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中山南路一百三十五号

  一转眼,斗地主斗到了晚上六点多,孙胖子先受不了,嚷嚷着带头去餐厅吃了晚饭。到了餐厅还没等坐稳,就看见吴仁荻和破军也溜溜达达地进了餐厅。

  人到齐了,我们重新拼了一张大桌子坐下,晚上酒店不设自助餐,依着破军的意思,随便点个工作餐对付一口就行,不过孙胖子不干,这人穷讲究,吃的东西绝对不马虎,他客气了一下,拉着杨逍一起,点了六七个当地的特色菜。

  等上菜的时候,吴仁荻很难得地给了杨逍一个笑脸,更难得的是这不是他特有的讥笑、冷笑之类的,而是标准正常人类的亲切笑容。他说:“辛苦你了,你们局里还有没有昨晚有人昏倒,成为植物人的消息?”

  杨逍有点受宠若惊地说:“没有,我局里已经派了人员下去排查了,再加上濮领导(破军)已经交代过这件事的重要性,只要有消息,一定第一时间通知您。”

  吴仁荻点了点头,又客气了几句。有问题!这完全不是吴仁荻的处事风格。我看了一眼和我一样目瞪口呆的孙胖子,又看了看在翻看菜谱的破军。心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现在六室不设调查员,吴仁荻已经开始物色人选,储存后备人才了。

  不多时,点好的菜肴陆续上来,大家动了筷子。孙胖子吃得最欢实,能动手的绝不动筷子,几分钟的工夫,将离他最近的一只鸭子拆成了骨头。

  相比之下,杨逍就没什么胃口,吃了没几口就放下了筷子。我明白他的心思,叫过服务员,点了一份扒肉和清炒时蔬打包带走。这里面除了我,只有孙胖子知道是怎么回事,他笑嘻嘻地看了我一眼之后,又开始和一盘子油爆虾较开了劲儿。

  不一会儿,两个已经装盒的菜肴连同主食送了过来,我交到了杨逍的手上,说:“快七点了,给嫂子送去吧,不知道嫂子的口味,凑合吃点。”

  杨逍的脸色通红,连连摆手说:“不用了,家里都准备好了,我送去就行了。”

  吴仁荻和破军不知道怎么回事,孙胖子讲了杨逍老婆的事,吴仁荻轻轻“哦”了一声,转过脸对着杨逍说道:“伤了脊椎是挺麻烦的,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我认识一个大夫,在脊椎治疗上面有些造诣,就算完全治好,也不是不可能。”

  吴主任这是转性了?竟然主动要帮杨逍联系大夫。要是在半天前,打死我都不相信。

  杨逍犹豫了一下,说道:“现在已经进入手术程序了,而且这次预期很高,要是现在变动,我怕……”

  吴仁荻没等杨逍说完,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那就算了,我明白你的想法。要是有需要,记得找我。”

  杨逍客气了几句后,在我的一再坚持下,才带着打好包的饭菜离开了酒店。

  杨逍走后不久,我们这顿饭也到了尾声,吴仁荻将喝干了的汤碗放下,对着我们说道:“都吃得差不多了吧?走,出去消消食。”

  孙胖子哀怨地将嘴里的腊肉咽下去,说:“吴主任,你不是还玩灵魂出窍吧?”

  吴仁荻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那你是去不去呢?”

  “去。”孙胖子有气无力地回答了一句。

  二十分钟后,我们又回到了麒麟市中心医院,还没等进医院大门,破军接了个电话,“嗯?!王子恒醒了。”吴仁荻在旁边也愣住了,王副主任还要三五天才能醒,这是他亲口说的,不可能看走眼啊。

  吴仁荻没了要进医院的意思。他突然转头看向破军,问:“王子恒在哪儿出的事?”破军愣了一下,想了五六秒钟后才想起来,说:“好像是一个居民楼里,具体位置不知道,要不我问一下王副主任?”吴仁荻点点头说:“快点,我要知道准确地址。”

  破军给守着王子恒的调查员打了个电话,问清了地址后,对吴仁荻说道:“是中山南路一百三十五号。”

  吴仁荻想了一下,对破军说:“你去办我们下午说好的那件事,把二室那帮人一起带上。”

  “那王子恒呢?”破军问道。

  吴仁荻白了他一眼,说:“管他什么事?他能醒来就死不了。”

  破军答应了一声,转身进了医院。我和孙胖子也要跟着去,被吴仁荻叫住,“谁让你们俩也去的?你们和我去王子恒出事的那个地方。”

  不是本地人不知道准确地址,开车反而更慢,我们放弃了大切诺基,上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我们的目的地时,出租司机反而愣了,“天都黑了,你们去那儿干什么?”

  司机话里有话,我问了一句“那是什么地方?天黑就不能去吗?”

  “你们是外地的吧?我说嘛,大半夜的本地人谁敢去那个地方。三位,换个地方吧,麒麟市好玩的地方多了,这个时间,金碧辉煌的人还不多……”难怪说十个出租司机九个是话痨。

  孙胖子冷笑一声说:“去那个什么金碧辉煌,你有提成吧?”

  出租车司机在后视镜里看了孙胖子一眼,说:“小胖哥,我也是为你们好,你说的那个地方,就算是大白天,我们麒麟的本地人都不敢靠前,那个地方是有名的凶宅。”

  “怎么个凶法?”听见这个,吴仁荻就来了情绪。

  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这个司机的嘴反而紧上了,“算了,你们也别打听了,知道了也是事儿,我现在想起来,晚上睡觉都会做噩梦。”

  “你。”吴仁荻向孙胖子一扬下巴,“钱包给我。”

  “什么?”孙胖子听清楚了,但没想明白,“哦,你说钱包,要那个干吗?”

  “废什么话,拿来!”

  孙胖子莫名其妙地将钱包掏出来,递给吴仁荻。吴主任很潇洒地从里面抓出一把粉红色的票子递给司机,说:“中山南路一百三十五号。越快越好,再讲讲那里到底出过什么事情。”

  中山南路一百三十五号,是一栋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建成的十五层高居民楼。在当时,这栋居民楼可以说是麒麟市的地标式建筑物,当时麒麟市再也找不到能超过十五层楼高的建筑物了。当地人都管中山南路一百三十五号叫十五层大楼。

  给我们开车的出租车司机,上小学时就有个同学住在这栋十五层大楼里面,不过初中毕业就搬走了。现在想起来,那位同学都是一身的冷汗,幸亏走得早,要是再晚几年,赶上了那几件事儿,就算人品好,当场死的不是他,那结局不是活活吓死,就是被吓疯,在精神病院里过完下辈子。

  本来这十五层大楼自打住人以来,一直安安稳稳的。顶了不起就是楼上楼下的邻居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骂骂闲街,还没有发展成武斗的记录(都是老实人,能动口就尽量不动手),这样的日子一直到了1997年的一天。

  香港回归后第三个月的一天清晨,住在十层的王善和往常一样,站在电梯口,两眼盯着指示灯不断变换的数字。一分钟后,电梯门打开,王善迈开的腿还没等跨进去,整个人已经愣住了。

  电梯里就像沙丁鱼罐头一样,满满当当的全是人。这电梯半旧不新的,最大载重数也只有十二人,现在看上去,二十个人都不止。

  电梯口站着个穿着一身黑衣的男人,他不是十五层大楼的居民,起码王善就从来没有见过他。

  他看了王善一眼说:“进来吧,就差你一个了。”王善一个恍惚,脑子里失去了意识,晃悠悠地进了电梯里。

  “嘀!”电梯的超重警报终于响了起来,王善清醒了过来,什么时候进的电梯,自己竟然不知道。听见超重警报,王善下意识地退出了电梯,门口那个黑衣人有点失望,但还是向王善笑了笑说:“下次吧,还有机会。”

  电梯门慢慢关闭,接下来的一幕让王善直接瘫到了地上,就见指示灯显示的楼层数字翻着跟头向下掉。几秒钟后,“轰隆”一声巨响,一阵粉尘烟雾从电梯门的缝隙中涌了出来。

  “电梯掉下去了!”楼下的一个女人撕心裂肺地叫了起来。

  这次事件最终被定性为电梯故障而导致的意外惨剧。王善后来看了遇难者的名单,上面全是十五层大楼的居民,就算有的叫不上名字,但也能联想起那人的模样,可上面偏偏就是没有那个神秘的黑衣男子。

  从这之后的几天,十五层大楼里一直都沉浸在哀伤的气氛中,就在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事情已经结束时,第二波更惊悚的悲剧已经拉开了帷幕,很遗憾,在这次生者的名单里,并没有王善的名字。

  距离上次电梯意外坠落后的第七天夜里,也就是中国人常说起的头七。那天晚上,住在六楼的吴老太太正躺在床上昏昏欲睡,她刚过完了九十九岁的生日,也算正式进入期颐之年了。

  整个十五层大楼都弥漫着一股香烛和烧纸的气味。这个味道让吴老太太很不舒服,本来她的生活习惯极有规律,最晚九点钟就应该睡了,可现在躺在床上眼睛瞪得大大的,两只眼的眼皮一直在跳,就是睡不着。

  直到十一点多,吴老太太在半醒半睡之时,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房间里进来了人,开始她还以为是自己的孙子(她的儿子三年前病逝),也不在意。

  “秀芝,走啊,秀芝,走啊……”

  吴老太太一个激灵,吴秀芝是自己的本名,不过现在都知道她是吴老太太,而吴秀芝这个名字已经没有几个人知道了。

  这个声音很熟悉,不过有三十多年没有听到了。吴老太太睁开眼睛,看见一个人正站在自己的床边,正是自己死了三十年的丈夫单仁。

  一时之间,吴老太太分不清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她暗暗地掐了自己一把,虽然年纪大了,反射神经不太灵敏,但还是能真切地感到一阵痛楚。

  自己死了三十多年的丈夫来了,那就只有一种解释,吴老太太活了这么大的年纪,生死已经释然了,说:“阿仁,是你吗?你来带我走?”

  床边的男人摇了摇头,说:“还不是时候。”他说话的时候有点心神不宁,“秀芝,我现在说的话你要听清楚,在今晚十二点之前,你要和孩子们离开这栋楼,记得,半夜十二点之前!”

  吴老太太的反应有点缓慢,就问道:“离开这栋楼?为什么?我们住得好好的,离开这里,我们几口人能去哪儿?”

  床边上的男人有点急了,脸上的表情有些狰狞,说:“来不及细说了,今晚这栋大楼里要死人,死很多人。十二点之前不离开这栋楼,你们都要死在这里!”

  吴老太太这才慌了,看了看墙上挂着的表,已经十一点四十了,再想回头问自己的老伴时,才发现,就这么一回头的工夫,本来在床边站着的单仁已经消失不见了。墙上不知什么时候写了一个字,打开台灯才看清,是一个血红的“走”字。

  这时,吴老太太的孙子进了他的房间,他一脸惊恐地对奶奶说:“我刚才看见爷爷了。”

  吴老太太一家五口是在十一点五十九分离开十五层大楼的,在他们出大门的时候,看见有二三十个人进了大楼。进去的人他们几乎都认识,正是七天前遭遇不幸的那二十六个人。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一声声惊叫吵醒了十五层大楼里还在熟睡的人们。十来分钟后,警察到了,昨晚又死人的消息终于传出来了,这栋大楼里昨晚十二点后,死了六十九个人,其中四十一人是七天前电梯事故死难者的家属,原本还庆幸逃过一劫的王善,他的名字也出现在死亡名单里。

  这些人的死因只有一个——自杀,但是死法各异,有上吊死的,有拿菜刀砍死自己的(不是抹脖自杀,发现时脑袋和身子已经分家了),还有用铁丝活活把自己勒死的……王善是吞了铁钉子,胃部大出血身亡。这些人的死亡还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死得无声无息,有的死者是头部撞墙死的,可是住在他旁边的邻居却什么都没听到。

  警察查了一个多月,也没查到什么线索,最后给了一个群发性精神分裂爆发的结论就不了了之。一时间,有关十五层大楼的谣传已经起来了,说那里以前是一个坟地,这次是阴鬼占阳宅。

  十五层大楼剩余的居民已经毛了,纷纷找门路搬家。有条件的买了房子马上搬家,条件差一点的,也租了别处的房子,不久之后搬走,半个月后,好端端的中山南路一百三十五号——这栋十五层大楼变成了一栋空楼。

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