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杨枭

  “小喽啰就是小喽啰,上个楼梯都这么慢。”水塔背面的阴暗处传来一个声音,一个人慢慢从阴暗处走了出来。

  一身皱皱巴巴的警服,一张娃娃脸。虽然和他不是很熟悉,但好歹也打过几天交道。来人真是之前我口中的小警察——杨逍。以前一直以为他人畜无害的,真是看走了我的天眼了!

  我瞪着杨逍,向吴仁荻的方向一仰脸,喝问:“你干的?”

  杨逍冷冷一笑,还没等说话,孙胖子迷迷糊糊地抢先插嘴道:“辣子,你抽什么风?”话说了一半时,孙胖子猛地抬起枪口,对着杨逍就是一梭子,“废什么话,直接削他!”

  到底是干过无间道的,戏演得就是逼真。就凭刚才这场戏,随便去哪个影展都能拿个影帝回来,就连我都没想到他有这手,可惜了,浪费了一次双打的机会。

  在孙胖子枪响的同时,杨逍的身体左右来回几个九十度的侧弯腰。子弹擦着他的衣服飞了过去。这个动作绝对不是人类能做得了的,就算是身体柔韧度极好的柔术演员也不可能办到。

  虽然躲过了子弹,但看得出来,杨逍躲得纯属侥幸,刚才哪一下要是慢了一点,就会被子弹射中。

  “胖子,没看出来啊,差点着了你的道。”杨逍重新站了起来,对着孙胖子冷冷说道。

  “怕你啊。”孙胖子同样冷声说道。他回答得硬气,只是在硬气的同时,孙胖子不自觉地向后退了几步,“辣子,交给你了。”回头看他时,已经在天台的门口了。

  “别妄动,你们俩不是他的对手。”就在我马上要开枪时,水塔上被钉着的吴仁荻说话了:“他已经有了防备,现在就算子弹打中他,也伤不了他了。”吴仁荻说话时有气无力的,被七根大钉子钉在墙上,没死已经够走运的了。

  看着我将信将疑的样子,杨逍冷冷一笑说:“给你个机会,现在打我一枪试试。”我叹了口气说:“还打什么?你当我傻……”“瓜”字还没出唇,我抬手对着杨逍的眉心就是一枪。

  “啪”的一声,杨逍纹丝没动,他的眉心拧成了一个疙瘩,一个弹头被夹在眉心处掉在了地面上,“你们俩都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杨逍看着我一阵冷笑,他有了防备,偷袭看来是没用了。

  “这就完了?”杨逍的语气有些不屑,“那是不是该轮到我了?”说着晃了晃身子,向我的方向走过来。

  杨逍走得很慢,似乎还在提防我和孙胖子,“放心,你们死不了,就是会被抽走一魂二魄而已。你们睡上几年,运气好的话,三五年之后就能醒来,再适应几年,起码生活自理不成问题。”

  杨逍越走越近,我连连向后退,心里暗骂孙胖子,你倒是打开门快跑啊。回头刚要提醒他时,才发现孙胖子正哭丧着脸看着我说:“出不去了。”

  和昨晚在医学院时一样,天台的唯一出口处被一团黑色的阴影笼罩住,把正要冲出去的孙胖子挡了回来。

  “哈哈哈哈!”杨逍一阵狂笑,好像看见了这世界上好笑的事情,笑得眼角都出了眼泪,“这个可不是我干的。”他指着还在水塔上钉着的吴仁荻笑道:“你们吴主任怕我跑了,才设了这个禁法。没想到,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他搬起石头,砸了你们的脚。哈哈哈哈!”说着又是一阵狂笑。

  吴仁荻无力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说道:“算我倒霉了。不过,你要那么多魂魄干什么?不是想腌起来过冬吧?”

  “嗯?还有力气能说笑?”杨逍回头看了吴仁荻一眼说,“想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没问题,有一晚的时间,我慢慢说,你们慢慢听,反正没了一魂二魄,你们浑浑噩噩的也想不起来今晚发生的事情了。”

  一抹月光照在杨逍的脸上,他的脸色苍白了许多,看上去,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哀愁。

  杨逍娓娓说道:“从头说起吧,有一件事没有骗你们,我的确是云南人,顺便说一下,我的名字叫杨枭,是枭雄的枭。

  “麒麟市我很早以前就曾经来过,有一件东西当时我没有取走。十年前再回来的时候,我藏东西的地点已经盖起这栋大楼了。要不是我那件东西埋得极深,只怕当初在挖地基的时候就见了天光了。

  “那件东西对我有莫大的关联,不可能放弃,就只能得罪这大楼里的居民了。你们也看见了,楼下的那个降阵就是我摆的。

  “本来以为,这楼里没人了,我就有机会到地下,拿回我的东西。没想到那件东西在多年后,已经被地脉融成了一体……”

  “是地珠吧?”杨枭说得正起劲儿的时候,突然被吴仁荻来了这么一句。

  杨枭愣了一下,转脸直视吴仁荻,直到确定那七根大钉子还牢牢钉在他身上时,才缓缓说道:“你怎么知道?”

  吴仁荻无力地看着杨枭说:“你自己说的,能在多年后还被地脉融成一体的,除了地珠,你告诉我还能有什么东西?明明知道是地珠还敢深埋在土地里,嗯,你说你是怎么想的?”吴主任输人不输阵,最后一句话说得就像一个在教训儿子的家长。

  杨枭的脸上半青半白,看架势马上就要动手。

  “你还没说,你要那么多的魂魄是干吗用的。”孙胖子看出不对,出来扯开了话题。

  可能是有秘密憋在心里太久,杨枭也需要一个宣泄的渠道,我们现在在他的面前,基本上就是属于待宰的羔羊,对他来说,几乎没有任何杀伤力。

  “还记得我和你们说过我老婆的事吗?收集这么多的魂魄也都是为了她。”杨枭不再理会吴仁荻,看着我们慢慢说道:“我的体质和你们不一样,我很难会有子嗣后代……死胖子,你那是什么表情?”

  孙胖子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说道:“我是同情你。”

  因为要准备长期守在麒麟市,观察地脉吸收地珠之后有什么变化,杨枭给自己编造了一个杨逍的假身份,之后又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还进了麒麟大学,在大学里混了四年。

  刚进大学的时候,杨枭尽量低调,从不参与任何学生会的活动。不过就这样,还是被一个有点另类的女孩注意到了。

  似乎冥冥之中真的有一根红绳,将杨枭和这个女孩连在了一起。

  女孩姓徐名蓉蓉,是麒麟市本地人,比杨枭大一岁,算起来还是杨逍的师姐。徐蓉蓉在当时的麒麟大学是出了名的校花,大一时就在第一届麒麟小姐选美大赛中拔得头筹。据传说,自打徐蓉蓉进了麒麟大学以后,每年情人节收到的情书都是以百封为单位来计算的,其中还不乏麒麟大学的教职员工。

  据路边社消息,麒麟大学的副校长梁碧仁,就是因为在家里偷着给徐蓉蓉写血书(用一百种不同的书法写的“爱”字,传说中的百爱图)时,被他老婆发现,一顿大闹之后最后以离婚收场。类似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徐小姐出入麒麟大学校园时,几乎所有男学生(包括部分男讲师、男教授)的目光都被她吸引。好在徐蓉蓉已经习惯了生活在万众瞩目的视线下。

  直到那一天,杨枭到了麒麟大学报到,在正门口和徐小姐面对面走了个相对而行。杨枭目不斜视地进了校门,他对面的徐蓉蓉愣住了,这不是正常男人应有的正常反应,就算是基佬也能多少看她几眼。

  徐蓉蓉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男人,在好胜心的驱使之下,徐小姐开始自觉不自觉地接触杨枭。接着,让广大麒麟市适龄未婚男青年咬牙切齿的一幕出现了。麒麟女神徐蓉蓉竟然和一个大一的闷葫芦新生交往了。

  说实话,刚开始杨枭的眼里并没有这个异常美丽的麒麟小姐,他的想法只是融入到当地的社会中,正好徐蓉蓉给他提供了这个机会。

  一晃,四年的大学生活过去了。毕业那一年,在一片反对声中,杨枭和徐蓉蓉结了婚。婚后,徐蓉蓉选择留在大学里,担任了外语系助教。杨枭则在其岳父的帮助下,进了麒麟市公安局当一名小警察。杨枭使了个小小的手段,他就被分到了十五层大楼那一区,是负责那里的管片警察。

  过了没多久,杨枭那个当麒麟市警察分局副局长的老丈人,在无意中发现了杨枭口中的那个老家村子,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更名,而杨枭好像根本就不知道。

  一开始徐局长就判断失误,以为杨枭可能是某个犯了罪的逃犯。要是自己的女婿是网上追缉对象的话,那就丢人丢大了。徐局长开始自己偷偷调查杨枭。

  自己的老丈人做了什么,杨枭是一清二楚。本来还想着能藏在老丈人的身后,可以守着十五层大楼地下的地脉。现在既然这样了,就只能重新改写剧本了。

  在外人看来,杨枭的好运气已经用光了,本来刚刚端上了铁饭碗,又娶了个漂亮得不能再漂亮的媳妇,还有一个当公安局局长的老丈人。可惜一切都是过眼云烟,他老丈人这一死,杨枭基本上已经断了上进的念头。

  于是,杨枭在自己的管片区一干就是几年,在同事眼中,杨枭是个不思进取,但是谨小慎微的小片警。就连徐蓉蓉也认定了,她会和杨枭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过完自己的下半生,但是,那一天到了。

  那是三年前的一天,因为之前徐蓉蓉的身体一直不太舒服,上午去了医院检查,等拿到验尿报告后,病情揭晓了:她怀了两个月的身孕。得到消息的杨枭就像是被石化了一般,愣在了当场。

  在很多年以前,杨枭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得到了一种非同小可的能力,靠着这种能力活了很久之后,杨枭慢慢地发现了它的副作用。这种能力改变了他的体质,在某种程度上,他的确要强过普通人太多,但是在繁衍子嗣上,杨枭几乎是无能为力了,他可以同女人们行房欢好,却很难让她们怀孕生子。

  看来难并不是做不到,杨枭欣喜若狂,开始谋划自己孩子的将来了。六个多月后,就在他等待孩子降临的焦急心情几乎到极限时,一盆冰水彻底将杨枭浇透了。

  那一天,徐蓉蓉刚做完产前检查,从医院出来不久,被一辆失控的汽车撞倒,当时被撞得人事不知。好在出事地点离医院不远,杨夫人被路过的120救起,等杨枭赶到时,他老婆正在手术室抢救,医生给了他两个选择: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杨枭竟然犹豫了,从一开始,杨枭一直都把徐蓉蓉当成一个用来掩饰自己身份的道具。现在让他在道具和孩子当中挑选一个时,他竟然拿不定主意了。

  时间不等人,医生又重复了一遍问题,这次杨枭咬牙给了答案:“我要我老婆。”从那一刻起,杨枭顿悟了,在他的内心深处,徐蓉蓉早已不再是用来掩饰身份的道具,她已经变成杨枭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又过了一个小时,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出来时没有带来好消息。手术做得不算成功,孩子没有了,徐蓉蓉也没有脱离生命危险,具体情况要看她能不能挺过三天的危险期了。

  当徐蓉蓉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的时候,杨枭的心沉落到了谷底。从他的眼中能看出来,徐蓉蓉的魂魄已经开始分散离体,从道家玄学的角度来讲,徐蓉蓉没有了魂魄,已经算是个死人了。现在只是通过仪器来勉强维持她的生命体征,使徐蓉蓉的身体不至于立刻死亡。

  孩子没了,老婆也保不住了,杨枭走了一步险棋,他决定要给徐蓉蓉招魂。

  以杨枭的道行来讲,招魂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招魂之后,要将魂魄聚拢,然后归入徐蓉蓉的体内,这个过程就算是逆天了。让死人重生算是道家玄学之流的大忌,就算侥幸成功只怕以后也要遭到天谴。不过事到如今,杨枭也只能豁出去了。

  当天晚上,杨枭在十五层大楼里给徐蓉蓉施法招魂,开始还算顺利,可就在将魂魄聚拢的时候出了偏差,三魂中的爽灵,七魄中的蜚毒、伏矢无论如何都无法和其他的魂魄聚在一起,而且这一魂二魄已经有了消散的征兆。这时远方天边已经阴云密布,雷声滚滚,看架势是天谴雷劫将至。

  杨枭在匆忙之间,抓了个幽魂,抽了他的爽灵、蜚毒、伏矢,和徐蓉蓉的魂魄聚在了一起。说也奇怪,徐蓉蓉自己的魂魄聚拢不了,可加上了别人的一魂二魄竟然凝聚在了一起。

  几分钟后,杨枭回到了医院,将这副拼凑好的魂魄送进了徐蓉蓉的身体里。魂魄入体之后,徐蓉蓉睁开了眼睛。

  醒来后的徐蓉蓉身体恢复得极好,就连她的主治医生都感到不可思议。只是还需要在医院里多待几天,观察一下有没有后遗症什么的。

  几天之后,在一片惊讶的目光中,徐蓉蓉出了医院,回到家中休养。开始的半个多月,她恢复得相当好。

  没想到,几天后,杨夫人去医院复诊,杨枭大意了,没有跟去。结果他接到医院的电话,说徐蓉蓉从医院的楼梯上摔了下来,人已经昏迷。等杨枭赶到医院时,X光片已经出来,徐蓉蓉的脊椎骨错位,人也没有醒来。

  怎么会这样?杨逍的脑袋里“轰”的一声。他看得清楚,徐蓉蓉的三魂七魄已经少了一魂二魄,少的正是后来自己给她加进去的爽灵、蜚毒、伏矢。当时明明已经融成一体了啊!不是她自己的就是不行吗?

  杨枭搜肠刮肚也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而这时,徐蓉蓉剩余的二魂五魄也有了消散的征兆,杨枭来不及多想,在十五层大楼里又抽走了一个孤魂的爽灵、蜚毒、伏矢,和徐蓉蓉的魂魄融汇到了一起。

  徐蓉蓉再次醒来后,杨枭再不敢大意,贴身守着她。就是这样,七天之后,杨枭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徐蓉蓉再次毫无征兆地昏迷了,那一魂二魄又无故消失了。

  这次还不到十天,难道是死人的魂魄不能和活人的融合?如果问题是出在阴阳不容,那倒好办了。在杨枭眼里,最不值钱的就是人命了,当下他就在医院抽走了一个植物人的爽灵、蜚毒、伏矢。

  这一次的结果开始还算让人满意,转眼过了半年都没有出现意外。徐蓉蓉已经开始准备第一次的脊椎手术了,可就在手术前夕,她第三次昏迷了。老毛病,还是那一魂二魄不知所终。

  看来活人的魂魄也不能完全融合,就像是移植器官后出现的排斥现象。万幸的是移植了活人的魂魄,比死人魂魄的效果要好得多,起码能坚持多点时间。

  但是就这点效果也是越来越不明显,这次徐蓉蓉苏醒了四个月后又再度昏迷,杨枭无奈之下,只能继续不断地将活人的一魂二魄揉进徐蓉蓉的魂魄里。连续几十次之后,徐蓉蓉再次昏迷的间歇越来越短,从最初的半年到了现在的三天,好在三天就算是极限了,再没有继续恶化的趋势。

  由于需要很频繁地使用一魂二魄,杨枭将医学院里用来上解剖课的人体标本改造成了用来存储魂魄的工具。为防万一,又在那里安排了一个傀儡。

  从杨夫人出事之后,麒麟市就不断有人突然失去意识成了植物人,这个群体现象被民调局注意到了,开始还以为是普通的失魂症,派了二室的鲍喜来和李庭到了麒麟市

  他们俩也是倒霉的,去医院时,正赶上了徐蓉蓉在做CT时失魂昏迷,被杨枭背回了病房。两人是行家,一眼就看出了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上前询问杨枭,杨枭为绝后患,抽了两人的一魂二魄。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