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傀儡

  “什么东西?”濮大个、肖三达和萧和尚他们几个同时走过去,围拢在高亮的身边。濮大个也不客气,直接从高亮的手上拿走了那个类似针一样的物体,太阳光照在上面竟然能反射出惨白色的光芒。肖三达就站在他旁边。距离近了,我才看清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濮大个手上的,是一根玉制的圆柱体,粗细跟礼仪专用的火柴差不多,上面还有一些花纹。濮大个看了一眼就认出来,“守魂簪。”他自己说完之后,又一阵摇头,“不对呀。陶何儒是活人,身体里面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呢?”

  高亮叹了口气说:“谁说陶何儒死了?谁又说那堆灰就是陶何儒的?”

  濮大个听得愣了一下,他的反应有点慢。但是肖三达马上就明白过来了,“胖子,地上那堆不是陶何儒……是个死人,能说话,能活动,我们过来的时候,他抽的烟闻着发麻,像是尸魂草。骨头还是黑的,妈的!是傀儡,鬼道教的傀儡术!”

  高亮点点头,又从濮大个的手上拿过了守魂簪,迎着太阳光看了看,又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说道:“有尸气,却没有尸毒,这个傀儡不算是成品,也就是一个临时拿来应付我们的。这根守魂簪在傀儡的身体里不会超过五个小时……”说着,高亮顿了一下,目光在周围这些人的脸上环视了一圈之后,才缓缓说道,“陶何儒怎么会知道……我们五个小时后会来?”

  高亮这几句话说完,再没有一个人说话。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萧和尚犹豫了一下,才第一个开口说道:“会不会是……陶何儒在我们逗留的村子里有眼线?”

  “眼线?”高亮喃喃地重复了一遍,他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对着萧和尚笑了一下,“和尚,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可能陶何儒在村子里还真的有眼线。”

  “眼线的事过会再说,先说陶何儒到底哪去了!”濮大个子盯着高亮说道。

  高亮还没等说话,肖三达先出声了,“如果是成品的傀儡,除了在特别的情况下,只要在他的身体里埋下一个魂魄,都不需要操控。现在这个是半成品,还无法和魂魄相融合,需要有人在附近操控傀儡。而且操控的人不会距离太远。”说着,肖三达的眼睛向不远处的一座小山看去。周围几乎所有的人都顺着肖三达的目光看去,只有高亮若有所思地看了肖三达一眼。

  濮大个跟着也看了一眼,不知道他看出了什么,只是对着高亮说道:“胖子,你留两人,在这儿守着。剩下的人跟着我过去看看。”说着,他带着一帮人,重新上车,向着肖三达看着的地方奔去。

  坟地上又只剩下肖三达、高亮和萧和尚三个人。三人谁都没有说话,萧和尚掏出来一根不带过滤嘴儿的香烟,他谁也没让,自顾自点上抽了几口。他边抽烟边看着肖三达和高亮。过了烟瘾之后,他才对着肖三达说道:“三达、高胖子,你们好像都忘了说,操控这种傀儡,需要在视线范围之内吧?”

  高亮笑了一下,对着肖三达说道:“三达,你没说吗?”

  肖三达哼了一声,“我以为你说了。”

  萧和尚看着他俩,突然叹了口气,说道:“你们有什么事,能不能提前先和我说一下,那个陶什么的,就在附近。之前把他说得那么邪乎,原来这个骨灰盒不是你们拿着。”

  高亮打了个哈哈说道:“和尚,看来陶何儒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厉害,起码现在他很忌惮我们几个。”

  萧和尚听了,眨巴眨巴眼睛,还是听不明白。肖三达又说道:“他应该是事先知道我们要过来,就马上准备了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半成品傀儡来糊弄我们,他自己却藏了起来。陶何儒应该是想能把我们糊弄走最好,糊弄不走,就上演一出自燃的好戏,让我们以为他死了。”

  说着,肖三达对着空旷的坟地喊道:“我说得对吗?陶何儒!别在地下面藏着了,上来透透气吧!”

  肖三达的话让萧和尚吓了一跳,他回头看了看这一大片坟地,没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三达,你胡……”萧和尚刚说了几个字,就看见有一处新坟的地里突然伸出来一只人手,紧接着,一个人从坟地里爬了出来。看见这人现身,肖三达三人品字形站好。肖三达站在最前面,高亮和萧和尚一左一右站在两侧。三双眼睛直勾勾地瞪着从坟里爬出来的这个人。

  这个人和刚才的那个傀儡一模一样。他站起来后,也不着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后,才对着面前这三个人笑了一下,“你们……这是来上坟的?”

  “是啊,来上坟的。”肖三达冷冷地说道,“不过有段时间没来了,那座坟我们忘了在哪儿了。不知道你看没看见过,墓碑上面的名字,叫陶何儒。”

  “呵呵!”小老头陶何儒并没有恼,反而还笑了几声,“名字听得耳熟,我想想啊,陶何儒……想起来了,”他手一指前面不远处的一个坟墓,“在那儿!陶何儒!出来吧,有人来看你了!”他的话音刚落,手指的地方,泥土开始松动,里面还响起嘎巴嘎巴的声音。不到一分钟的工夫,又一个一模一样的“陶何儒”从地下面钻了出来。

  “错了错了!”第一个钻出来的陶何儒一拍脑门,说道,“看我这记性,记错了,对不住啊,是在这儿!在这儿!在这儿!在这儿……”他的手不停地指着周围的坟墓。经他这一番“指点”,周围二三十个坟墓里陆陆续续有人从里面爬出来,每个人都和陶何儒长得一模一样。

  肖三达他们三人脸色有点发青,萧和尚已经将骨灰盒打开了一道缝,正要将手伸进去时,被高亮拦住了。高胖子按住了骨灰盒的盖子,冲着萧和尚摇了摇头,小声嘀咕道:“再看看,还不到时候。”

  第一个出来的“陶何儒”笑呵呵地对肖三达说道:“你看看这里有没有你要找的人,要是没有,我再帮你找。多了没有,最多也就是能帮你找到一千几百个人。”

  肖三达没有说话,只是把手里的量天尺又紧紧地握住了。第一个出来的“陶何儒”还是笑嘻嘻的,冲着肖三达一龇牙,“你手里的那把尺子我认得,是宗教委员会会长闽天宗的吧?上面的那个崩口你看见了吗?是我留下的——闽天宗好像还没死,听说去了台湾,唉,我那时认识的老家伙也没有几个了。”

  陶何儒说得有些伤感,叹了口气后,又说道:“看在这把尺子的面子上,我今天不难为你们,你们回去就说没有找到我,这件事就拉倒吧。”

  “拉倒?”肖三达冷哼了一声,“别开玩笑了!我说了,我们是来给陶何儒上坟的,今天不管怎么样,坟地里一定要埋上这个叫陶何儒的。”

  “这里这么多的陶何儒,你想要埋哪一个?”距离他们三个人最近的一个“陶何儒”笑嘻嘻地说道。

  “埋我吧,我个子小,不占地方,你填土也省事儿。”后面一个“陶何儒”嚷嚷道。

  他旁边另外一个“陶何儒”说道:“埋我吧,我们高矮胖瘦都一样,埋谁都一样,您受累把我埋上吧。”

  后面又是一个“陶何儒”喊道:“先埋我,我自己填土……”他话没说完,前后左右几十个陶何儒都喊了起来,“埋我!先埋我!”说着喊着,几十个陶何儒向着肖三达三个人围了过来,把三人逼得连连后退。

  不过这三人怎么说,也是见过一些世面的。看见“陶何儒”们越逼越近,萧和尚向着他们一挥手,又是一团红色的粉末从他的袖子里撒出来。最前面那四五个“陶何儒”被撒了个满头满脸。随即这四五个人哀嚎着倒在地上,他们脸上接触到红色粉末的地方,瞬间起来密密麻麻的小水泡,小水泡连成了大水泡,几秒钟后大水泡破裂,和第一个小老头“陶何儒”的结局一样,这四五个“陶何儒”在地上翻滚了几秒钟后,变成了几堆飞灰。

  萧和尚撒的红色粉末是什么东西?我在民调局没见过,也没听萧和尚说起过,如果我能回去,无论如何也要向他要一点防身。

  可惜这红色的粉末实在太少,萧和尚左右衣袖里都藏了一些,现在已经用尽。他再挥衣袖,就什么也撒不出来了。

  “陶何儒”们只是顿了一顿,见到萧和尚衣袖空了的时候,他们又是向这边靠拢。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一声枪响:“啪!”一个“陶何儒”的脑门中枪,仰面栽倒。开枪的是高亮,他的手里面握着一把特殊的五四手枪(我看得清楚,这把手枪上面也有类似现在民调局最新式武器的符文,应该算是民调局内,特制手枪的雏形)。对着“陶何儒”又是六枪,转眼之间,七名“陶何儒”倒地,一摊黑血从七人的脑门中流了出来,这七人再也没有爬起来。

  高亮换了一个弹夹,马上就又是一梭子,转眼之间,“陶何儒”们就倒了一大半。

  “不错嘛,小看你们了。”最后面左边一个陶何儒突然拍起巴掌,他继续说道,“看来这点‘陶何儒’,不够你们折腾的,这些傀儡制作不易,算了吧,还是我亲自来吧。”

  “啪!”他话刚说了一半,高亮的枪就响了,说话的陶何儒应声倒地。看见自己一枪命中,高亮的眉头反而皱得厉害了,“还以为他是正主,他奶奶的,没有一个是真的,陶何儒想玩什么?”

  “都说了,这些傀儡制作得不容易了。”现在地面上站着的也就是四五个“陶何儒”,其中一个笑嘻嘻地说道。

  高亮没有打算废话,抬手就是一枪。“陶何儒”头部中枪,仰面栽倒。高亮将弹夹里最后几发子弹打光。枪声响起时,地面上仅剩的“陶何儒”全部倒地。

  “你们俩在这儿待着,我过去看看。”看着满地的陶何儒,肖三达走过去挨个看了看。走了一圈之后,他回头说道:“都是傀儡,陶何儒不在这里面。”

  萧和尚和高亮没有过去。萧和尚小心翼翼地抱着骨灰盒不敢轻易乱动,而高亮的子弹已经打光,他将手枪收了起来,看着那个骨灰盒犹豫了一下,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和肖三达一起过去。

  肖三达越走越远,一个坟地接着一个坟地仔细地查看着。借着他的目光我看得清楚,肖三达只是对一些阴气异常的坟墓特别感兴趣。他看的方式很独特,只是观察坟墓中阴气对流的变化,反而对于异常阴气的根源不感兴趣。

  走了能有百十来米,我能感到肖三达是在找什么东西,只是他越走心里越没底,已经开始有了向回走的冲动。直到他看见了角落里一个十分破落的坟墓。

  这个坟墓的年头不短了,墓碑上面的碑文被风雨侵蚀得相当严重,已经看不清这个坟墓的主人到底是谁了。肖三达第一眼看这个坟墓并没有看出来什么特殊的地方,反倒是借住在他身体里的我,一眼就看出不对来。

  这个坟墓的阴气是倒着向里吸的,别的坟墓都是阴气从里往外慢慢散发,而这座坟墓的阴气虽然不是异常的强大,但是运行的方向正好相反,是从外向内慢慢地吸收阴气。由于它吸收阴气的速度相当缓慢,又是在中午时分,阳盛阴衰,就算肖三达错过去也没有什么稀奇。

  肖三达本来已经走过了这个坟墓,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一动,回头又看了这坟墓一眼。这一次他看得仔细,一眼就看出了这坟墓的问题。

  “在这儿吗?”肖三达喃喃自语,用手中的量天尺在坟墓的周围扒拉开来。

  “三达!有什么不对的吗?”高亮向肖三达大喊道,看架势,他想要过来跟着看一看。肖三达回头向高亮和萧和尚摆摆手,“没事,你不用过来。”他话刚刚说完,从这个坟墓的泥土里猛地爬出来一个人。肖三达正在和高亮说话,等他反应过来,坟墓里跑出来的这个人已经站到了他的眼前。

  肖三达的反应极快,回头时已经将量天尺举起来砸到这人的脑袋上。这一下就算砸到石板,也会当场将石板砸得四分五裂。可砸到这人的脑袋上,只听“嘭”的一声,量天尺反而被震得飞出去十几米远,被砸的那个人倒是像没事人一样。

  又是一个陶何儒!这个陶何儒冷笑了一下,说道:“我不是说了吗?这把尺子的豁口是我干的,它对我没用。”

  肖三达再想掏枪已经来不及了,陶何儒一把将他的脖子掐住,拖到自己的嘴边。我听到他压低了声音说道:“你胆子倒是不小,不过不是单单为了杀我吧?哼哼!”他又是一阵冷笑,把声音又压低了几度说道,“天理图?”

5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