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又见杨枭

  本来最后一句话就是吓唬吓唬他,其作用和那一句“你吃了吗”?差不了多少。想不到的是,孙胖子听了我的话,笑意更浓了,“好啊,开枪吧,看看我还有没有下次。快点,你又不是没向我开过枪。”

  这个人我认识!在我的记忆中,开枪打不死的就这么一个人了,我垂下了枪口,看着他说道:“杨枭!”

  “好说了。”“孙胖子”全身的肌肉开始不停地抖动,就几秒钟的工夫,他一身的肥肉抖掉了,个头也高了将近十公分,面容变成了几天前在麒麟市遇到的小警察——杨枭。

  我把手枪重新别在后腰上,这把手枪虽然是民调局特制的,可在杨枭的面前就是摆设,“吴仁荻放了你,你还敢冲我们来?吴主任知道了,看看你还有没有下次?”

  提到了吴仁荻,杨枭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他冷笑一声,说道:“把心放好,我没兴趣把你和那个胖子怎么样,只是借你们俩用用,和你们吴主任换一样东西。那样东西到手,我们就各奔东西,你们俩一根毫毛都不会少。”

  他说完之后,我无奈地笑了一下,“你太抬举我们俩了,你以为就凭吴仁荻的秉性,他会为了我们俩就范?以他的脾气来说,他会等你撕票之后,再来干掉你,为我们俩报仇。这么干才是我们吴主任的脾气秉性。”

  我一边说着,杨枭在旁边一边笑着,一直等我说完后,他才说道:“别那么小看自己,那个胖子怎么样,我不好说;不过要是有你在我手里,你们吴主任一定会拿我要的东西来换你。”

  我对杨枭的话不屑一顾,“凭什么?他又不是我儿子,我又不是他儿子,他凭什么要拿东西换我?杨枭,你还是别做这个梦了,孙胖子你给藏哪儿了,赶快给放回来。你放心,这事我们就当没有发生过,不会跟吴主任提的。还有,你老婆的事我负责帮你催,保证你们两口子二十年后再续前缘,怎么样?杨枭,老杨,你可要考虑清楚。”

  杨枭看着我,一直到我说完话,他才说道:“我说了吴仁荻会拿东西来换你。”看着我不以为然的表情,他终于说到了重点,“因为我们——你、我、吴仁荻,我们三人都是属于一样的体质。”

  我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什么一样的体质?我实在看不出来我和这两个怪物有什么一样的地方,便道:“你别那么客气,我能有什么地方和你们一样?你这么说,太抬举我了。”

  杨枭又笑了一下,“信不信由你。如果我猜得没错,吴仁荻过一阵子就会找你。我们这样体质的人,他是不会放过的。”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我说老杨,你也穿帮了,是不是把孙大圣交出来?反正都这样了,也不差他一个人了。”

  杨枭点点头,也不说话,伸手向着孙胖子刚才方便的地方一指,嘴里念出一串生涩的音节。就见空气中凭空出现了一个孙胖子,他身上就穿了一个大裤衩子,眼睛紧闭,蹲在地上就像睡着了一样。

  杨枭看着他又是一阵笑,“呵呵,别装了,术是我施的,你醒没醒我自然知道。”

  杨枭话音刚落,孙胖子就睁开了眼睛,看见杨枭时,孙胖子愣了一下,看样子他被迷晕时没看见杨枭的样子,“杨枭,你还敢来?吴仁……”

  杨枭没等他说完,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话,“住口!沈辣刚才说一遍了,你不用提吴仁荻了。”听得出来,杨枭说这话时很郁闷,吴仁荻是他的死穴,连听都不想听。

  “大圣,你过来……”我话说了一半,就觉得手上一空。刚才孙胖子一出现,财鼠就显得特别的兴奋,现在听到孙胖子说话的声音,大耗子等不及了,挣脱了我的手,几步跑到了孙胖子的面前,又是沿着孙胖子的大腿,跑到了他的肩头。可怜的孙胖子,浑身颤抖着,想要把财鼠弄下来,又舍不得它的财气。

  看着孙胖子怕极了的样子,杨枭明白过来,“你怕耗子?”

  孙胖子看了他一眼,“怕耗子犯法吗?人这一辈子,谁还没有点怕的东西?辣子,别看了,把它给我弄下来,轻点,别吓着它,下辈子吃干还是喝稀,就看它的了。”

  杨枭把这身厅长制服脱下来扔给了孙胖子,换上了自己的衣服。他穿上衣服,我帮着又把财鼠放进了孙胖子的上衣口袋里面。

  “走吧……”看着孙胖子换好衣服之后,杨枭说道。

  “往哪儿走?”孙胖子问了一句。杨枭说道:“开始怎么走,现在还怎么走。上面的路已经封死了,除了眼前这条路,再没有路可以走了……”

  他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一件事,“老杨,下面这个局不是你设的吧?费了那么多的元宝,就是为了把我们俩骗进来?”没想到杨枭说道:“设局?我哪有那个闲工夫。”

  杨枭说道:“不过设这个局的人也不简单。我进来的时候,他试探过我,要不是我还有点道行,就吃了他的亏。”

  “试探过你?”我回忆了一下,我们四个人进来就遇到个冰大尸,萧和尚说过冰大尸的稀有程度,这个应该不算是试探。最后还给我们指了条路,现在看来八成是看在萧和尚的面子,再联系那个有签名的走魂灯,这个设局的人应该就是那个肖三达了。

  孙胖子恢复自由后,话一直不多,他听了一会儿后,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杨枭,“你怎么知道我们会选这条路?”

  杨枭说道:“这是生死路,一生一死,要是连这个都看不出来,你们俩对我也没什么用了,起码吴仁荻不会糟蹋那个东西来换你们。”

  还真是生死路,我和孙胖子对视了一眼,萧和尚和熊跋悬了,不能见死不救。几乎同时,我们俩向进来的地方跑去。

  “晚了,这么长的时间,他俩死几个来回了。”杨枭看出来我和孙胖子的目的,不紧不慢地说道。

  我和孙胖子没理他,还没跑到入口,就见有两人气喘吁吁地从入口处进来。进来的正是杨枭嘴里应该“死了几个来回”的萧和尚和熊所长。他俩的猎枪已经不知道丢到哪儿去了,熊所长手里拿着他的配枪,萧和尚手里的是我见过的那把五四。

  “小辣子,你们这里没事吧?我算是倒了——怎么还有个人?”萧和尚话没说完就看见了我们身后的杨枭。

  杨枭对他俩安然无恙地进来,同样很是不解,只是没说话,歪着头在想着什么事。

  “他……算是我们的熟人吧,听说我和孙大圣下坑……怕我们出事,跟下来看看。”我勉强给杨枭编了个身份和下来的理由。

  “不对啊!”熊所长不愧是老警察,马上听出了我话里的纰漏,“上面都被石头堵住了,你这位熟人是怎么下来的?”

  “老熊,你废什么话,”萧和尚这么多年的咸盐不是白吃的,他看出来杨枭不是一般人,便回头对着熊跋说道,“都说了是熟人了,你还磨叽什么?”

  “老萧,你们俩这是怎么了?”趁熊跋没有明白过来,我赶紧转移了话题。

  “别提了,我看走眼了。我们选的是死路。刚进去的时候还好,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走了没有几分钟,路就变了,越走越模糊。老道我也有点见识,一眼就认出来,那条路变成了阴司鬼路,是直通地府的。还好发现得早,我和老熊马上往回跑时,有恶鬼出来拦路,猎枪不顶事儿,我是托了这老家伙的福。”说着,萧和尚掂量了掂量手中的五四,又说道,“开了几枪,我才带着老熊跑出来的。”

  “你可拉倒吧,”熊所长对他是被萧和尚“带”出来这句话十分不屑,“最后是我背着你跑出来的好不好?当时,你开枪了是不假,我也承认你的手枪是不一般,一枪能把几个鬼都穿了葫芦,可是也架不住鬼多啊。你子弹打光了(我这才注意到,他的手枪滑膛已经大开,能看见弹仓里空空如也),那些鬼还要向上冲,当时我听见有人在路的尽头喊了句什么,那些鬼就冲你去了,当时你都吓瘫了。有了这个空当,我才能把你背出来。”

  “有人喊了一句?”杨枭听着突然来了精神,“喊的什么?你听清了没有?”

  熊所长摇了摇头,“听不出来,不过感觉那人喊的不像是人话。”

  “哦!”杨枭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看着惊魂未定的萧和尚,我说道:“老萧,现在怎么办?前面指不定还有什么。继续往前走,还是原路返回?你拿个主意吧。”

  萧和尚开始犹豫了,不再像刚才一样一往直前,看来走了小半条死路真的吓着他了。“你们谁有烟?给一根,我那包刚才跑掉了。”萧和尚说。接过了熊所长递给他的中南海,萧和尚点着了,低头猛抽了几口,才又说道,“都走到这儿了,还是往前走吧。再说了,这条是生路,走出去应该不会有问题。就算回去,出口都被堵住了,到底能不能出去,还是两说。”

  萧和尚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反正也走到这儿了,可能前面就是出口,再说就算前面真的有什么人,八成也是那个肖三达,凭着萧和尚的面子,他不会为难我们。这么一想都是继续前行有利。我们休息了一会儿,就起身继续向前走去。

  再向前行时,杨枭低着头一言不发,默默地跟在最后面。萧和尚开始还主动和他没话找话说,不过杨枭来来回回就是那么几句“嗯,哦,是,我不知道”来打发萧和尚,聊了没几句,萧和尚对杨枭也没话了。

  一条生路走了二十多分钟,就在我们感觉这条路没完没了的时候,前面又出现了一点光亮。这次,就连熊所长都没有出声,而是掏出了手枪,紧张地盯着前面的亮点。

  随着我们走得越近,那点光亮就越来越大。三分多钟后,出口终于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看见了出口,我们五个人反而越走越慢,最后在距离出口十多米远的地方停住了。我刚想说,我过去探探,没想到出口的外面突然有人说道:“到了门口就进来吧,不是要我出去请吧?”

  萧和尚听见这人说话的声音身子就是一颤,“是……是三达吗?是肖三达吗?”他说话的声音带出了哭腔,他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唉!”那人叹了口气,再说话时带着一丝落寞,“不是肖三达还能是谁?和尚,也难为你了,能一直找到这里。”

  这时,萧和尚再也控制不住,几步跑到了出口外面,我们几个跟在他的后面。在出口的外面,是一个二十多米左右的石洞,一个浑身几乎赤裸的大胡子男子正坐在石洞当中。萧和尚看见他愣了一下,那个大胡子男子倒是哈哈一笑,道:“和尚,才三十年不见,就不认识肖三达了吗?”

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