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肖三达

  萧和尚跑过去一把抱住了大胡子,笑中带泣道:“三达,三十年了,一直都没有你的音讯。我还以为……”

  大胡子肖三达又是哈哈一笑,“我且死不了呢。”他们老哥儿俩边说边笑,边笑边哭,看得人好不动情。

  我围着这间石洞转了一圈,墙上拉了几十条绳子,上面密密麻麻挂的全都是鱼干。没有阳光,洞里又潮,这些鱼干大部分已经腐败,石洞里弥漫着一股腥臭之气。除了这些鱼干,这洞里再也找不到能吃的东西。看来这个肖三达就是靠这些“鱼干”活了三十多年。

  这时,孙胖子口袋里的财鼠一阵闹腾,从里面翻了出来,蹿到地上,就向石洞墙壁的地方爬去。爬到墙边后,它支棱着两只前爪对着墙壁一挠一挠的。

  “呵呵,小东西有些本事,财鼠就是财鼠。”肖三达也看见了财鼠的举动,呵呵地笑道。他走过去在墙上摸索了一阵,也没看见他触动了什么机关,就听嘎巴嘎巴一串声音响起,洞中三道石墙同时向上升起,原本钉在墙上的几十根绳子失去了着力点,都掉了下来,鱼干撒了一地。

  不过这时没有人会在意几条臭鱼干。石墙升起,露出来藏在里面密密麻麻的金元宝。墙里的空间有几百米,这石洞完全就是一个金库。

  “三达,你就守着这些金元宝过了三十年?”这几天我冷眼观看,萧和尚算是一个爱财的人,可现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中竟充满了惊讶。

  “你以为我想啊?”肖三达叹了口气,马上就转移了话题,“你带来的这些小朋友,不介绍介绍?”

  萧和尚笑着点点头,熊所长一句话带过,介绍我和孙胖子说是民调局的人时,肖三达并不是很惊讶,还笑呵呵地说道:“我也算是你们的半个前辈了,对了,你们局长是高亮?这老东西还没死吧?”

  我也学着他的样子,笑了一下,说道:“应该还没死吧,好像活得还不错。”孙胖子也接口道:“心宽体胖,能吃能睡的,比我还胖。”肖三达笑了一下,没有再问高亮和有关民调局的事。

  等介绍到杨枭时,萧和尚犯了难,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杨枭是何人也。还是杨枭主动说道:“杨逍,就是一个跑腿的,为几位领导服务。”肖三达深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回头对着萧和尚说道:“和尚,本来我想在这里老此残生的。既然你亲自找来,我就给你这个面子,我和你们上去。走吧,到上面晒晒太阳去。”

  说着,肖三达抬腿就要向外走。没想到,杨枭身子一晃拦在他的前面,冷冷地说道:“别着急走吧,这里的禁阵我可没本事破,你自己被禁三十年了,应该比我清楚吧。”

  禁阵!我心里转了一圈,这俩字在资料室里见过,是禁锢用的阵法。不过在我的印象当中,禁阵不算是什么多了不起的阵法,只要有一些道术的基础,破解禁阵应该不算是什么难事。不过,听杨枭说他破不了这个禁阵,我一时有点摸不着头脑。

  肖三达眼角的肌肉抽动了几下,“你叫什么来着?”“杨逍。”

  “杨逍……哪个逍?”肖三达看着杨枭看了半天后说了一句。杨枭冷冷地答道:“逍遥的逍。”肖三达又看了杨枭一眼,好像是松了口气,却再没有说话。

  本来还兴冲冲的萧和尚这时也已经愣住了,“禁阵……三达,是……一人阵?”

  肖三达脸上的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也不理会萧和尚,只是冷冷地盯着杨枭,“在上面,和我作对的那个人是你?”

  杨枭冷笑几声说道:“不知道是你小看了我,还是我高看了你。那点小伎俩——没有难度。”这话说得嚣张之极,颇有几分吴仁荻的风骨。

  他俩说话的工夫,萧和尚咬破了自己左手的食指,将鲜血甩向洞口。只见那几滴鲜血就要飞出洞外时,突然在中途诡异地变向,地面上的吸引力好像霎时变强,几滴鲜血掉落在洞口前的地面上。

  “真是一人阵!”萧和尚喊出来的声音已经岔了音。

  一人阵算是禁阵里面的变异阵法,它本来是古代皇陵之中的一个阵中阵。皇帝驾崩入土之后,陵寝之中会留下一个道士(或和尚),引领大行皇帝的魂魄至紫微星归位(算是一个陪葬的道士或是和尚)。为了防止这个道士(或和尚)逃出皇陵或毁坏陵寝之内的陪葬品,会在他活动的范围之内设定一个禁阵。这个阵法是针对道士或和尚的,任你法术通天也无法逃出这个禁阵,因为这个禁阵内只禁锢一个,所以又称“一人阵”。

  一人阵在民调局的档案资料中还真有记载,我也看过资料上面还写着破解的方法——无。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不对啊?这不像是一人阵。一人阵只能禁锢一个人,我们这么多人都进来了,那怎么算?”

  杨枭听了我的话,嘿嘿一阵冷笑,下巴朝着肖三达一扬,说道:“一人阵是没错,只不过被他在里面加了个变化。”杨枭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他也算是有些本事,把一人阵不许进不许出的特性,变成了只要有一人做胆,其余的人都能出入。不过,看来经过这么多年,我们算是第一批进来的人了。”

  孙胖子这时候已经走了过来,他衣服口袋里满满当当装满了金元宝,杨枭的话,他是听懂了,“那我们进来了,肖三达把谁变成那个胆了?”

  杨枭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

  肖三达也是浪催的,竟然走了眼,真把杨枭当成跑腿的了。他暗中给杨枭下了阵胆的禁制,别人感觉不到,杨枭却感到了自己身上被人下了禁制,加上他不是一般的聪明,第一时间就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里面有误会,是吧,三达?”萧和尚过来打了个圆场。

  肖三达还是冷冷地看着杨枭,一言不发。他心里也在暗苦,多年前,他在当年的特别案件处理办公室的资料中得知,当年金国被蒙古所灭之前,金国末代皇帝完颜承麟看出亡国气数已定,下令将国库之内的全部金银隐藏到一个隐蔽的地方。藏匿宝藏的地图绘制在一张绢帕上,由太子收藏,以备金国灭亡之后,复国之用。可惜后来,金京被破,完颜承麟和太子都死在乱军之中,那张绢帕也再没了下落。

  这个宝藏他一直念念不忘,后来,他、萧和尚和高亮闹翻,肖三达一气之下离开了特别案件处理办公室。本来他想就这样离开大陆,去香港或者是南洋一带发展。就凭他的本事,在哪儿都能混上一碗很不错的饭吃。

  就在他坐上船开始偷渡的时候,可能是觉得花花世界就在眼前,他的警戒心已经放松。同船有一个人拿出了一张绢布,捧着绢布边看边乐。肖三达扫了一眼,当时就看出来上面描绘的是一幅地图,里面用来记录地图位置的文字,是八百年前的金文。左下角是一方红色的印记。肖三达看得清楚,盖上这印记的是金国皇帝的玉玺。

  有种预感就在肖三达的嗓子眼里呼之欲出,肖三达施法迷晕了那个人,抢过地图仔细看了一遍,果然就是八百年前,描绘了金国宝藏的藏宝图。

  肖三达欣喜若狂,马上要求蛇头返航。遭到拒绝后,肖三达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施法将这一船六十三个人全部杀死,将尸体丢在海中喂了鲨鱼。只留下了一个船长,将他送回了大陆。上岸的第一件事,肖三达灭了船长的口。

  按照地图上的指示,肖三达来到了我老家大清河的河边。当年,金人将金银埋在地下后,就将上游的河水改道,引到了宝藏的上面。之后,才有的大清河。

  肖三达也是真有本事,带着工具,一个猛子扎到了河底,到了那个大坑的底部。根据绢帕上的记载,肖三达找到了机关,很顺利地进了坑下的第二层。当他从生门出来,见到了满是黄金白银的内洞时,肖三达有些得意忘形了,没有怎么查看,就进了内洞。就在他踏入内洞的一刹那,一人阵的阵法发动了!等肖三达明白过来,发现无论如何,他都出不去了。

  五个月后,肖三达辟谷已经到了极限,饿得苦心挖胆的肖三达开始准备持久战了。他人虽然出不去,但还是运用了御鬼戏神之法。加上之前金人留下的机关、阵法,给这里做了一点改造。先是通过原本的机关,改变了坑里水流的方向,再就是施法控制了死门之内的恶鬼,通过它们来抓鱼,以解辟谷之后的饥饿之苦。

  就这样,肖三达在河水下面待了三十年。在几年前,肖三达无意中发现了一人阵中的一个小纰漏,破阵是没有可能的,但是却可以把阵法稍作改动。可以把外面的人引进来,代替自己守在这个一人阵里。阵里只要有一个人,不管他是谁,一人阵都分辨不出来。

  可惜办法有了,却实施不了。他在死门中招鬼的时候,无意中把一只冰大尸招了过来。肖三达对这个冰大尸,也是很头疼,不过总算还好,冰大尸对他也是很忌惮,于是一人一尸做了邻居倒也互不侵扰。

  前几天,肖三达感觉到河岸上面人山人海,他觉得时机到了,便遣了上百只鬼,到了河岸上制造事端。只是他当时还不知道,他三十年前的老朋友萧和尚也在现场。

  之后,就是唱戏时接二连三地死人。说实话,死的三个人和肖三达本人没有什么关系,是那些恶鬼嫉妒阳世之人,私自生了事端。没想到错有错招,在萧老道的怂恿之下,鬼戏开锣了。

  这次肖三达抓住了时机,他遣鬼将大量的金银扔到船上,诱人贪念。之后的事情就和肖三达算好的一样,水坝关闸,众人到河床上捡拾金银。他把众人引诱到了大坑边上,开动机关,放干了坑内的积水。等到坑中的黑气散尽,肖三达利用自己的魂魄来窥视众人,没想到和萧和尚打了个对脸。萧和尚在大惊之下大失常态,以为肖三达死了,魂魄来找他报丧。

  等邻村那六个人下了坑,没想到冰大尸不知道怎么闻到了生人的气味,它从地下跑了上来,将那六个要钱不要命的杀死。肖三达在地面知道后,气得牙根直痒痒。后来就我们四人下了坑,肖三达也认出了萧和尚,当时他拼命地压制冰大尸,冰大尸开始才会那么老实。可惜后来冰大尸还是发狂,却被我的一把短刀逼回了地下。

  萧和尚和熊所长在死门时,也是肖三达用御鬼术才保住了他们。他做的所有事几乎都是向着他的预期发展,只是他没想到,最后一个杨枭打乱了他的全盘计划。

  肖三达在一人阵里待了三十年,早已经到了极限,现在眼看就要走出去,最后一步却被人堵上了。肖三达生性阴沉,属于喜怒不形于色的那一类人,心里明明想把杨枭千刀万剐,脸上却没有露出一丝一毫。

  杨枭什么样的实力,肖三达不清楚。可杨枭一眼就能辨认出来一人阵被动了手脚,就这份见识,就让肖三达很是忌惮。

  冷了一会儿场之后,肖三达终于先开了口。他看着杨枭说道:“你说我把你变成了阵胆,那你就走出去试试,如果能走出去,就说明你走了眼。有什么话,我们上去再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