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鬼船之上

  这里空荡荡的,我用天眼在甲板上看了几遍,别说活物了,真正的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站在了鬼船的甲板上,才发觉这里比刚才在雾中看到的,完全是两个世界。光是甲板就已经大得不可思议了,船长将近两百米,船宽也有六七十米。还不算上下四层的船高。说它是小型的航空母舰都不过分,这真的是明朝时期建造的海船吗?

  不过整个甲板上都空荡荡的,由于年深日久的缘故,还是一副破败的景象。地板早已经老朽。在上面走几步,就能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而且走的时候要格外小心,谁知道哪一脚踩空,就可以直接到达下面的那一层了。

  孙胖子跟在萧和尚的后面,来回在甲板上走了几圈,没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后,他越走话越多:“明朝会有这么大的船吗?不是郑成功打台湾坐的船吧?郝头,老萧大师,高……局长他们是不是弄错了?把郑成功和郑和搞混了?……这条船刚才被大雾包裹起来,看着还挺瘆人的,现在上来也就是那么回事……说是鬼船连个鬼影都没有一个,不是我说,哪怕着个鬼火应应景也好嘛。”

  我听得直心烦,虽然知道他说这话是给自己壮胆儿,但是听了最后两句心里还是不舒服:“孙大圣,你说话不能分分场合吗?你自己什么情况自己不知道吗?好的不灵,坏的一次都没落下。”

  孙胖子向我一龇牙,还没等他说话,一团蓝色的鬼火突然从他脚下地板的缝隙中向上蹿了出来。

  被自己的话说中,孙胖子吓得脸色都白了,一屁股坐到了甲板上,也是他260多斤的吨位太重,就听见咔嚓一声,孙胖子整个屁股已经陷到了地板里面。

  孙胖子挣扎着要起来的时候,随着“咔嚓咔嚓”两声木板断裂的声音,他左边的地板下面突然伸出两只干枯惨白的手,抓住孙胖子的左手和左脚,就向下面拽。这两只怪手的力量不小,下拽的力量加上孙胖子的体重,又将孙大圣身边的地板接连崩坏了几块!

  事情发生得太快,离孙胖子最近的是萧和尚。他一把抓住了孙胖子的衣服领子,让他下沉的速度缓了缓。没等他再有动作,萧和尚脚边的地板下面也伸出两只枯手,死死地抓住了他的脚脖子。

  就在我以为孙胖子要被拽下去的时候,他的手里突然多了一把明晃晃的短剑,孙胖子身子稍微向左一倾,紧接着手中短剑向抓着他的枯手一划。只见一道白光闪过,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原本抓着他左胳膊的枯手被孙胖子生生斩断。

  断手掉到了地上,缓了一秒钟之后,才喷出一股暗红色的鲜血。孙胖子手没停,借着这一刀之力,劈向抓着他大腿的那只枯手。几乎和刚才如出一辙,刀光一闪,又是一只枯手倒落在甲板上。地板下面传来了两个不同版本的凄厉尖叫声。本来我还想过去救他的,现在看起来,应该是用不上了。

  左边的牵制没有了,孙胖子双手一撑地板,双腿一使劲,将他欠在地板里面的大屁股抬了起来。一套动作下来,急而不乱,就算是我有几年特种兵的训练打底,也不敢说能做得比孙胖子更好。

  不过他手中的短剑怎么那么眼熟?我想起来了,是吴仁荻在女校里拿的那把短剑。那天吴仁荻昏了之后,孙胖子就在他身上搜刮了一通,只是想不到他的胆子这么大,还真敢截留吴仁荻的家伙。

  同时,萧和尚那边也解决了抓住他脚脖的两只枯手。萧和尚在第一时间,已经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香烟粗细大小的小木棒。不知里面是不是加了磷粉,小木棒的一头遇风就着起了火星。

  萧和尚手拿着小木棒,将冒着火星的一头对着两只枯手分别点了一下。也没见他点的多用力,就看着那两只手上被烫出了了两个漆黑的小圆点,随即两个小黑点上分别冒出了一缕黑烟,各自烧出来一个带着火星的伤疤,两只枯手抖了一下,萧和尚顺势摆脱了那两只枯手。

  在萧和尚躲开枯手的一瞬间,破军的枪啪啪响了两声,子弹穿过了两只枯手的掌心,枯手又重新缩回到了舱底。

  “下面有东西!”孙胖子跑了过来大声喊道。我这才注意到,孙胖子一手拿着短剑,另一只手则握着吴仁荻在女校时,手里那把小小的弓弩。他的这副行头,不光是我,就连萧和尚和郝文明看着孙胖子手上的装备时,眼神都有点不一样了。

  我对着郝文明说道:“郝头,现在我们怎么办?”

  郝文明表情很诡异地看了一眼萧和尚后说道:“能怎么办?不是我说,我们那条船已经沉了,现在走一步算一步了。”

  本来还以为他敢上鬼船,必定心里已经盘算好了。可是现在听郝文明这样的话,我心里开始没底了,看着空旷甲板上那个被孙胖子坐出来的大洞说道:“那么第一步怎么走?”

  没等郝文明回答我,孙胖子已经跑过来了,他的第一步明显是走错了。孙胖子没理萧和尚,直奔郝文明过来,他瞪着眼睛说道:“郝头,地板下是什么东西!要不是我命大造化大,刚才就把我拉下去了!”

  “没那么严重。”萧和尚也走了过来,我们四个人站到了一起。只有破军还拿着手枪对着甲板在旁边警戒着。萧和尚的手里好像还拿着什么东西……是刚才被孙胖子斩下来的两只枯手!我说看着怎么那么别扭,还以为刚才看重影了。

  萧和尚过来之后,将枯手递给了郝文明。郝主任很坦然地接过枯手,只看了一眼,眉头就拧成了一个疙瘩。看他的意思是想说点什么,却看了我一眼,随后将一只枯手向我递了过来:“辣子,你也看看,这只爪子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给我干吗?我又不是法医。你自己说出来不就得了?我强忍着恶心,接过了那只枯手,断口的血液还没有完全凝固,还在滴滴答答地流着血,看上去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完了,我这一辈子再也不能吃猪蹄和鸡爪子了。

  这只枯手不知道是血快流光了,还是这几百年来一直在船舱里捂的,苍白得有点过分。虽然皱皱巴巴的,但是在手里的质感还有几分弹性。这不像是死人的手。最主要的一点,我用天眼看过去,竟然也感觉不到一点死气。而且从伤口的部分来看,肌肉和皮肤组织也不像是死人的。

  这不像是死人的手,不过说他是六百多年的活人手,又有点说不过去了。虽然我不否定人能长生不老(起码民调局里就有两个疑似的例子)。但是我还是不能相信都长生不老了,还能被孙胖子一刀把手削下来。

  看着我皱着眉头,迟迟都没有给个结论。郝文明和萧和尚还没有怎么样,孙胖子倒是有点不耐烦了:“辣子,不是我说,看两眼就得了。两只爪子,又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也被他说得烦了,心中起了恶作剧的心思:“大圣,来,你也看看……”说着将一只枯手向他扔了过来。孙胖子没有防备,条件反射地接住了枯手,他也是一阵的恶心:“呸呸呸……”又将枯手远远地扔了出去,不偏不倚,那只枯手被扔进了孙胖子刚才坐出来的那个大洞里。

  “大圣,你的反应是不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地板下面突然一阵嘈杂的声音,好像下面是在抢夺什么东西,把我们本来就紧绷的神经又提了起来。

  我拔出了三叔给我的那把短剑(手枪没有子弹,扔在民调局没有拿出来),孙胖子和破军分别将弓弩和手枪对着洞口。郝文明和萧和尚倒是没有动手,不过他俩的眼神都紧紧地盯着洞口,萧和尚还将他的外衣扣解开,他的后腰上好像别着什么东西,只要稍有不对,他就要抄家伙了。

  地板下面的声音持续了两三分钟后,突然消失。不过这种安静好像不是什么好兆头,我总感觉这是暴风雨的前兆。

  趁着下面没有动静,我抓紧时间问了一句:“郝头,下面到底是什么东西?”郝文明眼睛还是盯着孙胖子坐出来的那个大洞,嘴上对我说道:“现在还说不好,大圣砍下来的那只爪子不是死物,但也说不上是活的。不是我说,我倒是知道一种情况能出现非人非鬼的‘生物’,不过怎么看那样的‘生物’也不应该出现在这船上。”

  “呵呵……”听见郝文明的话后,萧和尚突然笑了一声,他只说了三个字,“不死人?”郝主任愣了一下,不死人的事情他不是通过民调局的渠道知道的,没想到还会有人说出来,他转头看了萧和尚一眼:“萧顾问,你也听说过不死人?”

  萧和尚哼了一声:“废话,你进特别……民调局才几天?不过高胖子也算看重你了,不死人的事都能和你说。”

  听见萧和尚这么一说,郝文明脸上的表情多少有点不自然。我趁机对萧和尚说道:“老萧大师,什么是不死人?”本来我是想问郝文明的,但是现在看来牵扯到高亮,他八成不肯说,我只得把目标换成了萧和尚。

  看见甲板上没有什么异动,萧和尚开始有点放松了:“不死人传说是淮南王刘安炼制长生不老药的副产品。在刘安炼制长生不老药的后期,一度以为他炼制成了。给他试药的人突然停止衰老,还有生新齿和发还乌的趋势,刘安大喜,准备在吉日服药成仙。没想到,他在准备服药的前几天,发现服了长生不老药的人在停药后,身体快速地衰老,几乎是以肉眼能看见的速度,相继老死。

  这种药刘安当然不敢再服,这个方子就此作罢,后来淮南王羽化之后,这个方子就流落到了民间,这个长生不老药就像是在饮鸩止渴一样,连续服用的确有长生不老的作用,但是只要一停药,服过药的人就马上死亡。

  相传有人利用这个方子活了三百多年,但最后还是因为方子里的材料没有配齐,那个人才呜呼哀哉。”

  萧和尚一咧嘴,还想要说点什么,就在这时,破军喊了一声:“下面有动静!”破军的话音刚落,就看见一个巴掌大小、黑乎乎的东西从洞口下面蹿了上来。破军要开枪的前一秒钟,被孙胖子拦住了:“别开枪!是我们家耗子!”

  小东西蹿到甲板上就直奔孙胖子过来,这时看得清楚了,不是财鼠是什么?这只大耗子顺着孙胖子的裤腿一路爬到了他的肩头,然后在他的肩膀上又叫又跳的,真不知道它为什么这么兴奋。

  “小胖子,财鼠的嘴里有东西。”萧和尚看见财鼠又重新出现,几步就走到孙胖子的身边,仔细地看了几眼,发现了财鼠的腮帮子鼓着,嘴里面含着什么东西。萧和尚开始想掰开财鼠的嘴,取出里面的东西。但是他的手一接近财鼠的嘴,这只大耗子就开始龇牙,拉出一副拼命的架势。萧和尚不敢动手,只能让孙胖子看看里面含着的是什么东西。

  孙胖子和财鼠上辈子可能还真有点情分。孙胖子只是将手掌摊开放在财鼠的脖子处,财鼠就很配合地张开嘴,将里面的东西吐在了孙胖子的手心里。

  孙胖子手里的东西非金非玉,乍一看,是一小块米黄色的石头。但看仔细了,却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和金玉相比更像是塑料。孙胖子看得直皱眉头,转头对自己肩头上的财鼠说道:“你看走眼了?”

  和孙胖子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相比,萧和尚的眼睛却瞪起来了:“小胖子,把你手里的东西给我看看,快点,给我看看……”

  萧和尚越是着急,孙胖子越是无所谓,说道:“老萧大师,你别着急啊,再吓着我们家耗子!不是我说,这个小石头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你这么紧张。”

  “你不拿过来给我看看,我知道那是什么?”萧和尚说道,“别废话了,快点!”最后两个字萧和尚几乎是吼出来的。

  看见萧和尚真的急了,孙胖子才把那个小石头递给了萧和尚:“老萧大师,看完了就给我,别往你自己兜里面揣。”

  “你废什么话!”萧和尚一把将小石头抢过来,在手里把玩了良久后,萧和尚的眼睛也越来越亮。郝文明也凑了过来,就着萧和尚的手,看了几眼那块“塑料”,他看得有些犹豫,好像不能肯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对着萧和尚说道:“萧顾问,这……是鬼魄?”

  萧和尚嗯了一声,就当是回答郝文明了。郝主任也不计较,眯缝着眼睛盯着萧顾问手中来回盘着的鬼魄。从他俩的眼神里就能感觉到这个“塑料”不是一般的物件。

  看他俩现在的样子,似乎也没有心思告诉我这个鬼魄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只能向破军问道:“大军,鬼魄是什么东西?”没想到破军也是一脸的茫然:“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听说有鬼魄这东西。”

  这时,孙胖子肩头上的财鼠突然一阵尖叫。没等孙胖子反应过来,财鼠已经从他的肩头跳起来,直接跳到了萧和尚身上。

  财鼠的举动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它以和自身体重不相称的灵巧,几下子就蹿到了萧和尚拿着鬼魄的手上。反倒萧和尚顾忌财鼠,身子僵住了没敢乱动,仰着头对孙胖子说道:“小胖子,把财鼠拿走,它好像要咬我。”

  看着萧和尚像是被点了穴的样子,孙胖子倒是笑嘻嘻的:“不能吧……”他一句话没说完,就听见萧和尚一声惨叫。如他所料,财鼠果真在他的手背上咬了一口。

  萧和尚很疼,条件反射地张开了手掌,那一小块米黄色的鬼魄掉了下来。财鼠从他的手背上跳下去,两只前爪在半空中抱住鬼魄送进嘴里,在落地的一刹那,财鼠竟然扭转了姿势,四只爪子稳稳地着地。

  落地后,财鼠又跑到孙胖子的手里,将那一小块鬼魄第二次吐到了孙胖子的手心里。之后,对着孙胖子一通吱吱乱叫,好像是警告孙胖子,不让他再随便将鬼魄给人。

  财鼠这一套动作下来,我已经看呆了。以前看这只大耗子都是懒懒散散的,从来没有这么灵巧过,还真是和它的主人一样深藏不露。

  破军看着也是目瞪口呆:“大圣,你是怎么训练出来的?以前听说过有人训练耗子偷钱、偷粮票的,听说的都没有你们家耗子神。”

  “还用得着训练?”孙胖子开始吹了,“我们家耗子是天上的神鼠,十二生肖的老大就是它的原形,什么龙啊虎的,都得排在它的后面。神鼠主财,它就是老天爷给我的运财神鼠。没办法,大军,都是命中注定,你们凡人是羡慕不来的。还有,凡是神鼠给我的宝贝,一般人都不能染指,谁拿谁倒霉,老萧大师,我不是说你。”

  萧和尚的脸色通红,哼了一声却没有再说话。郝文明已经给他做了简单的包扎。我趁着空当向郝文明问道:“郝头,鬼魄到底是什么东西?财鼠从鬼船下拿出来的,应该差不了吧。”

  郝文明看了一眼还在狂吹的孙胖子,叹了口气,看得出来,他也有几分羡慕孙胖子家的耗子:“不是我说,怎么就便宜他了。”看见我还在等他的回答,郝主任说道:“鬼魄是锡兰人的说法,在我们这儿,它还有一个名字叫作龙胆。”

7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