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又一个白发人

  看见这两只一模一样的匕首,黑衣白发人显得十分地诧异。他好像认出了两把匕首的来历。只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两把匕首会出现在我和孙胖子的手上。一时之间,场面有些僵住了。黑衣白发人没有过来的意思,我和孙胖子也不敢靠前。

  僵持了两分钟左右,黑衣白发人的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人影出现在黑衣白发人的身旁,那个人影完全被黑暗笼罩着,看不到他的相貌。但是隐约中,能看到这个人少了一只胳膊,只有一条手臂。

  人影在黑衣白发人的身边,和他小声耳语了几句。可惜说话的声音太小,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最后黑衣白发人微微点点头。听人影说完之后,黑衣白发人不再理会我和孙胖子,转身又回到了黑暗之中。

  孙胖子对着他消失的方向大声喊道:“别走!把我们家耗子还回来!”我有点佩服孙胖子了,让黑衣白发人还财鼠没有什么,但是敢让他“别走”就需要一些胆量了。

  孙胖子的话音刚落,就看见前面的黑暗当中有一个小毛球向孙胖子跑了过来——黑衣白发人竟然真的将财鼠放了回来。财鼠直接爬到了孙胖子的肩头,不过在爬到孙胖子裤腿的时候,孙胖子嘴一咧,连声的“哎哟”惨叫。

  孙胖子就站在我的身边。他屁股上面的箭杆还在滴滴答答地淌着血。此时的孙胖子疼得冷汗直冒,口中嘶嘶声不断,正不停地倒抽着凉气。他犹犹豫豫的,想要将屁股上面的弩箭拔下来。但是每次手指刚一碰到箭杆的时候,都疼得浑身一颤。

  孙胖子下不了手,我就帮了他一把吧!趁着他不知第几次将手从箭杆上移开,我突然伸手抓住了箭杆,没等孙胖子反应过来,我已经将那只弩箭从他的屁股上拔了出来。

  “嗷!……”孙胖子捂着屁股跳起来一米多高,嗓子眼里喊出来的已经不是人声了。他颤着声音对我喊道,“辣子……你动……手的时候不能说一声?给我点准备不行吗?”我把拔出来的弩箭还给了他后,说道:“废话,提前让你有了准备,你能让我动手吗?”

  孙胖子屁股上的弩箭拔出来之后,疼痛是缓解了很多,可是伤口还是血流不止。明明受伤的是屁股,但是看哗哗流血的态势却是像伤了大动脉。

  我正想找块干净一点的布,给孙胖子做个简单的包扎时,财鼠忽然吱吱叫了几声,从孙胖子的肩头蹿到了他的上衣口袋里,在里面翻滚了一阵。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把那一小块龙胆的碎片叼在了嘴里。

  紧接着,财鼠又爬到孙胖子的后腰,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动作:它用尾巴卷住了孙胖子的腰带,将身子倒吊悬空,把嘴里的龙胆吐了出来,用两只前爪将它按在了孙胖子屁股上面的伤口处。

  龙胆贴到伤口的瞬间,流血就见缓,又过了几秒钟,血就被彻底地止住了;这还不算,伤口竟以肉眼能看见的速度逐渐愈合着。

  我已经被财鼠这一套的动作吸引住了。之前听郝文明说过这个叫龙胆还是鬼魄的小石头片,能让死人复活,现在看起来,能不能复活死人虽然还不好说,但是起码这个小石头片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止血生肌是我亲眼看到的。

  孙胖子的脖子快扭断了,也看不见财鼠在他屁股上干了什么:“辣子,你帮我看看耗子在我屁股上干吗?我的伤口怎么一个劲儿地发凉?”“它在给你刮骨疗伤。”

  听见孙胖子问我,我才把财鼠是怎么用龙胆给他止血的过程说了一遍。听得孙胖子眼睛瞪得老大,他晃了晃屁股,果然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

  这时候孙胖子的伤口已经结了暗红色的疤痕。财鼠这才将龙胆收了回去。舔干了上面的血迹后,又将龙胆含在嘴里,转身爬到了孙胖子的肩头后,才将龙胆吐到了他的手上,之后把脑袋在孙胖子的掌心处来回乱蹭,好像是在讨孙胖子的欢心。

  孙胖子对着财鼠眉开眼笑地说道:“可惜你是只耗子,要不然我就和你拜把子了……”

  真不知道孙大圣是上辈子积了什么大德,才让他得到了这只财鼠,现在不光是萧和尚,就连我看见了财鼠都有些眼红。

  孙胖子将龙胆和财鼠都放进了他的口袋里后,才对我说道:“辣子,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我把目光从孙胖子装着财鼠的口袋上移开后,说道,“回上面去,问问郝头和老萧的意思吧。不过我猜他俩也是想等高局他们的增援吧。局里的电话都是带GPS的,有了坐标,高局他们就好找了。”

  “回上面……”孙胖子的耳朵动了动,抬头看着头顶上的大洞说道,“辣子,不是我说,上面是不是有点太静了?”

  经孙胖子这一提醒,我也感到了上面甲板上真的有点不对劲儿。我虽然刚才喊了不让他们下来,但是按着那三个人的秉性,应该早就看出来下面不对了。现在上面反而静悄悄的,我的心里开始没底了。

  我把孙胖子给的弓弩掏了出来,重新挂好了弓弦,顺手填好了一支弩箭。孙胖子将他收集的十来支弩箭也一并给了我。

  我没有走闸门,和孙胖子商量了一下,他将我举了起来,我一伸手就抓到了洞口边缘的木板。洞口的位置并不高,只是担心我抓到的木板能不能支撑到我上去。

  我张嘴咬住弓弩,两只手试了试木板的负重。感觉没有问题后,双手同时使劲,我的上半身已经出了洞口,第一时间左右来回扫了一眼。甲板上空空荡荡的没有看见郝文明他们三个。来不及细看,一翻身我回到了甲板上。

  甲板上还是雾气蒙蒙的,我握着弓弩三百六十度转了一圈,还是没有发现郝文明他们三人的踪迹。刚想喊几声的时候,下面孙胖子喊道:“辣子,看见他们了吗?”

  “他们不在上面!大圣,你上来吧。”

  孙胖子犹豫了一下,又喊了一声:“辣子,你去闸门口接我一下。”紧接着,就听见下面船舱里面一阵奔跑的声音,几秒钟后,孙胖子从闸门里跑了出来。

  看着空荡荡的甲板上什么都没有,孙胖子来回转了好几个圈后,对我说道:“他们人呢?”

  我皱着眉头说道:“我上来的时候就这样。找找吧,他们可能又发现了一个下去船舱的入口,就先下去了。”最后两句话是给我自己宽心,在鬼船上失踪了几个人,会有无数的理由。

  我和孙胖子在甲板上连喊带叫地找了几圈,也没有发现郝文明三人的踪迹。最后在之前孙胖子剑削断手的位置,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在那个位置明明有一个被孙胖子用屁股坐出来的大洞。可现在看上去,那个位置的大洞已经找不到了,所有的地板都是完整无缺的,完全看不出来哪里有损坏的。就连孙胖子斩断枯手时,喷了一地的血污都没了痕迹。

  我和孙胖子互看了一眼,孙胖子这时已经没有心思嬉皮笑脸了,他歪着头想了半天,说道:“辣子,你在下面的时候,听见甲板上有什么怪声吗?”

  “没有,刚才全部的心思都在那个白头发的身上。我还纳闷,怎么郝文明他们那么听话,说不让他们下来,他们就真不下来。”我说话的时候,发现孙胖子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便向他问道:“大圣,你到底什么意思?”

  孙胖子看着我,叹了口气,说道:“我听到了……”

  孙胖子的话让我心里咯噔一下:“你听见什么了?”

  “我还以为你也听见了,”孙胖子咕哝了一句,看着我继续说道,“就在刚才那个黑衣白头发和你说话的时候,我听见郝文明在上面喊了一句‘破军,动手’,我以为他们这是要冲下来。本来还想这个机会抽冷子能占点便宜,就给黑衣白头发来了一箭。没想到上面就喊了一嗓子,之后连个屁都没下来。”

  郝文明让破军动手?我回忆了当时的场景。上面的三个人,最后向我说话的是破军,他是向我询问孙胖子的下落,之后再没有听见甲板上有人说话的声音。想了几遍脑子里都没有印象,孙胖子动手之前,郝文明喊过让破军动手的话。

  “大圣,你是不是听错了?你说郝文明喊破军的话,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我皱着眉头,看向孙胖子说道。

  孙胖子喘了口粗气,迎着我的目光又说道:“那么后来上面甲板发出的怪声呢?你别说连这个你也没有听到?”

  我一脸茫然地说道:“什么怪声?大圣,你说明白点。”

  孙胖子抓了抓头皮,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说道:“那么大的声音你都没听见?”他停顿了一下,看见我摇头之后,他才又说道:“就是我屁股挨了一箭之后不大一会儿,上面甲板上发出来一种,嗯……就是像打桩的声音一样。一下一下的,开始还以为是他们三个在摆什么阵,我还傻乎乎地在等下文。但是这声音响了几下之后,就停了。再后来这上面就像坟地一样的寂静。”

  “打桩的声音……”我嘴里喃喃地重复了一遍,还是没有任何印象。唯一能靠点边的,就是在孙胖子说的那个时间里,我的确感到了船身突然有一阵晃动,因为是在海上,船晃动几下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当时就没有多想,不过现在和孙胖子的话一印证,那时船身的晃动八成是有问题。

  看着我还在想怪声的事。孙胖子缓缓地说道:“不是我说,辣子,现在你的天眼还好用吗?”

  其实不用孙胖子说,我也发现多少有些不对头了。之前孙胖子差点被地板下面的枯手拽下去,我没有一点察觉,就连地板下面到底是什么,我都看不见分毫。当时场面紧张,就没有多想。加上刚才在船舱里,我连黑暗中黑衣白头发的相貌都看不见。孙胖子都能听到的,我竟然什么都听不到。我的天眼这是出了什么问题?

  “辣子,不是让我猜中了吧?”孙胖子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比我还要沮丧。

  看着五官已经纠结在一起的孙胖子,我突然心中一动,对他说道:“大圣,就算我的天眼被遮住了,你的天眼呢?好像还和以前一样。”

  “还别说,我的天眼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孙胖子愣了一下,他的天眼虽不及我,但是貌似现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我感受不到的事物,他现在依然能感受到一些。

  “辣子,你不是想指望我吧?”错愕之后,孙胖子马上就听出了我话中的另外一层意思,“别人不知道,辣子你还不知道吗?在民调局里,我的天眼能力是排在最后几名的。靠天眼办事指望不上我。我的强项是拼人品、赌运气。”

  我摆摆手,对着孙胖子说道:“大圣,你也不用客气,我知道你低调,不爱出风头。现在就咱们哥俩,你也该露露实底了。”

  “王八蛋才低调!龟孙子才不爱出风头!”孙胖子对我嚷道,“辣子,你看我像低调的人吗?不是我说,我简直就是高调的代言人了。”

  看着孙胖子有些浮夸的表情,我也没心思和他较真儿了:“大圣,高调低调以后再说,现在用用你的强项吧。”

  “强项?什么强项?”孙胖子愣了一下,不过他马上就反应过来,用一种惊异的眼神看着我,说道:“你说我的运气?辣子,你想干什么?先交个实底行不?”

  我的牙缝里蹦出来两个字:“下去。”顿了一下后,我接着说道,“郝文明他们应该还在船上,不管怎么样,都要想办法先把他们救出来!大圣,现在我的天眼等于没有,指路的事就靠你了。”

  孙胖子倒是没有拒绝,加上他口袋里的财鼠听见了要下去就开始兴奋。将头探出孙胖子的口袋,对着我吱吱叫着。不过孙胖子还是提出了一点疑问:“辣子,下面可是还有一个翻版吴仁荻,他怎么办?看刚才的架势,那是没动手,他要是动手,咱们俩捆在一块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我摇了摇头,说道:“大圣,刚才要是他想动手,现在你和我恐怕早就凉透了。说起来,刚才他看我们俩拿着短剑的时候,眼神好像变了。他不动手,八成和这两把短剑有关。”

  孙胖子没想明白:“我这把是吴仁荻的,辣子,我记得你说过,你的那把短剑当初也是从吴主任那里辗转得来的。”说到这,孙胖子故意停顿了一下后,他看着我继续说道,“莫不成他们老哥儿俩以前……认识?”

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