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鬼船

  “这叫什么事儿?无缘无故地要在海里漂好几天。不是我说,算命的说我是火命忌水,这下倒好,怕什么来什么。”开完会之后,孙胖子祥林嫂附身一般的唠叨了一路。

  我听得烦了,回头对他说道:“大圣,你什么时候又是火命了?我记得上次你说你是金命的,还说你是24k的黄金命。”我说这话的时候,孙胖子手里的财鼠突然吱吱叫着,还冲我一个劲地点头。这只耗子好像听懂了我的话,竟然还会附和。

  孙胖子咧着嘴向我一笑:“都差不多,不是我说,辣子,没听过真金不怕火炼的吗?”

  “你就胡说八道吧。”我笑骂了他一句,“大圣,再过几天,你就是金木水火土,五命俱全了。”

  “小辣子,你说谁五毒俱全?”我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不用回头,我也能听出来是萧和尚到了。

  没等我说话,孙胖子先皱着眉头说道:“老萧大师,你这是什么耳朵?不是我说,你也是干过影视娱乐公司的人了,怎么说也是见过一点世面的,不至于为了蹭几天船玩,就主动要求过来善后吧?”

  “你知道个屁!”萧和尚白了孙胖子一眼,说道,“回民调局劳心劳力有什么好的?在船上待两天自由自在的有什么不好……”

  第二天一早,我们这艘船回到了码头,将高亮一行人放下之后,又载着我们几个人回到了昨天看见鬼船的那一片海域。

  我们这次的善后工作,是将高亮他们之前投放在这片海域里,装着符咒和朱砂的玻璃瓶回收回来。这几天他们一共投放了49个玻璃瓶,这些玻璃瓶运用了特殊的方法,控制了玻璃瓶流动范围。

  孙胖子用了兜网在海面上捞起来一个足球大小的玻璃瓶,回头对着郝文明说道:“郝头,不是我说,你们弄这么多的玻璃球干什么?都多大年纪了,还玩漂流瓶?”

  郝文明向着孙胖子翻了翻白眼,说道:“真不知道我当初犯了什么病,能让你通过实习期的。”向孙胖子运了一会儿气之后,郝文明才又无奈地说道:“玻璃瓶是用来示警的,只要鬼船在附近路过,玻璃瓶里面的朱砂就会爆开,将周围海域的水面染红,靠这个,我们就能推测鬼船的路线。”

  打捞这些玻璃瓶子并不像想象那样容易,投放玻璃瓶的这片海域实在太大,我们这几个人用了一个礼拜的时间,陆续打捞上来20多个玻璃瓶,和投放的总数比,还差了一大半。

  孙胖子第一个沉不住气了,打捞起来第23个玻璃瓶的时候,他苦着脸对郝文明说道:“郝头,不是我说,怎么就这么几个瓶子?那些玻瓶球会不会已经碎了?或者被海浪卷到别的海域了?”

  郝文明对孙胖子剽窃他的口头禅算是默许了,只是孙胖子在他面前“不是我说”的时候,郝文明还是抬头瞪了一眼孙胖子后,说道:“我和你说过了,玻璃瓶里面装的是欧阳偏左特制的朱砂,如果碎了的话,一眼就能看见。还有,玻璃瓶本身也是加了料的,不可能会被海浪卷走。总之,继续找吧。不是我说,把玻璃瓶凑齐了,我们才能回去。”

  又过了四五天,我们的运气才算好了一点,在天黑之前,一共找齐了47个玻璃瓶,本来都以为今天没戏了,没想到吃完晚饭在甲板上吹牛的时候,我看到海里有一道亮光一闪一闪的,在海面上时隐时现,仔细一眼,正是民调局投放在海里面的玻璃瓶,还不止一只,有一根水草将两个玻璃瓶缠在一起,算上这俩,49个玻璃瓶就算都找齐了!

  最后两个玻璃瓶被打捞上来,破军将49个玻璃瓶整整齐齐地摆在甲板上,最后清点了一遍。

  我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玻璃瓶上的时候,孙胖子突然说了一句:“嗯?什么时候下雾了?”

  下雾?我抬头向海面望去,远处大海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就这么一分钟的工夫,竟然下起了浓雾?眼见着雾气已经飘了过来,我们这条船完全被大雾所笼罩。

  “辣子,你看这场大雾和鬼船出现的那次大雾像不像?”孙胖子突然对着我说了这么一句。

  我看了一眼孙胖子,说道:“雾还有一样不一样的?大圣,你别自己吓唬自己,高老大都定性了,那艘鬼……宝船要20年之后才能出来,你以为是出租车啊,招招手他就过来了。”说着,我还做了个招手的动作。

  我的手掌刚举起来的时候,冷不防看见远处大雾的中心突然冒出来一个黑影。看黑影的体积和样式,正是十几天前我和孙胖子看见的那艘鬼船。

  孙胖子的眼神已经直了:“不是说它20年后才会出来吗?现在算什么?穿越了?”

  孙胖子的话音刚落,甲板的中心突然嘭的一声巨响,那49个玻璃瓶同时爆炸,瓶子里面的朱砂粉尘瞬间笼罩住了整个甲板。幸好爆炸的时候,我们已经被鬼船吸引,离开了那个范围,才没有人为此受伤。

  爆炸声响起之后,船长不知怎么回事,从驾驶室里出来查看情况,却被郝文明拦了回去:“开船!越快越好。”

  船长是高亮通过特殊渠道招来的,虽然不能算是民调局正式编制的人,但是我们做的事情,却是瞒不了他的。现在看见这位郝主任脸上的表情已经紧张到扭曲了,船长没有再废话,转身就回了驾驶室。

  眼见浓雾之中的鬼船越来越近,可我们这艘船还没有起锚开船的意思。郝文明急了,冲进了驾驶室里。看见船长已经忙得满头大汗,不停地指挥手下几个船员在控制台上面来回切换操作。

  郝文明皱了眉头说道:“船为什么不开?”

  船长擦了一把汗水,说道:“锚收不回来,好像哪里被卡住了。”

  “卡住了……”郝文明愣了一下,随即脸色瞬间泛白,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事情,不再理会船长。他转身出了驾驶室,对我们几个人喊了一声,“船开不了了!都过来帮忙!”

  说话的时候,郝文明已经跑到了下锚的位置,雾气虽然很大,但我还是能看见锚落下的海面上密密麻麻的,有无数的气泡不停地涌上来。以这些气泡为中心,周围的海水已经变成了墨绿色。

  萧和尚跟在郝文明的身后,低头见了这个场景马上就皱起了眉头,骂了一句:“他奶奶的,水鬼也跟着凑热闹。”

  孙胖子站在萧和尚的身旁,这些人里面,他的天眼最弱,下面的情况,他看了个马马虎虎,听见萧和尚说到了水鬼,他接着问道:“老萧大师,你说下面是水鬼?不是我说,几个水鬼就把船锚拖住了?”

  “几个水鬼?”萧和尚冷笑了一声后,说道,“下面的水鬼都数不清了,能让海水都变了颜色,下面最少也有成千上万的。”

  “成千……上万?”孙胖子的脸上也变了颜色:“一个一个地解决,要到什么时候?”

  郝文明看了孙胖子一眼:“不是我说,谁告诉你要一个一个解决的?”

  郝文明说完之后,转身快步走到了甲板的中心,四周看了看,在甲板上找到了一块帆布,将碎了一地的玻璃瓶碎片连同朱砂和里面的符咒一起包成了一包。破军过去搭了把手,两人一起将这个装着朱砂碎末和玻璃碴子的包袱抬到了刚才的位置。

  郝文明掏出来一把小刀,划破了自己的手指,将几滴鲜血滴在了墨绿色的海面上。霎时间,海水下面一个浪花接着一个浪花翻滚上来,看上去就像开锅一样,海水的颜色也越来越深,面积却是越来越小,几秒钟的工夫,已经由墨绿色变成了漆黑一片。

  郝文明和破军同时双手一抖,将帆布包袱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儿倒进了海里。本来已经沸腾的海面瞬间平静了一下,但是这瞬间的平静就维持了一秒钟不到。

  之后的场景,就像一把盐扔进了烧开的油锅里,“轰”的一声,接触到朱砂和符咒的海水炸开了。紧接着,这一片海面上冒起了淡黄色的烟雾,原本已经黑如墨汁的海水恢复了正常。

  看着差不多了,郝文明才回头对着驾驶室的船长喊道:“起锚!”

  随着绞索的转动,刚才还一动不动的船锚,已经被慢慢地提了起来。一阵马达声音响起,船终于动了起来。

  船长开足了马力,几分钟后,就将鬼船远远地甩开,直至完全看不见鬼船的踪影。

  “不对啊,我们走反了吧?”看不见鬼船逼近,孙胖子的话也多了起来,“不是我说,老萧大师,我们不就是来找鬼船的吗?见了鬼船,我们是不是该冲过去?”

  萧和尚白了他一眼,说道:“废话,人和家伙都被高胖子带走了,我拿什么冲?”

  郝文明也看了孙胖子一眼:“大圣,有机会。不是我说,鬼船能出现第四次,就能出现第五次、第六次。高局长早晚还会再回来。我会和他建议,你要第一个上鬼船。”

  孙胖子笑了一声,说道:“哪有那么容易?五六百年才赶上一次,谁运气那么好能再碰上一次?是吧,辣子?”

  看着孙胖子向我笑了一下,我的心里反而七上八下的,刚想要提醒他低调一点,话还没出口,就看见船长从驾驶室里走出来,手指着正前方对着郝文明说道:“郝主任,你们过来看看,前面是什么东西?”

  顺着船长手指的方向,浓雾之中,一艘阴森森的大帆船拦在了前面……

  孙胖子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看着鬼船喃喃自语道:“怎么又回来了?”盯着鬼船的位置看了几眼之后,突然转头对着船长说道,“不是我说,谁让你把船开回来了?”

  船长连连摆手,连比带画地解释道:“我看着GPS走的是直线,不可能会绕回来,这真是见鬼了……”

  见鬼了……听见这三个字时,孙胖子的瞳孔瞬间收缩了一下,不再言语。

  看着鬼船距离我们越来越近,郝文明终于忍不住了,对着船长喊道:“调头,开足马力离开这里!”这时,萧和尚嘴巴动了动,他好像有别的意思,但是犹豫了一番之后,还是把话咽到了肚子里。不过趁着大家都没有注意时,他掏出来一个小塑料瓶,趁我们不注意,他将塑料瓶里的液体倒进了大海里。

  经过一番忙乱之后,我们这艘船还算比较顺利地调了头,船长开足了马力,几分钟后,那艘鬼船又消失在我们视线中。

  不过这次我们的心情远不像刚才那么轻松。我们几个人不约而同,都站在船头,没有一个人说话,就连平时疑似话痨的孙胖子都紧紧地闭上了嘴巴。

  又过了十来分钟,船头的正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小黑点。这个小黑点在雾气中慢慢变大,和刚才的遭遇一模一样,那艘鬼船又突然出现在我们的前面。

  郝文明脸色铁青,还要让船长继续调头,却被萧和尚拦住了:“小郝,没有用了,我们一直在原地打转。”说完,他手指着海面上一片被染成黑色的区域说道,“那是我刚才倒进海里的染发剂,我们这条船绕了一圈,又回来了。”顿了一下,萧和尚又说道,“这个雾有问题……”

  “不可能!”一直没有说话的破军终于开口了,“就算我们被雾迷了,船上的GPS总不能被迷吧?”

  雾有问题……萧和尚最后一句话让郝文明想明白了,听见破军这么说了,郝主任反倒是想到了答案。他转身就进了驾驶室。对着船长说道:“不是我说,船上所有GPS都正常吗?”

  “没有问题啊……”船长被问得愣住了,“船上GPS是你们高领导要求配置的最新型号,用着一点问题都没有,要不你自己看看?”

  郝文明看不懂航海专用的GPS地图定位系统,但还是装模作样地看了几眼,船长还特意用手在屏幕上给郝文明讲解着。

  一个冷不防,郝文明突然抓住了船长的手掌,还没等船长明白过来,郝主任另一只手已经将暗藏的一根钢针刺进了船长的无名指骨里。

  船长疼得大叫一声,没等船长骂街,郝文明已经松开了他的手,说道:“你再看看,GPS和刚才还一样吗?”

  “你到底想干什么!能有什么不一样……”话说了一半时,船长已经看出了GPS的异常,“不可能,我们刚才一直在这片海域里绕圈?”说着他翻开了之前的记录,越看越心惊,最后不敢看了,抬头向郝文明说道,“我刚才看了不是这样,完全反了!”

  真的被萧和尚说中了,郝文明喘了口粗气,对着船长说道:“不是我说,现在呢?没问题了吧?”

  船长犹豫了一下,没有回答,眼神一阵恍惚。刚才那一幕给他的打击太大,一时间他可能会有一种是还在梦中的错觉。郝文明看着他,叹了口气,抓过船长的手,对着大拇指又是一钢针。钢针刺骨,船长疼得又是一声大叫。

  “清醒一点了?”郝文明看着船长说道。

  “嗯,下次你直接和我说就行了,就算要扎针,也让我心里有准备。”船长捂着手指叹了口气,换了个语气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说着,对驾驶室里的船员说道,“重新校对航行路线,马达全部开启,全速前进!”

  “等一下。”郝文明拦住了船长,“不是我说,谁让你开船了?”

  船长愣住了:“那你是什么意思?”

  郝文明淡淡地说道:“下锚,原地停船。”郝文明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们几个已经都进了驾驶室。孙胖子瞪大了眼睛说道:“不是我说,郝头,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现在还能走,犯不着和鬼船硬拼吧?”

  郝文明还没等说话,萧和尚抢先说道:“能走?小胖子,你出去看看再说!”

  “看什么?都是大雾,老萧大师,有什么看的,不是我说,辣子,陪我出去看看。”孙胖子嘟嘟囔囔地走出了船舱,临走还没忘拉上了我。

  “还是大雾,有什么好看的!”孙胖子到了甲板上,嗓门高了几度。

  “大圣,你再好好看看。”我已经感受到了萧和尚话里面的意思。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