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迷踪

  我哼了一声,说道:“下次看见吴仁荻,你自己去问他吧。”说完,我又扫了一眼空荡荡的甲板,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大圣,别的话以后再说,现在赶紧去找郝文明他们几个。去晚了,还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样呢。”说完,我将弓弩还给了胖子说,“大圣,现在你的眼神好,这个东西还是你用着合适。”

  听我说要再下船舱,孙胖子眨巴眨巴眼睛,并没有伸手接弓弩。而是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说道:“辣子,你说天眼没了就回不来了吗?”

  看着孙胖子的表情,我就知道他话里有话。学着孙胖子的表情我也笑了一下,说道:“大圣,有什么话明说吧。你这是又想到什么了?”

  孙胖子并没有立刻回答我的话,而是在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瓷瓶,在我面前晃了一下,说道:“这个你还认识吧?”

  看见这个小瓷瓶从孙胖子的口袋里掏出来,我当场就是一阵反胃。这个小瓷瓶我见过不是一次两次了。里面的东西想起来,我就能马上在甲板上狠吐一次,是尸油……我强忍着恶心对着孙胖子说道:“你留着它干什么?还随身带着。大圣,你到底知不知道瓷瓶里面是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好东西!”孙胖子手里摆弄着小瓷瓶,嘴上说道,“辣子,不是我说,里面的东西臭是臭了一点,但是好在特别醒脑。你和杨枭要是不靠它,能醒过来吗?你再闻一闻,保不齐闻完之后,你的天眼一下子就回来了。来,闻一下试试看。”

  他说话的时候,已经打开了小瓷瓶的瓶盖,还把瓶口向我这边凑过来。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小瓷瓶。这时,孙胖子正背着手,还在一边笑眯眯地看着。我开始佩服他的心思了。孙胖子虽然也没见过几次尸油,但是就凭他见过两次我和杨枭靠尸油苏醒的过程,就能推断出尸油可以冲开被蒙蔽的天眼。说他是七窍玲珑心都不过分。

  “快点,辣子,郝文明他们等着我们下去呢。别磨蹭,把鼻子凑过去闻一下就成了。”转眼之间,已经变成孙胖子催我了。

  我一狠心,低下头对着小瓷瓶口猛吸了口气。一股臭气排山倒海一样扑了过来。把我熏得眼前一花,差点一屁股坐到甲板上。我握着小瓷瓶的手松了半分,好在孙胖子发现不好,早一步伸手将小瓷瓶接了过去。他扶了我一把,说道:“辣子,怎么样?有效吗?”

  我抬头看了看孙胖子,本来还想说句话,可是一张嘴,“哇……”胃里还在消化的东西就不由自主地喷了出来。孙胖子在我的后背拍了几下,说道:“等会儿再吐,先看看天眼回没回来。”

  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上什么天眼不天眼了。等我吐尽兴后,擦了一把嘴角的唾沫星子,才抬头看了一眼周围的景色,和刚才一样,没有任何区别。我还有点不甘心,几步走到刚才和孙胖子掉下去的洞边,向下面看去,还是黑漆漆的,看不到下面任何东西。

  孙胖子跟在我的后面,看我的表情,他已经猜到结果了:“辣子,还是看不见吗?没有理由啊,这个臭东西应该好用啊。”

  孙胖子拿着装着尸油的小瓷瓶围着我转了一圈后,又将小瓷瓶递了过来。我摆了摆手,说道:“大圣,算了吧。这东西没用。看来我的天眼不是随便闻一下什么臭东西就能回来的。”

  没想到我最后一句话给孙胖子提了个醒:“是啊,辣子,看来你说得对,随便闻一下看来是不好用了,要不……这样?”他顿了一下,缓了口气后说道,“辣子,要不你试试杨枭的法子?”

  我没听懂孙胖子话里的意思,疑惑看着他说道:“杨枭怎么了?你想起来他的什么法子了?”

  孙胖子又将小瓷瓶递了过来,看我还是不接,只是一直望着他。孙胖子干笑了一声,没好意思直说:“辣子,你回忆一下,在女校的地宫里,吴仁荻是怎么让杨枭醒过来的?”

  杨枭喝了尸油后醒过来的……看着还在盯着我笑嘻嘻的孙胖子,我咬牙说道:“孙大圣,你什么意思?不是想让我……”话还没说完,联想到那次杨枭喝尸油的情景,我还是没忍住,蹲在地上,又是一阵干呕。

  “辣子,要不你也试试?”孙胖子看着我说道,不用太多,意思意思就成,先试试效果。”

  我瞪了一眼孙胖子:“大圣,那是人喝的吗?要喝你先喝,你先来一半……不用,你抿一小口就行,剩下的我干了。”

  孙胖子摆了摆手,说道:“我的天眼又没有被遮住。辣子,不是我说,要是我的天眼被遮住,我立马就喝,不就是一仰脖子的事儿吗?就当吃臭豆腐了。杨枭也喝过,后来不是也没出什么事吗?”

  孙胖子一个劲地白活儿,不过哪怕他说得天花乱坠,我也没打算来一小口瓷瓶里面的东西。就在孙胖子瞎白活的时候,他上衣一口袋里的财鼠突然露出了头,对着船舱里面吱吱叫了几声。看它的样子是想下去,但是由于刚才被黑衣白发人抓住后,心里多少有了些阴影。

  我看着财鼠有些紧张的样子,抬头对着孙胖子说道:“大圣,你们家耗子是不是看见什么了?”孙胖子也注意到了,他将财鼠从口袋里掏了出来,捧在手心里,伸手在财鼠的后背上抚摸了几下。

  就在我的注意力被财鼠吸引住的时候,不远处闸门的方向突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声音虽然很小,终究甲板上实在太静,还是听得一清二楚。我和孙胖子同时看过去,孙胖子压低了声音说道:“辣子,你能听见吗?”我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废话,我又没聋。”

  说话的时候,我和孙胖子都开始戒备起来。无奈甲板上太空旷,除了几个挂着碎布条的巨大桅杆之外,几乎就没有可以藏身的掩体。先下手为强,我向孙胖子做了个动手的手势。我俩几乎同时拔出了短剑(孙胖子加了一把弓弩),垫脚猫着腰向闸门的方向快走了几步。

  也就是在我们俩快走到闸门的时候,一个巨大的身影突然从里面蹿了出来。这人一露头时,已经第一时间将手中的枪口对准了我和孙胖子。在动手前的一瞬间,我们看清了对方的样子,几乎同时喊道:“别动手(别开枪),是我!”

  “怎么是你们俩?”这人竟然是破军!他的表情也是一脸的惊讶,“你们俩什么时候上来的?”没等我和孙胖子回答,闸门下面有人说道:“破军,上面是辣子和孙大圣吗?”说话的是郝文明,他和萧和尚一前一后地从闸门下面走了上来。

  我们五个人见面之后都很惊讶。萧和尚先说道:“你们俩不是在下面吗?什么时候上来的?我们怎么没看见你们?下面到底出了什么事?”

  孙胖子皱着眉头看着萧和尚,说道:“老萧大师,话说反了吧?是你们下去的时候,我们没有看见你们吧?我和辣子刚才一直在下面闸门的附近,没看见你们。”

  “不可能啊,”萧和尚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们在下面转遍了,你们俩要是在下面,我们六只眼睛不可能没看到。”说着他眨巴眨巴眼睛,喘了口粗气后说道,“这不是邪了吗?要是鬼遮眼和鬼打墙还说得通,可这也不像……”孙胖子张嘴说道:“老萧大师,咱们干的不就是邪门的活吗?这鬼船要是不邪,我们上来干吗?”

  萧和尚没理孙胖子,他抬起眼皮看了看郝文明。郝主任和他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只是轻微地摇了摇头。我想起下面伸手不见五指的情景,对着萧和尚说道:“老萧大师,是不是下面黑漆麻乌的,我们两帮人错过去了?”

  “下面黑漆麻乌的?”萧和尚、郝文明和破军都瞪大了眼睛。萧和尚说道:“小辣子,你说什么胡话,下面就算不是太亮,也有几盏油灯……”他话还没说完,孙胖子突然插了一句:“难不成……我们刚才不在同一个地方?”

  孙胖子的话一出唇,甲板上这几个人的目光都看向他。萧和尚犹豫了一下,转头向我问道:“小辣子,你老实说,刚才你和小胖子在下面到底遇到什么情况了?”

  我将刚才下面遇到黑衣白发人的事情说了一遍,有几次,孙胖子想插口,都被郝文明和萧和尚呵斥住了:“住嘴!大圣,你说话的水分太多,让辣子自己说。”孙胖子气得哼了一声:“一会儿别求我补充……”

  等我说完之后,甲板上又是一阵沉默。郝文明、萧和尚和破军三人都在想这个白头发的来历。破军实在想不起来,看了看郝文明和萧和尚两人,最后对着郝文明说道:“郝头,还有第二个白发?”

  郝文明这时候眉头已经拧成了个疙瘩,听见破军这么说,他缓缓地摇摇头,说:“我想不起来还有这么一个人。”说着,他转头看着萧和尚,再不说话。

  萧和尚瞅了他一眼,又沉吟了半晌,最后还是无奈地说道:“别指望我,我知道的和你差不多,这个白头发我也是第一次听说。”

  “想不起来就别想了。”孙胖子说道:“不是我说,先想想眼前怎么办吧,就在甲板上待着,等高局他们增援?还是……再下去看看?”

  这么主动?我很诧异地看了一眼孙胖子,这小子的胆子什么时候这么大了?这也不像是他的风格。这时我看到他上衣口袋里露出来的耗子头,正兴奋地向闸门里面吱吱叫着。

  孙胖子的提议,萧和尚并不反对,还有推波助澜的架势,他眯缝着眼睛看着孙胖子,说道:“再下去看看?也好啊,我倒是也想知道这鬼船里面有什么,高胖子能这么上心。我说小郝,你是什么意思?”

  在萧和尚的面前,郝文明倒是没什么脾气,完全没有平时在民调局里对我们的态度,他说道:“看萧顾问的,您要是下去,我就跟着看看。”

  两位领导已经发话了,我和破军只能跟着。破军倒是没有什么异议,他一直是跟着郝文明的,而我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是跟他们下去,总比自己在甲板上守着要强一点。

  还是顺着闸门下去的。闸门里面是一条窄窄的木制楼梯,楼梯的两侧是两道木板,踩在楼梯上面吱吱嘎嘎的,破军就是因为这个声音才被我和孙胖子发觉的。向下走的时候,破军还是走在最前面,孙胖子在他后面。

  走了有十来蹬楼梯时,孙胖子突然叫住了破军,说道:“大军,你刚才走的时候,这道楼梯大约有多少蹬?”破军想了一下,才回答道:“四十多,不到五十蹬吧。大圣,你看出什么来了?”

  孙胖子也不说话,又走了几蹬楼梯后,突然叫住了大家。他手上拿着郝文明从弃船上面带过来的手电,对着脚下的楼梯和两面木板墙照来照去的,最后,在他脚下两蹬楼梯上发现了问题:“不是我说,你们看,这楼梯和墙都是活动的。”

  孙胖子说话的时候,破军也发现了蹊跷。他抽出了一把匕首,用刀尖在左边木板墙的缝隙中撬了几下。随着几声嘎吱嘎吱的响动,竟然随着缝隙的边缘生生捅出来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

  窟窿外面是黑漆漆的一片,不过还能看见不远处的天棚漏了一个大洞,一抹月光顺着大洞倾泻下来,给里面黑漆漆的景象多少增加了一点亮光。窟窿里面正是我和孙胖子刚才与黑衣白发人对峙的船舱。

  郝文明走下来,看了一眼窟窿里面的景象,说道:“这里还真有一层船舱?”他和郝文明、破军三人轮流看了窟窿里面的景象之后,我补充道:“刚才我和大圣就是在里面见到那个黑衣白发人的。”破军又看了一眼窟窿外面,说道:“我说嘛,刚才这楼梯就不应该那么多蹬。”

  郝文明蹲在楼梯上,又仔细地观察了木板墙和楼梯连成一体的缝隙之后,拍打着楼梯说道:“这层楼梯和墙板都是活动的。刚才我们下去的时候,楼梯和墙板转了方向,这一层的通道被挡住了,我们才直奔下面去的。不是我说,谁能想到六百多年前的明朝大船上,还有这样的机关?”

  萧和尚一直都没有说话,他对船舱里面更感兴趣。等郝文明说完之后,萧和尚才对着破军说道:“大军呐,把这板子掀开,我们进去看看。”破军答应了一声,要找家伙动手时,孙胖子主动把他那把短剑递给了破军,说道:“大军,也没有趁手的东西,用这把剑吧,那什么……完事了还我。”

  破军也不客气,伸手接过短剑,直接将它插进了木板墙里。他没怎么使劲,短剑就直插末柄。破军被短剑锋利的程度吓了一跳:“大圣,你这把短剑哪得的?锋利得邪乎。”孙胖子打了个哈哈,有意无意地看了我一眼,说道:“家里祖传的,你用得顺手就行。”

  “是好东西!”破军赞了一声,握住剑柄顺势向上一挑。剑刃好像没有遇到任何阻力,就在木板墙上划了一个一人多高的圆圈。破军收刀后,伸腿对着圆圈的中心猛踹一脚。“咚”的一声,圆圈里面的木板轰然倒地,里面的样子彻底露了出来。

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