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典礼

  孙胖子不情不愿地被人带走的时候,我们已经被安排坐在了主席台下面第一排的位置。高亮、萧和尚和郝文明等人已经坐到了主席台前。

  后面满满当当坐的都是原本女子学院的学生。眼看欢迎仪式就要开始,苏校长拿起了麦克风,正要准备讲话,就看见礼堂外面慌慌张张跑进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

  她一进来,就奔着主席台跑来。苏校长看着这女人失魂落魄的样子直皱眉,刚想呵斥几句,那个女人已经跑上了主席台上,隔着主席台压低了声音对苏校长说了几句话。苏校长手里的麦克已经开了,于是整个礼堂都听见了女人说的话,“又有人失踪了,是高三……”

  她话出了口才反应过来全礼堂的人都听见了,再想住口已经晚了。本来静悄悄的礼堂就像炸开了锅一样,苏校长马上关了麦克风,但是已经止不住台下像下大雨一样的议论声。

  高胖子已经坐不住了,起身后目光先是在几个主任脸上扫了一圈,最后停留在吴仁荻的脸上说道:“你们先在这儿守着,吴老师你陪我去看看。”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吴仁荻没有起身的意思,就回了两个字:“不去。”直接把高胖子晾那儿了。从我进民调局起,就知道吴仁荻只买高局长的账,一般只要高局长一句话,就算是刀山火海,吴仁荻也能办妥高局长交代的事情。

  可现在吴仁荻直接拒绝了高胖子的要求,别说是我了,就连那几个主任也从来没有遇到过。看着高亮有些尴尬的境地,郝文明和欧阳偏左同时站了起来,给高胖子解了围,“高……还是我们一起过去吧。”

  高局长还没等表态,吴仁荻对着台下的杨枭说道:“杨枭,你也跟着去看看。”就像吴仁荻只买高亮的账一样,杨枭也只听吴仁荻的话。民调局里还没听说过,除了吴仁荻之外,还有谁能指使杨枭干活的(就连高亮局长也不行)。

  和吴仁荻不一样的是,杨枭可没有胆子拒绝吴仁荻的要求。他站起身来,也不说话,静悄悄地跟在高亮的身后,由那名女老师带领着,走出了礼堂。

  现在,谁都没有心情继续这场欢迎仪式了。不止是学生,就连一些老师都三三两两地集中到一起,议论着今天连同最近学院里,莫名其妙的失踪案了。

  最后,还是教导主任——一位四十多岁的女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回身向后面接连呵斥了几句,才算稍微稳住了点儿局面。

  高局长走时并没有说过我们可以离开,看他的意思是想靠我们这些人来确保礼堂内众老师和学生的安全。后面坐着的西门链和云飞扬他们已经开始注意周围的动向。

  我懒得蹚这股浑水。再说了,这里有吴仁荻吴主任坐镇,你们没事瞎紧张什么?我觉得无聊起来,从书包中掏出了教学用的平板电脑。礼堂里不设无线网络,我只能翻看学院内的信息来消磨时间。

  在看到中学部高三年级的学生名单时,出现一个叫做邵一一的人名。我愣了一下,好像在哪儿听过或是见过这个人名,可是却死活想不起来,我是在哪儿接触过这个人名。我点开了人名的接入点,这个名字主人的相片显现了出来。

  照片上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梳着个马尾,有年纪衬托着,长相还算是漂亮。不过她的眼神看着有点不顺眼,一副对什么都看不上眼的表情,还夹杂着几分傲气。怎么这么眼熟?我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白头发……

  她叫邵一一!我想起来了,吴仁荻曾经给过我一个地址和两个人名,要我和孙胖子将分给他的那份卖珠子的钱送到她俩的手上。其中一个可不就是叫邵一一?我开始有点明白为什么吴仁荻要上赶着来这间女子学院了,而且刚才高亮叫他一起去,吴主任都没给高局长面子。原来根由在这儿。

  我再看吴仁荻时,他的目光正有意无意地向我右侧后面的方向看去。有门儿!我站起来伸了一下腰骨,装作坐累了,起来活动活动筋骨。我偷眼顺着吴仁荻的目光看过去,在那个区域几百个唧唧喳喳的小姑娘里面,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叫做邵一一的女孩。

  之所以这么好找,是因为这个邵一一她和周围的同学太不合拍了。由于她们的老师都没心思管下去,周围那些女学生们正唧唧喳喳地聊个不停。只有这个邵一一,她谁都不搭理,正有些慵懒地坐在椅子上,眉头微皱,好像在忍受着周围同学无聊的话语。

  太像了,先不说相貌,就这一副爱答不理的表情,活脱一个女版的吴仁荻。

  我还想看明白点,突然心里一寒,紧接着一股凉气浇灌全身,从里到外都凉透了,好像整个人掉进了冰窟窿一样。

  我打着哆嗦向寒意的源头看去,只见吴仁荻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朝他傻笑了一下,转身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至于吗?看看都不行。

  心里惦记着事情的时候最难受,我还是想看清楚吴仁荻护着的女人,可惜被吴仁荻盯上了,我只要稍微一回头,就有一股寒流袭来。

  就在我坐立不安的时候,礼堂外面高亮他们回来了。几乎所有的人都站起来,伸着脖子看向进来的那几个人。

  跟着高亮进来的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她唯唯诺诺地跟在高亮他们身后,之前进来报告有人失踪的那个女老师一脸的尴尬,脸色通红,走在最后面。

  “各位同学和老师都坐好。”苏校长重新坐回到主席台前,看着台下乱七八糟的人群,实在忍不住了,说道。等到众师生都回到座位坐好之后,苏校长才又对着麦克风说道:“刚才发生了一点小插曲,现在证实了是个误会。中学部高三一班的伍芙蓉同学,因为低血糖昏倒在宿舍监视器的盲区。之后在清点人数时,发现伍芙蓉同学不在,就引起了一些误会。现在误会已经解除了,各位同学就不要再做不必要的揣测了。”

  等到下面议论的声音逐渐平息,苏校长又接着说道:“误会已经解释清楚了,现在就轮到我们的重点了,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来欢迎我们新的老师和同学们。”

  之后就是介绍新人,这都是这种大会约定俗成的程序,这里就不用细表。只是有一个小插曲。在介绍新的体育老师时,吴仁荻吴老师很无奈地站起来,冷冰冰地以微弱的角度向台下欠了欠身,算是鞠躬了。

  台下在寂静了几秒钟之后,伴随着一阵:“哇,白发,好酷!”“他怎么那么白?是不是擦粉了?”“和你们说好了,别打他的主意,他现在起是我的人了!”之类的话,才开始响起掌声。有一个比较稚嫩的声音在初中学区的位置喊道:“吴老师,笑一个!”台上台下顿时一阵哄堂大笑(台上笑得最开心的是萧和尚、郝文明这几个主任)。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吴老师竟然没有当场发飙,还嘴角上扬,做了一个浅笑的姿态,这对他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这个举动让我们民调局的众“师生”惊愕不已,刚才笑得最凶的郝文明和萧和尚也都愣住了,他俩笑了一半的笑容还挂在脸上,真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我看出了点门道,趁着吴老师没有时间注意我,连忙回头,看向后面高中部的方向。果然,邵一一正抿着嘴偷乐。

  趁着吴老师没注意到我之前,我赶紧转回身坐好。无意之间和杨枭打了个对眼,他的注意力并不在吴仁荻的身上。杨枭的目光正盯着刚才那个因为低血糖而晕倒了的伍芙蓉。嗯?他不会是走吴仁荻的路线,看上这个小姑娘了吧。

  介绍完我们之后,欢迎仪式就草草结束了。我们被安排进了学院深处的一栋单独的宿舍。这所朱雀女子学院的建地面积还真是大得有点过了,除了我们这栋宿舍,里里外外还空着好几栋楼。

  由于楼大人少,我们两个人分了一个房间。打开房门时,我就看见一堆白花花的肉堆在左边的床上。听见我进了门,这堆肉上面出现了一个脑袋,“辣子,你们怎么才回来?我那边一栋楼的下水道都通完了,也比你们回来得早。”

  说话的是孙胖子,他只穿了一个裤衩半裸着躺在床上,正懒洋洋地看着我。

  我看着他这副德行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大圣,这大白天的,你脱得那么光干什么?快点把衣服穿上,一会儿再进来人……”

  “拉倒吧,辣子,这是男生宿舍,就算进来人也都是民调局的大老爷们,谁不知道谁啊?”孙胖子摆出一副不屑的样子,“不是我说,只是白天,我还知道避讳,不过到了晚上,别怪我没告诉你。我是习惯了裸睡的,到时候别说我吓着你了。”

  我打了个哈哈,“我也给你提个醒,我有梦游的习惯,爱拿剪子剪东西,也别说我没提醒你。”

  “你狠!”孙胖子起身找了一件大背心和一个更大的裤衩套了进去。

  我看着他说道:“对了,大圣我跟你说一件正事……”还没等我开口说正题,孙胖子先摆摆手,“高三的伍芙蓉失踪又被找到的事吧?那你就不用说了,我刚才去打扫礼堂的时候就听说了。”

  “不是那件事,”我也学着他的样子摆了摆手,“你还记不记得上次卖珠子的事,吴仁荻要我们一半的钱,给了一对姓邵的美女?那个美女现在就在女校里。”

  “真得假的?”孙胖子还是有点不相信。

  “人在学院里,你早晚有机会能看见。”我说话的时候看见在墙角的位置立了两个带密码锁的储物箱,“这个女子学校还真下本,大圣,你是行家,这俩柜子怎么样?”

  “就那么回事吧,学校的储物箱能好到哪儿去?这又不是什么银行的保险柜,行家一根铁丝就能撬开。”看样子孙胖子进来时就摆弄过储物箱,对这两个大家伙并不感冒。

  我把手枪和备用弹夹放进储物柜里锁好后,心里还是有点不踏实,回头对着孙胖子说道:“家伙放这里面保险吧?”

  “没事,这锁虽然不怎么样,可是一般人也打不开。”孙胖子大大咧咧地说道,“这里怎么说也是一间学校,除了我之外,没有人有这手艺。”

  在宿舍里短暂休息了一下之后,我和孙胖子按着之前在民调局里商量好的,和其他的调查员聚集到了一起,出了宿舍大楼。我们先把朱雀女子学院划分成了三个区域,然后我们自己分成了三组,分别在这三个区域里面排查了一遍。

  本来排查可疑区域并不算事,只是没有想到这个朱雀女子学院竟然会这么大,转了半个小时都没有走完我们这组负责的区域。无奈之下,我们又分成了两组,我、孙胖子、云飞扬、西门链还有一个叫做熊万毅的成了一组。

  我们排查的区域是第二次有人失踪的地方。按着苏校长那边给的说法,失踪的是初三一班一个叫张媛媛的同学。那天傍晚六点钟左右,她和几名同学就是沿着这条路向饭堂走去。走到这里的时候,张媛媛突然无缘无故地啊了一声,周围的同学都吓了一跳。张媛媛一脸茫然地回头张望,“你们听没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

  当时天已经差不多全黑了,又都是一群初三的小姑娘,张媛媛这句话问得大家都有点心里毛毛的。不过张媛媛自己倒是大大咧咧的,又竖起耳朵听了半天,却再也听不到刚才喊她名字的声音。

  “可能是幻听吧。”她自己给了解释,随后又和同学们继续向前面走去。过了没有几分钟,其中的一个女同学突然喊了一句,“张媛媛,有人在喊你……张媛媛,张媛媛人呢?”众人这才猛地发现本来和她们一道走的张媛媛已经不知所踪。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