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龙胆

  孙胖子耳朵尖,听见了郝文明的话,凑过来说道:“龙胆……郝头,你说这是龙的胆?”

  “你当它是龙的胆也行,不过严格说起来,叫龙心石更恰当一点。”郝文明瞟了一眼孙胖子手里把玩着的鬼魄——龙胆,叹了口气,接着说道,“龙生九种。你们听过吧?传说鬼魄就是其中一个龙种的心头石。”

  孙胖子听得张大了嘴巴:“不是我说,郝头,龙种……你是开玩笑吧?”

  郝文明白了他一眼,他已经不强求孙胖子能戒了“不是我说”的口头禅,只是有时候要象征式地表示一下他的不满。

  郝文明恨声说道:“传说,传说你懂吗?就像刚才你传说你们家耗子是十二生肖的老大一样。”瞪了一眼孙胖子之后,他继续说道,“不过这段传说和你们家耗子的传说还是有区别的,在锡兰是有文字记载的。说是在几百年前元朝时期,锡兰国的海面上出现了一具叫不上名字的怪兽尸体。当时锡兰正在闹饥荒,这具怪兽的尸体还没有腐烂,又难得它的体积庞大,就拿它赈灾了。

  “给怪兽开膛时,发现它的心脏上面挂着一个荔枝大小的石头,有人好事,把石头收了起来,过了一段时间,有一个中国商人去锡兰经商的时候听说了怪兽的事。根据当时在现场的人描述怪兽的样子,这个中国商人就断言他们吃的是龙种饕餮。”

  “锡兰和中国的风俗不同,吃了一只外国的神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有当初好事的人显摆,把在怪兽心脏上面摘下来的石头拿出来给中国商人看,没想到中国商人见到如获至宝,花了大价钱把这个石头买了下来。还给石头起了个名字,就是龙胆。”

  “都起名叫龙胆了,那鬼魄是怎么回事?”孙胖子插了一句嘴。

  “不是我说,你等我说完的,你就明白了。”郝文明继续说道,“那个中国商人得到龙胆之后,兴奋得过了头,当天晚上就中风死了。就在第二天早上,准备把他的尸体运到船上带回中国时,在路上突然一个旱天雷击中了他放在衣袖里面的龙胆。”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中国商人被这个雷劈中之后,竟然又活了过来,只是把那块龙胆劈成了四块。锡兰国王知道之后,找到了复活的中国商人,半抢半买地得到了龙胆。可能是嫌龙胆的锡兰话不好听,国王又起了个锡兰名字,叫作鬼魄。鬼魄只是谐音,翻译成锡兰话的意思就是再生的意思,也就是再生石。”

  我听完了还是很好奇:“郝头,那么龙种的事呢?是不是真的?”

  郝文明还没有说话,萧和尚出声了:“我要是你们,还没先看看眼前的事吧。”

  我回头看了萧和尚一眼,只见他阴沉着脸,正一动不动看着甲板的方向。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甲板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一道通往下面船舱的闸门。这道闸门开得无声无息,我竟然一点都没有发觉。

  萧和尚面无表情向闸门的方向扬了扬下巴,说道:“鬼船开门了,这是让我们进去呢。”说着,他看了孙胖子肩头上面的财鼠一眼,说道:“除了龙胆,下面还有什么东西……”

  孙胖子看了一眼萧和尚,说道:“老萧大师,你别忽悠我进去,谁爱进去谁进去,反正我就在这上面耗着了。”

  他的话刚说完,财鼠突然从他的身上蹿了下来,一阵风似地冲进了闸门。

  萧和尚嘴角翘了翘,似笑非笑地看着孙胖子说道:“那么现在呢?……”

  孙胖子的脸色有点发苦,看着闸门的方向犹豫了半天。我还以为孙胖子是不舍得财鼠,下定决心要走下闸门找它。没想到孙胖子一转头,对着萧和尚说道:“老萧大师,要不……你下去看看?那什么.……我们在上面等你。”

  萧和尚本来还在笑眯眯地看着他,不过等孙胖子把话说完,萧和尚脸色变得涨红,瞅着孙胖子直喘粗气,就差过去揪着他衣服领子,正反左右给四个嘴巴子了:“你再说一遍!我快七十的人,你好意思让我自己下去吗!”

  孙胖子没敢看萧和尚,低着头说道:“也没说让你自己下去……不是还有郝头吗?”

  “滚一边儿去!”郝文明在背后没好气地踹了孙胖子一脚。

  就在萧和尚也准备过去给孙胖子补两脚的时候,闸门下面的船舱里突然传来财鼠一阵尖利的惨叫声:“吱……”财鼠好像被什么东西掐住了脖子,已经叫岔了气。

  “我X!”孙胖子骂了一句,他本来还嬉皮笑脸的表情瞬间变得狰狞起来。一个箭步冲到闸门的附近,我怕他吃亏,紧跟在孙胖子的后面,就在我以为他要跳进闸门的时候,没想到就在距离闸门还有两三米的地方,孙胖子突然原地起身,跳了起来,高高跃起,狠狠落下。

  “轰”的一声,经历了六百年的甲板被孙胖子砸出来一个大洞。他直接跳进了船舱里,由于我距离孙胖子实在太近,加上没有料到他会来这一手,我在孙胖子的后面跌进了洞里。

  还好当初在特种部队有几年的功底,在落地的瞬间,我的双脚蹬了一下,向前抢了几步,才没有摔倒。眼前瞬间黑洞洞的,无法辨别方向,比我先落地的孙胖子就这么几秒钟竟然失去了踪影。

  这时也没有时间去找孙胖子了。借着头顶和前面闸门透露下来的月光,我看见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人,正站在闸门的楼梯处。他的身体只有一半露在月光当中,距离虽然不远,但是我还是看不清这个人的相貌。

  我的心里突然紧张了一下,自从当初进了云南死人潭的水帘洞,我还没有在黑夜里看不清东西的时候。越是想看清那人的相貌,那人的面容越是模糊。看到最后,竟然连他落在月光当中的身躯也开始模糊起来。

  虽然看不清黑衣人的面容,但是他手里那个吱哇乱叫、拼命挣扎的财鼠却看得很清楚。那只大耗子背后的肥肉被黑衣人抓在手里,它的四肢蹬空,正在做着徒劳的挣扎。

  “辣子,大圣,你们俩没事吧?”“小辣子,你让让,别砸着你!”我的头顶上传来郝文明他们几个的喊声。听他们意思像是也要从上面跳下来。

  “你们别下来!”我冲着上面喊了一句,眼前的这个黑衣人让我有点心慌,加上周围都笼罩在黑暗当中,就连我的天眼都无法辨别四周的景物,他们几个就算下来也未必能占什么便宜。倒不如待在上面,也好做个接应。

  “辣子,怎么就你一个?大圣呢?”破军在上面叫道,他们的角度似乎只能看见我这边,看不到闸门下面的黑衣人。

  “他没事!死不了!”我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说起来孙胖子天眼的能力虽然不如我,但是论起预知危险的本事就比我强多了,几乎和我同时跌落下来,一转眼的工夫,他就能隐藏起来,也算是他的本事了。

  眼前这个黑衣人就好像没有看见我一样,还是保持着刚才我掉下来时看见他的姿势。要不是他抓着财鼠的手偶尔有些轻微的变化,我会以为他是木雕石刻的假人。

  他不动,我也没敢乱动,虽然看不清这个黑衣人的脸。但是看他站的角度,应该是和我面对面的。只是和他对面站站的时间越久,我的心里面就越没有底。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我的上衣已经被汗水湿透了。终于,我实在忍不住了,对着不远处的黑衣人说道:“你是什么人?”顿了一下,又换了个说法,“你……是不是人?”

  “是不是人?……我自己都忘了,我到底是人还是鬼。”黑衣人终于说话了。他的语气有些阴冷,说得也是异常的缓慢,就好像他真的搞不清楚他到底是人还是鬼。

  停顿了几秒钟之后,黑衣人将财鼠提了起来,对我说道:“他偷了我的东西,交出来。”

  是龙胆!我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心里也在暗骂,财鼠带出来的宝贝归了孙胖子,但是背黑锅和顶雷的事就交给我。

  “什么东西?”我装傻充愣说道。就在我的话音落地的同时,就听见在黑暗中响起一阵破风的声音。黑衣人的身影在我的视线里晃了一下,不过他马上就恢复了正常。紧接着,我身边不远处响起一声熟悉的惨叫:“啊……”

  孙胖子从黑暗的角落里现身,他瞪着黑衣人的方向,一瘸一拐地向我靠拢。走到我旁边,借着月光才看见,右手上还紧紧握着吴仁荻的那把小号的弓弩。他的左手捂着屁股,上面满是鲜血,一支小小的弩箭正插在上面。

  刚才孙胖子一直都藏在黑暗的角落中,等到黑衣人和我说话的时候,他以为黑衣人分了神,就给了他一弩箭。没想到黑衣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竟将射向他的弩箭变了轨道,又飞回去反向扎到了他的屁股上。

  这时,黑衣人向前跨了一步,整个人都暴露在月光下。我这才看清了他的容貌。不看还好一点,一眼望去,我的心脏差点停顿了两秒。他有一个特别醒目的标记,那一头像雪一样的白发……

  吴仁荻……我的第一个反应是他。但是看清黑衣白发人的相貌之后。还是看出来他和吴仁荻的差别。除了相貌之外,这两个人都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不过吴仁荻从来不正眼看人,他的眼睛一直都是长在头顶上的。

  而这个黑衣白发人的眼神冷得可怕,和他的目光接触时,竟然有一种置身于冰窖之中的感觉。我是硬挺着才没有躲开他的眼神。倒是孙胖子的举动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他冷眼瞅着这个黑衣白发人,好像完全没有感觉到他带来那种冰冷的压力。

  财鼠看见孙胖子现身之后,挣扎的频率越来越快,还不断地冲孙胖子吱吱地叫着。黑衣白发人有些不耐烦,手上的力道加了几分。就听见财鼠发出一声怪叫,四肢一阵抽搐之后,便不再动弹。

  孙胖子的眼睛当时就瞪了起来,一瘸一拐地要冲过去拼命。我抢先一步拉住了他,在孙胖子的耳边用极低的声音说了三个字:“它装死。”在一般人的眼里,财鼠现在就是一只死耗子。但是我运用天眼却能看出来它的魂魄没有离体,而且还十分地旺盛。

  “装死?”黑衣白发人提着财鼠的尾巴来回晃了几下,就见财鼠大头朝下随着黑衣白发人甩动的频率,来回摆动,看上去和一只死耗子没有任何区别。可惜抓着它的黑衣白发人并没有这么认为。

  黑衣白发人的嘴角微微翘起,伸出另一只手在财鼠的大肚子上弹了一下,财鼠就像过电一样,浑身颤抖起来。它当下也顾不得装死,四只爪子在空中乱蹬,嘴里吱吱吱地乱叫着。

  孙胖子看不下去了,他说道:“你至于和只耗子一般见识吗?你把它放了,有本事冲我……们俩来。”说着,他将那只小弓弩递给了我,“辣子,给他一下!”

  我心里暗骂这胖子不是玩意儿,你的屁股怎么受伤的自己不知道?就算我打得比他准,可弩箭近不了黑衣白发人的身,我也没招,弄不好我的身上也要来这么一箭。到时候就怕不走运,要害被射中了,这辈子就算交待了。

  不过我还是将弓弩接了过来,难得孙胖子这么大方,不要白不要。松了弓弦后,别在了我的后腰上。随后将三叔给我的那把匕首亮了出来。不过就现在情形来看,我把匕首亮出来,也就是给自己壮壮胆而已。

  没想到我把匕首亮出来的时候,黑衣白发人的眼睛就眯起来了,而且他还不自觉地退了一步。孙胖子眼尖,看出了便宜,他也将吴仁荻的匕首亮了出来。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