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血海虫

  孙胖子站在甲板上,手扶着船帮向鬼船望去:“没有什么特别的,辣子,不是我说,看不出……我靠!船下面怎么了?”当他低头向船下看时,浑身一哆嗦,瞬间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

  以我们这艘船为中心,二三十米范围内的海水都变成了血红色。距离船越近颜色越深,水质越黏稠。接触到船底的那一片海水都可以用血浆来形容了。血红色的海水里还有无数白花花类似虫子一样的东西聚在里面相互缠绕着,一坨一坨的,就像豆腐脑一样,被海水冲得翻来滚去。看着就像是被腐败的血水吸引过来的蛆虫。

  孙胖子强忍着恶心,捂着嘴巴转回身来,回头看着我说道:“辣子,海里面是什么?就看一眼,差点没控制住吐出来,没见过这么恶心的东西。”

  船下面那血红的海水和蛆虫一样的虫子,我好像在资料室里见过相关的资料。但是孙胖子一问,我又偏偏想不起来了。

  这时,破军也走了过来,他刚才就看到了海里面的异象,脸色已经变得刷白,看着还在驾驶室里面的郝文明和萧和尚。他俩也是一脸铁青,正低着头小声商量着什么。

  看着我想了半天也没有说出来,孙胖子转移了目标,拉住了破军,说道:“大军,你应该知道吧,船下面是什么东西?”

  “血海。”破军就说了这么两个字。

  孙胖子没有听明白:“什么?大军你说什么海?”

  孙胖子不明白,我却猛地想起来破军说的血海是什么:“大军你说那是血海,那么那些虫子就是血海虫?”我虽然是这么问的,但是心里面还是盼望破军能给个否定的答案。

  破军喘了口粗气,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地点点头算是默认了。他这么一确认,我心里顿时感到一阵的凉意。

  孙胖子看了看我,又看了破军一眼,见我们俩都不再说话,他有点急了:“不是我说,你们俩能不能说得明白点?什么学海,又是学害虫?”

  破军看到郝文明和萧和尚没有停口的意思,他回过身子,看了一眼孙胖子,说道:“血海是海里一种罕见的灵异现象,在民调局里真实记录的血海事件不超过三起。但是……”破军顿了一下,拉了个长音说道,“没听说过有那艘船见到了血海还能继续开回来的。”

  孙胖子瞪着眼睛问道:“船都沉了?不是我说,怎么沉的?”

  破军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看着孙胖子一脸纠结的样子,他又说道,“我见到的都是卫星图片,前几张是失事船只的周围出现血海,后面的几张拍摄的就是那几艘船只莫名其妙地沉入了海底。事后询问了逃生出来的船员,他们说不出来沉船的原因。”

  “曾经有打捞公司尝试过打捞这几艘沉船,但是在打捞的过程中,那些用来打捞作业的船只也莫名其妙地沉到了海底。后来,甚至出事的几个海域在相当一段时期内都是海难频发,虽然没有证据说是血海所致,但是事故的原因没有人能说得清楚。”

  孙胖子又向船下面看了一眼,虽然有心理准备,但他还是接受不了,回头对着破军说道:“那些虫子呢?对了,大军,叫什么虫子来着?”

  “血海虫。”破军说道,“虽然出现血海不一定就会出现血海虫,但是出现血海虫的时候却一定会出现在血海的范围之内。”

  孙胖子又说道:“不是我说,大军,听你话的意思,好像血海虫比血海还难对付?”

  破军瞟了一眼远处的鬼船,说道:“出现血海也就是船沉,但是大部分的船员都能及时逃生;如果出现血海虫,基本上都是连人带船一起沉到海底。”

  听见破军讲完之后,孙胖子说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孙胖子的话刚刚说完,突然安静了许多,刚才还在轰鸣的发动机在一瞬间停止了工作。没有了发动机,船后的螺旋桨也不转了。我们这艘船一动不动地停在原地,眼看着那艘鬼船距离我们越来越近。

  发动机一停,驾驶室里又乱成了一锅粥。船长第一时间就冲到了轮机房去查看。而郝文明和萧和尚两人终于出了驾驶室。两人上了甲板,盯着越来越近的鬼船,都没有言语。

  破军本来有话要问他俩,没想到孙胖子抢在他前面对郝文明和萧和尚说道:“郝头,老萧大师,现在怎么办?不是我说,我们是不是该考虑要弃船了?”

  萧和尚看着孙胖子说道:“小胖子,这艘船根本没有配救生小艇,弃个屁船!你弃了船游回岸上?”

  “不是我说,我们现在怎么办?”孙胖子又问道。

  萧和尚看了孙胖子一眼,又看了看鬼船,慢悠悠地说道:“等它过来了再说吧。”

  眼看着鬼船越来越近,突然船下面传来一阵沙沙声响,听着就像几百人走在沙地上发出的声响。破军就站在船舷边上,顺势向下望了一眼。

  “郝主任!你们过来看一下!”破军在船舷边向郝文明喊道:“下面不对劲儿!”

  听了破军的话,我们所有人“呼啦”一下子都跑了过去。向船下面看去,海上还是血红的一片。不过那些看着就想吐的白虫子却没了踪影。血红色的海水里只留下了一些零星的泡沫。

  “虫子呢?大军,那些什么血海虫呢?”孙胖子瞪着眼睛在海里找了一圈,回头对着破军说道。

  破军皱着眉头说道:“我向下面看的时候,血海虫就已经找不到了。郝头,你……”

  “在船底!虫子顺着船底在往上爬!”我打断了破军的话。刚开始我和他们几个一样,主要是在向血海的四周看,船底的部位也看了几眼,不过开始没有发现不对的地方。

  就在反复查看了血海周围无果的时候,我无意中向下扫了一眼,开始只是发现了一个白色的小点出现在船底,小白点越聚越大,转眼间就是一大片,正是血海里不见了的血海虫,这些白花花的虫子正顺着船底一路向上爬来。它们爬过的船体钢板竟然出现被侵蚀的痕迹,船体的钢板被侵蚀出一条满是黄锈的线路来!

  “妈的,这些虫子在船底下凿洞!”萧和尚低头看了一眼血海虫的走势,马上回身直奔驾驶室。别看他马上就是70岁的人了,但是身法还是异常的灵活。几秒钟后,萧和尚从驾驶室里出来的时候,一手一个,手里提着两个汽油桶。

  “小辣子,接一下。”萧和尚将一个汽油桶递过来。我接过汽油桶后,萧和尚又说道:“把汽油倒下去,用火烧死这些虫子!”

  我犹豫了一下:“不能把船也烧了吧?”萧和尚说道:“别废话了,你以为船是木头的?倒吧,再磨蹭一会儿,这艘船就真的要沉了!”他说话的时候,已经将汽油倒了下去。

  我站在船舷边上,不再犹豫,拧开了盖子,将汽油向着血海虫倒了下去。

  片刻之间,两桶汽油都倒了个干净,大部分的血海虫都被淋上了汽油。就在上面准备点火时,我看见了一个惊愕的事情——随着“咔嚓”一声响,那一大面血海虫竟然将船身的钢板腐蚀透了,那一片血海虫全部陷进了船身里面。

  血海虫进了船身不久,突然这艘船来回晃动了一下;随后,船身开始倾斜。船长从驾驶室里跑了出来,对着我们喊道:“船舱进水了,这艘船保不住了,我确定弃船了。”

  “弃船?你们还真有救生艇?”萧和尚说道。

  船长解释道:“有两艘充气橡皮艇,我的船员已经去拿了,充好气就可以用了。”

  “不是我说,我们都走不了!”郝文明插了一句。

  船长的脸色变了变,他能听懂郝主任话里的意思。就在我们为血海虫忙成一团的时候,那艘鬼船已经开了过来,现在就在距离我们两三百米远的海面上,速度和刚才相比慢了下来,正缓缓地向我们这条即将要沉的船靠过来。

  “几……几位领导,我们现……现在怎么办?”船长说话的时候,语调已经颤抖了起来。

  “走一步看一步吧。”郝文明说道,“你把橡皮艇准备好,也许一会儿能用得上。”郝文明说这话的时候,船身又晃动了一下,倾斜速度加快了不少,现在所有的人都能看出来,我们这艘船用不了多久就要沉没了。

  也就在这时,那艘鬼船已经完全靠了过来。说来也是诡异,就在鬼船靠在我们的船边时,周围的血海竟然主动给鬼船分开了一条海路。

  现在,船上面所有的人(包括船长和几个海员)都站在甲板上,每双眼睛都直勾勾地盯着鬼船。虽然浓雾还是没有消散,但是距离不远,还是能够看到鬼船上面的甲板上不停地有人影晃动。

  突然,从鬼船里面伸出来一张宽大的踏板来,踏板的另一头搭在了我们的船上。

  孙胖子看着踏板说道:“这到底什么意思?不是我说,要我们过去?”他的话刚说完,突然口袋里一阵闹腾——那只财鼠在里面吱吱地叫着。孙胖子伸手将他口袋里面的财鼠抓了出来。

  财鼠看起来好像非常害怕,浑身已经都抖成一团。孙胖子说道:“怎么了这是?吓得不轻。”说了手上的力道松了松,没想到手刚松了松,财鼠就挣脱了孙胖子,从他的手上跳到了甲板上,又跳到踏板上,一溜烟似的顺着踏板跑到了鬼船的里面。

  “回来……”孙胖子追到了踏板边,才停住了脚步。睁睁地看着财鼠跑到了对面的鬼船之上。这时他才明白过来,刚才(包括上次第一次见到鬼船的时候)财鼠并不是吓得浑身发抖,而是被鬼船上的什么东西吸引,它刚才的颤抖是兴奋得不能自已。

  看着财鼠消失在视线里,孙胖子才回头对着萧和尚吼道:“这是怎么个情况啊!”

  “你老婆跑了,吼我干什么?”萧和尚眼看着财鼠跑上了鬼船,脸上先是一愣,但马上又露出一副捉摸不透的表情,那样子就好像不久之前在香港时,看见了马啸林的私人珍藏。

  船长不明白为什么一只耗子跑了,孙胖子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不过眼看着船倾斜得越来越快,他也没心情看戏了:“几位领导,现在怎么办?弃不弃船,你们早点定,再晚就来不及了!”

  萧和尚没理船长,反倒是眯缝着眼睛看了孙胖子一眼:“小胖子,那边踏板都搭好了,换艘船没有意见吧?”

  孙胖子看了萧和尚一眼,又看了看郝文明:“郝头,不是我说,你是什么意见?”

  郝文明一直在死盯着鬼船,就连刚才血海虫的异动,他都没有任何动作,现在听见孙胖子这么说,郝主任只是淡淡地回答道:“我听萧顾问的。”

  萧和尚点了点头,回头又看了看破军和我,说道:“鬼船里面有什么,谁都不知道。上不上去,你们两个自愿。两条路——要么陪我们上去看看,要么和船长他们坐救生艇离开。”破军马上就表示要跟着郝文明。

  “老萧大师,下面都是血海,船长他们怎么坐橡皮艇离开?”我想到了一个技术性的问题。

  萧和尚没有说话,破军替他回答了我:“辣子,下面的血海已经退了,鬼船靠过来的时候,血海就退了。”

  血海退了?我刚才的注意力全在鬼船上面,破军这么一提醒,我才发现,血海好像在躲避鬼船,鬼船移过来,血海就消失了。

  什么时候孙胖子成香饽饽了,反倒是我和破军成了可有可无的人了。孙胖子一个劲儿地向我挤眉弄眼:“辣子,我们家‘耗子’上去了,不是我说,鬼船里面可是有吸引它的东西。”他说“耗子”两个字的时候,说得特别发狠,就怕我听不出来他话里的意思。

  跟着船长他们在海上漂,我心里更没有底。“嗯,找着你们家耗子,我们就回来。”我答应了一声,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对着萧和尚说道,“老萧大师,我们上了鬼船再怎么下来?”

  萧和尚说道:“我刚才已经通知胖子了,他正派人过来。鬼船上面应该没啥大事,要出事刚才鬼船露面的时候就已经出事了。再说了,我和你爷爷什么关系?我守着你们,还能看见让你吃亏?”

  最后,看着船长和他手下的几个船员都上了橡皮艇,已经漂在海面上了。郝文明打头阵,踩着踏板,我们几个人终于上了鬼船。

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