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阴壁

  肖三达这时已经说不出来话了。他一脸的酱红色,额头上已经暴起了青筋。陶何儒的脸几乎贴在了他的脸上,两双眼睛瞪在一起,也算是真正的四目相对了。

  陶何儒看着肖三达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都是为了天理图。以前宗教委员会是这样,现在你们还是这样。你们以为我死了就能拿到天理图了吗!”肖三达满脸酱红,想说话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陶何儒一只手掐着肖三达的脖子,只要手上加一把劲,就能掐断他的脖子。要不是在几十年后的河床底下,看见了还活了一阵的肖三达,我现在一准以为肖三达就要这么交待了。

  陶何儒在肖三达的耳边说道:“天理图就在这个南山墓地里,你死后变鬼再来好好找吧。”说完陶何儒眼中精光一闪,眼见他手上就要发力,就在这时,耳边一阵恶风声响起——陶何儒回头时,萧和尚已经举着一个墓碑砸了过来。

  陶何儒来不及躲闪,咚的一声,头顶被墓碑砸了个实实惠惠。萧和尚使了吃奶的劲,墓碑碎成了五六块,陶何儒被砸得当场坐到了地上。他手一松,把肖三达摔到了地上。

  没等陶何儒明白过来,高亮抱着第二块石碑也到了,几乎和萧和尚刚才的动作一模一样,又是咚的一声,陶何儒被砸得躺到了地上。

  “咳咳咳咳……”肖三达爬了起来,他好像伤到了气管,弯着腰一阵狂咳。高亮和萧和尚也不说话,拉起肖三达就向墓地外面跑去。片刻的工夫,他们跑出去百十米远。

  这时,陶何儒也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看着三人的背影,他冷笑了一声,嘴里默念出一串生涩的音节。随着这句音节出口,空气中突然多了一层寒气。以陶何儒为中心,这层寒气越来越浓。

  念到一半的时候,陶何儒突然停住了。他眼睛盯着脚底下一个突然冒出来的骨灰盒子。这个骨灰盒是刚才用石碑砸他的人留下的。一丝青烟正伴着淡淡的硫黄味从骨灰盒里散发了出来。陶何儒心里突然紧了一下,一种不祥的预感在他心里涌现出来。

  已经容不得陶何儒多想,轰!一声巨响,骨灰盒里爆发出一股巨大的力量,随即形成一个大火球将陶何儒卷了进去。

  爆炸的威力实在太大,火球伴随着浓烟升起,将陶何儒笼罩在里面,气浪甚至将二三百米远外的肖三达三人掀了个跟头。看着陶何儒待着的地方已经成了一片火海,萧和尚心有余悸,转头瞪着高亮说道:“高胖子,用得着这样吗?你加了多少炸药?你以为你在做原子弹吗?下次再有这样的东西,你自己抱着!”

  高亮没有理他,他似乎对爆炸的效果还不是很满意。高胖子盯着眼前那一片火海嘀咕道:“差哪儿呢?怎么没有蘑菇云呢?”

  肖三达看着陶何儒被吞噬在火海里,整个人都呆住了,随即他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从地上跳起来,冲着那一片火海跑了过去。萧和尚和高亮都吓了一跳,急忙连拉带拽地按住了肖三达。

  开始还以为他是中了陶何儒的招,但是看肖三达的眼神没有散,不像是被什么冲了体。

  “你找死啊!肖三达,你就算活够了,也不用和陶何儒一起并骨吧!”萧和尚对着肖三达吼道。肖三达就像没有听到一样,挣扎着还想要冲过去,萧和尚火了,一巴掌扇在肖三达的脸上。这一巴掌好像把他打醒了。肖三达愣愣地看着萧和尚,喘了几口粗气之后,他才恢复了正常。

  我能感到在肖三达的心里面,充斥了一种极度不甘心的情绪,仿佛一件已经得到手的东西,被别人抢走一样。

  “肖三达,你……”萧和尚的气还没有顺,他还想对肖三达说点什么,却突然闭上了嘴。

  原本被火球烤得炙热的空气突然冷却了下来,温度好像突然间降了十几度,地面上慢慢开始结了一层白霜。萧和尚一口气没有提上来,冻得直打哆嗦,“怎……么……回……事?”

  再看高亮,他的脸色也变得铁青。萧和尚知道又出了变化,顺着高亮的目光看去,刚才冲天的大火竟然无声无息地熄灭了,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正站在那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三个人。

  这人身上的衣裤已经被大火烧成了灰烬,不光是衣服,就连他身上所有的毛发,例如头发、眉毛、睫毛以及所有的体毛被烧得干干净净。不过就算这样,还是一眼就能认出来,正是刚才应该葬身火海的陶何儒。

  看清了是陶何儒的同时,萧和尚和高亮没有丝毫犹豫,转身就跑。肖三达倒是微微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一咬牙,转身紧紧地跟在了萧和尚和高亮的身后。

  陶何儒没有做出任何举动,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三人越跑越远。就在即将跑出墓地的范围内时,突然从地下伸出无数只惨白的人手。高亮和萧和尚没有防备,这些人手突然抓住他二人的脚脖子,把他们俩绊倒。随后又在他们身边伸出几十只手,将他俩扣在了地上。

  肖三达跟在他们后边,看见了这个场面,一狠心,咬破了自己的舌尖,混着唾液将一大口舌尖血对着抓住萧和尚和高亮的手掌喷了出去。这些人手溅到后,就像是被硫酸泼到一样,起了一阵白烟,抓住他俩的力道也小了,高亮和肖三达趁机挣脱。

  三人没敢耽搁,继续向墓地外面跑去,萧和尚跑在最前面。眼见就要跑出墓地的范围时,萧和尚突然咚的一声摔到了地上。这一下子摔得不轻,萧和尚缓了几秒钟,才重新站了起来。

  “前面是阴壁!出不去了。”萧和尚哭丧着脸说道。肖三达已经跑到萧和尚摔倒的地方,他伸手在空中划了一下,果然手伸到前面时,就被一个无形的墙壁挡住了,就像是麒麟医学院的地下室里,遇到的那个无形的大门一样。

  “现在怎么办?”萧和尚看着高亮和肖三达说道。

  高亮和肖三达还没等说出什么,墓地里响起了那一个人说话的声音:“怎么办?我告诉你们该怎么办。你们三个都留在这里,我亲手把你们的魂魄抽出来,把你们练成我的傀儡。”说话的这个人正是陶何儒。也没看见他的嘴动,但是整个墓地都响起来他说话的声音。

  陶何儒慢慢地向三人走过来。他走得并不快,只不过看着他一丝不挂、有皮没毛的样子有些滑稽,但是肖三达三人实在没有想笑的心情。

  不过肖三达他们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看似紧张却不慌乱。看着陶何儒向他们走过来,三人同时向三个方向快速分散开。这三人好像提前排练过多少次一样,几乎同时将手指咬破,每经过一个坟墓,都会将指尖的鲜血涂抹在墓碑或者坟头上。

  看着他们三个分散开来,陶何儒倒是愣了一下,目光分别在他们三人不断变化的位置上瞟了几眼。这三个人根本就没有要破阴壁的意思,虽然能察觉到他们这种看似毫无章法的行为并不简单,但是偏偏就看不出来肖三达他们三人的意图。

  除了陶何儒身边几十米的位置,和刚才着火的地方之外,肖三达他们三个几乎将整个墓地跑了个遍。陶何儒开始还只是冷冷地看着,并没有什么动作。鬼道教以血为本,刚才的大火虽然没有给他造成什么外伤,但是剧烈的高温还是将他体内的鲜血蒸发了相当一部分。陶何儒已经伤了元气。

  因为不知道肖三达手上还有没有类似的杀手锏,所以陶何儒都是试探着走几步。没想到竟然形成了麻秆打狼的局面。

  看着这三个人跑来跑去,陶何儒的心里也越来越没有底,最后他冷冷地哼了一声,说道:“猴子戏耍完了吗?是不是到了该敲锣收钱的时候了?”说完,陶何儒一一看了一遍这三个人,最后目光停留在肖三达的脸上,说道,“你们是要钱呢?还是要天理图?”

  萧和尚和高亮二人没有什么反应,只有肖三达听见“天理图”三个字,眼睛里面的瞳孔竟然缩小了一圈。

  萧和尚倒是不在乎,对着陶何儒哼了一声后,说道:“你敢给,我们就敢要!”他说话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高亮正皱着眉头看着肖三达。

  “好!我给你们,就看你们敢不敢拿。”陶何儒说着,还有意无意地看了肖三达一眼。

  说完陶何儒一回身,也不理会肖三达他们会不会偷袭,径直回到了他藏身的坟墓里,在坟堆里扒拉出来一个皮质的口袋。看见陶何儒手中的皮口袋,肖三达的心中就是一阵狂跳,竟然抬脚不由自主地向着陶何儒的方向走去。

  好在高亮早有准备,提前一步拉住了肖三达,“看清楚,他是在戏耍你!”

  果然,陶何儒并没有掏出来什么类似图画的东西,他将皮口袋倒扣在地上,倒出来一堆杂草和线绒的混合体。

  萧和尚讥笑了一声,说道:“你管这堆草叫天理图?你以为我们的眼睛都瞎了吗?”

  陶何儒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又低下头将那堆杂草摆成了一个古怪的形状,随后对着杂草堆猛吹了一口气。不知道里面是不是加了磷粉,陶何儒这一口气吹上去,杂草堆竟然“呼”的一声着起了火。

  光是着火还不算什么,紧接着杂草堆里又冒出了一股浓烟。这股浓烟“浓”得可怕,黑漆漆的直冲天空。诡异的是它在天上竟然不散,而且越聚越多,笼罩在坟地的上空,最后行成了一大块黑色的云彩。这片云彩遮住了南山墓地上空的阳光,外面的阳光明媚,可是这个地方就像是突然变成了黑夜一样。

  陶何儒抬头看了看天上这块“黑云彩”,说道:“要天理图嘛,我刚才就说了,就在这里,你们死了变成鬼,再慢慢地找吧。”说着嘴里又念出了一串生涩的音节。

  随着陶何儒这句音节完整地念完,整个墓地里都响起了一阵“轰隆轰隆”的声音,一个一个的坟头都开始剧烈地晃动。紧接着坟包上面的泥土开始松动,地下的泥土向外面涌出,坟墓里面的死人就像有了生命一样,一个一个地从坟堆里爬了出来。

  这些死人一看就知道是经过特别处理的。他们的皮肉已经蜡化,虽然都是死了很久的,却是一点都没有腐烂,几乎还保持着刚死时候的样子。不过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人觉得更加恐怖。

  转眼间,整个南山墓地里都是这些刚爬出来的活死人。看见这些活死人,陶何儒的脸上泛起了红光,就像看见了绝世美女一般,笑着对前面的三人说道:“你们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藏身在这里了?坟墓对于别人来说是地狱,对我们鬼道教来讲就是天堂。”

  不过,看见肖三达、高亮和萧和尚的脸上都没有任何表情,陶何儒小小地惊愕了一把。是他们三个人的定力高,还是已经吓呆了,已经做不出来反应了?

  就在陶何儒想不通的时候,萧和尚说话了,“你们家的亲戚都出来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陶何儒皱了皱眉,对着萧和尚说道:“你就那么着急投胎吗?好,我成全你。”说完,他伸出左手食指对着萧和尚虚点了一下。但这一下好像没什么用,那些活死人还是愣愣地站在原地。

  这次轮到陶何儒愣住了,没有理由啊,这样的事情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纵神遣鬼之术是鬼道教的看家本事,他怎么说也是鬼道教的三大教主之一,就算比不上杨枭,也不至于连这个小小的术法都运转不了。

  陶何儒换了几次遣鬼之术,对着萧和尚又试了几次,还是没有任何效果。萧和尚倒是不耐烦了,“你有完没完了?用不用再看看书总结一下经验?”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