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尸变

  郝文明的脑袋小,他把头顺着洞口伸下去来回看了一圈。就在我怀疑他是不是会因为脑充血而爆血管时,郝主任把头伸了回来,满脸通红地对着萧和尚说道:“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的,那口钟还在下面摆着,也没什么异常的。”

  萧和尚年纪大了,郝文明的动作他是做不来了,只能蹲在洞口向下面看了个大概。听郝文明说到下面的情况,他点了点头,还是不放心,拿着手电对着下面又照了一阵。孙胖子蹲在他的旁边,掏出一根香烟,谁也没让,自己点上抽了起来。

  萧和尚闻见烟味,抬头看了他一眼,伸出两根指头在孙胖子面前晃了晃:“来一根。”孙胖子吐了口烟雾:“最后一根。”萧和尚也不客气,直接伸手将孙胖子嘴上叼着的烟头抢了下来,自己猛嘬了几口。孙胖子撇撇嘴,看着洞口微弱的光亮说道:“老萧大师,不是我说,你不用像上次在水底下那样,点根香摆摆阵什么的吗?”

  萧和尚最后嘬了一口烟头,实在没有什么可抽的了,才将烟头丢进了洞口,恨声说道:“那也得有东西让我烧让我摆,当初就是想在海上玩几天的,什么家什都没带。谁想到真上了这条鬼船。”说到这时,萧和尚手中的电筒突然闪了几下,随后,手电光瞬间黯淡了下来。孙胖子多嘴说道:“不是没电了吧?”他话音刚落,萧和尚的手电也彻底没了光亮。我有点无奈地说道:“大圣,这时候你就别说话了。”

  手电光一消失,地板下洞口的光芒反而显得亮了起来。不能再耽误了,破军借了孙胖子的短剑,在小洞的基础上,又切割了一个一米左右见方的大洞。洞口露出来后,破军回头对我和孙胖子说道:“我先下,你们别着急,等我的信号再下去。”说完,要把短剑还给孙胖子,没想到孙胖子摆了摆手,说道:“大军,你先拿着。我下去再给我。”破军点点头,也没客气,一手握枪,一手反握短剑,从洞口跳了下去。

  破军的灵巧和他高大的身材不相称。他落地时只发出了很小的声音,我们在上面等了三分多钟后,就听见破军在下面喊道:“下来吧,安……”安全的安字只说了一半,破军的声音突然停住,紧接而来的是一声清脆的枪声,“啪”!

  “大军!怎么了!”郝文明对着下面喊道。又是几声枪响之后,才听见破军喊道:“尸变!你们别下来!是红毛!”说着,又是几声枪响。郝文明已经拔出了手枪,围着洞口处来回转了几个方向也没看见破军说的红毛尸变。当下郝主任也顾不上许多,一翻身,也从洞口处跳了下去。郝文明落地后,下面又响起一阵枪声。

  “大圣,把弩给我。”我向孙胖子张了嘴。下面有光亮,只要能看见的地方我就能打中。孙胖子倒是没有丝毫犹豫,把弓弩递给我,又掏出来一把弩箭递过来:“你们小心点,上面交给我了。”他的最后一句话让我白了他一眼,上面交给你了?上面有什么?只有一个奔七的萧和尚。

  拉好弓弦,装上弩箭之后,我第三个跳进了洞里。落地后的第一时间,我已经向前抢了一步,将弓弩举了起来。这一层的船舱里每隔一段距离就点着一盏油灯,虽然不是很亮,但是也足够眼睛视物了。我左面的方向有枪声再次响起。是破军和郝文明,他俩对着一个满是红毛的怪物连连开枪,可惜开枪的作用好像并不是太大。每挨一枪,红毛怪物的身体只是顿了一顿后,又再次向郝文明和破军走过来。逼得他们两人连连后退。

  郝文明转眼就打空了弹夹,换弹夹时看见了我:“你下来干什么!上去!”他说话的时候,破军也打空了弹夹,子弹跟不上去,红毛怪物几步已经走到了两人的身前,郝文明和破军没有办法,接连向后退了几步。

  郝文明换好了弹夹,对着红毛怪物就是三枪,“啪啪啪”!没想到红毛怪物硬受了这三枪,已经走到了郝文明的身边。在郝文明准备打第四枪的时候,一支弩箭从他背后飞过,正好钉在了红毛怪物的面门上。

  弩箭是我发射的,“嗽……”红毛怪物惨叫一声,轰然翻身栽倒在地。扭动了一番之后便不再动弹。民调局特制的子弹都无法对他造成伤害,最后却死在一支小小的弩箭之下。

  “这是什么?僵尸?”我看着红毛怪物基本上还是人形,只是全身上下都长满了红毛,面门处被弩箭射中的地方开始冒出丝丝白气。

  “差不多吧。”破军抽出甩棍,在红毛怪物的膝盖处猛地一抽。这一下子让红毛怪物的膝盖变了形,就这样也没见它有什么反应。“死挺了,活不过来了!”破军呼呼地喘了几口气后,对着上面喊道,“下来吧,没事了。”

  “大军,怎么回事?上次我们下来的时候还没看见有这个东西。不是我说,这才多一会儿?这红毛打哪出来的?”郝文明看了红毛怪物的尸体后,对破军说道。

  这时,孙胖子和萧和尚也跳了下来。都走过来听破军说道:“我下来的时候已经看见地上有具死尸,当时我还检查了,没发现什么不对的,就在我喊你们下来的时候,”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缓了口气,又继续说道,“就看见刚才那只黑猫——孽不知道从哪儿出来了。它从死尸的身体上跳了过去,死尸就起了变化,全身起了红毛,从地上蹦起来,就冲我来了。”

  “孽又出来了?”郝文明和萧和尚几乎同时向四下张望,“它去哪儿了?”破军也转身看了一圈,说道:“当时也忙乎,顾不上它了,谁知道这会儿它上哪儿去了?”

  孙胖子听得直皱眉头,他说道:“招它惹它了?怎么老是冲我们来?刚才封门,现在又是尸变的,还没完了?”他说话的时候,口袋里露出了一个耗子头,财鼠有些警觉地向外面四周看了看,突然好像看见了什么,对着前方一阵吱吱乱叫。

  这时,前方不远处有一只黑猫从阴影里走了出来,走到距离我们二十几米的地方停住了。我们五个人一只鼠和这只黑猫对峙着。

  “孽……”黑猫对着我们叫了一声,露出一嘴漆黑的牙齿……

  萧和尚看着黑猫,目测了它眼神对着的方向后,对孙胖子说道:“小胖子,它好像在看你。”孙胖子已经发现不对了,他左右移了几步,那只黑猫的眼神就随着他改变着位置。黑猫看孙胖子的同时,时不时地舔着舌头,它并不着急开始下一步动作。盯着孙胖子看了一阵之后,黑猫的眼神竟然变得慵懒起来。

  萧和尚看出了点意思:“小胖子,还别说,你还真是有畜生缘。上次你白得了财鼠就不说了,现在就连孽都看上你了。你小子这到底是什么命?”

  孙胖子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说道:“别客气,我有一只耗子就成了。老萧大师你要是喜欢,这只孽你就带回家养去。”萧和尚还想要还嘴的时候,眼前的黑猫突然抬头叫了一声:“孽……”

  再看黑猫时,它的眼神已经变了,从孙胖子转到了萧和尚的身上。萧和尚一愣神的工夫,黑猫已经向前走了几步,走到了距离我们三四米的位置才停下。黑猫的眼神和刚才看孙胖子不同,显得十分不耐烦。它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萧和尚,又叫了一声:“孽……”

  “你冲我叫什么?到底怎么个意思?”萧和尚有点不知所措。这时黑猫有些急躁,一声一声地叫着:“孽……孽……孽……”叫得无不惨烈,听着就像是利器在划玻璃的声音,之前刚听完关于孽的故事,现在它就这么叫着,叫得我们一阵心慌。破军第一个受不了,将手枪举起来瞄向黑猫:“给你一枪,看你还叫不叫?”孙胖子在他身边吓了一跳,急忙伸手拦住了破军:“又不是对你叫,不是我说,老萧大师还没怎么样,你着什么急?”

  “大军!把枪收起来,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趁黑猫张嘴叫孽的时候,我看见它的嘴里少了一颗门牙,顿时反应过来,“黑牙!老萧大师,它是要它的那颗孽牙!”

  萧和尚也反应过来,急忙从口袋里掏出那颗黑牙,在黑猫面前晃了一晃:“你是要它?”黑猫看见黑牙被拿了出来,向后一缩身,两只后脚一蹬地,跳起来就要向萧和尚扑过去。

  看见黑猫冲自己来了,萧和尚连忙将黑牙抛了过去。黑猫在半空中张嘴接住了黑牙,随后身子一晃悄然落地。就见黑猫将孽牙含在嘴里,上下颚来回交错着。再张嘴时,原本门牙上的空洞已经补齐,露出两排整齐的小黑牙。

  “这也行?它这一嘴不会都是假牙吧?”孙胖子愣愣地说了一句,他又对着郝文明说道,“郝头,局里关于孽的资料还有这段吗?”郝文明摇着头说道:“断齿再生,就连断肢再生我都听说过,还就是没听过,牙掉了还能再找回来接着安上的。”

  这时的黑猫,可能是因为牙找回来,心情大好。再叫“孽”时已经不那么刺耳。溜溜达达地向前走了几步,不再理会萧和尚,走到了孙胖子的脚下。孙胖子没想到会这样,接连向后退了几步,黑猫就跟了几步。

  萧和尚说道:“小胖子,你别动,看看它想干什么。”孙胖子一翻白眼,说道:“你说得轻巧,被它缠的又不是你。”虽然是这么说的,但孙胖子还是停住了脚步,眼睁睁地看着黑猫的动态。就见黑猫用头在孙胖子的裤腿上蹭了蹭,抬头看着孙胖子叫了一声“孽”,之后就一直看着孙胖子。

  看到孙胖子没有什么反应,黑猫又叫了一声,一转身,慢悠悠地从前方出口的位置走了出去。

  “你们至于吗?”看见黑猫彻底地消失在出口的方向,孙胖子才说道,“让一只猫把你们吓成这样。不就是一只黑牙猫吗?孽不孽的能怎么了?”

  “大圣,别废话了,有本事这话你一分钟前说。”我将弓弩还给孙胖子,说道,“有废话的工夫,还是先看看这里是什么状况吧。”

  萧和尚和郝文明都没搭理孙胖子,他们两人耳语了几句后,都走到了那个红毛怪物的身边。这时我才发现红毛怪物的红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脱落,地上躺着的是一具人的尸体。

  我凑过去看了一眼,这具死尸是个光头,看上去也就三四十岁左右,从上到下一丝不挂,赤裸裸地躺在那里。所特别的地方就是他的身体,几乎所有部位的血管都崩现在皮肤表层,从头顶到脚底都能清晰看见赤红色的血管纹理。

  “辣子,大圣,你们俩过来见识一下。”郝文明回头看了看我,又向孙胖子招了招手,说道,“你们应该没见过这个,这可是个稀罕物。不是我说,民调局里也没几个见过这样的品种。”

  孙胖子走过来看了一眼后,说道:“僵尸吧?”郝文明看了他一眼后,说道:“严格来说,也不算僵尸,他是活人入尸,是活人被灌进了死气。所以你看他身上的血管就是承受不了死气,才变异浮现在皮肤上的。”

  “不对吧,”我看了一眼身边的破军,说道,“大军和我说过,他下来后,检查了死尸,当时人已经死了,他也没发现特别的。不像是郝头你说的这样活人被灌了死气。”

  “大军检查得没错,小郝说得也没错。”萧和尚抬头看着我说道,“活人被灌了死气后,表面上就是死人,除非用一些特别的手段,或者是等到尸变之后,才能分辨出来。刚才的情况下,大军也没有条件来辨别是不是活尸。”

  我听了有些糊涂,说道:“老萧大师,都已经尸变了,活尸和死人还有区别?”“有。”萧和尚指着旁边面门上有一个窟窿的死尸说道,“他现在还是活的……”

  “你说他是活的?现在?”不光孙胖子,就连我都睁大了眼睛。地上躺着的这位哥们儿就差把脑袋割下来了,他要是都不算死人,那坟地里埋着的就都是活人了。

  “看着点。”萧和尚说话的时候,已经将那根毛衣针又掏了出来,将毛衣针对准死尸的头顶刺了下去。毛衣针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感觉没有遇到什么阻力就刺穿了坚硬的头盖骨,一尺多长的毛衣针,竟然全都刺进了死尸的脑袋里。那个光秃秃的脑袋顶上只留下了一个几寸的针尖。

  之后,萧和尚围着死尸没完没了地转开了圈。孙胖子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说道:“老萧大师,你这么转着有意思吗?这一圈一圈地,我看得都想吐,偶尔换个姿势不行吗?起码看着不单调。”

  萧和尚没搭理他,还是一圈一圈地围着死尸转。就在我都以为这圈转得没完没了的时候,萧和尚突然伸手打了死尸一个耳光。“啪”的一声,嘴巴子打得清脆之极,除了郝文明之外,我和孙胖子,再加上破军都看得莫名其妙。

  “老萧……”孙胖子刚说了两个字,人就已经直挺挺地愣住了。不光是他,我和破军也吓得后退了一步,就看见挨了一嘴巴的死尸竟然站了起来,学着萧和尚的样子,转开了圈。

  要不是因为他没穿衣服,身上还有密密麻麻就像无数条蚯蚓一样的血管,加上他面门上已经皮肉外翻的创口,看着就和一个正常活人的行动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也就是一分钟左右之后,死尸又轰然倒地。这次倒地之后,他身上崩现的血管开始慢慢地淡化,虽然多少还在皮肤上面浮现了一些,但是起码看上已经正常了很多。

  “还真是活的……”孙胖子喃喃地说道,“那么现在怎么办?老萧大师,怎么救他?”没想到萧和尚摇了摇头,说道:“救不了,只能超度他。我们能做的就是让他死一次,然后早点投胎。”

  说着,萧和尚用两只手指攥住死尸头顶漏出来的针尖,一用力将毛衣针拔了出来,随后找了张纸巾将毛衣针反复擦了几遍后收了起来。

  “那他现怎么办?”孙胖子指着已经倒地的死尸说道。

  萧和尚说道:“他现在已经死了,我刚才是把他的死气放了出来,没有死气束缚他,他的魂魄就可以去投胎转世了。”

  这时,郝文明走到萧和尚的身边,在他的耳边耳语了几句后,萧和尚的脸色变了变:“到底还是出事了。”

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