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金球

  这一层走遍了,就只有镇魂钟和地上的一具死尸,已经没有什么看头了,好在出口的位置没有像上面那层那样被封。外面就是那条楼梯,顺着楼梯向下走,终于到了这艘鬼船的最后的一层。

  在进入这一层的船舱后,我们几个人瞬间被一个景象惊呆了。就看见天棚顶上吊着一二百号人,说他们是人,我在他们的身上找不到和期望有关的气息。但是也看不到他们的身上还有活人的生气。他们每个人的锁骨被两根细小的铁链穿过,铁链虽然细小,却把他们每个人都吊在了天棚上来回晃荡。

  “老萧大师,这是怎么个意思?”孙胖子第一个说道。

  萧和尚也愣住了,缓了一下,才说道:“我也没见过还有这样的事。大圣,你放一具尸体下来,我们再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小辣子,大军,你俩去帮帮他。”

  上面的“尸体”吊得太高,这层船舱里也没有什么可以踩踏以增加高度的物品。就算是两米多高的破军也没办法将“尸体”放一具下来。犹豫了一下,破军拔出手枪,瞄准其中一具“尸体”上面拴着的细铁链。“啪”的一声枪响,铁链上溅起一道火花。可惜并没有打断铁链,那具“尸体”也只是轻微地摆动了几下。

  “你们的子弹不行,银弹头太软,打不动。”萧和尚仰着脸说道,回过头他又看了孙胖子一眼,说道,“小胖子,你的那把弩八成好用,这个距离,没有难度吧?”孙胖子抬头打量了一下距离后,说道:“没难度,都不叫事儿。”说着,他已经将弓弩取了出来,上好一根弓箭,很自然地递给了我,“辣子,你来。”

  和孙胖子共事的日子不短了,我算比较了解他了。刚才孙胖子答应萧和尚的时候,我就隐约猜到是这个结局。也懒得和他磨叽了,我二话不说,接过了孙胖子递过来的弓弩。

  抬头看着上面晃晃悠悠的尸体,正想和孙胖子商量挑选一个下手的时候,孙胖子突然无故地顿了一下,紧接着听见他喊道:“你哪儿去?”他家的那只耗子已经从孙胖子的口袋里面蹿了出来,跳下地面之后,直奔墙角,伸出两只爪子,在墙板上面不停地抓挠。

  孙胖子和萧和尚第一时间跟了上去。郝文明和破军站在他俩的身后。孙胖子和萧和尚两人蹲在地板上,顺着墙板的缝隙摸索着。进到这层船舱之后,注意力都在头顶上这一百几十具尸体上面。现在看起来,财鼠好像从它的领域里面发现了什么东西。

  孙胖子敲了敲墙板,发出一阵空空的声响。他看了一眼萧和尚,说道:“里面是空的。老萧大师,你说说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萧和尚在壁板上摸索了一阵,好像是想找类似机关的东西,可惜找了好一会儿后还是放弃了。

  “进去就知道了。小胖子,你那把刀呢?来,直接开个洞出来。”萧和尚指着墙壁说道。这次孙胖子倒是不客气了,也不叫我和破军,他抽出短剑,比量了一下位置,几剑下去又加上一脚,在墙板上开了一个一人大小的洞。

  洞开了之后,财鼠第一个就蹿了进去。孙胖子和萧和尚探头向里面看了一会儿,没有发现什么危险迹象后,两人一前一后也进了洞内。现在这情况,天棚上面吊着的“尸体”只能稍后再说了。我和破军,加上郝文明跟在他们后面也进了洞内。

  这里面算是一个仓库,上百个带着树皮的圆木,整齐地摆放在地上。当初这些圆木从中间锯开,将里面的木头掏出几对半圆的洞,在里面藏好运送的物品。由于年头实在太久了,木头已经酥了,用手轻轻一捻就成了木头渣子,里面藏着的东西已经露了出来,是一个一个现代铅球大小的金球……

  进来之后,眼看着满地的金球,我们几个人都不太适应。虽然我和孙胖子,还有萧和尚在老家河床下面见识过满洞的黄金,那样的经历一辈子一次就够了,根本就没有心理准备还能再看见一次类似的情景。破军和郝文明就更不用说了,妖魔鬼怪他俩见得多了,现在这满地的黄金,他俩八成也是第一次见到。郝文明的眼睛已经直了,喃喃地说道:“船上怎么有这么多的金子?不是我说,不会是假的吧?里面是铅胎,就外面那一层镀的黄金,用来压船的吧?”

  听了这话,孙胖子本来眉飞色舞的表情凝固起来,早先船只要在船舱底部放压仓石的说法,他也听说过:“真的假的,试试就知道了。”说完,弯腰捧起一只金球,双手掂量了一下,说道,“分量挺足,有小二十斤了。”说着,他又拔出了短剑,剑尖对着金球钻了几下。也是这把短剑并非一般利器可比,没有几下,金球上面就被钻出来一个小洞,孙胖子脸上的表情好了很多,笑呵呵地抬头对着萧和尚和郝文明说道:“实心的,里面可不是铅芯儿。”

  说完之后,孙胖子手捧着钻下来的金屑舍不得扔掉,掏出来半包纸巾,小心翼翼地将金屑倒进了纸巾包里放好,才抬头看了萧和尚一眼,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说道:“老萧大师,现在怎么办?”萧和尚本来也是笑嘻嘻的,但是他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看着满地的金球发了会愣,突然嘴一撇,没有好气地说道:“凉拌,高胖子现在已经在路上了,还能怎么办?”

  郝文明在一旁听出了萧和尚话里的意思,他微笑着说道:“萧顾问,您回民调局的时间短,以前的规矩有很多已经改了,看来您好像还不是太清楚。”“改规矩了?”萧和尚皱着眉头重复了一遍,他看着郝文明说道,“改什么规矩了?小郝,你把话说明白一点,别说一半藏一半的。”

  “我简单点说,在处理事件的过程中,如果发现历史遗留的无主财物,除了历史文物必须上交之外,剩下例如贵重金属之类的财物,主办事件的调查室可以截留百分之二十作为公用,其中有百分之五可以作为奖励,下发到处理事件时表现优异的调查员。”说到这,郝文明脸上露出一种古怪的笑容:“百分之五……不少了。”

  “百分之五……”萧和尚喃喃道,“高胖子转性了?这不像他的风格。”郝文明解释道:“因为以前出现过调查员私自截留财物的事情,就是为了防止这类事件的发生,高局长才有了这样的决定。”说到这儿的时候,郝文明顿了一下,有意无意地看了我和孙胖子一眼。

  萧和尚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他心里正在盘算这一地的金球,百分之五能有多少。突然,他想到了什么,对着郝文明古怪地笑道:“小郝,这么多年,你们不是发了?”没想到郝文明报以一阵的苦笑,说道:“哪有那么容易?萧顾问,不是我说,我干了这么多年,像现在这样的仗阵还是第一次见,古玩字画遇到的倒是不少,不过那都是要交公的。五年前倒是发现了一个明末时期的钱库,里面满满将近五十吨的铜钱,换算成现在也有十几亿了。可惜就是因为是古钱币,我们一个子儿都留不下。不是我说,也就是二室的丘不老命好,遇到过几次类似这里的事件,不是金就是银的,结果人家连飞机都养下了。”

  这次没等萧和尚说话,孙胖子抢先说道:“不对啊,郝头,就算沙漠地下那次不算,我和辣子在他老家河底下遇到肖三达这次,金砖金元宝比现在还多,怎么没人和我们提还有百分之五?”

  “你还好意思问?”郝文明瞪了孙胖子一眼,说道,“你们弄得街知巷闻的,老百姓现在还有天天在河里捞金子的,已经一死一失踪了。阵势这么大,洞里的黄金被政府收去了。不光是你和咱们一室,就连局里面也是一个子儿都没落下。要不然我也能养一架飞机了。大圣,辣子,不是我说你们俩,我们干的是张扬的事儿吗?知不知道低调两个字怎么写?”郝文明这几句话说得孙胖子也没了动静。

  郝文明说的我倒是知道,这几天爷爷和三叔都给我打过电话,老家已经乱成一团了,现在好像已经出动了武警,整个大清河已经都被封了,弄得附近几个村的老百姓天天到我家闹,要沈处长和孙厅长去主持公道。

  郝文明像是在说我和孙胖子,可是话里话外已经把萧和尚带进去了,毕竟上次在河底下那次,萧顾问也是主要的当事人。果然,萧和尚听了之后,脸上的表情也不是很自在。他拦住了郝文明,说道:“沉芝麻烂谷子的事以后再说,先把这里这里的事情弄明白。把金球点清楚,等高胖子来了,也有个凭证。”

  萧和尚说完就给我们分工,各自负责一块地方,把金球归拢一起。还没等开始动作,就看见孙胖子手指着暗室深处的角落说道:“咦?这是什么?”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在角落里固定着一个生铁的绞盘,绞盘上面密密麻麻缠绕着几百根小拇指粗细的铁链。铁链的另一头已经伸进了棚顶,看走势正是这些铁链吊起了外面上百具的“尸体”。

  看了这些铁链才想起来还有正事没干,金球在眼前,竟然连外面天棚上的“尸体”都忘了。郝文明喘了口粗气,对着我、孙胖子和破军说道:“你们卸两根铁链,把外面吊着的人放下来一个。我去看看是怎么个情况。”说着看向萧和尚。萧顾问也有些不自在,叹了口气说道:“我和你一块去。”

  没等我和破军动手,孙胖子提着短剑已经到了绞盘前:“你俩别动手了,我来,一剑就搞定。”说话的时候,孙胖子手握短剑,向着铁链劈了下去。之前破军的子弹没有打断铁链,孙胖子的手上就加了把劲儿,没想到这短剑劈在铁链上就像热刀切黄油一样,几乎没有任何阻力,这一剑削断的哪止两根铁链,绞盘上面的铁链被斩断十之八九。

  就听见外面船舱里扑通扑通重物落地的声音响个不停,萧和尚在外面骂道:“让你们放一个下来!谁让你们他奶奶的都放下来了!都出来!郝文明给砸晕了!”

  从密室里出去的时候,地板上已经横七竖八地躺满了人。萧和尚正在人堆里将郝文明扒拉出来。郝主任这时已经失去了知觉,直挺挺地躺在地板上。看见郝文明的样子,孙胖子已经是浑身的冷汗,对着萧和尚说道:“老萧大师,我们郝头没事吧?”

  “现在还死不了!”萧和尚恶狠狠地瞪了我们三个一眼,接着说道,“你们有谱没谱?我快七十岁的人了,还是第一次看见跟下饺子一样,从天上劈里啪啦往下掉人的。”破军懂一点紧急救护,过去给郝文明量了一下脉搏后,回头看了我和孙胖子一眼:“没什么大事,可能有点轻微的脑震荡,过一会儿应该能醒。”

  萧和尚又唠叨了几句之后,郝文明哼了几声,才醒过来。他晃了晃脑袋,努力地回忆了一下刚才的情景,可能突如其来的撞击,让他的记忆有点“断片”,郝文明皱着眉头看了我们几个一眼,最后还是对着萧和尚说道:“刚才怎么回事?我怎么一出来就晕倒了?”

  萧和尚哼了一声,说道:“你问后面的那几个吧。”孙胖子恬着脸笑了一声:“呵呵,没事,郝头,你的低血糖犯了,出来就晕了。不是我说,以后郝头你没事揣点巧克力什么的。”郝文明迷迷糊糊地看了孙胖子一眼,说道:“我……低血糖?”

  萧和尚说道:“算了,没事就……”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就呆了一下。不光是他,我和孙胖子几个人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地面上趴着的人开始有几个出现了轻微的身体反应。这反应越来越大,已经有人睁开了眼睛,双手撑地,晃晃悠悠地想要爬起来。

8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