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朱雀女子学院

  几天之后,我已经开始慢慢忘了那件事。一天上午,我去局长办公室,送一室的季度总结。在电梯口,碰到了正无所事事的萧和尚。他闲得没事,就跟我一起去找高胖子。等进了办公室才发现,还有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妇人在里面坐着。

  看见我进来,老妇人站了起来,对高亮说道:“这件事情就麻烦你了。我现在可就指望你了,你可要派精兵强将过来——和尚,是你吗?”

  萧和尚就像被石化一样,张大了嘴却发不出声音,平复了好久,才说:“陌颜,三十多年没见,你倒是没变啊。”他说话的时候,我注意到,萧和尚、这个叫陌颜的老女人,再加上高亮,他们三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极为的不自然。

  我好像明白了一点,这三个人的关系……有点乱啊。

  我好奇心的大门敞开后,又很快关上了。高亮咳嗽了一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门。局长的意思这么明确,我只能很识相地把文件递了过去,然后退出了高局长的办公门,顺手还替他们关上局长办公室的大门。

  再见到萧和尚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了。他和高胖子一起将那个老妇人送到了民调局大门口,一辆雷克萨斯停在那里。三个人在大门口又说了一会儿,老妇人才恋恋不舍地上车。

  我和孙胖子趴在窗台上,看着楼下这段夕阳版的三人行。孙胖子越看脸上的表情越丰富,一直看到雷克萨斯已经彻底看不见了。萧和尚和高亮还在凝视着车子消失的方向,我能清楚地看到他俩的眼圈已经红了。两个人加一起,也有小一百四十岁了,这时候就像两个刚刚失恋的年轻人一样惆怅着。

  孙胖子再也忍不住,“哈哈哈”一阵狂笑。萧和尚和高亮同时仰起脸来向我们的方向看过来,孙胖子这货身子猛地一仰,把我晾在了窗台上。

  “沈辣,你小子乐什么?”高亮冲着我喊道。听得出来,他的语气不是很爽。

  “我……在练声。”我已经开始胡说八道了。孙胖子在一旁蹲着,正捂着嘴乐。我气得踹了他一脚。萧和尚看了我一眼,看样子他是瞅出什么来了,“小辣子,就你自己?孙胖子呢?”

  “谁知道他死哪儿去了?”我气哼哼地回了一句。

  “嗯,你去找孙德胜,找到了一起去会议室。顺便你跑一下六个调查室,把没事干的都叫到会议室。”高亮向我喊了几句。他喊到孙德胜的时候,语气有意无意地加重了几分。说完,他和萧和尚一前一后进了大楼。

  孙胖子蹲在地上也感觉到了,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怎么觉得老高听出来是我了?”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自己去问他。”

  在民调局里转了一圈,把游手好闲的都聚拢到一块(游手好闲主要是郝文明和破军,我看见他俩时,这两位正在商量今晚上的吃食)。很凑巧的是,二室里竟然还有七八个人没有外出,我和孙胖子便一股脑地把他们拉到了会议室。

  进了会议室才看见,里面已经坐了几个人。除了剩下的几个室调查员之外,这段时间一直没有露面的尼古拉斯·雨果和欧阳偏左两位主任也在座。而且和以往不同,在每个座位上都安置了一台平板电脑,好像已经将这次会议的目的输入到了电脑里面。

  看见差不多就是这些人了,高亮才转头对着萧和尚说道:“和尚,你说还是我说?”

  “你是领导,你想说你就说,你不想说我就说。”在民调局里,能拿得住萧和尚的人好像还真没有,就连高胖子都被噎得一个劲儿地苦笑。

  “那还是我说吧。”高局长也不在意萧和尚的态度,他俩相处了几十年,自打三十多年前和肖三达闹翻之后,再见面萧和尚就没给过他好脸色。

  “局里刚刚接了一件异常失踪人口的事件,事件并不大,不过影响很恶劣,加上事主有很高的社会地位,所以我把这个事件排为优先办理。大家没有意见吧?”

  高亮说完,下面虽然没有人反对,但还是有人议论起来。民调局自打建局以来,一直都是按章办事的。除非是重大事件,否则不会有类似插队的优先办理。

  在民调局里有一个不成文现象,被排进优先办理的事件,几乎都是难啃的硬骨头,一般都是六个室主任以及少数精英负责处理的。现在提到了优先办理的事件,众人几乎都开始犹豫了。

  “高局长,优先办理的事,您决定就行了。”最后还是国际友人尼古拉斯·雨果同志撑不住了,他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让他身边的欧阳偏左都有点汗颜。雨果接着说道,“如果方便的话,您还是先介绍介绍事件的详情吧。”

  “嗯。”高胖子点了点头说道,“朱雀女子学院大家听说过吧。对,就是那个全国最大的私人学院。从上个月开始,朱雀女子学院开始有人失踪,开始还以为是学生旷课逃学,不过在校内校外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那件失踪的事件还没有解决,这个月的一号,又有学生在学院里失踪……”

  高局长说话的时候,会议室的众人都在电脑里看到了朱雀学院的资料。

  趁高亮换气的工夫,郝文明说道:“高局,不是我说,这就是普通的失踪人口案,看不出来和我们民调局有关啊。应该是公安局负责的吧?”

  高亮看了他一眼,“等我说完,你再提问。第一次有人失踪之后,朱雀女子学院的里里外外都安了监视用的摄像头,第二次有人失踪之后,学院领导和警察查了无数遍摄像头留下的影像,也没有找到失踪人员的下落。”

  高局长缓了一口气,继续说道:“由于朱雀女子学院的影响力太大,而且里面的学生也有很深的背景,为了防止有人议论,我们和学院商量好了,你们会以学生和老师的身份进入学院调查。”

  “高局,您说错了吧?”孙胖子一直不言不语,等到高亮说完之后,他才说道,“那是女子学院,我知道的朱雀女子学院里面从上到下,就连校工和保安都是女的,我们这一群老爷们怎么进去?”

  “那是以前,”高亮微微地笑了一下,“从今天起,朱雀女子学院已经改名叫做朱雀商务学院。会暂时招收男性的学生和教职员工,直到事件结束后。明白吗?一千八百名女学生,就你们这二十来个男学生和男老师。”

  最后几句话,高亮有意无意地加重了说话的语气。他这番话的效果也很明显,不管是结没结婚的,脸上都露出一种莫名兴奋的表情。

  “好了,现在宣布进入朱雀商务学院的人员名单以及相应的身份和职务。郝文明,地理课教师。尼古拉斯·雨果,英文课教师。欧阳偏左,历史课教师……”

  他把几位主任安排完后,就要宣布我们调查员的去向。就在这时,会议室的大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看见来人之后,会议室里安静许多,几乎所有看着这人的目光里都夹杂着一丝警惕。特别是二室的人,看见这人几乎就可以用咬牙切齿来形容了。

  “杨枭,你怎么来了?”高亮看到来人也有些惊讶。据破军介绍,六室的吴主任从来不参加这样的会议,杨枭来民调局之后,也没见他来过会议室。杨枭倒还是当初在麒麟市当小警察时那副谨小慎微的表情,要不是会议室里的人都知道他的底细,谁也不会把他和当年的麒麟十五层大楼闹鬼的幕后黑手联系到一块。

  杨枭也知道这里很多的人都不欢迎他,他低着头走到高亮的身后,在他的耳边用极低的声音说着什么。

  杨枭说完之后,高亮愣了一下,好像没听懂杨枭的话,又问了一句:“你是说吴仁荻也要去女校?”

  杨枭点了点头,以脸小职员的表情说道:“要不然,您亲自问问吴主任?”

  高亮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怪异,他也想不到吴仁荻有什么理由会去朱雀女校。不过平时高亮也不会轻易地得罪吴仁荻,他想了一下,“吴仁荻,体育课教师。”杨枭点点头,也不说话,一转身出了会议室。看样子他就是来给吴主任传话的。

  “好了,剩下的调查员会装扮成大学部的学生,除了孙德胜之外。”高亮说完了最后一批人员的名单,我看了一圈,这些人还都是年纪不大或者是娃娃脸的。这时孙胖子有点急了,“高局,那我呢?我怎么办?”

  高亮看了孙胖子一眼,“孙德胜,你自己说,你是当老师合适,还是当学生合适?”高亮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孙胖子虽然也是二十多岁,但是长相老成,谁看都说他有三十五六往上。让他当学生太老成,做老师没有半点为人师表的样子。

  孙胖子眨巴着眼睛想了半天,“总有我能干的吧?”高亮看着他说道:“也不能说没有。朱雀商务学院还缺一个男校工,你有没有兴趣?”

  “高局,我没听错吧?”孙胖子很夸张地竖起了耳朵,“他们不是老师就是学生,轮到我这儿,你让我做校工?”

  高亮一仰下巴,“那你干不干吧?”孙胖子最后看了一眼电脑里某个学生的简历,一咬后槽牙,“干!”

  朱雀女子学院是国内最大的一所女子学院,它的前身是朱雀市商业学院。在90年代,被改建成全国唯一的一家女子专属学院。朱雀女子学院里面分成小学、中学和大学三个学部,基本上只要在小学时进入了朱雀女子学院,就要在里面待上十六年的岁月。

  说是唯一,是因为朱雀女子学院是一所真正意义上的女子学院:清一色的女学生自不必提,就连教职员工也是清一色的娘子军。总之一句话,朱雀女子学院里除了耗子之外,再没有其他的雄性动物。

  在朱雀女子学院建立伊始,就本着这样一个理念:凡美貌与智慧并重之精英女子皆出于朱雀学院。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她们在招生时严格筛选,除了面试笔试之外,还要调查其家族三代的历史。如果直系亲属内有犯罪史和精神病史的,都不在朱雀学院的招生范畴之内。

  这样做的效果就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内,国内一些高官和民营大企业家都以自己的女儿能进入朱雀女子学院为荣。

  那天我在局长办公室里见到的老女人姓苏名陌颜,是朱雀女子学院的院长。传说她是高亮的旧相识(也有一种说法是萧和尚的老相好)。

  很多年前,苏校长和高局长(或者萧和尚)相识的时候,就有过对民调局的风闻,只是当时高局长(或者萧和尚)的回答模棱两可,没给什么具体的回答。

  直到前不久,学院里出了几起匪夷所思的失踪案,苏院长才把多年前的老朋友想了起来。她找到高亮,说出了来由。高胖子一眼就看出了失踪案属于工作范畴,一口答应之外,还假公济私,派出了大队人马,有点增加自己在苏校长心目中的地位之嫌。

  收拾好行装之后,高局长和萧和尚两人亲自带队,连同苏校长一起乘坐民调局的专机飞到了朱雀市。出了机场,已经有两辆大巴在等着我们。

  和我预想的不一样,大巴没有直奔女子学院,而是先去了朱雀市的荔园大酒店。在顶层包了靠近里面的半层。看样子,高亮是把这里当成据点了。

  短暂的休息之后,高胖子把我们聚集到里面的套房里,先是每个调查员都发了一套校服,就连孙胖子都发了一套校工的制服,之后又讲了在女子学院的规矩。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无非也就是一句话,不可以对女学生们动手。

  萧和尚说了一句比较恰当的话,“你拿什么地方动的,我就剁了你的什么地方。”不过他这话说得没什么底气,完全就像是说给苏陌颜听的。民调局里谁不知道谁?凌云观影视娱乐公司萧老板看见有姿色尚可的女人之后,八成机会都会送名片约人去试戏的。

  换上了校服,我们几十个人重新登上了大巴。二十多分钟后,汽车在朱雀女子学院停下。学院里早就得到了通知,已经安排了欢迎新同学入学的欢迎仪式。

  几百个青春靓丽的女学生沿着大门的两侧排成了两行,正齐刷刷地拍着巴掌。民调局没有女调查员,一直阳气过剩,现在冷不丁看见上百个正处在发育高峰期、年轻貌美的小姑娘们,正拍着巴掌冲着你乐,是个男人就找不着北了。

  好容易从欢迎的人群中走了出来,一个好像是学生会主席的女同学走了过来,由她领路,把我们带到了学院的礼堂。高胖子那边,由苏校长亲自带着,由另一个通道进了礼堂,直接上了主席台。

  孙胖子本来想跟我们一起进礼堂,不过被一个女同学拦住了,“校工不用参加欢迎仪式,你直接去找校工主管霞姐就行了,一会儿主楼的卫生间要疏通下水道,到时候就靠你了。”

  孙胖子这一口气实在是咽不下去,“你们通下水道找管道工啊?靠我干什么?”

  那个女同学看了他一眼,“我们这儿的规矩,是不允许学院以外的男人进来,要是有事,要不找女性的专业人士来做,要不就是我们学院的校工自己处理。以前类似这样的事情,都是我们学院的校工们自己处理的。”

5条评论

  • 西北浪子-526519514说道:

    写的真好!就是在监狱里都在传看你的大作!谢了!

  • 西北浪子-526519514说道:

    俺喜欢呀!!俺特别喜欢呀!!俺真的特别喜欢呀!!俺实打实的特喜欢呀!!俺白天黑夜里就是喜欢这三叔呀!

  • 西北浪子-526519514说道:

    写的真好!就是在监狱里都在传看你的大作!俺喜欢呀!!俺特别喜欢呀!!俺真的特别喜欢呀!!俺实打实的特喜欢呀!!俺白天黑夜里就是喜欢这三叔呀!谢三叔了!

  • 赵四说道:

    马勒戈壁 来了个砸场子的!

  • 郝文明说道:

    不是我说 大圣你这德性 安排校工已经很不错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