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赵敏敏

  和水帘洞里的干尸一样,这些干尸也有他们自己的心智。看见前面同胞倒了一大片,后面的干尸不再向我们冲过来,而是齐刷刷地向后面逃去。

  我换好弹夹时,后门的通道里已经空空如也,除了倒地的干尸之外,再没有什么东西了。

  这时,熊万毅和西门链他们也冲过来了。看见我和孙胖子没有出事,他们才松了一口气。从“义气”上面来看,他俩要强过孙胖子不止一星半点。

  “孙胖子,你刚才不是说安全吗?这就是安全了?”熊万毅检查了所有的干尸都彻底死绝了,才对孙胖子说道。

  孙胖子惊魂初定,稳定了一下心神后,才回嘴道:“熊玩意儿,不是我说,我说安全了吗?我说的是安不安全?”说着,孙胖子踢了眼前一具干尸的脑袋,“这不,他们出来回答了。”

  吴仁荻和杨枭他们这时也进来了。杨枭看了一眼面前的情况后,说道:“他们能老实一会儿了,不会再敢轻易露头,我们继续向前走吧。”说着又看了看我和孙胖子,“你们俩继续开路去。”

  可能是刚才手枪的威力大得出乎孙胖子的想象了,有枪在手,孙胖子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他竟然敢率先进了后门的通道了。正在我惊讶他的胆子怎么突然间变大的时候,孙胖子回头对我喊道:“辣子,你还发什么愣,往前面走啊。不是我说,来,你走最前面。”刚才的想法收回,孙胖子就是孙胖子,一点没变。

  这条路几乎就是水帘洞里,暗室后面那条甬路的翻版。只是那条路通向地下河边,这条路不会通向下水道吧?

  顺着甬路一直向下走去,也没有发生意外的情况。孙胖子在我的身后,他是个闲不住的人,嘴里一直唠唠叨叨的:“辣子,你说从这里出去了,能是什么地方?不可能还是地下河吧?要真是地下河的话,我就该考虑我是不是在做梦了。”

  “嗯,你是在做梦。”我实在忍不住了,回头对着孙胖子说道,“出了这里就是你大喜的日子了,马依依,她在床上等你呢,恭喜恭喜!”

  孙胖子的脸皮难得地红了一下,“别闹了,不是我说,就凭我,怎么可能看上她?”

  我笑了一下,刚想再调侃他几句,突然之间,脑子里猛地想起来一件事,“我刚才在上面没看见马依依,她不会……”

  孙胖子向我点了点头,说道:“她不在上面,你和吴仁荻在身后路还没出来的时候,熊玩意和大官人和我说了,你的那两个同学,徐渺渺和白安琪也不在上面。加上邵一一和那个叫赵敏敏的老师,你们班里的一大半人都能在下面相聚了。”

  赵敏敏?刚才乱糟糟的,我一直没有想起来这位赵老师,被孙胖子这么一提醒,我才想起来。陶项空是她的男朋友,这里面的事,她会一点都不知道吗?刚才又吐了杨枭满头满脸的巫祖毒血,是被陶项空控制的,还是她本身就是和陶项空一路的?

  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心中突然紧了一下,感觉到正有人在远处注视着我。迎着目光的源头看去,在甬路的最尽头,一个身穿白衣的女人,正披头散发地看向我。

  我吓了一跳,再看白衣女子,正是教了我几天数学的赵敏敏老师。

  赵老师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动作,她跪在地上,向我的位置拜了几拜。我正莫名其妙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眩晕,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倒在了地上。

  孙胖子的反应不慢,在我倒地的瞬间,将我扶了起来,急问:“辣子,你怎么了?”

  我这时已经说不出话来,不过意识还是非常清楚,但就是控制不住声带和身体。孙胖子有点慌了,不停地喊我的名字。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伸手指了指白衣赵敏敏的位置。孙胖子马上就明白过来,二话不说,对着我指的方向,抬手就是一梭子。

  “辣子,你看见什么了?打中了吗?”孙胖子换上了最后一梭子子弹后,向我问道。

  我的脑子里十分清醒,可就是像一摊稀泥一样,要不是被孙胖子扶着,早就一头栽到地上了。我还说不出来话,只能指着孙胖子开枪的地方,轻微地摇摇头。孙胖子握着手枪,只剩最后一个弹夹,他再不敢轻易开枪。孙胖子的脸上开始见汗了,“辣子,给句话啊,到底打没打中!”

  看见我还是没有反应,原本抬着的那只手也耷拉下去了。孙胖子见势不对,扯开嗓子喊道:“吴主任,杨枭!你们快过来,辣子好像不行了!”

  后面伴着几束手电光的光亮,吴仁荻和杨枭他们已经全都进来了。杨枭看见我的样子后,并没有露出什么太吃惊的表情。他扒开我的眼皮看了看,又号了号脉搏,回头又对着孙胖子问道:“刚才怎么了?”

  我已经感到自己浑身开始僵硬了,就连活动眼珠都开始费劲事起来。孙胖子看了我一眼,说道:“刚才前面好像有个人影飘过去了,我打了他几枪,不过好像没打着。再回头时,辣子就已经成这样了。不是我说,辣子这是怎么了?”

  杨枭又看了我一眼后,说道:“沈辣的魂魄被人绑住了。”

  米荣亨听了就是一愣,他瞪着眼睛说道:“缚魂术?是缚魂术吗?就是鬼道教的生离术之一?”

  “嗯。”杨枭答应了一声,不过他没有继续顺着这个话题说下去,杨枭好像有点避讳这个鬼道教的术法。孙胖子不管什么缚魂术还是缚鬼术,他对着杨枭说道:“都是你们鬼道教的事儿,你是开山祖师爷,这个应该难不倒你吧?”

  “大圣,”米荣亨在后面拽了拽孙胖子的衣襟,小声说道,“缚魂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中了缚魂术的人想醒过来不能依靠外力。要是用外力强行扯开辣子身上的缚魂术,就伤到辣子的魂魄。想要醒过来,就得靠自己的精神力了。”

  “那怎么办?就这么干耗着?辣子什么时候醒过来,什么时候算完?”孙胖子对米荣亨的这个解释不是很满意。

  杨枭眯缝着眼睛看着我,心里在盘算怎么让我恢复过来。这时,吴仁荻靠了过来,“杨枭,把我刚才还你的东西再借我用用。”

  “什么东西?哦,你说这个啊。”杨枭愣了一下后,马上就听明白了吴仁荻要的是什么东西。

  杨枭说着,从衣服口袋里将那半瓶尸油又拿了出来。

  他想干什么?我的眼睛瞪得快要凸出眼眶了。以我对吴仁荻的了解,我开始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吴仁荻将装着尸油的小瓷瓶递给了孙胖子,“胖子,你把这半瓶‘药’给沈辣灌下去。”

  孙胖子接过来,他看出来小瓶里黏黏糊糊,散发着恶臭的液体来路不正。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没敢动手,对着吴仁荻说道:“吴主任,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不是我说,靠谱吗?”

  吴仁荻抬起上眼皮看了孙胖子一眼,“你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这药?”

  孙胖子讪笑了一下,他也经不住吴主任无形之中给的压力,“哪有不相信?不是我说,吴主任,这样的好东西要是还有,给我也弄几瓶。”

  吴仁荻哼了一声,说道:“别废话,快点给沈辣灌进去。”

  孙胖子答应了一声,在我面前打开了小瓷瓶,没等送过来,他先受不了这股臭味了,“这药味还真他奶奶的独特。辣子,来吧,良药苦口,你喝下去就好了。”

  他说着已经开始把小瓷瓶向我的嘴边送过来。这是良药苦口吗?这分明是灵药臭口!眼看着尸油已经送到我嘴边了,眨眼之间就要碰到嘴唇了。要我把尸油灌进肚子里,我宁可去死!突然我不由自主地大喝了一声:“把这个臭东西拿开!”

  我能说话了!我这才反应过来,又试试活动一下四肢,我竟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刚才眩晕无力的感觉荡然无存。好了,我恢复到看见赵敏敏拜我之前的状态了。

  “辣子,你好了?这药还真管用。”孙胖子又把瓷瓶向我凑了过来,“来,辣子,把里面的药喝了,光是闻闻你就能跳起来,喝了药就能把病根去了。别留下什么后遗症,来,把药喝了。”

  “别过来,孙胖子,你别拿这个东西碰我!”我对着孙胖子喊道,“那不是药,那是……”话说了一半,我才想起不对,偷着扫了一眼,吴仁荻正冷冰冰地盯着我。

  这边孙胖子还在向我追问:“不是药是什么?”

  我捂着鼻子说道:“你先把瓶盖拧上。”看着他拧上了瓶盖,我才说道:“我的意思是,那药是外敷的,不能往嘴里送。”

  杨枭看见我恢复了意识,过来从孙胖子的手里拿走了小瓷瓶,才对我说道:“你刚才看见什么了?”

  我回忆了一下,说道:“刚才在最里面,看见有人向我磕头,我脑袋里一迷糊,就成了这样。”杨枭说道:“磕头的是谁?”我说道:“之前吐你一身的赵敏敏。”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