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开船

  最后清点了人数,确定了该来的都来了之后,终于开船了。

  这时,天已经黑透了,天空有些阴沉,看不见月亮。海面上黑漆漆的,这么看着很是有一种瘆人的感觉。

  自打林枫上船之后,我就和孙胖子躲到了船舱里,尽量不和他照面。船开了一会儿之后,躺在沙发上的孙胖子突然说道:“辣子,你过来看看,财鼠这是怎么了?”

  我转头看去,财鼠本来还好好的,正在孙胖子的身上窜来窜去,突然毫无征兆地缩成了一团,在孙胖子的肚皮上瑟瑟发抖。

  小东西这是怎么了?竟然成了这副德行。我看着还在发抖的财鼠说道:“大圣,你老婆是不是晕船了,那什么,耗子也能晕船吗?”

  “不像是晕船,”孙胖子将财鼠放在手中,仔细看了一眼,继续说道,“不是我说,它就是抖得厉害,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吓着了。”

  就在这时,听见甲板上熊万毅在喊:“下雾了!好大的雾,你去找船长,让他小心点开船。”话音落时,甲板上面乱糟糟的,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

  孙胖子哄着手里的财鼠,抬头向外面看了一眼,回头对我说道:“辣子,外面下雾了,不是我说,海面下雾不吉利啊。书上写的,泰坦尼克号在撞到冰山的时候,海面上也下了大雾。”

  我打了个哈哈,对他说道:“大圣,你看书?还看泰坦尼克号?我还以为你只看过电影版的。”

  孙胖子一本正经地对我说道:“电影版的也看过。不是我说,我还是最欣赏男女主角互相画画的那个镜头……”

  我和孙胖子还在说笑的时候,突然伴随着一声巨响,好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船身一阵剧烈的晃动。我和孙胖子抓住了固定在船舱的桌椅,才没有摔倒。孙胖子的脸色变了,结结巴巴地说道:“不……不会吧,我就是说说,不用那么认真吧。”

  我一把拉起了孙胖子,将他推出了船舱:“别傻愣着了,出去看看。”

  我和孙胖子赶到甲板上的时候,雾气浓得可怕。不过还能看见甲板上已经站满了人,静悄悄的,没有人发出一点声音。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我们身后的地方。

  回头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吓了我一跳——就看见浓雾中,一艘古老的木制大船正和我们的混装客船擦肩而过。这艘木船实在太大,船身共分三层,能隐约看见最上面还飘着风帆。和它比起来,我们这艘船就像小舢板一样。

  我以前别说看了,听都没有听说过还有这样巨大的木制帆船。刚才我们的船八成就是和它撞了一下,发动机已经停了,还硬生生地被这个大家伙挤出了航道。周围这些调查员都阴沉着脸盯着这艘大船,大部分人已经将手枪掏了出来,好像开始在防备什么。

  在雾气中,隐隐约约看见大木船的甲板上有人影晃动,而且人数还不少,他们好像也在注视着我们,只是我感觉不到这些人还有生气。

  林枫手下有一个叫作张天雷的调查员走到林主任的身旁,跟他耳语了几句。林枫越听眉头皱得越厉害,他眯缝着眼睛盯着大木船上的人影,不过最后还是直勾勾地盯着大木船,没有作出任何指示。

  又过了两三分钟,我们两艘船才算完全错开,眼睁睁地看着这艘船消失在大雾里。说来也怪,这艘船没了踪迹之后,海面上突然刮起了一阵风,将刚才这场连天的大雾吹得干干净净。向大木船消失的方位看去,一望无际的海面上空荡荡的,那艘大木船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艘船的船长和几个船员已经吓蒙了,刚才吓得不敢出声,现在那艘船彻底看不见了,船上的大副才歇斯底里地喊出来:“鬼船来收魂了!鬼船收魂了!大家都要死了,一起死吧……”

  熊万毅站在大副的旁边,看见他癫狂的样子,二话不说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这个耳光打得狠了点,两行鼻血瞬间就流了出来。不过这巴掌也打出了效果,大副不再胡说八道,只是愣愣地看着熊万毅。

  熊万毅还不算完,他看着大副说道:“什么鬼船收魂?你都知道什么?”

  大副想起来那件事情,还是显得十分惶恐。船长实在看不下去了,替大副讲了附近海域几百年来的传说。

  相传这片海域中漂流着一艘鬼船,据说这艘船是郑和下西洋时使用的宝船。在郑和第六次从西洋归来的时候,遇到了风暴,有一艘宝船的底舱进水,上面的船员还没来得及撤走,就随着宝船一起沉没到了海里。

  不过从那天之后,几乎每过二十年左右,就会有人在这片海域看见一艘巨大的木制帆船。传说只要这艘船一现身,凡是亲眼看见这艘船的人,魂魄都会被船上的饿鬼收走。

  船长说完之后,一个船员指着海面上的一点亮光喊道:“回来了!鬼船回来了!”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远处的海面上还真有一个亮点,亮点越来越近,我看得清楚,还真的是艘船,不过是钢铁制的现代版。等船近了,才看见那艘船比我们这艘要大得多,但还是没有刚才见到的鬼船一半大。上面甲板上站着的都是熟人:高亮、郝文明、丘不老和萧和尚等人。

  两船并在一起,我们这些人都转移到了高亮的大船上。林枫上船后,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向高亮汇报了。不过高局长的反应让我有点捉摸不透。他听说我们见到了鬼船之后,脸上却流露出一种失望的表情。

  我和孙胖子凑到了郝文明的身后,孙胖子说道:“郝头,不是我说,我们这次动了老本,不是为了来南海钓鱼吧?”

  郝文明瞪了他一眼:“和你说了多少次了,说话别学我!不是我说,让你来就来,哪来的那么多的废话!”

  我看见郝文明时,本来还想旁敲侧击七五年的事。不过看见了林枫有意无意地看了我一眼,想起来在飞机上的那一幕,我又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看见了郝文明之后,孙胖子的“不是我说”用得越来越贫了:“郝头,不是我说,那个洋鬼子雨果呢?他不是和你们一起走的吗?怎么没看见他?”

  郝文明轻踹了孙胖子一脚:“不让你说,你还来劲了。”孙胖子嬉皮笑脸地躲开了,完全没有把郝主任的话当回事。郝文明叹了口气,说到了正题:“不是我说,雨果怎么说也是外国人,有些事情还是要避讳他。高老大让他和莫耶斯去了天津的天主教总会,去主持了一个什么弥撒。”

  我听得有意思,过去插了一句:“郝头,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闹得那么大,还要避讳雨果和莫耶斯。”

  “不是我说,听说过鬼船吗?”郝文明看着我说道。

  “鬼船?”我想起来刚才看见的一幕,说道,“听倒是没有听过,不过几分钟之前应该见过正版的,不知道刚才看见的那艘船算不算是鬼船。”

  “不是我说,真不知道该说你们命好呢,还是说你们时运低?”郝文明看着我和孙胖子直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我们海里漂了小半个月了,天天做梦都想找到这艘鬼船,结果别说鬼船了,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看到。你们倒好,刚下海就和那艘鬼船打了个照面。”

  孙胖子说道:“郝头,刚才那个真是鬼船?”

  “废话!”郝文明有些无奈地对孙胖子说道,“不是我说你,孙大圣,你进民调局也不少日子了。这么明显的事,应该一眼就看出来。”

  他顿了一下,缓了口气后,继续说道:“听林枫的意思,你们刚才也听说了鬼船的传说。那艘船是明朝早期产物,本来应该沉在海底六百年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它每过二十年左右就会在海中出现一次。在明清两代和民国的史籍资料里都能看见它的踪影。”

  “而且民国时期的宗教委员会和民调局前身的特别案件处理办公室,都曾经倾尽全力,想要登船去查看个究竟。可惜每次都是空手而归。有几次都看见了鬼船就在几海里外的海面上,就像刚才那种情形。但是开足马力赶过去的时候,却眼睁睁地看着鬼船消失在浓雾里。”

  郝文明说的时候,孙胖子就歪着脑袋听着,一直等到郝文明说完之后,他才抬头对郝文明不解地说道:“不就是一艘船吗?不是我说,管它鬼船神船的,用得着闹这么大的动静吗?还把那两个洋鬼子支走了,那艘船上到底有什么?”

  “就是因为不知道船里面装着的是什么东西,才搞出这么大的动静。”郝文明皱着眉头讲述了鬼船的由来,那艘鬼船是郑和下西洋归来时遇难的宝船。还是当时船队的主船,不过郑和的运气好,出事的时候,他在另外的一艘船上。

  根据当时的文献记载,得知这艘宝船沉入海底之后,明成祖朱棣下了一道匪夷所思的圣旨。他让已经入港的郑和船队重新出海,回到宝船出事的地方,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沉船打捞上来。

  但是郑和的船队出海后没多久,就接到朱棣追加的圣旨,原旨撤回,命郑和船队归国。这一万多人稀里糊涂地回来之后,其中的三百多人在港口就被锦衣卫以细作的罪名抓走,郑和由东厂太监护送进京。

  回京的当天,郑和第一时间就被朱棣召见,他和皇帝说了什么没有人知道,只知道这次的召见之后三天,明成祖朱棣就下旨,郑和六下西洋功德圆满,但此类事耗资巨大,恐劳民伤财,故此下西洋巡游各国之事终结(直到朱棣驾崩之后七年的宣德六年,郑和才七下西洋,但是规模已经远远比不上之前的六次了)。

  二十年后,有商船经过当年宝船遇难的海域时突遭大雾。在大雾之中,商船上所有的人都看见了一艘巨大的帆船向他们驶来。由于两船都是在一条航道上,商船躲闪不及,被哪艘巨大的帆船撞沉。

  商船的人几乎死光,只有一个命大的水手抱住了一根木头,在海里泡了一天之后,才被另外一艘商船救下。鬼船的传说也就开始了。

  之后每经过二十年左右,那艘鬼船就出现一次,传得也越来越邪乎;对于鬼船上面到底载的什么东西,也是众说纷纭。说得最离奇的是郑和在西洋各国中无意发现的一件神器,也就是因为这间神器重现天日,才遭了天忌,在归国的时候和宝船一起沉入了海底。

  经过几百年鬼船的反复出现,虽然出现的具体时间还没有人掌握。但是已经有人找到了它的规律——鬼船出现时必逢大雾的天气;雾散之后鬼船必定消失;但是短时间之内可能还会出现两次,三次现身之后,再想找到鬼船,就要再等二十年了。

  到了民国时期,宗教事务处理委员会突然对这艘鬼船异常感兴趣,而且还差一点就解开了鬼船的秘密。他们集结了大小船只上百艘来堵截鬼船,可惜那一年鬼船只现身了一次,而且时间极短。发现鬼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看着鬼船消失在浓雾里面。

  郝文明说完之后,我就向他问道:“郝头,这一次鬼船出现几回了?”

  郝文明向我竖起了三个手指头:“这二十年的配额又没戏了。下次鬼船出来我是看不见了。不是我说,想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就靠你们了。”

  孙胖子突然笑了一声,说道:“郝头,你放心好了,要是二十年后,我们真的解开了鬼船的秘密,肯定会在给你上坟烧纸的时候,念叨给你听的。”

  郝文明眼角的肌肉颤了几下,咬牙说道:“孙胖子,现在我把你扔海里,你变了鬼再给我托个梦,一样能告诉我船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孙胖子脸上的笑容不减,说道:“郝头,不是我说,我做鬼说的话,你也敢信吗?”

  鬼船的事情看来已经没戏了,高亮也没有心情继续留在这里晒太阳。他和萧和尚商量了一会儿之后,把所有民调局的人召集到一个大船舱里开会。

  我和孙胖子混在人堆里。这样的会议我们俩是插不上嘴的,只有旁听的份。几天不见,高亮的脸上已经显出了疲态,这也难怪他,六十好几的人了,在海面上风吹日晒的,脸色已经变得蜡黄。还漫无边际地为了一艘鬼船忙活了好几天,现在还能坐在这里主持会议,单论精力而言,已经算是非常了不起了。

  高局长没有废话,开场白之后直接说到了正题:“今天晚上郑和鬼船再次出现,可惜我们还是没有把握住时机,又和它擦肩而过了。”

  说到这,高局长环视了众人一眼,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按着它几百年来出现的规律来看,鬼船的下次出现的时间应该是二十年后的事情了。从某些角度来看,这也算是个好消息。我们现在的任务可以暂时结束了。”下面调查员听了,几乎都是暗暗地长出了一口气。

  高亮又说道:“老规矩,留下几个人善后,剩下的回局里。”说着,他的目光在几个调查主任的脸上扫了一圈后,最后停在了郝主任的身上。说道:“郝文明,风水轮流转。这次辛苦你们一室吧。”

  高胖子此言一出,自郝文明以下,我、孙胖子和破军都是一愣。以前类似这样善后的事情,都是二室和四室的调查员来做的,极少有交给我们一室的先例。

  所谓善后,就是事件处理完毕之后,现场留下几个人,将民调局经手处理的痕迹清除掉。一般是由事件的经手人负责处理善后,现在高亮安排我们一室来负责,不知道他的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

  “民调局现在没我的事,我也留下来帮忙善后。”高亮身边的萧和尚说道。高局长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又来了一个凑热闹的,萧和尚已经在海上漂了还几天了,他还没有漂够?不过看他的脸色红扑扑的,完全没有高亮的那种疲态。我开始怀疑了,他这几天的海上生活是怎么过的?还能越过越滋润?

  安排好之后,高亮便宣布散了会,他留下了几位主任继续开小会。剩下的调查员或是回到自己的船舱休息,或是几个关系不错的,三三两两地挤在一起。可能是因为终于要回到陆地的原因,几乎每个人的心情都很不错,除了我和孙胖子。

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