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逢魔必诛

  “那年的案子是你主办的,以你的性格,把那套本事学了也没什么奇怪的。”萧和尚的语气很慢,但是坚定不移,“你不该用它杀人的,你……已经回不了头了。”说到这儿,萧和尚对着我和孙胖子说道:“小心点,肖三达已经不算是人了,算是你们民调局的工作对象了。”肖三达听了也不反驳,只是继续咯咯地怪笑。

  我猜到了萧和尚要说什么,但还是又问了一句:“那么现在怎么办?”

  萧和尚没有丝毫犹豫,斩钉截铁地说道:“杀掉他。记住,要他死只有一种方法——砍了他的头!”

  “咯咯……”肖三达又是一阵怪笑,他也不说话,只是看着我们三个怪笑。我向孙胖子使了个眼色,一左一右,萧和尚站在后面。我们呈品字形挡在肖三达的面前。

  萧和尚等了一会儿,看我和孙胖子都没有动手的意思,他喊了一声:“小辣子,你摆姿势呢?倒是动手啊!”

  我撇了撇嘴,说道:“老萧,敌不动我不动,你没听说过?再说了,又没拦着你,动手你先——大圣动手!”手字出口,我的枪口已经对准了肖三达的脑袋。旁边的孙胖子和我做着同样的动作,就像排练了许多次一样。

  “砰砰砰砰”两支手枪同时扣动了扳机。这么近的距离,别说是我了,就连孙胖子的枪法,也应该是百发百中。

  就在我们开枪的同时,肖三达的身体突然扭曲了一下。等我们俩的枪声停止,他的身子才又恢复正常。看着肖三达还是好端端地站在原地,我有点拿不准了。我和孙胖子这十几枪,到底有没有打中?自从参军开了第一枪到现在,我还从来没有这么质疑过自己。

  “没用,子弹对他没用!你们枪弹的原型是他搞出来的,他知道怎么躲避!”萧和尚这才反应过来,在后面叫嚷着。

  你不早说!我气急了,扔了手枪,抽出甩棍,向着肖三达的头顶劈了过去。偷袭转眼之间变成了斗殴。孙胖子也收了手枪,抽出甩棍,冲了过来,他还没忘向萧和尚喊了一句:“老道,子弹打完了你才喊,你到底是哪边的?”

  萧和尚也从后背抽出来一根黑色的棒子,看材质,和我、孙胖子手上的甩棍也差不了多少。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敢过来,只是在后面喊道:“他的脑袋是弱点,照头上打!”

  那也得打得着!我心里已经着了火,肖三达的身上就像有一层和甩棍相排斥的磁场一样,甩棍每次眼看就要打上肖三达时,都会莫名其妙地弹开。再看孙胖子,和我一样,他的攻击也是徒劳而返。

  肖三达没有还手的意思,还是一脸怪笑地看着我和孙胖子,就像在看两只表演杂技的猴子。

  我心中一发狠,右手的甩棍虚晃了一下,左手握成拳头,实实在在地打在肖三达的鼻子上。两道殷红的鼻血马上就流了下来。肖三达动都没动,就像不是打在他鼻子上一样。

  我本来还想打第二拳的,不过看着肖三达无动于衷的表情,我还是犹豫了一下。就在这时,肖三达终于说话了,他用手背擦了一把鼻血,看着我说道:“太弱了,特别办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哦,现在叫民调局了?”

  他刚说完,突然伸手,一巴掌打向我的脑袋。我本能地用胳膊挡了一下,就这样,还是把我打得双脚离地,摔向不远处的元宝堆里。我还喊了一句:“大圣,撤!”倒地的瞬间,看见孙胖子已经跑到了萧和尚的身边,看架势,他俩准备是要跑了。我忽然想起来,他俩都能跑,我是阵胆,我可怎么办?

  肖三达看着我倒地的样子,脸上突然多了一种异样的表情,转过头看着已经到了洞口的萧和尚,“和尚,现在像不像七〇年大岭山那次。我被赤霄打倒在地上,你和高胖子正准备要逃。要不是大个他们赶来了,我差不多在那时就交待了。”

  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现在和那时几乎一模一样,你还是你,还有一个胖子,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躺在地上。只不过我变成了赤霄。多可笑,咯咯,多可笑!”

  “三达,”萧和尚向前走了一步,“回头吧,我们……去找高亮,民调局他经手了这么多年,一定有办法把你的……变回来的。”

  “你闭嘴!你刚才说了,我已经不能回头了。还记得当初是谁提出的逢魔必诛吗?是我!真是笑话,我诛我自己,多可笑!再说我为什么还要回头?我多辛苦才走到这一步!”

  肖三达越说越激动,看着还躺在地上装死的我,说道:“小子,别装了,当初我也像你这样,躺在地上装死,不过还是被赤霄看了出来。当年有人救我,现在谁会救你?算了,早死早投胎吧。”说着,肖三达抬起右脚,对着我的脑袋踹了下来。

  在他下脚的瞬间,我猛地翻起了身,一把明晃晃的短剑握在手中,剑尖向着肖三达落下的脚掌捅了过去。

  无声无息,剑尖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挡,直接穿过了肖三达的脚掌。我没想到会这么轻松,一不做二不休,我将刀剑尖向前一推,直接豁开了肖三达的脚掌。事情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一秒多钟过后,暗红色的鲜血才爆发性地喷了出来。

  肖三达整个人都呆住了,似乎已经忘了疼痛。他想不到我的手里有这样神兵利刃。肖三达的脸色刷白,又过了几秒钟,他整个人晃了一晃,终于支持不住,跌倒在地上。

  瞬间,形势逆转。我站了起来,肖三达倒在地上,握住脚掌,不停地颤抖着。不过他的骨气蛮硬,伤得这样,也咬着牙,一声不吭。

  我看着地上的肖三达,还有点心有余悸。转过身子我向着孙胖子喊道:“孙胖子,你用不用每次都这样?要跑也给个暗示。每次都让我垫背!你是不是觉得跑过我就行……”我还没骂完,就见孙胖子和萧和尚的脸色都变了。孙胖子指着我后面说道:“你后面……肖三达!”

  这时,我也感到了背后有东西,当下来不及回头,短剑向后一划拉。借着这个档口,我才匆忙回头看了一眼,就见本来还在地上好好颤抖着的肖三达已经“站”了起来。说站不太准确,他的两脚已经离地,悬浮在我背后的半空中。

  肖三达的右脚掌还在淅淅沥沥地滴着血,不过完全看不出来他脸上还有痛苦的表情。他死气沉沉地看着我,“干得不错,小子,还有什么话要说吗?和尚!”他向萧和尚喊了一句,“这个小子不错,他的心愿,你替他了了吧。”

  “他的心愿,他自己了。”一个人冷冷地说道。接着有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洞里,这两人一白一红,都不是外人……

  红衣服的是刚才跑出去追赶肖三达的杨枭,他本来是一身的灰色运动装,现在从上到脚,衣服上都溅满了鲜血,一身的血腥味。现在看就像是穿着一身红色的衣服。

  白衣的那位就是刚才说话的人,他从头上白到脚下,那种旁若无人的气场我都不敢直视他——民调局六室主任吴仁荻。

  吴仁荻没理会孙胖子和萧和尚,他只看了一眼肖三达,目光很快就被我手上的短剑吸引了,“想不到便宜你了。”我感觉吴主任是在说笑话,不过我怎么觉得那么冷……他,不会想要回去吧……

  杨枭进来时就有点气喘吁吁。他满身满脸的血看着是无比的狰狞,进来之后也不说话,就盯着肖三达一个劲儿地冷笑。

  不过这时肖三达已经顾不上他了,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吴仁荻。吴主任皱了皱眉头,冷冷说道:“你应该没有见过我吧。”事到如今,肖三达知道再想逃出已经无望,索性也豁出去了,“就算没见过你也听说过你的这一头白发。是吴勉吧?高亮让你来杀我?”

  吴仁荻冷哼了一声,“我现在叫吴仁荻,还有,记住了,我不喜欢自以为什么都知道的人。别做小动作了!”吴仁荻突然露出一丝厌恶的表情,对着肖三达呵斥了一声,“你要是以为能偷袭到我,就快点试试,要不就待在那儿别动。”

  肖三达的身上流出了豆大的汗珠。“铛”的一声,一把黑色的短把降魔杵掉在肖三达身后十多米远的地方。吴仁荻轻蔑地一笑,“我就负责传一句话。肖三达,逢魔必诛的提议是你先提出来的,你自己知道该怎么办。”

  肖三达听了面如死灰,吴仁荻看了他一眼,“你还有事吗?”肖三达没听明白,“你说什么?”吴仁荻向他一扬下巴,“没事就走,不送!”

  “你放我走?”肖三达愣住了。不仅是他,就连我们几个也都愣了。我和孙胖子慑于吴主任平时的淫威,没敢多嘴;杨枭怕吴仁荻就像老鼠怕猫,猫都发话了,老鼠自然没什么意见;萧和尚本来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咽了口口水,将那句话咽回了肚子里。

  突逢大赦,肖三达转身就向洞口一瘸一拐地跑去。路过杨枭的身边时,杨枭翻眼皮打量了一下肖三达,“下次再见面,我们的账要好好算一算。”肖三达就当没听见,一瘸一拐出了洞口。

  “你就这么把他放走了?”看着肖三达出了洞口,孙胖子才回头对着吴仁荻说道。

  “不满意?你去追啊。”吴仁荻看了孙胖子一眼,这么一句话,就噎了孙胖子一个跟头。

  倒是萧和尚,他对吴仁荻的出现好像有些不以为然。他几乎没有怎么看过吴仁荻,尤其在肖三达出了洞口之后,萧和尚甚至把头扭到了一边,避开了吴仁荻的方向。

  我突然间想起来了一件事,“不对,外面的生死路颠倒了,肖三达现在出去,外面就是死路……”我这几句话说得越来越没有底气,再看吴仁荻,他眯缝着眼睛,眼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萧和尚猛地回头,瞪着吴仁荻说道:“想要他死,你抬抬手指就做到了,不用把他推出去,再走一遍死路吧!”

  吴仁荻抬起上眼皮看了他一眼,“我只答应高亮,会放肖三达一次,我不杀他,他自生自灭不关我的事。”说完把头扭到一边,不再看萧和尚。

  我看明白了一件事,白头发的吴仁荻之前就认识萧和尚,虽然没见过肖三达,但是也相互听说过对方。之前听郝文明说起过民调局的历史,吴仁荻应该是八几年被高亮从江西带回来的。那时候萧和尚和肖三达已经和高亮散了伙,他和吴仁荻是怎么认识的?

  我还不及多想,那边杨枭也说话了。他有点自嘲地说:“我呢?你要是放过我,我宁愿再走一次死路。”这话明显是说给吴仁荻说的。

  “不行!”吴主任没给他任何的商量余地。杨枭长出了口气,“无所谓了,我也多活了那么多天,你亲自动手?给个痛快。”

  “你让我动手,我就动手?你以为我是谁?”吴主任说话的语气一点没变,依旧尖酸刻薄。不过现在听起来,却是觉得亲切得很。我一直以为,吴主任的脾气和本事是成正比的。

  “那你什么意思?”杨枭又开始紧张起来,死他可能不怕,但谁知道吴仁荻到底能干出什么来?从生人身上抽离出魂魄,加以禁锢,让其无法投胎转世,类似这样的法子,杨枭就知道不下一百种。这才是他真正害怕的。

  杨枭的冷汗已经流了下来,吴仁荻看着他冷笑了一声后,才说了一句:“十月二十二。”

  “什么?”不仅是杨枭,我们几个都没有听明白吴仁荻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十月二十二!你不是想让我再说第三遍吧。”吴仁荻翻着白眼说道。

  杨枭终于好像明白过来,他的脸色从白转红,嘴里不停地嘀咕道:“十月二十二,十月二十二……”看着他有点癫狂的状态,孙胖子心里有些不忍,“老杨,想开点,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过二十年又是一条……”我越听越不对,连忙捂住了他的嘴巴,“你胡说八道什么?十月二十二……是杨枭老婆投胎转世的日子,吴主任?”

  “废话!”吴仁荻还是没给什么好脸色。他转头看着还在发愣的杨枭说道:“你老婆的魂魄虽然可以投胎,但是先天不足,能不能活到成年还是两说。每过九十九天,就要给她重铸一次魂魄,一直到她十六岁成年。先说明,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伺候她。”

  杨枭惊喜得已经傻了,他在麒麟市做的那么多事,大半都是为了救他老婆,现在,就算让他和他老婆换命,我都相信杨枭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听见吴主任说了他老婆的魂魄还有弱点,杨枭又有点不知所措了,“那怎么办?吴勉……吴主任,你们民调局能人有的是,不会看着我老婆的魂魄再散了吧?”

  吴仁荻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一边,不再看他。杨枭都有点急了,“吴主任,你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孙胖子实在受不了了,过去在杨枭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说道:“你这是笨死啊,别人干不了,你自己呢?”

  杨枭如梦方醒,看着吴仁荻说:“你让我给我老婆重铸魂魄?”吴仁荻抬起上眼皮看了他一眼,“不想干?”

  “想!”这个字杨枭几乎是喊出来的。我站在他旁边都吓了一跳,感受了一把他对重生的渴望。

  吴仁荻似笑非笑地看了看杨枭,道:“给你一条路,进民调局,你老婆的事你自己管,但是,”说到这儿,吴仁荻的语气冷了起来,“从现在起,不管你是以什么目的,都不能再以邪术害人,否则,你死,你老婆自生自灭。”

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