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孟婆汤谁来喝?

  那些尸体出了大门,我的心脏还没等跳稳,就听见孙胖子惊慌失措地说道:“那股尸气呢?”

  我这才反应过来,经过刚才那一番折腾,那缕黑气已经不知所终了。

  “别愣着了,找啊。”我也慌了手脚,从地上跳了起来,围着这个尸体储藏室转了几圈,还是找不到那缕黑气,它刚才移动的速度明明很慢,不可能一眨眼就不见了。

  “辣子,”孙胖子叫住了我,说道,“会不会是跟那些尸首走了?”

  孙胖子这句话提醒了我,对啊,尸气遇到了尸体,谁知道会不会擦出爱的火花?

  “辣子,追不追?”孙胖子问我。

  “你说呢?”我给孙胖子宽心,说道:“前面不管有什么,都有吴仁荻盯着,我们有什么怕的?那什么,大圣,你先过去。”

  “少来!”这胖子比猴子都精,他盯着我说道:“一起走。”

  “切,”我看了他一眼说道,“去捡红绳,你以为我干什么?”说话时,我已经将掉在福尔马林池子里的红绳捡了回来。

  朝着尸体出去的方向,我和孙胖子也穿了出去。门外面是一个五十多米长的走廊,一直走到底才发现,里面还有一个类似仓库的大房间。

  这间仓库大门已经大开,铁皮门上挂着的锁头锈迹斑斑,看来这间仓库有年头没有使用过了,我来不及多想,刚要进去,却被孙胖子一把拦住,他说:“里面肯定有问题,要不先把红绳扯断再进去吧。”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照他的意思办,“进去看看情况再说吧,里面还不一定是怎么回事。我们的目标是打伤王子恒的那个人,一旦咋呼了,吴仁荻和破军那边再错过找到那个人的机会,你猜吴主任会放过我们吗?”

  “红绳在你手上,你看着办吧。”经我这么一说,孙胖子也犹豫了。

  不管怎么样,眼前这间仓库是一定要进去的。我和孙胖子穿进去后,一眼就看见仓库的中心站着十来个人,看他们晃晃悠悠,有皮没毛的样子,真不知道称呼他们“人”是不是正确。

  在他们头顶上,我看见了那缕熟悉的黑气正在原地飘来飘去。它好像到了目的地,没有了再向外面飘走的意思。

  “尸气在那儿,八成正主就在附近。”孙胖子压低了声音对我说道,“现在怎么办?”

  “我看见了。”我小声回答道,“先看看再说。”

  说话时,我已经拿起了那根红绳,只要一有风吹草动,我就扯断这根绳子。

  就在这时,那边起了变化。尸首前面的地上忽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阴影。还没等我和孙胖子看清怎么回事,一个黑漆漆的人突然从阴影的位置冒了出来,就像是站在一个我看不见的升降机上,慢慢从地面上升了出来。

  这人被一团黑气(看着像我和孙胖子追了一路的尸气)笼罩着全身,完全看不清他的长相特征。

  他出现后,本来还晃晃悠悠的尸首都向这个人围拢过来。那缕黑色的尸气也飘了过去,和他身上的黑气融成了一体。就是他了!我不再犹豫,一把扯断了红绳。

  就在我扯断红绳的一刹那,那个人突然转头向我和孙胖子的方向看了一眼,我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可以确定,他发现我和孙胖子了。

  跑!我转回身向仓库外跑去(不用提醒孙胖子,这货已经跑到了墙边,眼见就要穿出去)。

  “进来了还想走?出不去了!”那个人一阵狂笑,那笑声尖厉又刺耳,就像有人用尖刀在划玻璃,我听得头发根直发麻,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与此同时,那个人双手向天上一挥,嘴里不知念了一句什么,他脚下的黑色阴影瞬间扩散到整个仓库里。

  这边孙胖子已经跑到了墙角,他跳起来,要穿墙出去。就听得“嘭”的一声,孙胖子被墙弹了回来,整个人摔在地上。

  穿不出去了?我也跑到了墙角,伸手摸了摸墙壁,我的手也没有穿过去,被墙壁挡住了。

  就在我诧异的时候,孙胖子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用和他肥大身躯不相称的速度向大门外跑去。

  “嘭!”又是刚才那声响,孙胖子又被弹了回来。大门口也被黑色的阴影笼罩住,就像有一个墨色的玻璃板挡在了门口。

  “都说你出不去了。”那个人看着孙胖子灰头土脸的样子,又是一阵冷笑,他继续说道:“就你们俩?那个大个子和叫吴仁荻的主任呢?怎么没和你们一起来?唉,还得再费我一遍手续。”

  还知道破军和吴仁荻,好像什么事都瞒不过他的眼睛。不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走到孙胖子面前,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孙胖子一脸沮丧地看着我,摇了摇头。我明白他的意思,现在我们俩别说装备了,连身体都没有,跑又跑不了,完全就是两块放在砧板上任那个神秘人摆布的鱼肉。

  看着他一步一步向我们走来,我说道:“你想怎么样?警告你别乱来啊,我们民调局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这话我说得都没什么底气,民调局是干什么的他八成都不知道,就算知道恐怕也奈何他不得,民调局排行第八的王子恒被他打得只剩半条命,看当时王副主任的伤势,他就算要王子恒的命,也不会难到哪儿去。

  不过,他的回答还真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民调局?我听说过,不过能让我放在眼里的,在你们民调局里也只有一个人,就你们来的这几块料,哼哼。”嗯?听他的意思,吴仁荻他都不在乎,民调局还有更厉害的人物吗?

  “好了,不废话了,早点送你们上路吧。记得喝孟婆汤的时候多喝一口,要不然下辈子还能在噩梦里梦见我。”

  神秘人刚说完话,突然浑身一僵,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不舒服的事情,接着,离他不远处,一个黑衣人也从地面上升了起来,只听他说:“孟婆汤,还是你自己喝吧,他俩用不着。”

  听声音就知道来的是吴仁荻,吴主任还是没改他那尖酸刻薄的语气,他轻蔑地说:“我倒想听听民调局里,谁能让你放在心上?”

  神秘人上下打量了吴仁荻几眼,突然笑了起来,说:“呵呵,吓了我一跳,还以为是谁破了我的阵法。”神秘人摇摇头,接着说道:“不是我小看你,别以为能破一个小阵法,就能把我怎么样。你是姓吴,不过不是那个姓吴的。你和我不是一个级别的。”

  吴仁荻也很难得地笑了起来,在我见过他的记忆中,吴主任有限的几次笑容不是冷笑就是讥笑,当然,这次也不是什么好笑,那表情就像是研究高等数学的大学教授,听见了一个小学生谈奥数。

  “是啊,我们的确不是一个级别的。”

  吴仁荻嘲笑的眼神让神秘人开始抓狂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冷冷盯着吴仁荻,嘴里吟唱出一串生涩的音节,离得太远,加上他口中的词语太生僻,我没听出他说的是什么。

  “辣子,你看那儿。”孙胖子用胳膊肘捅捅我,他的脸色已经变得蜡黄,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原本站在那里安安静静的尸体,现在竟然开始躁动起来,一个个在原地不停地打转,还发出一声声低吼,完全就像一群关在笼内的恶鬼,只要闸门一开,就要群魔乱舞了。

  这地方不保险!我和孙胖子对视一眼,同时快走几步,走到了吴仁荻身后的地方。

  神秘人一串音节唱完后,那些尸体除了暴躁一些外,再没有后续的行动。

  这就完了?不光我和孙胖子,就连神秘人也愣住了,这咒语有什么威力,他自己最清楚。本来只要咒语一出唇,这些尸体就会冲上来,在咒语完全吟唱完之前,就会将我们三个撕咬成碎片。可现在,咋呼得挺凶,却没有一个尸体冲上去。

  吴仁荻还是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控尸术?应该还有几句没念完,不着急,慢慢来。时间我有得是。”

  神秘人盯着吴仁荻,眼睛都快瞪出血了,突然他一声长啸,身子一晃,我只看见了几道影子,神秘人就现身在众尸体堆里。他咬破了自己左手食指,将指尖的鲜血弹在这些尸体的脑门上,紧接着,嘴里又吟唱出类似刚才的咒语。

  这次的效果明显不同。这些尸体就像发了狂一样,向我们冲了过来。

  就在这时,吴仁荻嘴里也发出了和神秘人一模一样的声音。两人吟唱的声调、语速,就连声线都是毫无区别,就像又听了一遍神秘人吟唱咒语的录音。

  一段咒语出自两个人的口,立即分出了高下。众尸体停住了脚步,呆了半晌。不过又马上找到了目标,它们同时掉转了方向,向着神秘人冲了过去。

  神秘人惊骇之余却不慌乱。他身上黑气的尸气突然暴涨,以他自己为中心,尸气向四周扩散开,像突然下了场浓雾一样,将那些尸体笼罩在雾气的中心。

  接着的这一幕差点让我将早上吃的粉团都吐了出来。在雾气中的那些尸体,它们的身体正以肉眼能见的速度开始溃烂,这还不算,也就是喘了几口气的工夫,它们本来就残缺不堪的身体上面,肌肉和内脏部分开始脱离骨架,一摊一摊地掉在地面上,一分钟不到,这二十来具尸体就变成了白花花的骷髅架子。

  在这些尸体开始溃烂的时候,它们的头顶都陆续冒出一团或者几团的青色气体。神秘人左手一招,那些青色的气团向他慢慢飘去。

  吴仁荻也注意到了这些青色的气体,他也是一招手,青色的气体竟然摆脱了神秘人的召唤,飘了过来,吴主任将青色气体引到了我和孙胖子的面前,看了我一眼,说道:“这些都是丢的一魂二魄,你们俩好好看着。”

  说完吴仁荻重新迎向神秘人,说:“这些行尸没有了,控尸术也用不上了。你不会没有别的本事了吧?你要是就这么点本事,我会失望的。”

  雾气中的神秘人气得浑身直发抖,这也难怪,这些魂魄费了他几个月的工夫,现在说没就没了。

  看着吴仁荻,神秘人狞笑一声道:“不会让你失望的,一会儿你们仨投胎的时候,记得托生个好人家。”说完他身上的雾气变得越来越浓,还不停向外膨胀着,神秘人嘴里又迸出一串咒语,在最后一个字说完时,我眼睛一花,雾气中竟然多了十几个一模一样的神秘人。

  “这才像话嘛。”吴仁荻嘴上不饶人,脸上的笑容却收敛了几分。

  十几个神秘人一起看向吴仁荻,我和孙胖子心里直突突,看这架势,谁都不敢保证吴仁荻还能稳占上风。孙胖子在后面小声说道:“吴主任,我们在这儿也碍事,要不,您给我俩指条路,我们先出……”他话还没说完,吴仁荻回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孙胖子一激灵,没敢再说话。

  在吴仁荻回头的一瞬间,那边的十几个神秘人一起动了。他们好像事先配合多次,从不同的方位向吴仁荻冲过来。

  他们的动作实在太快,我都来不及提醒,他们已经到了吴仁荻的身边。吴主任好像没有了躲闪的能力,呆呆地站在原地。

  完了!好汉架不住群狼,吴仁荻要是完了,我和孙胖子今天也要交待在这里了。

  没想到,眼前的景象又发生了逆转。

  就听“嘭”的一声,眼前这多出来的十几个神秘人突然消失,一起消失的还有几乎占了半个仓库的雾气。

  只剩下了当初的那个神秘人被另一个吴仁荻一拳打在地上。嗯,我眼花了?怎么又多了一个吴仁荻?我还没想明白,那个呆呆站着不动的吴仁荻突然扭曲了一下,接着,在我眼皮底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可能!”神秘人有点歇斯底里了,雾气散尽,我才看清,他的脸都不能称作人脸了,一个皱皱巴巴的脑袋上,头发、眼、耳、口、鼻什么都没有,在应该是鼻子的位置上有两个窟窿眼,下面是一道缝,算是嘴巴了。看得我胃里直泛酸水。

  吴仁荻也有点出乎意料,看着这个被自己打翻在地的鹅蛋脸,牙缝里蹦出三个字“傀儡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