗门的里面是一条窄窄的过道。我们跟在黑衣白发男子的身后,一直向前走着。没走几步就到了尽头,是一个朱红色的门。只见黑衣白发男子毕恭毕敬地敲了敲门,压低声音说道:“千户郑军将人带到。”

  里面先是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儿才有人缓缓说道:“进来吧。”

  黑衣白发男子将门推开。我一眼看见,门里面还有一个白头发的男子!

3条评论

  • ╮(╯▽╰)╭说道:

    怎么这么多白发。不会吴仁荻也跟着跑出来吧╮(╯▽╰)╭
    民调局的东西都毛用了,只剩下吴主任的东西有效⊙_⊙

  • 摆渡说道:

    楼上的,吴主任不也是民调局的?

  • 民调局特制枪说道:

    我不是没用只是没有主角光环……ಥ_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