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盗墓笔记

  我和孙胖子追赶黄羊的时候,郝文明和欧阳偏左就看见了,还让破军将考古队遗留的大铁锅找了出来,刷洗干净,坐上了热水准备炖肉。

  没想到我和孙胖子越跑越远,想起给我们俩打电话时已经显示不在服务区,郝文明不放心,把地面现场交给了欧阳偏左,自己拉了破军过来寻找。

  不过现在看起来,郝文明似乎找到了更有意思的东西。他对那六个石墩的兴趣异常浓厚。看了半天后冒出一句话,还否决了之前民调局对这里出处的判断——这里不是大月氏国的遗址。

  孙胖子和我倒是无所谓,管它大月氏国在哪儿都无所谓。破军则不同,他来民调局有些年头了,知道这里面的厉害,他说:“郝头,你是不是搞错了?确定大月氏国的遗址是高局长定的性。”

  郝文明的目光终于离开了石墩,他不满意地看了破军一眼说:“谁告诉你高胖子就错不得?你们都过来,给你们普及点知识。”

  郝文明手抚摸着石墩说道:“不是我说,这个可不是普通的石墩,它有个学名叫做石擎,在商周之前,它一直是用来作为记录国君的日常生活、饮食起居的工具,说通俗点,也就是当时国君的专用记事本。直到西周末年,西周幽王宠褒姒烽火戏诸侯,被犬戎杀死在骊山,东周平王即位后,观看了记录幽王生平琐事的石擎后,觉得幽王所做之事有辱周氏皇族,于是下令销毁所有的石擎。此后就再没有石擎流传下来。”

  孙胖子看看郝文明又看看地上这六个石擎,说:“不对啊,郝头,这坑挖得你自己埋不上啊,所有的石擎都销毁了,那这六个是什么?”

  “我说完了吗?你着什么急。”

  郝文明瞪了他一眼后又继续说道:“在周朝之前,商宣王时曾经和古稚国联姻,聘礼里就包括了六尊石擎。传说自那次联姻一百多年后,稚国国主百节信奉邪教,死后用三千名童子生祭陪葬,为此遭了天谴,一夜之间,稚国五千里国土被风沙掩埋,全国几十万人口没有一人逃出来。现在看起来,这里应该就是古代稚国的位置。”

  听了郝文明的讲解,我才开始注意起这六个石擎来,它们每一个都有石磨大小,上面及周边都密密麻麻雕刻着蝇头大小的文字。上面刻的不同于中原文字,倒像是五线谱上的小蝌蚪。石擎周身还涂满了类似石蜡一样的物质,我问:“郝头,这个石擎还打上蜡了,当时有这技术吗?”

  郝文明说道:“算不上是打蜡,那是把琥珀煮化之后,涂在石擎上,可以防止以后石擎被风化侵蚀。”

  孙胖子也转悠到了石擎周围,问道:“郝头,这几个石擎上面都讲什么了?说没说这个稚国国王一晚上临幸几个娘娘?”

  “不是我说,你能不能有点正形儿?”郝文明无奈地看着孙胖子,我抽空向郝主任摆了摆手,示意有话要说。

  郝文明继续说道:“你就不能学学辣子,问几个差不多点的问题?辣子,你想说什么?”

  看到郝文明一个劲儿地白活,丝毫没有要出去的意思,我半开玩笑地提醒道:“郝头,石擎上刻没刻着出去的路线?”

  郝文明的表情突然变得相当怪异,尴尬中带着几分无奈。

  没等郝主任说话,破军先走了过来,开口说:“咳,辣子,你过来一下,和你说件事。”

  他把我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说道:“那什么,我和郝头也是……失足掉下来的。”破军的话让我十分郁结,一室的人算是到齐了,一个没落。四个失足(中)青年。

  孙胖子虽然没听清破军的话,但以前卧底的经历让他练出了察言观色的本事。从我无奈的表情上他已经猜出了八九成,“破军,你和郝头也不是主动下来的吧?”破军一低头算是默认了。

  孙胖子给郝文明宽心,说:“没事,一会儿看不见我们,欧阳主任会带人来找的。”他这话不说还好,说了更让郝文明扎心。好说不好听啊!为了追一个黄羊,郝主任带领一室人马全军覆没。太丢人了,以后还怎么在民调局里混?

  一时之间,没人说话,气氛开始压抑起来。

  “不是我说,有办法出去。”郝文明想到了什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这话说得没头没尾。就在我们三个愣神的工夫,郝主任又接着说道:“现在看起来这里应该是古稚国王百节的墓穴,古稚国王室的墓室通常分为一室九斗,一个主墓室存放国王的遗骨,九个斗室分别放置不同的陪葬品。最主要的是,这一室九斗是相通的。

  “古稚国王自认是天神下凡,死后不过是回到天上重新做神仙而已。所以在修造陵寝时会在主墓室的棺材里给自己建一条暗道,这个暗道通往地面,供国王的灵魂回到地面,再飞升成仙。”

  我领会到了郝主任话里的中心思想,“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找到了暗道,我们就能自己出去?”

  “没错。”郝文明点点头,“只要能找到主墓室,就肯定能出去。”

  孙胖子听后来了情绪,激动地说:“还等什么?找啊。”边说边掏出了刚才借我的那个打火机,借着打火机的光亮,开始满屋子找暗道。

  这石屋说小不小,说大不大。难得的是够空旷,除了六个石擎之外,再找不着什么撑门面的摆设。

  五六圈走完后,孙胖子有点泄气了,这屋子里别说暗道暗门了,墙上加上地面就连一条多余的缝隙都没有。

  “看来只能等欧阳主任派人来了。”孙胖子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郝主任丢不起那人,他皱着眉头围着那几个石擎转了几圈后说道:“破军,你们几个把石擎挪挪位置。”

  我和孙胖子还没动手,破军就已经把上衣脱了,站在一尊石擎前拉好了架势。这哥们儿一身腱子肉,配合他两米多的海拔,看得我和孙胖子有点眼晕。

  根本不需要我和孙胖子动手,破军一人已经搞定了,就见他一使劲,就把八九百斤的石擎向前推了几米。而我和孙胖子两人咬牙使了全身的力量,一尊石擎才推了不到一米,我已经气喘吁吁,而孙胖子已经开始有了全身抽搐的迹象了。

  正当我想再试试推动石擎的时候,旁边传来破军一声低喝“有了,这下面有东西!”他推开了第二尊石擎后,露出了镶嵌在地面里的一道环形铜环。年深久远,这铜环满身的绿锈,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

  郝文明蹲在地上,将铜环抠了出来。铜环的底部连着一串五六米长的铜锁链,锁链的另一头被固定在了地面。郝文明伸手抻了抻,锁链固定得很结实,没有丝毫松动的迹象。

  郝主任松开了铜环,抬头冲着破军一扬下巴,“破军,把这个掀开。”

  破军过去抓起铜环,用力向上一拉,轰隆一声,以锁链为中心周围两三米的地面剧烈震动了起来,破军又加了把劲儿,浑身肌肉绷紧,低吼一声,两手奋力一拉,将地面一块两米见方的石板掀了起来。

  石板下面一排石阶直通地下,里面黑洞洞的,深不见底。

  郝文明看着石阶琢磨了半天后说:“你们谁有打火机?”我看了孙胖子一眼,他笑嘻嘻地说:“我有一个,可惜没油了。”说着还打着火石,闪出了一串火星。

  没想到破军掏出一个打火机递了过去,“郝头,别蹭花了。”

  郝文明白了他一眼说:“废什么话?出去了我还你一打。”

  还是破军大方。嗯?这打火机我看着怎么这么眼熟?靠,是我的限量版登喜路!我瞪了破军一眼,他没事人般冲我一笑,“辣子,你捡着了,郝头说出去了还你一打。”

  捡着个屁,郝文明他最多给我一打山寨的。

  郝文明将打火机打着了火,顺着石阶向下扔去。一串火苗掠过,一直到下面的最底部。借着火苗的光亮看去,下面像是一个仓库,虽然看不清摆放着的具体是什么,但还是能确定密密麻麻的数量很多。

  看见打火机的火苗没有减弱的迹象,证明了下面空气充足。

  “下去吧。”郝主任发话了,他正要第一个往下走时,孙胖子突然嘀咕了一句“我们是要回到上面啊,怎么越走越往下?”

  郝文明带队来到了下面一层后,我紧走几步,捡起了地上的打火机。当年这个小东西花了我将近一个月的津贴,还好,刮花不是很严重,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那几条细微的划痕。

  在我捡起打火机的同时,郝文明带着破军和孙胖子已经环顾了四周。孙胖子惊叹道:“我靠,这儿是百节王的兵器库啊!”

  地面上一捆一捆摞着的是一些类似弓箭、弯刀之类的武器,看上去只怕不下上万件。经过千年岁月的侵蚀,弓胎和刀柄已经腐朽不堪了,看上去就只有个模样,用手轻轻一碰就直接化成灰了。

  孙胖子捡起一枚箭头,看了几眼后又丢在地上,沮丧地说:“那个什么百节王死都死了,还要这么多的兵器干什么?不是我说……”

  “打住,你学谁呢?”郝文明瞪眼拦住了孙胖子的话。

  孙胖子讪笑着说:“口误口误,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是陪葬的兵器也不用这么多吧?百节王打算干什么?准备在下面造反?”

  郝文明一皱眉,看样子他也是想不明白。一般的陪葬品大多是逝者生前喜爱的物品,几把宝刀宝剑还说得过去,可眼前这些兵器并非宝刃,只是数量大得惊人。而且古稚国并非武力见长,能凑齐上万件兵器怕是已经穷极全国之力了。

  没等郝主任想明白,破军那边有了新发现,叫道:“郝头,你过来看一下。”他在角落里扒拉出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剑。

  “破军,不就是一把锈剑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孙胖子还以为发现了什么重量级的物件,看清后很是不以为然。

  郝文明把铁剑拿在手中仔细地端详了一阵,听见孙胖子的话,冷哼了一声,转身把铁剑递给了我说:“辣子,你怎么看?”

  我接剑在手,学着郝文明的样子看了几眼。这把剑满身的铁锈,有几个部位已经锈透了,完全看不出来原本的样子。要不是这间斗室处于沙漠地下,密封得好,又异常干燥,怕早已经锈成一堆铁渣滓了。

  虽然铁剑本身没留下什么线索,但我还是想到了一些问题。我说:“这里是古稚国也好,大月氏国也好,武器都应该是游牧部落的弯刀、弓箭。按常理这里不应该会有汉族使用的武器吧?”

  孙胖子摇了摇头说:“也可能是百节王生前觉得铁剑样式质地都比弯刀好,从中原弄来几把陪葬也不稀奇,上万把的弯刀都陪葬了,也不差这一把半把的铁剑吧?”

  我学着孙胖子的样子摇摇头说:“按郝头说的,古稚国亡国的时候,应该是商周时期。而铁剑是几百年后的战国时代才出现的,古稚国直到亡国,别说铁剑了,就连铁锅都没人见过。”

  郝文明点了点头,算是肯定了我的看法,接着说:“不是我说,以你的看法,这把铁剑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我低着头想了一会儿后说道:“有两个可能,一是郝头看走了眼,这里不是古稚国国王的陵墓,那几个石擎可能另有出处。”

  郝文明听了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低着头看着我手上的铁剑。

  我接着说道:“第二个可能,在几百或者几千年前,已经有人进来过这个陵寝,不知什么原因,他的铁剑没有带走,留在了这里。我个人倾向第二种可能性。”

  郝文明没有表态,抬头看了破军一眼,问:“你也说说看。”

  破军说道:“应该是第二种可能,刚才我发现的时候,这把铁剑没有和其他的兵器摆在一起,只是很随便地丢在地上,很像是打斗或者逃跑时丢掉的。”

  “应该是有人进来时丢下的,不过要是说盗墓的又不像。”郝文明说着掏出了盒香烟,一人分了一根后,自己点上抽了一口,说:“继续往前走吧,如果真人来过,剩下几个斗室包括主墓室都会留下一些痕迹。”

12条评论

  • 猫儿屁说道:

    白发小哥越看越有闷油瓶的感觉了……

  • 闷油瓶说道:

    终于承认了吧,抄袭《盗墓笔记》

  • lulu说道:

    小哥没那么毒舌

  • 大胖子说道:

    管他是不是抄袭好看就成了

  • 路人说道:

    主角都是一摸一样

  • 张灵起说道:

    三爷

  • 小陌说道:

    胡说,小哥的嘴没那么毒,吴主任的嘴整个就一刀子,还是青龙偃月刀级别的

  • 九妹说道:

    确实好看

  • 满香说道:

    小哥不行,小哥敢叫无人敌?

  • 名字什麼的隨便啦说道:

    說抄襲盜墓筆記的人能先閉嘴往下看嗎?天真的人物設定一整個就是廢; 小哥別說毒舌,根本上是半個啞巴; 胖子和胖子有像沒錯,但我是把前後傳和正篇都讀過的,愈後愈精彩,坑沒三叔多也沒他的深,故事的結構大體上比盜筆嚴謹,除了別字多得嚇人外,我倒不覺得有任何比不上的地方。作者用心血時間為大家說故事,能別這般沒心沒肺麼?

  • 三香说道:

    这段我好像看过

  • 沈辣子说道:

    比特么的盗墓笔鸡好看.能填坑就是本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