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一人阵

  “三达,我试了,这里明明就是一人……”萧和尚刚说了一半,就被肖三达呵斥住了,“闭嘴!你看错了,那是独阳禁阵,是用来防止有死阵的阴魂过来捣乱的!你不会说话就闭上嘴!”萧和尚被他说愣了,脸色有点发白,愣愣地看着肖三达,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还是你闭上嘴吧!”杨枭冷冷地说道,“你还算有点本事,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就撤了我的阵胆,把阵胆转到了……”他向我一扬下巴,“他的身上。”

  我靠,我当时就是一身的冷汗。听杨枭的意思,这个阵胆在谁身上,谁就要在这个洞里待一辈子。一辈子!这可不是开玩笑,我他妈招谁惹谁了!

  “老杨,真的假的?阵胆真在我身上?”看他不错眼珠地盯着肖三达,我又对着萧老道说道:“老萧,你不管管……”

  这时,孙胖子也走了过来,杨枭的话他也听明白了,“辣子,没事,我给你送吃的喝的下来,你在这里好好看着这些金子,最多两三个月。我上去就联系卡车,不行,还得是货柜车保险点……”

  “孙胖子,你大爷的,还两三个月……”我话说了一半,突然掏出了手枪,孙胖子好像和我有了心灵感应,几乎同时,也掏出了手枪。两把手枪一起对准了肖三达的脑袋,同时说道:“把阵胆给我(他)解开!”

  萧和尚赶忙走过来,拦住了我的枪口,说道:“小辣子,你们把枪收起来,不管怎么说,肖三达以前也是……”

  “他是个屁!”我说道,“老萧,你是老花眼了,在生死门外面那两排走魂灯,是操纵鬼魂的吧?走魂灯我没见过,可是原理我知道,灯嘴向哪儿,鬼魂就往哪里去。你看看灯嘴是向里还是向外?前几天唱船戏,怎么会无缘无故,就阴气结雾?还接二连三地死了那么多的人?不是他干的还有谁?”

  我几句话说完,萧和尚的脸色更白了。刚才见了走魂灯他就已经看出来有些不对头了,只是他没有往那方面想,现在听我说完,萧和尚沉默不语。他看了肖三达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一句:“三达,上面的事是你干的吗?”

  肖三达本来还是面无表情地看着杨枭,就连我和孙胖子两把手枪对着他的脑袋,他都面不改色,不过被萧和尚这句话一问,他的脸色当时就变了,转过头对着萧和尚冷冷地说道:“我害神害鬼,害过你吗?要不是我,你在特别办死了多少次了,你还有机会在这里……”

  本来我和孙胖子都以为他这是开骂了,没想到肖三达话说了一半,突然转身张口对着杨枭喷出来一个火球。这个过程看着眼熟,刚才我和孙胖子就来了这么一次。都快成民调局(特别办)的特色了。

  要是我和孙胖子,这么近的距离,火球来得又猛,八成就交待了。不过杨枭就是杨枭,当初在麒麟十五层大楼上,我和孙胖子两把手枪,都没有偷袭成功,他好像时时刻刻都在防备别人偷袭似的。

  火球向着他的面门飞来,他就像算好了一样,突然伸手,一拳打在火球上。顿时,火球四分五裂,分散成几十个小火球,在地上滚了一会儿后,就熄灭化灰了。

  “就这么点本事?我有点失望了。”杨枭冷笑着说道。

  我听得有些耳熟,好像听谁说过类似这样的话,“大圣,你听没听过谁说过这句话?”

  “辣子,你听不出来谁说过?”孙胖子看了我一眼,斩钉截铁地说道:“吴仁荻!”这俩哥们就像是一个模子里扣出来似的。

  “失望?”肖三达微微一笑,“刚才是小菜,这才是大餐!出来吧!冰大尸!”随着肖三达一声吼,洞外面突然冲进来一个高大得离谱的“人”。它一进来就直接抱住杨枭,将他举了起来,一手抓胳膊,一手抓脚,看架势是要活劈了杨枭。这个“人”不是刚才见过的冰大尸还能是谁?

  看见杨枭被冰大尸制住,肖三达怪笑了几声,“你们慢慢玩。我先走了,哈哈……”

  肖三达刚才在和杨枭磨叽的时候,就用御鬼术找到了冰大尸,随后耗费了自己的元气,把冰大尸引到了这里。他怕杨枭听到冰大尸的声音,还喷了个火球制造音效,来混淆视听。最后杨枭到底被冰大尸一击即中。

  “你笑得早了!走?在这儿待着吧!”我说着就要扣扳机,身后孙胖子喊道:“别打要害!打腿!”我明白孙胖子的意思,是怕我一枪打死肖三达,我身上下的阵胆破解不了,就真的一辈子待在这儿了。

  “啪!”子弹结结实实地打在肖三达的腿上,没想到他就是晃了一晃,一咬牙,冲到了洞外,头都不回地消失在生门通道里。

  我本来想开第二枪的,没防着被冰大尸举在半空中的杨枭,他大喝了一句:“别管他了,先过来,帮我下来。”就这么一愣神的工夫,就再也看不见肖三达了。

  我追到洞口,还没等跨出洞口,就被洞口的一道无形的墙给挡回去——真的出不去了。

  杨枭又说道:“都别追了,你们追到也没有用。快过来,帮我打死它。”冰大尸把他举起来的时候,就想活劈了杨枭。无奈杨枭的身体坚硬异常,冰大尸动不了分毫。

  我和孙胖子对视了一眼,救他下来,没问题。可他的目的是要绑架我和孙胖子,要是他和冰大尸两败俱伤,对我和孙胖子来说,就是最好的大结局了。

  “我下来才能把你们带出去,快点!”杨枭使出了杀手锏。没办法,我深吸了一口气,朝着冰大尸的身后走了过去,边走边拔出那把短剑。

  冰大尸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我手中的短剑,看见我过来,突然将杨枭向我扔过来。我急忙闪身,躲过去了。杨枭就惨了点,身子摔在成堆的金元宝上,打了个滚,才重新站起身。

  我拿着短剑向冰大尸走去,冰大尸看着我的短剑,脸上开始露出恐惧的表情,还一声一声地嚎叫。

  “你们一边待着!对付它用不着你。”杨枭冷着脸走过来,瞄了一眼我手中的短剑,冷笑了一声,“看不出来,你还有点好东西。”说着将我一把推开,走到了冰大尸的面前。

  看得出来,杨枭对刚才我见死不救有些恼火,不过毕竟立场不同,加上我和孙胖子对他还有些利用价值,他一时之间也做不出什么来。

  不过冰大尸就不同了,它被肖三达控制,偷袭得手制住了杨枭。要知道杨枭也是玩弄纵鬼术的行家,今天一时大意,反被一具尸体制住,深以为是奇耻大辱。今天就算放跑了肖三达,他也一定要将冰大尸形神俱灭。

  冰大尸也看出来杨枭不善,不过它最忌讳的那把短剑已经不在眼前,暂时对它没有威胁。面前这一个杨枭也不是没有一拼的可能。

  冰大尸向着杨枭低吼几声。还没等它怎么样,杨枭就已经动了。他右手在空中虚抓了一下,就见火花一闪,杨枭右手的掌心弹出来五个乒乓球大小的火球。他伸出左手食指轻轻一弹,将其中一个火球对准冰大尸的身体弹射了过去。

  这里的空间太小,冰大尸不能像之前那样跳起闪避,加上火球的速度实在太快,正好打在冰大尸的左肩上。和我想象的不一样(杨枭的火球实在太小,还忽明忽暗,看着好像一口气就能吹灭的样子),火球打在冰大尸的身上,直往肉里面钻,只是眨眼的工夫,就将冰大尸的左肩烧出了一个透明窟窿。这还不算,窟窿里还带着一圈火苗,范围在不停地向外扩大。

  冰大尸一声惨叫,后退了几步,咬牙拼命地拍打伤口的火苗。邪门的是冰大尸越拍打,那火苗的火势越大,直到将它的左手手臂齐根烧断,火苗才缓缓熄灭。

  冰大尸的噩梦才刚刚开始,马上,杨枭的第二个火球又弹了过来。他这次是连发的,紧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几个火球分别打在冰大尸剩下的三肢上。几秒钟后,连接冰大尸身体的只剩下它那个硕大的青色脑袋。

  我在后面看得一身冷汗,回想起在十五层大楼的天台,还向杨枭开了几枪。现在光是想想都害怕。在吴仁荻的光环下,根本感觉不到杨枭的存在。我甚至有种错觉,有吴仁荻的那把短剑在我手上,未尝没有和杨枭一拼的可能。现在才知道,自己就是井底之蛙,幸亏那天杨枭没有还手。

  冰大尸躺在地上,晃着一个孤零零的大脑袋一个劲儿地惨叫着。杨枭冷冷看着它,嘴角上扬,还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他的恶趣味让我有点接受不了。

  最后还是孙胖子说道:“那什么,差不多就弄死它得了,我听了瘆得慌。不是我说,你不是把肖三达忘了吧?不把他弄回来,辣子这一辈子也出不去。你要挟吴仁荻的交货地点就要安排在这了。”

  孙胖子说完,杨枭的眼角一缩,将最后一个火球打在冰大尸的脑袋上。任凭它在上面烧着,然后一转身蹿出了洞口,向着肖三达跑出去的位置追了过去。

  熊所长自打进来就被眼前的这一幕幕惊呆了,直到杨枭的背影消失在了黑暗中,他才缓过来,转头问萧和尚:“萧老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萧和尚叹了口气说道:“别打听了,知道得多了就是病。”

  我看着有点愣神的萧和尚说道:“老萧,我怎么办?肖三达一辈子抓不着,我就要在这里关一辈子?”

  我的话刚说完,就听见墙壁里面,元宝堆里有人冷笑道:“抓我?下辈子吧!”

  回头一看,不是肖三达是谁?我们还在洞内的四人都是一哆嗦。还是萧和尚先反应过来,“三达,刚才是幻术?”肖三达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眼里再没有刚才三十年后再次见面的喜悦,换之而来的是一丝淡淡的杀气。

  “幻术?”肖三达皮笑肉不笑地讥讽道,“你在特别办那几十年算是白活了。是不是幻术分辨不出来?”萧和尚还要说什么,被我和孙胖子拉着后退了几步。

  我手握在枪把上,冷冷地说道:“肖三达,现在回来干什么?良心发现?想撤了我身上的阵胆?”孙胖子在旁边帮腔道:“要撤阵胆就快点。不是我说,杨枭在外面找不着你,早晚要回来。要撤阵胆,最好快点,争取个好态度……”

  孙胖子的话还没等说完,肖三达突然“呵呵呵”一阵狂笑,打断了孙胖子的话,“杨枭,他能保住命再说吧。你还以为一出去就是生路?”萧和尚猛地反应过来,“你颠倒了生死路的路径?你怎么做到的?”

  肖三达笑着点了点头,“现在才看出来?当初这里为什么要设一个‘一人阵’?你不会以为只是为了安排一个人看守黄金的吧?”

  肖三达说着,从金元宝堆里扒拉出一具干尸来,“来,认识一下,这个就是‘一人阵’的第一个守阵人,也是大金王朝的最后一任国师,全真教的弃徒王化一。他才是真正看守周围阵法的人。”

  说着,他将干尸扔到我们面前,“说了你们或许不信,我刚进来时,这个‘一人阵’还处于休眠的状态。这具八百年前的尸首竟然还有生命体征,他身上还有一卷绢纸的卷轴。上面满满当当画的全是王化一生前对道术玄学的心得和感悟,还有就是对阵法的研究。外面的生死路本来就是王化一摆的,要变个阵路并不是多复杂的事情。”

  看着肖三达侃侃而谈,我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虽然不相信杨枭就这么完了,但手指还是习惯性地拨开了手枪的保险。偷眼看了一眼孙胖子,他背着手,已经掏出了手枪。

  “这些都是小意思,我在卷轴里还看到了一个更有意思的术法,是以生魂来滋养生人的。”说到这儿,肖三达顿了一下,环顾了一眼我们四个人,最后把目光停在熊跋的身上,“他们和我或多或少都有点关系,好像就你一个局外人。那就不用考虑了,从你开始吧。”

  熊跋这所长也不是白干的,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大胡子老头具体要干吗,但是自打下坑之后,稀奇诡异的事就没断过,还陪萧和尚走了半条死路。听了肖三达的话,熊所长心里明白,他八成是要自己的生魂来滋养他这个生人。那就讲不了说不起了。熊所长已经拔出了他的六四小砸炮,都不用警告,直接一梭子,连发打进了肖三达的脑袋里。

  等子弹打完,肖三达早已经倒在地上,鲜红的血液混杂着一摊白花花的东西流了出来。肖三达死了!

  这有点搞笑了,我们四人都有点搞不清状况了。本来,我还以为肖三达会有什么超乎常人的行为,比如刀枪不入什么的,怎么说也是特别办的老人了,不应该没什么后招的。甚至刚才在熊跋再开枪的时候,我还有种错觉,出事的人应该是熊跋,他开枪时都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架势。没想到现在躺在地上的是肖三达,他这算是什么意思?自杀?

  孙胖子也是看不明白,便对着萧和尚说道:“老道,他这么干算是什么意思?不是我说,明明都跑出去了,还巴巴回来死一次。他在这里待了这三十年待傻了?”

  萧和尚的眼睛本来已经红了,听了孙胖子的话就是一怔,“小胖子,你说什么?再说一次!”孙胖子还以为萧和尚因为老朋友的死,有点情绪失常,便安慰道:“老道,想开点,已经这样了,不是我说……”

  “你先别说!听我说!”萧和尚突然咆哮道,吓得孙胖子一哆嗦。萧和尚揪着他的衣服领子说道,“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次!”“我说什么了?”孙胖子努力地回忆着,“明明都跑出去了,还巴巴回来死一次。他在这里待了这三十年待傻了?”

  “就是这句!还巴巴回来死一次!”萧和尚突然之间,什么都明白过来了,转过身来冲着熊所长喊道:“熊跋,离开那儿!快过来!”

  萧和尚大急之下,话说得不是那么清楚。熊跋皱了皱眉头,“萧老道,你慢点……”他话只说了一半,脸上和额头突然之间多了几个小孔,鲜血掺杂着脑汁喷溅了一地。熊所长轰然栽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后,气绝身亡。

  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从我的经验看,熊跋是受了枪击身亡的,不过子弹像是从里面射出来的,说不通啊……

  “肖三达,起来吧,你别装死了。”萧和尚无力地对着肖三达的“尸体”说道,“不用装神弄鬼了。七五年的那个事件我也参与了,你再装,我就让你真死一次。”

  “咯咯咯咯……”倒在地上的肖三达的“尸体”突然发出了一阵不像是人的笑声。紧接着,尸体动了,从地上站了起来,原本脸上的弹孔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本来还是花白的胡子竟然变黑了不少。他看着萧和尚怪笑道:“我忘了,当年的事,你也参与了。还以为刚才我干得神不知鬼不觉的。”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