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抱月玉棺

  看着孙胖子这样的眼神,我就预感到了这货动起了这些夜明珠的主意。

  果不其然,孙胖子打着了火机,用力向天上一抛。防风的Zippo质量就是好,火苗子飞到天上几十米竟然没灭。

  孙胖子的气力还真不小,Zippo直飞到了四五十米的高空。借着火光看得清楚,头顶上这些所谓的天空和星星都是假的。

  大约在五十多米高的位置就是顶棚,上面不知道用什么颜料涂得乌漆麻黑的,还镶嵌着能发出光亮的宝石。在我们的位置看上去,如果不借助亮光的话,真的和夜晚的天空没什么两样。

  打火机在五十多米的位置被棚顶挡了回来。孙胖子都顾不上捡起打火机,抬着头冲着满天的“繁星”一个劲儿发愣。

  “郝头,老丘呢?”破军转了一圈,没发现丘不老的踪影。

  郝文明指着湖水的对面说道:“他在前面探路,看看有没有路能出去。”

  我向郝文明指的方向望了几眼,就是一片犹如镜面一样的湖水,哪有什么人影,“郝头,丘主任是从哪儿过去的,有桥?这儿是什么鬼地方?”

  郝文明一瞪眼说:“我他妈怎么知道?”然后又跟了一句,“不是我说,你以为我是谁?什么都知道?”

  郝文明话音刚落,湖水的中心处突然冒出一团火光,紧接着,一个好像信号弹一样的火球飞升上天,火球势道很猛,直到打在天棚,崩裂成几个小的火球,才四处散开,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号的烟花。

  这个火球把孙胖子已经挂在棚顶“繁星”上的魂拉了回来。他盯着已经烧得差不多的火球喃喃道:“南明离火……”

  “哼,还南明离火?”破军被孙胖子气乐了,“你这都是在哪儿听的,这是丘不老的信号。”

  郝文明盯着火球,直到它完全熄灭,才转回头对着我们三人说道:“丘不老找到什么东西了,去看看吧。”说着,已经向湖水的方向走去了。

  “郝头,等一下。”没想到孙胖子在这个时候拦住了郝文明,“这个入口是不是要找个人守着?要是丘主任那里有什么变化,我们起码有一个退身之地。”

  郝文明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别废话,一起过去!”

  孙胖子苦着脸,不情不愿地跟在郝文明身后,和我们一起向湖面走去。

  “郝头,我们不是要游过去吧?”我瞅着这湖水有点发晕,我是五行忌水,第一次是小时候的水鬼,后来又有水帘洞里的干尸,现在进了沙漠又遇到这地下的湖水。我已经开始对江河湖海产生阴影了。

  “游过去?”郝文明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说:“不是我说,还是用走的吧。”

  说着抬脚踏上了湖面,向前走了十几步,他竟然稳稳地站在了湖水上。

  这是什么功夫,登萍渡水?不是,一苇渡江?正当我惊讶到翻江倒海的时候,破军也下了水,不是,他是学着郝文明的样子,踩着湖面的水,走到了郝文明的身旁。

  “辣子,你们快点上来。”破军向我和孙大圣招了招手,说道。

  “你开什么玩笑?”我瞪大眼睛说道,“我哪有你们这样的本事!大圣,要不你先来?”

  孙胖子探头向湖底看了两眼说:“别闹了,我是属秤砣的。下去第一个就得淹死我。”对着郝文明又说道:“郝头,我和辣子真没你和破军这两下子,要不你们先过去,我们俩还是在这儿守着吧。”

  郝文明没等说话,破军先说道:“你们俩就快点上来吧,淹不死你们。这水面就到鞋跟,连鞋面都湿不了。”

  真的假的?从我的角度看,这湖水深不见底,哪像破军说的,只湿到鞋底。孙胖子也是犹犹豫豫的,皱着眉头看着湖面。

  “不是我说,你们俩能不能快点?”郝文明终于发话了。

  非走一下不可了,我和孙胖子对视了一眼,试探着向水面跨了一步,真的和破军说的一样,湖水只到鞋底,这地下湖水的面积太邪乎,没想到这湖水还浅得邪乎。

  “怎么样,没骗你们吧?还不快点过来。”破军笑着向我们招了招手。

  我们跟在郝文明的身后,像刚才发出火球的位置走去。孙胖子凑到破军的身边,小声地说道:“大军,你是怎么知道这湖水这么浅的?”

  破军边走边说:“你们的经验还浅,遇到这种情况,主任怎么走,我们就怎么走,肯定错不了,再教你们一个民调局最基本的办事方针,记住了,有困难,找领导。”

  孙胖子打了个哈哈,“大军,你就废话吧,这个我还不知道?”

  破军看了他一眼说:“我是告诉你,真有麻烦了,知道往哪儿跑。”

  在湖面上走了十多分钟后,湖面上出现了一个白茫茫的物体,旁边好像还有一个人。走近了才看清,那人正是丘不老,他低着头,正围着一个巨大的圆形白色石台转悠。

  丘不老似乎没有向我们介绍的兴趣。郝主任也习惯了他的做派,在丘主任的对面研究这个白色的石台。两人互不说话,丘不老坐在地上,眼瞅着石台在发呆,好像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郝文明时不时地还用手机拍几张照片,把我们三个人晾在了一旁。

  我和孙胖子本想靠前,也去凑个热闹,却被破军一把拦住,“等他俩有了结论,我们再过去。这是民调局的规矩。”

  等了一会儿,两位主任还没有停手的意思。孙胖子忍不住了,向离自己最近的郝文明问道:“郝头,这是个什么东西?你有定论了吗?”

  郝文明头都没抬,正用手在石台的周围摸索着,就像没有听到一样。

  孙胖子倒也不尴尬,转身又对丘不老说道:“丘主任……”

  他话还没说完,丘不老就回了一句“别烦我,你们自己看。”丘不老好像是在赌气,两眼看着石台。

  既然丘主任发话了,我们三人就凑了过去,围在了石台的四周。

  靠近了,看得更清晰了。这个石台直径约三米,高一米半。我虽然对石器没有什么研究,但也能认出来,这个石台的质地是汉白玉的,至于是干什么用的,就看两位主任的意见了。

  终于,郝文明停了手,他的脸上多了一丝笑意,冲着对面的丘不老说道:“不是我说,这不是大月氏国的。”

  “嗯,不是。”丘不老沉着脸点了下头。

  郝文明脸上的笑意更甚了,慢慢地又说一句“古稚国?”

  这次丘主任连头都懒得点了,只是轻哼了一声“差不多吧。”

  郝文明摸着白玉石台,眼睛却向丘不老瞟来瞟去,眼角的鱼尾纹笑得都堆在了一起,“是……抱月玉棺?”

  丘不老白了他一眼,“嗯,我走眼了,你满意了吧?”

  这次我忍不住插嘴了“两位主任,咱们快点,一次说完不行吗?说完了就快点找路出去。”

  看丘不老吃瘪,让郝文明的心情大好,他话也多了起来,郝主任轻拍了一下玉石台说道:“这个玉石台叫做抱月玉棺,是古稚国时期,国王死后专用的棺椁。”

  孙胖子想到了什么,说:“那么上面那具定尸铜棺呢?”

  这句话把郝文明给问愣了,之前他给的说法是古稚国王百节是被人害死的,尸首被放置在定尸铜棺里,那么同一个墓穴,这个抱月玉棺里面是谁?

  注解孙胖子说的南明离火,是香港明导演徐克于2001年拍摄电影《蜀山传》中,峨眉山白眉老祖的终极兵器。

  经孙胖子这么一说,抱月玉棺里到底是什么,郝文明心里也没底了。他眨巴眼睛的速度都快赶上雨刷了。

  想知道里面是什么,有那么困难吗?貌似很好解决嘛。我敲了敲玉棺的顶部说道:“打开看看,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哼!”郝文明斜眼看了我一眼,“知道个屁!不是我说,你以为我和丘主任是吃干饭的?要是那么容易,我早就打开了。”他缓了一口气,又说道:“这里发现的抱月玉棺是迄今为止最完整无缺的,之前在内蒙还发现过一个,不过在起棺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个无法解决的难题,后来因为技术失误,玉棺里的尸体和陪葬物几乎被损毁殆尽。”

  “无法解决的难题?不就是一口棺材吗?能有什么难题?”我觉得郝文明的话水分太大。

  “有志气。”丘不老也来了精神,冲我竖了竖大拇指,“你来试试,看看能不能把玉棺打开。”

  能有多难,推开棺材盖,把里面的瓤子露出来就OK了,就算我推不动,还有破军,这家伙属于经济实用型的,能当十个人使。

  等我围着抱月玉棺转了一圈后,开始傻眼了,整个玉棺连同棺盖是一块整玉雕刻出来的,完全就是一个整体。别说棺材盖和棺身之间的缝隙了,整个玉棺连一道裂痕都没有。

  又围着玉棺转了几圈,还是没有任何的迹象,我摇头说道:“丘主任,这不可能是棺材。分明是一块整玉嘛,一点缝隙都没有。要打开它,怕是得用专业的石器切割机才行。”

  丘不老说道:“没错,这个就是抱月玉棺。当年在内蒙发现的抱月玉棺和现在这个一模一样。当初用X光照射后,能看见里面躺着一具尸体和五十多件陪葬品。当时的做法和你想的一样,用专业的玉石切割机切开玉棺的顶部,没想到,在里面的东西接触到空气的一刹那,竟然着起了火,一分钟不到,那具还不知道出处的尸体和大部分陪葬品都被大火烧得干干净净。”

  孙胖子惊道:“那么说,这真的算是一块空心玉石了,当初古稚国人是怎么把尸首放进去的?要开启玉棺是不是要找文物局的专业人士?”

  “你以为还有比我们民调局更专业的吗?”丘不老盯着孙胖子的眼睛说道。

  “老丘,再看看玉棺的表面有什么线索吧。”郝文明出来打了个圆场。

  孙胖子说道:“郝头,那什么,我肚子不舒服,去方便一下。”

  郝文明头都没抬地说:“在原地解决吧。”

  郝文明的话让我们都苦了脸,丘不老的脸色都有点发绿。孙胖子捂着肚子说道:“郝头,我这几天肠胃不好,顶风都能臭三里,我怕你们受不了。”

  丘不老替郝文明做主了,说:“远点拉去,警醒着点,有异样就鸣枪示警。”

  孙胖子嬉皮笑脸地答应道:“是了,我去远点,保证熏不着你们。”说着转头对我说道:“辣子,你陪我过去吧。”

  我一万个不乐意,“有毛病啊你,去拉屎,我跟着去干什么?”

  “我怕黑,”孙胖子向我使了个眼色,“两个人去保险点,一会儿你要是去方便,我也陪你去。”

  他的话说得我心里直发毛,“孙大圣,你不是玻璃圈儿的吧?我不适合你,真的。还是破军和你去吧,他高高大大的,你们俩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破军不干了,说:“去你的,拉上我干吗?沈辣,还是你眉清目秀,一表人才的。”

  郝文明有点不耐烦了,说:“辣子,你陪孙大圣去,早去早回。”

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